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67章 你什么时候回来
    孙蔓偷偷看了婆婆一眼,故作委屈道:“妈,这些话,我也只能跟您说,别人哪里理解我的苦?只有您才理解!那个女人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把漱清--”孙蔓好像很难过,话都说不下去的一样。

    可薛丽萍依旧沉默不言。

    “我自己的事是小,漱清非要离,我也只能离了。可是,您想过没有,外面的人怎么看待他?上面的领导怎么看待他?他一直都是那么清白的一个人,可现在让别人传说他霍漱清为了一个情妇和自己的老婆离婚--”孙蔓的声音,不自觉提高了,可是,她很好的控制了音量,确保霍漱清不听见。身为律师,在法庭上辩论上千次的人,这点还是很容易做到的。

    婆婆的表情,似乎有些变化了,孙蔓不再做声。

    “你跟我说这些,把责任都推到清儿身上,是什么意思?你要我怎么帮你?”薛丽萍道。

    孙蔓拉着婆婆的手,眼神殷切,道:“妈,您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可是,有些事,我自己做不来!我知道这么多年您一直想要个孙子,可霍漱清他--”

    在父亲房间的霍漱清,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在病重的母亲面前上演了怎样的一场苦情戏!

    等霍漱清折回母亲的房间,却没有发现丝毫的异常,他让孙蔓回去休息了,自己则守着母亲。

    孙蔓和婆婆告辞,回去霍漱清住的那间客房,她知道,霍漱清今晚是不会和她在一起睡的,陪侍母亲并不是唯一的缘由。可那又有什么关系?

    冲了个澡,孙蔓坐在床上擦着护肤品,想起早上姐姐的那通电话。

    电话里,孙芳劝说孙蔓,眼下唯一能阻止离婚的人,就是霍漱清的父母。霍泽楷不大会管这种事,可薛丽萍绝对会管。

    “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婆婆有多么不喜欢我的,见了我爱理不理--”孙蔓道。

    “那还不是怪你自己?”孙芳道。

    “你以为我低头求她,她就会和我站在一条线上了?”孙蔓问。

    “说对了!你和她,一直都是一条线的,只是你自己没搞清楚状况!”孙芳道。

    孙蔓不语,孙芳接着说:“你知道为什么你公公一直没和你婆婆离婚?”

    “这我哪儿知道去?我公公也是个风流人物--”孙蔓冷笑了下,“这一点,霍漱清真是得了遗传!”

    “别说那没用的。我跟你说,你婆婆是个非常讨厌婚外情的人,你呀,就从这一点入手,把离婚的责任都推到漱清身上,就说他是为了小三要和你离婚的。你只要这么坚持,再在你婆婆面前表现的孝顺乖巧一些,你这婚就离不了了。”孙芳道。

    孙蔓仔细想想,姐姐说的也很有道理,婆婆的确是那样的人。可是,要让她低眉顺眼--

    姐姐也猜到孙蔓在想什么,便说:“你忘了当初你为了追到漱清,是怎么巴结你婆婆的吗?把当时那股劲儿拿出来,绝对万无一失!”

    “去,我哪有你说的那样?”孙蔓嘟着嘴。

    可是,她现在的确要破釜沉舟了,再不做点什么,霍漱清就真的被别的女人抢走了,那样的话,她这么多年都干什么了?

    说起来,论人品,霍漱清比别的男人强太多,像陈宇飞那种癞蛤蟆,给霍漱清提鞋都不配。

    孙蔓的眼前,浮现出霍漱清的样子,似乎,她又变回了曾经那个少女!

    曾经,她花了那么多功夫去追霍漱清,博取他家人的喜欢,而现在,现在的局势丝毫不容乐观,同样也是得到和失去的边缘!

    好,那就按照姐姐说的做,去跟婆婆搞好关系,利用婆婆来挽回如今的局面!

    “蔓蔓,赶紧把工作辞了,你婆婆就在江宁,过去好好和他们在一起,好好照霍漱清。漱清是个好男人,如果真是因为外面的女人才离婚,只要你按我说的做了,一定可以挽回局面的,明白吗?你可千万不能再糊涂了!”孙芳耐心叮嘱道。

    这个妹妹,别看个性强,可是,说到底了,还是孩子气太重,让人不放心。

    “是,姐,我知道了!”孙蔓道,“你可千万别跟爸妈说这件事!”

    “好,我暂时不说!要是你和漱清和好了,这件事啊,我就烂在肚子里!”孙芳道。

    此时,孙蔓想起和姐姐的这通电话,想起婆婆刚才的反应,不禁对姐姐佩服起来。这个一直温吞性格,被她不怎么敬佩的姐姐,这个被她一直看作是黄脸婆的姐姐,竟然这么厉害!不过,这也不完全是姐姐的功劳,婆婆又不是傻子,她愿意帮忙,又不是说有多喜欢她孙蔓,而是为了她的儿子霍漱清,还有她自己的理念。就是呀,和小三斗了一辈子的薛丽萍,怎么会容许自己有个小三上位的儿媳妇呢?

