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72章 要去客房睡
    夜色深深,整个小楼里,一家人都渐已入梦,霍漱清斜靠在沙发上,拿着平板电脑看新闻。既然赵启明自己提起宣传部门的问题,那他也要有个应对措施才行,利用今晚这个事故来挽回一些话语权。而且,赵启明的电话里说的那些,说明他的猜测是对的,元通大桥的建设过程里,赵启明应该也是参与了的,现在出了事,赵启明恰恰不在,也是怕追查到他那里。

    不过,事情已经出来了,总得要对上上下下有个交待才是。问题是,他该如何交待。

    时间,已经快要午夜十二点了,而且他昨夜没睡,可是他并不想回去睡觉。

    不知道苏凡怎么样了?是不是还疼着。他不在家,张阿姨又在这边,她--

    也不管时间了,霍漱清拿出手机,给她打了过去。

    苏凡根本没有睡觉,白天睡的太多,现在腹痛已经缓解了许多,精神的不行,便坐在床上看书,而手机,就响了。

    她开心地笑了,用力按下接听键,笑眯眯地问:“你怎么这么晚打电话?没睡觉吗?”

    他没想到居然她这么快接听电话,不禁愣了下,道:“是不是我吵醒你了?”

    她摇头,道:“没有,我睡不着。你呢,元通大桥的事,是不是很麻烦?”

    “你也知道了?”他笑问。

    “嗯,手机上都接到短信了,说让市民尽量绕道,不要去那个地方。我就打开电视看了下,看见你了。”她答道。

    “没什么事,你别担心。哦,对了,明天去医院的事,你别忘了,不过也别那么早去,好好休息。”他说。

    “嗯,我知道了,你也要早点休息,今天,让你担心了!”

    “傻丫头,说这个干什么?”

    苏凡轻咬唇角,沉默不言。

    “我想起件事,信林花苑的房子,你选好了没有?尽快做出决定,早点搬过去住。”他突然说。

    “嗯,我知道了,明天医院那边完了我再过去看看。”她说道。

    “你看好了就给我发短信!”他说。

    “好,那你赶紧睡觉吧!时间太晚了。”她劝道。

    霍漱清沉默片刻,才说:“我明天晚上过来看你!”

    她的鼻头一阵酸,却说:“别,你还是先陪着你父母,他们更需要你。”

    他猛地笑了下,道:“你这么善解人意,我会怀疑是你不想见我。”

    “哪有!”她的声音娇滴滴的,穿进他的耳朵,让他的心微微地颤动。

    他深呼吸一下,眼前突然浮现出她在他怀里娇羞的模样,全身不禁有点热,几乎是咬着牙齿说出了这句话“等你身体好了,看我不收拾死你!”

    她“咯咯”笑着,一言不发。

    “好了,睡吧,明晚见!”他说。

    苏凡“嗯”了一声,等着他挂电话,可他那边没动静。

    两个人,似乎都在等对方来做决定,似乎自己根本无力来挂断电话。

    夜的寂静,深深地包围着两个人。

    明明白天还在一起,明明就根本没有分开几个小时,为什么就这么想念?为什么就这么不舍?

    “清,我爱你!”她猛地说完这句话,以最最快的速度挂了电话,大口喘着气。

    那一刻,霍漱清的心,不停地剧烈颤抖。

    不知不觉间,他脸上漾起欣慰的笑容,无奈地摇头叹气。

    幸福,就是这么直接!

    深深呼吸一下,霍漱清关了电脑,起身走出书房。

    回到了卧室,卧室里的灯早就关了,只有月光洒了进来。

    霍漱清走到空着的那半边床,习惯性地拉起被子躺了下去。

    孙蔓睁开眼,转过头看着他,却发现他也转过身背对着她,心里不免一阵悲凉。

    想想自己和他上次同床还是过年在霍家的时候,虽然同床,却是连手都没有碰一下,何况--

    夫妻做到这个份上,不知道是可悲还是什么?

    孙蔓咽下一口气,揉揉自己僵硬的脸颊,转身抱住他。

    当妻子的手碰到自己的那一刻,霍漱清猛地睁开了眼,他以为她睡着了,原来不是。

    孙蔓的脸贴着他的后背,手却伸到了前面,从他的睡衣下摆伸进去,摸着他健硕的胸膛。

    这是什么意思,他怎么会不去清楚?可是,现在--

    和覃东阳他们在一起闲聊的时候,大家把这个叫做交公粮,丈夫是应该在这种事上面配合妻子的,这是义务,就像以前给政府交粮食一样的。

    孙蔓感觉到他的背僵直,似乎根本没有任何动作。

    “霍漱清--”她在他耳畔低声叫了声。

    他知道,时间到了,他该有所呼应,只是现在,他根本不会那么做了。他太了解孙蔓,如果她过去可以温柔热情一点,他何至于--

    “时间不早了,睡觉吧!我明天还有很多事!”他轻轻推开孙蔓的手,转过身对她说。

    孙蔓愣愣地看着他,看着他好像是安慰般地拍了拍她的手,然后他就转过身去了。

    眼前的这个黑影,如高山一样的坚硬,孙蔓眨了下睫毛,就感觉到有什么液体从眼里流了出去。她无声地苦笑了,她孙蔓何时沦落到了这种地步?主动都要被丈夫拒绝!做女人,做到这个地步,还有什么,什么值得骄傲的?

