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95章 如果可以早点遇见
    “秋庐的枫叶很美,现在开始变黄了。”

    今天,他好像很忙,去了好几个地方,见了好多人。每到一个地方,他就会给她发一条信息,用剪短的几个字或者一句话描述一下环境和自己的心情,每一条都是浓浓的相思。

    枫叶?云城也有很美的枫叶,她想和他去看。

    她没有回复,他发来的每一条信息,她都没有回复,她能说什么?你好好玩?而他似乎也没有对她没有回复信息的事怎么不舒服,不管她回不回,他都照发不误。

    窗帘上牡丹花瓣的影子越来越细长,苏凡伸手摸了一下,却猛地抽回了手。

    一个小时后,她的身影出现在了云城机场。国庆期间航班很紧张,极难买到机票,她知道自己就算是在这里守株待兔,也不见得会有机票。可是,总得试一试,说不定就有退票呢?

    夜色深深笼罩着大地,当飞机腾空而起的时候,苏凡才意识到,霍漱清昨晚就是坐着这架飞机离开的。而此时,同一个航班载着她又飞向他的身边。

    下了飞机,她却不知道自己该去往何处。

    这个陌生的城市,是她被抛弃的地方,也是她爱的人的家乡,而她现在该去哪里呢?去找他吗?

    机场大巴,在漆黑的路上朝着市区奔驰而去,车上的人,似乎都有一个目的地,而苏凡的目的地不知道在哪里。她不知道霍漱清住哪里,偌大的城市,这比云城还要繁华广大的城市,她该何去何从?

    机场大巴最终停了下来,车上所有人都下去了,她这才起身下车。

    双脚落在地上的那一刻,浓浓的花香沁人心脾。

    这个时候,会是什么花?

    她的好奇心,被思念完全压制,让她没有像平时那样追寻这花香的源头。

    霍漱清,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她知道现在时间不早了,可路上依旧是人来人往,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或许,她该找个地方住下来,就算是找他,也该等到天亮才行吧!

    记得张阿姨曾经跟她说霍漱清父母住在榕城市委的一个小区里,他会不会去他父母那边住呢?既然是来看父母,住父母家里应该也是正常的吧!

    尽管昨夜几乎是一夜未眠,可苏凡现在也不想找酒店休息,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找霍漱清,她怎么可以浪费时间?

    打听了好多人,去了好几个他们说的榕城市委的家属区,却怎么都找不到张阿姨描述的那个类似于别墅区的地方。

    捷运的列车,在灯光中穿越着城市,各色的灯光在车玻璃上拉出长长的影子。榕城是旅游城市,即便到了夜里,捷运车厢里也是人挤人。苏凡下车,去寻找那个传说是榕城市委的别墅区。

    双脚,站在小区门外,浓烈的花香扑鼻而来。

    秋风吹了过来,吹起她的围巾,夜空里,好像有什么落了下来。

    她伸出手,竟是小小的花瓣落在掌心。

    抬起头,满眼都是那被风吹着轻轻飞舞的花瓣,落英缤纷!

    好美,好想和他一起看这一幕,好想--

    身后,传来一阵汽车的鸣笛声,苏凡回头看去--

    那一刻,她多希望自己回头看见的人是他!真想要有那样的奇迹的话,她得在佛前祈祷多少年?

    既然世上没有奇迹,既然他根本不知道她会千里迢迢奔赴榕城,佛祖怎么会让他见到她呢?

    汽车的鸣笛声,尖锐地穿透她的耳朵,那几乎能闪瞎双眼的车灯,射向了她。

    苏凡苦笑着叹了口气,闪到了一旁,那辆车“哗”一下就从她的身边开了过去,而小区的卷闸门,也在那一刻打开了。

    看着卷闸门缓缓落下,苏凡望着那越来越远的车灯,却根本挪不动脚。

    她这是要干什么?大晚上的在他家的门外徘徊?

    苏凡,难道你忘了他是和孙蔓一起回来的吗?他们一起回来的,那就有可能一起住在这里。你想见他,可是,你忘了你还有可能见到孙蔓吗?你不是一直都说要远离孙蔓的视线吗?昨晚在机场碰见了,今天要是继续碰见,你以为孙蔓不会怀疑?要是孙蔓怀疑了--

    脚步,尽管沉重,还是渐渐远离了她爱的那个人,远离了他的家。

    漫天的桂花花瓣,在夜风中翩翩起舞。

    有缘或是无缘,谁都说不清楚。当霍漱清的车子缓缓行驶在这桂花飘香的街道,他如何看得见马路另一侧人行道上那飘起的蓝色围巾,如何知道围巾的主人刚刚离开了那道卷闸门。

    车轮滑过,铺在马路上的花瓣,一下子就飞了起来,然后又片片落下。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灯光,苏凡坐在宾馆的窗口,望向那与璀璨星河连成一片的灯光街市,一颗心,狂乱的跳着。

    手机响了,是他的来电,她就算不去看,也猜得出来。

    他的心里,是她,她知道,可他不知道,他已经在她的心里膨胀到爆炸的地步。

    “喂--”她轻轻叫了声。

    “是我,在做什么?”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却好像又透着光亮。

    “在看外面的星星。”她说。

    “星星?云城不是下雨了吗?怎么还有星星?”他问。

    她的唇边,漾起浅浅的笑,道:“下雨了就不能有星星吗?”

