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75章 不能跟任何人说
    她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可是,她猜得出他去了哪里。

    两只手,紧紧攥住,攥得指甲发白。

    苏凡早就钻进被窝去了,今天也累的很,可是又睡不着,脑子里想来想去好多事。

    白天接到郑翰的电话,问她怎么样,尽管是礼貌性的关心,苏凡还是挺感激他的。雪儿说的没错,像郑翰这样被她拒绝了两次还一直惦记着她关心她的男人,恐怕是绝无仅有了。郑翰并没有说他的近况,苏凡也不好问,可是想想也不怎么好过。

    除了郑翰,就是那个来无影去无踪的曾泉了,电话也打不通,一个消息都没有,好像他这个人从没出现过一样。唉,联系不到就算了吧,也许他不方便呢!身为朋友,只要彼此平安就可以了。

    然而,就在她准备睡觉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

    因为刚刚还在想曾泉的事,现在手机一响,就以为是他了,赶紧拿起来一看,是霍漱清!

    这是比接到曾泉电话更让她开心的!

    怪不得雪儿说她重色轻友,唉,男色当前,老朋友的事还是先放一放!

    “我马上到你楼下,你换上衣服下来,记得拿上你明天上班要用的东西,哦,还有那边新房子的钥匙!”他说。

    怎么回事?

    她想问,却听见他已经挂了电话。

    这么晚了,去那边干什么?

    苏凡不再多想,他让她去哪里,她就去哪里。

    很快的,当霍漱清的车子停在上清佳苑的那幢楼下时,苏凡已经在路灯下面等着他了。

    一路上,他紧紧抓着她的手,根本不松开,只用左手开着车。

    苏凡的心,不再像第一次发生这种事的时候那么紧张,虽然依旧是心儿乱跳个不停,却踏实了许多。

    夜晚这个点,没有哪条道路是会拥堵的,很快的,他的车子就停在了信林花苑新家的楼边。

    苏凡带着他走,走到门边开门。

    可是,当房门关上,苏凡就觉得自己眼前的世界颠倒了起来,整个人被他抱在了怀里。

    她勾住他的脖子,踢掉脚上的鞋,安心窝在他的怀里。

    这是新家,陌生的家,他并不知道卧室在哪里,便直接把她放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整个身体压了上去。

    他的唇,急切地在她的唇上吮着,尽管知道今天不能做那件事,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亲她。

    也许,唯有与她在一起,他的心才是平静的,他才不需要去想太多,不需要应付太多、算计太多。试问,当你的枕边人都开始算计的时候,这颗心还有什么时间是可以安宁的?

    良久之后,他喘着气趴在她的身上,一动不动。

    “怎么了?”她低声问。

    他抬起头,修长的手指在她的脸颊上滑动着,热切的双眼注视着她酡红的面颊。

    “突然有点等不及要和你来新家了!”他含笑道。

    啊?

    苏凡很意外,他不是今晚要在澜园小区住的吗?怎么又--

    “那你要不要来参观一下?”她微笑着问。

    他不愿说的事,她绝对不会问。

    霍漱清轻轻啄了下她的鼻尖,起身。

    苏凡挽着他的手,一间间屋子参观过来,整个家里被灯光照的亮堂堂。

    “呃,这里应该布置一个婴儿房的,将来我们的孩子还需要一个房间。你得早点布置,要不然油漆啊家具什么的,对孩子都会有影响!”他很自然地就说。

    孩子?

    苏凡望着他。

    霍漱清抱起她坐在床上,定定地注视在着她的脸。

    太多的话,都无须多讲,只要这样看着彼此就够了,这样就够了。

    “你要是能生一对龙凤胎就好了,一步到位,有儿有女!世上有没有能生龙凤胎的药?”他突然说。

    看着他这样孩子气,苏凡的心头,说不出的酸涩。

    他不再说话,抱住她,静静坐着。

    如果,如果可以再有孩子,她可一定要尽全力保护,什么差错都不能有了。苏凡心想。

    “时间不早了,我们早点休息吧,你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是不是?”她打破了此时的宁静。

    他点头。

    说好要分开的,说好让他回去陪伴他的父母的,可是此时苏凡躺在他的怀里,才知道自己根本就舍不得他离开。

    爱情,果然是世界上最自私的东西,容不得其他一切情感的存在!

    次日,苏凡乘着他的车子去上班,却还是在快到市政府的一个拐弯处下了车。

    新的一天,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忙碌一场。

    到了下午,霍漱清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约好去吃饭的时间,便早早结束了工作回家,和父母、孙蔓还有桐桐一道去了徐梦华请客的地方。

    席间,两家人相谈甚欢,看着桐桐坐在一旁玩手机,覃春明不禁说了句“桐桐都这么大了,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谁说不是呢!我记得桐桐刚生下来的时候,我和小秋还去医院看过呢,那么小的一点。”徐梦华接着说。

    “还别说桐桐,过年的时候碰到小飞,真是吓我一大跳。都那么高了,大小伙子了,当时,”薛丽萍道,“梦华你还记得么,小飞生下来才多小,现在竟然那么高了!”

