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02章 小别胜新婚
    这个冬天,对于江宁省来说,太不平常。

    丛铁男没想到自己会被纪委叫去问询--由于他的级别问题,这件案子由上级派人来接手--当他知道是高岚举报了自己时,差点气的掀了桌子。每每被问询到一件事,他就沉默以对。次日,专案组正式宣布丛铁男被双规,至于举报信里涉及的其他人,尚在调查之中。

    当苏凡和同事们听说是高岚去揭发的丛铁男,几乎都震惊了。一来是高岚这么长时间不出现,突然回来就是做了这样的事;二来是大家都怀疑高岚和某位领导有染,却没想到是丛铁男;三来是高岚究竟为何会去举报丛铁男,既然是丛铁男的情妇,就如同赵启明的被抓的那位一样,那一位据说是情义深的根本不把赵启明往下拖,而高岚怎么--总之,各种各样的怀疑在市政府蔓延。

    苏凡终于想通了自己那次为什么会那么轻易就被人陷害,而且为什么会那么艰难才证实了清白从安全局放出来。高岚通过丛铁男那样的人物,很容易办成那件事,可是,既然高岚在丛铁男面前有那么重的分量,怎么会举报丛铁男?而且,怎么还会只是一个普通的科员?既然有了那样的人做靠山,又何必在办公室熬着?

    或许,每个人有自己的选择,别人并不一定理解。

    只是,最近很明显的,霍漱清完全成了云城的新闻中心,只要打开云城市委市政府的网页,到处都是霍漱清的相关报道。苏凡细细算下来,好像他的每一分钟都被安排的满满的,简直没有一刻松懈之际。照片里,依旧是他那么沉静刚毅的脸庞。

    清,累吗?

    自从他被任命暂代云城全面工作的第二天开始,苏凡就没有再见过他了,唯一的交流就是短信和电话。每一个夜晚,他都会在睡前给她打个电话,有时候,苏凡和他说着说着,就听不到他的回答了,手机听筒里,却是均匀的浅浅的呼吸声。那个时刻,她的眼里就会忍不住蒙上一层水雾。她的心好疼,好想,好想守在他的身边啊!可是,现在这个时候,到处风声鹤唳的,他们怎么见面?见了面还不是给人落口实吗?

    每一次,从他的短信和电话里,苏凡都能感觉到他和自己一样的心意,两个人都在克制着这份思念。今晚,他突然说“这周末我抽个时间,咱们出去一趟?”

    “啊?”她愣住了,一下子坐起身。

    说实话,她是真的好想和他见面,可是,可以吗?

    她屏住了呼吸。

    “远处就不要去了,这大冷的天,要是下个雪,路也不好走。不如,咱们就去信林花苑那边住两天?”他说道。

    那就是待在房子里不出门的意思?苏凡心想。

    唉,非常时期,能见个面就已经很难得了,还有什么苛求?

    “嗯!”她应道。

    “你这两天就先过去住,要是觉得太孤单,就找小雪陪你。”他说。

    “小雪最近也挺忙的。”她说道。

    唉,这个人,真是当领导当惯了,以为谁都可以让自己拿来使唤!苏凡心想。

    霍漱清笑了,道:“好多天没有吃到你做的东西,都快忘了什么味道了,你就不打算犒劳一下我这可怜的胃?”

    “没问题,我这两天就准备,保证让你回来吃到大餐!”她笑着说。

    还没等他开口,她就说:“哦,对了,你想不想吃饺子?我们可以包点饺子试试。”

    “我们?你的意思是让我也要动手?”他问。

    “当然了!”

    “可是,我不会--”他说。

    “没关系啊,我教你,难道你要说你笨的连包饺子都学不会?”她故意说道。

    “好啊,你占我便宜!”他笑道,说完,把手机贴近嘴边,狠狠地说,“等我见了你,非把你剁了包成饺子不可!”

