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71章 不想在一个房间
    苏凡再次醒来的时候,卧室里空无一人,她猛地坐起身。

    他走了吗?他父母要过来,而且他母亲昨晚还--他应该回家去的,她怎么可以霸占着他呢?

    虽说这么想,可她还是舍不得他走。他出差不在是一回事,可他明明在云城,却不能和她在一起又是另一回事。苏凡望着空荡荡的卧室,心里,似乎也空了。

    不能,不能,你怎么这么小气了?一点都不理解人。换做是你,难道不该好好照顾父母吗?苏凡,你要理解他的难处,明白吗?

    这么想着,苏凡才觉得身上有汗,黏糊糊的,感觉到了被窝里的那个暖水袋,鼻头一酸。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把暖水袋放进被窝的,家里好像没这东西,他一定是出去买了。

    苏凡啊苏凡,他这么关心你爱护你,你却没有第一时间为他着想,的确是你不对啊!

    从床上下来,她走出卧室,家里的确是空无一人。餐桌上放着一张纸,那是他留的字条:

    “我还有事要处理,先走了,晚上不过来了,你饿了就先自己弄点吃的,张阿姨晚点会过来。照顾好自己。霍”

    他总是很忙的,今天一天没去上班,又出差好几天,肯定有不少事等着他--

    苏凡赶紧走到玄关,从包包里掏出自己的手机,给他发了条短信:

    “我没事了,你不用担心,别太累了,注意休息。”

    发完了短信,她把手机贴在胸口,闭上双眼露出笑容。

    什么都不想吃,可肚子已经有点抗议了,她就取出高压锅,给自己熬了点小米粥。

    霍漱清接到苏凡短信的时候,的确是在忙一些事。

    就在刚才,通车半年的横跨上清江的元通大桥的引桥发生了坍塌事故,一辆搅拌车从引桥驶向滨河南路的时候,桥猛地从搅拌车中间的地面裂开,搅拌车车尾被悬空卡在裂缝中,车头挂在裂缝中间。然而,搅拌车本身重量不轻,车身的绝大多数重量都集中在车尾部分,车子如此悬空挂着,随时有掉下去的可能。再加上事故发生的时候,正值交通晚班高峰期,原本就拥堵非常的滨河南路,彻底被堵的水泄不通。搅拌车后面跟着的车辆,有些刹车不及的,直接就撞在了桥的护栏上,现场一片狼藉。再后面的车子则全都停在了桥上不敢动,交警赶来,赶紧疏导车流从上清江北岸引桥下桥,选择其他的线路行驶,封锁了大桥从北向南的车流。

    霍漱清接到电话,协调交警、消防、卫生局展开事故的抢救,自己则赶紧开车往事发地赶。可是,滨河路上元通大桥南端前后五六公里都被堵死,完全动不了。霍漱清只得将车子停在半路上的水车公园门口,从公园门外的自行车租赁处,租了一辆自行车赶往元通大桥。

    马路上,接连不断的听到汽车的喇叭声,都是司机们焦急的催促。

    堵车的时候,自行车显然是绝佳的交通工具。十来分钟后,霍漱清赶到了事发地,那里只有骑着摩托车赶来的交警在疏散交通,大桥上事故发生的地方,急救车和消防车停在后面,消防队员开始将事故伤员从车里解救出来,医护人员也已经做好准备开始现场抢救。

    霍漱清抬头看着那随时都会掉下来的搅拌车,跟交警队的负责同志一起上了引桥。这时,他才发现事故比他在电话里听到的报告要严重。

    紧接着,市里相关单位的领导以及大桥施工方、监理方的负责人也都从上清江北岸赶了过来,媒体记者也来了。

    这条新闻,立刻从云城传遍了全省,甚至传到了全国。

    夏日的夜,来的很晚,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天还不怎么暗。

    由于车祸在前,霍漱清便指挥众人以救人为先,在大桥上,面对着那些追问的记者,霍漱清说云城市市委市政府会组织有关方面彻底深入调查事故原因,追究事故责任。现在还不清楚事故到底因何而发生,提建桥过程中涉及的腐败问题还为时尚早。别的记者心里明白这个,却也没问,只有江采囡,她直接问霍漱清“霍市长,如果此事牵扯官员的腐败问题,请问云城市如何解决?”