    徐梦华点头,眼里嘴角都是褪不去的笑意。

    “小飞上次和我说打算回来呢,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又变卦了!”霍漱清道。

    “那小子没个定性,说是回来也行,就是不想在江宁待着,说什么,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是我覃春明的儿子!我这老头子还给他丢人了?”覃春明道。

    一桌人都笑了。

    “小飞有没有女朋友?前些日子在京城和小秋聚的时候,说小飞还单着!”孙蔓道。

    “他啊,把我们的话早都当成耳旁风了,一说起这事儿他就一堆的理由,好像全天下的女孩子没一个配得上他的,真是愁死了!”徐梦华道。

    其实,徐梦华没有说出来,要是自己到了薛丽萍这个年纪,恐怕也和薛丽萍一样盼不到孙子啊!

    想到此,徐梦华不禁叹了口气,视线掠过孙蔓就立刻移开了。

    “你们干嘛要让小飞叔叔结婚呢?要是结婚了才不好玩!”桐桐突然说。

    覃春明笑了,问道:“为什么不好玩?”

    “小飞叔叔明明就是仗行天下、四海为家的大侠,你们非要用家把他圈住,不是扼杀他的生命力吗?”桐桐很认真地说。

    大家哈哈笑了,却听霍泽楷对外孙女说:“每个人活在世上都是有责任的,不能抛弃自己的责任独自苟活,明白吗?”

    “那难道就要为了所谓的责任把自己原本彩色的人生变得灰蒙蒙?那样的人生,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桐桐嘟着嘴,道。

    “我们的小桐桐真是率性的丫头!简直就是个小覃逸飞!”覃春明笑着说,“等过上几年,就该佳敏头疼了!”

    “现在已经头疼的不行,放个暑假也不在家待着,她妈给她报个补习班,她就偷偷跑来这里了。”薛丽萍道。

    “我舅舅明明给我找了个补习老师,是你们不让她教的嘛!”桐桐替自己辩白道。

    “那是姥姥姥爷不对了?”覃春明望着桐桐,含笑问道。

    “小凡姐姐和我那么好的,你们非不让--”桐桐不满地说。

    薛丽萍和霍泽楷的脑子里猛地亮出一条红线。

    “人家都是要上班的人,谁有空一天到晚陪着你玩?”薛丽萍道。

    桐桐嘟着嘴,一脸不高兴,也不说话。

    “哈哈,看来这个小凡姐很是厉害呀,连我们的小覃逸飞都能乖乖听她的话,不是一般人呀!”覃春明笑道。

    听着大家这么说,再看看霍漱清气定神闲的表情和桐桐的脸色,孙蔓的心里不禁有个疑问,这个小凡姐,到底是什么人?和霍漱清又是怎样的关系?

    “反正怎么说都是你们大人有理,我们小孩就要无要求地听你们的话!”桐桐叹道。

    一桌人继续吃饭聊天,等分开了各自回家的时候,霍漱清低声对外甥女说:“明天你给小雪姐姐打个电话,看她有没有空,等周末了约上你小凡姐姐,你们一起去玩,舅舅给你们报销!”

    “真的吗?”桐桐激动地说。

    “舅舅还能骗你不成?不过,舅舅能跟你提个要求吗?算是我们的秘密约定?”霍漱清弯下腰,对桐桐说。

    “好啊,舅舅,您说!”桐桐道。

    “以后不要再跟任何人说起小凡姐姐的事情了,明白吗?不管谁再问你,小凡姐姐是谁,你们怎么认识的,你都不能说,你能答应舅舅吗?”霍漱清道。

    桐桐根本不懂得舅舅为什么要这样叮嘱,不过,让姥姥姥爷知道小凡姐的结果就是不能再和小凡姐玩,那就不让别人知道了!

    “好,舅舅,拉钩!”桐桐伸出右手。

    舅甥二人在屋檐下拉着钩钩做约定,孙蔓看见了,却决定去找桐桐了解这件事。

    桐桐不知道有多开心,自从来了江宁,很难有和她合拍的人一起玩。邵芮雪她是熟悉的,小凡姐姐也熟悉,既然舅舅都开口让她们一起去玩了,那还有什么问题?

    当即,桐桐就催着霍漱清给邵芮雪打电话,问她明天有没有空。

    “现在是暑假,雪儿姐姐说不定出去玩了呢,赶紧问赶紧问。”桐桐催促道。

    霍漱清对这个外甥女向来是宠之又宠,之前让苏凡借着在疗养院的机会给桐桐做老师,也是为了能把苏凡拉入自己家庭圈子的动作,只可惜被父母识破而夭折。现在有了邵芮雪在,事情就好办许多,既能达到他的目的,也能让桐桐玩的自在些。

    邵芮雪早就放暑假了,刚刚放假的时候拉着男朋友偷偷去了趟大连,现在已经回来。一听霍漱清说让她帮忙带着桐桐玩几天,邵芮雪一口答应了。

    “霍叔叔,那我明天早上来接桐桐吗?”邵芮雪问霍漱清。

    “可以,你们自己安排。”霍漱清道。

    就在霍漱清挂了电话的时候,孙蔓缓步走过来,满脸笑容。

    “桐桐这么高兴?是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孙蔓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