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91章 不会轻易放手
    “我跟郑翰说,让他别再找你了,你有了别的人!”邵芮雪道,话说完,她顿了下,看着苏凡,“小凡,对不起,我不该干涉你的私事,可是,郑翰他的心里根本没有放下你,我怕他要是再找你或者什么的,霍叔叔那边--对不起,小凡!”

    苏凡摇头,道:“你做的对,没必要和我道歉。其实,这些话,你和他说,比我说的好。我说了,他也不会信的。我不怪你,雪儿,谢谢你为我考虑了这么多!”说着,苏凡拉住邵芮雪那只胖胖的手。

    “他说霍叔叔答应见他,是你帮他说情的吗?”邵芮雪问。

    “我什么都没说,我不想干涉他的事。”苏凡道,“雪儿,你说,我是不是对郑翰太过分了?他那么需要别人帮助的,而我--”

    邵芮雪知道,苏凡说的这两个“他”并不是同一个人。

    “我想,你什么都不说,反而对他更好,这样霍叔叔就知道你的想法了。而且,你很清楚,霍叔叔那样的人,你很容易会影响到他的。你啊,就好好保护自己,好好爱着霍叔叔,这就足够了。我们都是凡人,哪有那么多的精力去普度众生?”邵芮雪道。

    苏凡点头。

    望着落地窗外来来去去的情侣夫妻,苏凡的心头,猛然间浮现出自己和霍漱清的样子,不知道哪一天,自己才能和他这样手牵手一起在人群里走!可是,美好的画面还没享受多久,孙蔓那张脸就出现在玻璃上,苏凡的手一抖,蛋糕掉落在杯子里。

    孙蔓,真的是雪儿说的那么恐怖的人吗?

    等苏凡看到霍漱清短信的时候,她的心酥了。

    他说:“让你看到这一幕很对不起,晚上我回家再跟你解释,爱你。”

    什么时候开始,他会这样情意绵绵地给她发短信了?

    苏凡根本无法停止欢喜的笑,刚把一条短信编辑好,准备发送的时候却停下了,现在他应该是和孙蔓在一起,要是让孙蔓发现了她的短信--

    还是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晚上还要见面的。

    这么想着,苏凡收起了手机。可是,邵芮雪的警告一直在她的耳边,她现在真的只能祈祷孙蔓不要注意到她。

    晚上,她在外面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回家了,到家洗了点衣服,他就回来了。

    “今天你不该管我的!”她靠在他的肩膀上,道。

    “可我控制不了自己,好像一切都是我该做的一样就做了--”他拉住她的手,道。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算你不管我,我也理解的。”她打断他的话,道。

    霍漱清亲了下她的额头,沉默不语。

    眼下的处境,似乎越来越艰难。

    他该如何让孙蔓同意离婚?难道真的要抓住孙蔓的把柄来逼迫她?可是,什么样的把柄能让孙蔓就范?不过,退一步想,就算是有她的把柄,恐怕孙蔓也不一定会听他的,逼急了的话,孙蔓反倒会成为伤害他的利剑,就像父亲说的,妻子会成为最强大的敌人!而孙蔓,很有可能会走向他的对立面。那么,该怎么办呢?从其他的方面来劝说她?他已经跟孙天霖说过了,孙天霖很清楚他的立场,如果让孙家的人来劝说孙蔓的话,会不会有效一些?

    客厅里,谁都没有说一个字,安静极了,霍漱清陷入了深思。

    孙蔓的到来,让他和苏凡的处境更加艰难。

    之前还想着秘密离婚的霍漱清,也逐渐意识到这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秘密离婚只有一个受益者,那就是他,而不是孙蔓。如果孙蔓得不到利益,她又怎么会离婚呢?可是,孙蔓想要的--他知道,孙蔓根本不是想要孩子,只不过是想用孩子来牵制他,一旦有了孩子,他就别想离婚了。

    现在,就只剩下一条路了吗?

    这一夜,对于谁来说,都不像之前那么轻松。

    孙蔓看着身边那空空的半张床,闭上了眼睛。

    今天晚上,孙天霖给她打电话,问及她在云城的工作,孙蔓满心高兴,跟孙天霖说自己那个新工作怎么怎么不错,前途很好,还说“早知道会找到这么好的位置,我就早几年来云城了,这边竞争还没榕城激烈”。

    “那个事务所我知道,你别以为人家是看上你这个人,是因为--”孙天霖没好气的说。

    “你不就是想说是因为霍漱清的关系吗?那又怎么样?”孙蔓道。

    “行行行,我不说了,只要你高兴就好。”孙天霖道,“那你现在是要和漱清一起生活了?”

    “当然了,要不然我干嘛回云城?”

    “你以为这样做,你们就不会离婚了?”