    这个江采囡,总是语不惊人死不休!霍漱清心想。

    “如果涉及到了腐败问题,不管牵扯到谁,我们都会一查到底,绝不姑息!”霍漱清说了句很公关的话。

    “相信霍市长会给大众一个满意的答复!”江采囡道。

    车祸伤员们全都救了出来送进了医院,那辆搅拌车的司机也被救出,车子正在那里等待着消防员的处理。滨河南路进行了局部的交通管制,交警部门通过各种媒体提醒市民绕道行驶。

    从事故现场回来,霍漱清坐上了自己的车子,冯继海陪同他回家。

    “这座桥的底细,查到什么了没有?”霍漱清问。

    “查到了一些,这座桥从立项到招标,是交通局已经退休了的宋局长主持的,竞标到的企业是省路桥公司下属的一家,经费是”冯继海掏出一个小本,认真地汇报。

    霍漱清坐在后座听着,一言不发。

    “不过,这座桥的建设费用到现在都没有完全结给施工方。”冯继海道。

    “我知道了!你给李秘书长打电话说一下,让他安排明天上午八点,交通局、省路桥公司、建设方、监理方、财政局,还有刘副市长一起过来开会。”霍漱清道。

    “是!”冯继海说完,立刻给市政府秘书长李岚打电话。

    就在这时,市委书记赵启明的电话来了,霍漱清看了下赶紧接上了。

    “霍市长,这个大桥的事,我刚刚看见了,我明天下午就回来,这个事儿,该怎么定性,你还是不要操之过急,慢慢查清再说。我看到有些记者说这里面有什么腐败之类的,你是市长,该有个判断力。”赵启明直接说。

    “赵书记放心,我心里有数。”霍漱清应道,又说,“您还有什么指示?”

    “没什么,我相信霍市长会处理好的,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事故,不用过于重视。你太重视的话,反倒会让我们被动。现在还没开始调查,就有那么多闲言闲语。你也懂的,社会上谣言一多,我们的处境也就难了。市里还有那么多工作,正能量的那么多,我们要多关注那些,多宣传那些--”赵启明道。

    霍漱清听着笑了,道:“赵书记,您说的对。这个宣传方面的,我们是不是得专门开个会讨论一下?我们市里的宣传部门,的确--您也知道的。”

    赵启明突然觉得嗓子里哽了只苍蝇,脸上的肌肉不合节拍地鼓了。

    霍漱清这小子,不管什么时候都想着跟他做对!可是,他也没办法,宣传部门是他控制的,现在他自己说宣传有问题,真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他怎么一下子就没意识到这一点,让这小子钻了空子?

    “这个问题,我们稍后解决,现在最重要的是事故的处理--”赵启明道。

    霍漱清却不赞成,道:“赵书记,您刚才说的很对,如果社会上有太多消极的言论和宣传,对我们的工作很不利。所以,我认为,在调查事故的时候,宣传方面该有怎样的导向,我们必须有个明确的意见。”

    这小子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而且也句句在点子上,他总不能不同意吧!要不然,到时候出了什么乱子,他可就被动了。

    “还是霍市长考虑全面,那就这样,你们先处理事故,明天晚上咱们几个常委再开个会,讨论宣传的问题。”赵启明道。

    “好的,我知道了,赵书记放心!”霍漱清道。

    说完,赵启明那边就挂了电话,霍漱清也收了线。

    赵启明自己挖的坑,他就要让赵启明自己跳进去!

    霍漱清回到家里,父母、孙蔓还有桐桐快要吃完晚饭了。

    “还没吃饭吧!赶紧坐过来吃饭,我去给你盛。”孙蔓忙对他说。

    “我没胃口,随便吃一点就行了。”霍漱清走进洗手间去洗了个手擦了个脸。

    冯继海问候市长的家人,就准备走了。

    “小冯坐下来一起吃,现在都饿坏了吧?”薛丽萍对冯继海道。

    “不了不了,我--”冯继海忙说。

    “没事,看你们也累成那样了,今天就坐下来一起喝点酒。”霍泽楷接着说,又对张阿姨说,“拿瓶白酒出来,今天我跟小冯聊聊。”

    “爸,您可不能喝啊!”孙蔓道。

    “哎呀,没那么严重!”霍泽楷道,看着儿子过来了,说,“一起坐下来喝两杯。”

    霍漱清看了父亲一眼,又看看冯继海,对依旧站在一旁的冯继海说:“留下来一起吃。”

    听市长这么说,冯继海忙谢过领导。

    一家人的晚饭本来已经快结束了,张阿姨便赶紧又回厨房重新弄了几个下酒菜,孙蔓陪着婆婆,带着桐桐离开了餐厅。

    说是陪喝酒,可霍泽楷只是坐在一旁聊天,眼前放着一小杯酒,基本不怎么动。三个人聊的都是工作的事,桐桐本来想坐在一旁听的,觉得好无聊就走了。等冯继海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冯继海走后没多久,霍泽楷也就休息了,霍漱清回房间洗澡,准备看书睡觉。

    本来是一个人经常睡的床,现在突然看着多了一个人,霍漱清感觉怪怪的。

    “我还要看些资料,你自己先睡。”他对孙蔓道。

    “你怎么又没有把头发擦干就出来了?”孙蔓没有回答他,起床走向他,问道。

    霍漱清摸了把头发,和苏凡在一起的时候,每次都是苏凡给他擦头发吹干头发,现在--

    “没事,天热一会儿就干了。我先出去了。”霍漱清说完,就走出了卧室。

    他的语气冷淡,孙蔓觉得心里很难过。可是,至少他没说他要去另一间房子睡。

    霍漱清坐在电脑前,深深叹了口气,打开电脑。

    云城新闻、江宁省的新闻里,今天的事故占了很多报道的篇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