    “幸好你没有去学天文。”他轻轻笑了。

    她无声地笑着,望着窗外。

    “你那边,怎么样?”她问。

    “什么怎么样?想问天气,还是问我怎么样?”他反问道。

    “呃,我不知道。”她说。

    “傻丫头!”他的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宠溺,她听得出来。

    泪水噙满了眼眶,再也装不下的时候,她想跟他说,我来找你了,我想见你。

    “我--”然而,“我”字刚出来,她还是把那句话咽了回去。

    她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疯到了这样的地步,他要是知道了,要是知道了--他一定会觉得她疯了!

    “你?怎么了?”好一会儿听不到后文,他问。

    她摇头,道:“我还没有买望远镜,我不知道怎么买。”

    “没事,我在这边买了带过去。正好下个月会有猎户座流星雨大爆发,到时候我们正好可以带着望远镜去看。”他说着,语调越来越轻松,似乎眼前就已经是两个人坐在天台欣赏流星划过天空的胜景。

    流星雨啊!

    苏凡望向远方。

    “怎么不说话了?”他问。

    “没有,我只是在想那该有多美!”她笑着说。

    陪你去看流星雨!这是多少女孩子内心的美好梦想!

    夜色,在这样的城市里,似乎永远都不会加深。

    两个人在同一个城市,望着同一片天空,通过那小小的手机倾诉衷肠。直到多年后,当苏凡望向这片夜空,想起那一夜他的承诺,眼里却是甜蜜的泪花闪闪。

    第二天,苏凡一大早就起床,买了份地图,开始在榕城“旅行”。她在地图上标记出了所有要去的地点,说是所有,其实也没有多少:华东大学、榕城一中、榕城实验中学、榕城二小、华东省省委。省委和中小学,她是进不去的,只是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想象着霍漱清小学、中学背着书包进出校门的样子。小学的中学附近都有公交车站,不知道他上学的时候是不是坐公交车呢?他是背着书包上车的,还是像一些男孩子一样把书包挂在肩膀上上车的?苏凡坐在公交车站的等候椅上,看着那些上车下车的中小学生,嘴角是隐不去的笑意。他小时候一定不是个乖学生,她想。

    华东大学,比她就读的云城大学还要大,早就分了好几个校区。他大学时读的是法律专业,就在华东大学的玉湖校区。

    玉湖校区坐落在榕城着名的玉湖边上,学校的南门,正好和玉湖隔了一条马路。

    在这样的地方读书,一定会很幸福吧!谈恋爱也好方便,玉湖就是绝佳的约会地点。

    这个时节,玉湖举办着桂花会,玉湖西畔种着各式的桂花,丹桂飘香,落英缤纷。而华东大学的玉湖校区,尽管毗邻如此知名的旅游胜景,却依旧拥有着自己的美景。

    苏凡也听说过,华东大学的樱花非常漂亮,每年到了樱花盛开的时节,不仅是榕城市,就连其他省市的人都会来此赏樱。只不过现在这个时候根本不是樱花的王国,校园里却还是有金桂盛开。

    假期里,学校里的人明显少了许多,可是,篮球场上打球的人却不少。有大学生,也有中学生的样子。或许,他以前也会在这里打球吧,上个月市政府举办内部篮球赛,他没有参加。她听别人说,他自己亲口说的,说他下次参加,要好好练习一下再打。这么说的话,他以前会是打篮球很厉害的吗?

    玉湖校区里,有许多的教学楼和宿舍楼,或许,他上大学的时候和现在不一样了吧,学校应该是重建了许多地方的。不知道他那时候是什么样的呢?他是不是也在这花园里的长椅上坐过?是不是也在这湖边走过?是不是也在这跑道上跑步?是不是也在这金桂树下为他心仪的女生摘过头上粘着的花瓣?

    如果,如果她可以早点出生,早点和他相遇,和他一起读书,和他一起走过这长长的马路,该有多好?

    他的生命里,她只是一个晚到的过客,哪怕她此时重走他曾经走过的路,却完全不认识曾经的那个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