    “哥,你是盼着我们离婚吗?”孙蔓不高兴地说道。

    “我哪有盼着你们离婚?我只是,”孙天霖顿了下,耐心地说,“蔓蔓,你知道漱清的心是什么样的,他本来可以借着张兰那件事和你离婚,你也无话可说,可他没有那么做,他已经足够尊重你了,你怎么还执迷不悟?你非要把他逼到绝境不可吗?”

    孙蔓却冷笑了一下,道:“哥,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霍漱清打的什么算盘,他之所以没有借着那件事和我离婚,只不过是不想影响他的声誉。他跟我说那件事处理完了就要我签字离婚,却不跟任何人说我们已经离婚,依然假扮夫妻。哼,当我是白痴吗?只有他不停地利用我,难道我就不能利用他吗?”

    “蔓蔓,你,”孙天霖想不到孙蔓竟然这样,“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不是说你爱他吗?你爱他就放他一条生路--”

    “放他一条生路?他什么时候放过我了?既然他那么喜欢表演,我就陪他演!”孙蔓道。

    孙天霖止不住地叹气,道:“我,真希望你们从来都没遇见过,没有结婚!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只不过,我提醒你一句,蔓蔓,你不要把他逼急了,逼急了对你们谁都没好处!”

    “我怕什么?我只不过是个被丈夫抛弃的女人,我还有什么?”孙蔓道。

    “得得得,我挂了,我挂了。”孙天霖说完,就挂了电话。

    她爱霍漱清吗?孙蔓躺在床上,泪水从眼里滚了出去。

    他,就那么想要摆脱她吗?

    婚姻,总是在不同的时刻变换着自己的样子。当两个人同向而行时,婚姻便如泉水一般滋润彼此;而当两个人背向而行时,婚姻便变成了鸩毒,慢慢浸透着两个人的心身,直到毒发身亡。

    而此时,孙蔓和霍漱清这一段婚姻的毒,才开始表现出来。

    暑假快结束了,霍佳敏来到云城接女儿返回榕城,准备新学期的开始。下学期她就上初三了,霍佳敏操心的不行,可孩子一心无所谓。还好桐桐的学习成绩不算差,要不然霍佳敏真是要疯掉了。

    由于儿子常年忙着工作难以照顾到家里,薛丽萍和霍泽楷多数时候都是女儿女婿在照顾。

    今晚,霍漱清推掉了一个应酬,专门回家和家里人吃晚饭,都是因为姐姐来了的缘故。孙蔓也极为配合,下班回来的时候特意去买了一瓶红酒回来。

    吃饭的时候,一家人天南海北聊着,桐桐跟妈妈说自己这个暑假有多好玩,孙蔓也很明显增加话题,说桐桐很乖啊很讨人喜欢啊什么的,霍漱清却极少插话。霍佳敏也感觉出来孙蔓比以前亲和了许多,可弟弟那个态度,说明他们之间还是--没戏!

    吃完了晚饭,霍漱清在家里待了一会儿就走了,只说他有点事。没有人会追问他有什么事,因为有些事是不能问的。

    霍漱清走后,霍佳敏陪着父母说话看电视,要准备睡觉的时候,霍佳敏便主动去父母卧室帮忙收拾床被了。

    薛丽萍望着女儿,道:“清儿昨晚跟我说,他爱上那个女人了,就他外面的那个。”

    霍佳敏停住手,想必母亲也是在心里憋不住了,才开口同她讲的。

    “您肯定他就是为了那个女人才要离婚的?”霍佳敏坐在母亲身边,问。

    “差不多吧!我看他那个样子,好像急得等不了了。”母亲叹道。

    “可这边,怕是不会轻易放手吧!”霍佳敏抬头看了眼房顶,意思就是孙蔓。

    母亲点头。

    “妈,漱清他这么明确地跟你们说了他的想法,您难道还要坚持让他和孙蔓在一起?”霍佳敏低声道。

    “难道要让他把那个女人娶进门?”母亲道,“我这个家里,是不会让一个小三登堂入室的!”

    “妈,我理解您,漱清也理解,可是,您也该看看眼下是个什么处境啊!漱清那个样子,您有办法让他和孙蔓和好?你看他在家里都不待,和孙蔓都不说几句话,那叫夫妻?”霍佳敏压低声音说。

    母亲不语。

    “就算您现在从中撮合,让他留在了家里,让他们不要离婚了,可您能保证他们两个会好好过?”霍佳敏顿了顿。

    “难道你也支持他们离婚?”母亲问。

    “我支持不支持不重要,关键是,漱清他想要什么。他都那么大的人了,做事有分寸的,强扭的瓜不甜,您又何苦夹在中间扛这苦差呢?”霍佳敏道,“想分还是想合,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我们,都别再掺和了,您说呢?不如这次,您和爸就跟我回去吧,你们在这里住着,漱清他也不自由!”

    “自由?我看啊,等我和你爸前脚一走,他后脚就不再进这个门了!”母亲叹道。

    “那也是他自己的事!”霍佳敏道。

    母亲看着女儿,道:“你不是一直都希望他们好好过的吗?怎么现在又是这口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