    卧室里,一片寂静,似乎连彼此的呼吸声都听不见。这样的安静,两个人都觉得怪异,似乎这怪异的安静一旦被打破,就要--火山爆发!

    黑暗中,霍漱清坐起身,看着孙蔓。

    良久,他才说:“你想要什么,都可以跟我提,只要我能做到,我都会给你--”

    黑暗中传来孙蔓奇怪的笑声,她打开台灯坐起身,盯着他。

    那视线,似乎是刀箭一样在向他发射过去。

    “你还能给我什么?你觉得我需要什么?”孙蔓质问道。

    “孙蔓,现在时间不早了,我们改天再谈。”他说完,拿起床头上的手机就往外走,“我去客房睡!”

    说完,他就走了出去。

    门关上的那一刻,孙蔓笑了,眼里,却是根本断不了的泪水。

    男人的心,一旦变了,就再也追不回了了?

    霍漱清早上起床的时候,父亲早就起来在院子里晨练了,母亲虽然还没出门,却也早就起床。不过,全家人没有一个发现他昨晚住在客房。他去餐厅吃早饭的时候,只跟张阿姨一人说了下,让她把那间客房收拾一下。

    元通大桥的事故,正式进入了调查,省市领导高度重视,云城市市政府也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公众做了说明。下午,市委书记赵启明从京城赶回,晚上市委常委们在市委一号会议室召开了常委会,正式商讨此事的处理。在会上,政法委代理书记、云城市公安局代理局长廖静生就整个事件的混乱的宣传报道提出疑问。赵启明一听,不由得看了霍漱清一眼,却见霍漱清若无其事地在自己的记录本上写字--好像霍漱清就有这个习惯,经常会在会议时写字,却不知道他究竟在写些什么东西--赵启明心里不悦,这个霍漱清,纯粹就是针对他来的!可是,廖静生说的也是事实,如此混乱的报道,的确会对政府不利。

    “这件事,霍市长挂帅处理,具体该怎么做,我们听听霍市长的意见。”赵启明不愿让大家把意见都集中到他这里,便将问题踢到了霍漱清脚下。

    霍漱清抬起头停下笔,神色严肃,道:“现在事件已经进入了调查阶段,早上市政府也和事故各方碰头了解了一下基本情况,就目前掌握的证据来看,事故的根源还是出在大桥的建设方面。这么一来,就会有个问题需要我们考虑了,大桥交付使用已经半年多,可是建设资金尾款并没有结清。如果责任归结到施工方,对方提出建设款的问题,该怎么解决?我了解一下,现在还有大约百分之二十的钱没有结算--”说着,霍漱清看向了赵启明,“秦副市长恰恰不在,这个问题--”

    赵启明故意躲开霍漱清的视线,端起茶杯喝了口水,道:“这个也不算是个什么大问题,尽管合约上没有说明,可是大家都知道这是行业内规矩,哪有一下子都把钱付给建设方的先例?不过,霍市长说的呢,也有道理,百分之二十,的确是有点多。”顿了片刻,赵启明又说,“霍市长,还有什么?”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刚刚老廖提出来的,事实上,不光是这次,以前出什么事的时候,我们市里面的媒体就表现出不够积极的态度,让我们很是被动。雷部长--”霍漱清说着,看着宣传部长。

    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可是,有些话,怎么说得出来?只可意会。

    窗外的黑夜,静静注视着云城市的决策者们在这里“讨价还价”,那座断裂的引桥,依旧静静躺在那里。

    昨晚他打电话说今晚会过来,苏凡满心欢喜,坐在客厅里看书的时候,时不时看向玄关,生怕自己看书太入迷而没有听见他敲门。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流逝着,而他,却不见回来。

    苏凡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走到门口打开里面的木门,从防盗门上的猫眼向外看去,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他,不回来了吧?这么晚了,可能回家去了--

    尽管明知会是这样的结果,可她的内心还是强烈期盼着他能从这扇门进来。

    转过身,两只沉重的脚在地板上拖着往客厅走。

    她必须明白一件事,他不是完全属于她的人,她无法占有他非工作时间,因为那些时间,他还要和他的家人分享,而她,并不是他的家人,甚至连正常出现在他家人面前的机会都不能有。

    或许,任何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没有人可以得到他想要的一切,这就是人生。

    可是,即便是这样的人生现实,她也是很幸福的人了。难道不是吗?她得到了自己爱的那个人的爱,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呢?

    突然间,门上传来一阵音乐声,她的脚步,猛地停下了。

    是他吗?是他来了吗?

    来不及多想,苏凡赶紧转身跑向家门--

    门开了,门外站着熟悉的他,脸上略显疲惫的表情,却在看见她的笑脸的那一刻,猛然间消散不见!

    或许是因为太意外,或许是因为太兴奋,苏凡做了件自己从未做过的事,跳起来一下子扑在他的怀里。霍漱清反应很快,伸出双手接住了她,紧紧抱着她进了门,一脚将木门踢上,脱掉鞋子抱着她进了卧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