    孙蔓这么想着,脸上不禁露出满意的笑容。

    来日方长,她和霍漱清的日子还长着呢!

    后天婆婆就要返回云城了,到时候,她就有机会了。管他霍漱清在外面有几个女人,他爸妈在家里住着,他还能跑去外面过夜?

    这个时候,孙蔓才体会到自己嫁进严谨家教的霍家有多么好了,要不然,其他像她这样地位的女人,老公在外面三妻四妾的时候,家里谁还会过问?

    虽然听了姐姐的话回了江宁,可孙蔓并没有像姐姐说的那样辞去京城的工作,而是请了病假。一位副司长是覃春明手底下调过去的,对孙蔓一直很照顾,孙蔓便找那位请了长期病假,那位副司长当然答应帮她运作。长期病假,到底什么时候销假,就看云城的事情进展到什么地步!

    准备睡觉前,孙蔓又去了婆婆的房间,发现婆婆已经睡了,而霍漱清,却靠在沙发上,静静坐着。

    孙蔓望着灯影下他那张刀削式的刚毅脸庞,久久难以移开视线。

    婆婆家的人,果真都是相貌好的,这一点,并非是她孙蔓的违心之语。霍漱清这样的相貌,就算他不是现在的高位,同样也少不了女人的倾慕。

    这样的一个绝世好男人,到了她的手里,她怎么会轻易放手?

    孙蔓的嘴角,漾起喜悦的笑意。

    想想当初自己和霍漱清结婚的时候,坐在榕城引起了多大的轰动!有谁能想到最终俘获了单身王子霍漱清的人,会是她孙蔓呢?

    孙蔓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她很清楚,比自己家境好、学识好、性格好、长相漂亮、身材好的女生并不少,可是,最终是她成了站在霍漱清身边的女人,身为一个女人,有多少人比她成功?

    可是,孙蔓忘记了,既然是好不容易得来的胜利果实,就该好好保护,而她一直忘记了这一点。幸好,幸好老天并没有遗弃她,她还有机会。而她,必须抓住这最后的机会!

    夜色漫漫,霍漱清的心头,那块石头却压得越来越重。

    刚刚母亲的谈话,已经很清楚地说明了母亲的立场。尽管母亲没有明说孙凡的存在,可霍漱清听出来了,母亲是不会同意他和孙蔓离婚的。

    爸,又被你言中了!

    霍漱清苦笑了,深深叹了口气,拿着手机走到阳台上,关上门拨了个号码出去。

    梦中的苏凡,被这通电话吵醒。

    她以前遇到这种电话从来都是看都不看就按掉的,可现在,她已经不会那么做了。很多意外,都是在夜里发生的。

    而果然,来电的是他!

    “是我,吵醒你了吗?”这个熟悉温润的声音飘入耳朵的时候,苏凡,醒了。

    “你怎么还没睡?”她问。

    他这么晚打电话,肯定是没睡觉。

    霍漱清的眼前,是望不到边际的黑暗。深夜里的松鸣山,风吹过竹林,到了人的耳畔的时候,却不是白天那清爽的声音,而是夹杂着黑暗的狂暴。那苍翠的山林,此刻看起来比天幕还要黑暗。

    他望着远处,深深呼出一口气。

    “我想你!”

    苏凡的心,不住地颤抖着,她跳下床,站在窗边,望着远方。

    明明昨晚才分开,明明昨天还在一起,现在想起来,却久远的好像是上个世纪。

    思念,浓烈的相思,在他说出这三个字之后,充斥了苏凡的每个细胞。

    她什么都说不出来,她好想,好想现在就去他的身边,好想紧紧抱着他,再也不松开。

    手机听筒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尽管没有听到她的回答,可霍漱清知道她的回答是什么,因为,他知道她的心和他是一样的!不过,又或许不一样!

    “我想见你!”他说。

    她的心,猛地又被揪了下,屏住了呼吸。

    “你,你什么时候回来?”她问。

    “我在松鸣山,丫头,我现在打电话给你联系一辆车,你马上来,就在咱们山顶的那个房子,你手上有钥匙的,去那里!”他说。

    松鸣山?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他催促道:“丫头,赶快过来!”

    他的语气里,夹杂着苦苦的相思和恳求,苏凡的心,完全飞走了,她恨不得自己长一双翅膀,立刻飞到他的怀里。

    “嗯,我等你!”

    长夜漫漫,一场不期而至的暴雨,在半夜的时候降临在了松鸣山一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