    “邵来你这么重口味啊,霍漱清同志!”她哈哈笑道。

    “你给我等着瞧,死丫头!”他说道。

    苏凡笑着,把手机放在唇边,轻轻吐出几个字--“我要吃了你,完完全全吃了你!”说完,她哈哈笑了起来。

    可是,霍漱清那颗心,哪里受得了她这样明目张胆的挑逗?咬紧牙,道:“到时候看谁吃了谁!”

    她笑着,一颗心却彻底酥软。

    好想躺在他的怀里,好想被他紧紧抱着!

    霍漱清,我好想你!

    刻骨的相思,在寒冷的夜空传递着,越是如此,就越让人心酸。

    自从他那晚的电话后,她就搬去信林花苑的新家居住,这家里好多天没人住,冷寂的不行。毕竟他周末要过来,总不能让他觉得不舒服吧!尽管她已经习惯了小房子的安全感,突然之间搬进这么大的家,心里还是有些戚戚然的。冬天的风又大,干枯的树枝拍打一下窗户,都能让她哆嗦好一会儿,真够胆颤的!或许,她是应该找雪儿过来陪陪她,可她哪里好意思?他要是突然过来,那该有多尴尬啊!还好,他依旧每晚临睡前给她打电话,让她宽心,有了这样的电话,空旷的新家带给她的恐惧,顿时就消失了。

    周五的晚上,苏凡和往常一样在等着他。他说周末过来,可是今天白天也没给她打电话确定,唉没办法,他现在那么忙,就算现在说了有空,下一秒说不定立刻就有事要找他了。还是静静等着吧!时钟,终于还是走到了十点钟。按照以前的惯例,要是现在他还不来,那就是不能来了,苏凡看了下门口,叹了口气关掉电视,起身准备去洗澡睡觉。

    霍漱清来的时候,客厅里漆黑一片。

    难道她今晚不在?这么晚了,还没回来吗?

    可他知道她不是那种过夜生活的人,还是进里屋寻找一下才放心。来到了卧室,当浴室的灯光透过门上的磨砂玻璃洒在地板上,霍漱清紧皱的眉舒展了开来。

    宽大的浴室里,水汽沼沼,苏凡的心,却似沉在水中,怎么都轻松不起来。

    他不来了,等了那么多天,他还是--

    为什么她总是等待的那个人呢?跟个白痴一样!

    闭着眼静静躺在水里,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已经进来了,直到浴缸里的水突然剧烈晃动起来。

    “啊--”她猛地睁眼大叫一声,却被眼前的人给惊到了。

    “叫那么大声,难道在想别的男人?”他的脸上,泛起异样的笑,直接坐在她的身边,一把把她抱在自己怀里。

    “讨厌啊你,差点被你吓死了!”她的双手在他的胸前捶着,他却只是无声地含笑望着她。

    她的手,猛然停住,那双水波荡漾的眼睛,停在他的脸上久久不动。

    他抓着她的手,在她的手心时重时轻地捏着,还没来得及动,她就做了那件他准备要做的事。

    苏凡仰起脸,主动吻上了他,舌尖抵住他的牙齿的那一刻,瞬间就被他的缠住了。

    唇齿之间,满满的是她熟悉的气息,是她梦里的气息,是她渴望的气息!

    他的手托在她的脑后,将她牢牢地扣向自己的怀里,浓烈的相思在血液中沸腾着,蓬勃而出。

    “去床上还是在这里?”他含着她的耳垂,哑声问道。

    可是,回答他的只有她的低声娇吟,那勾人心魄的声音,让他再也无力坚持到上床的时候。

    浴缸里的水面,剧烈地波动着,水声夹着她的低吟喘息,和着水蒸气漂浮在密闭的空间。

    “要不要在镜子里看看自己?”他低声问道。

    她猛然想起在东平湖的那一次,和他站在镜子前面--那让人脸红心跳的情形,怎么能再经历一次?

    她都想不起来自己是如何躺在床上的,此刻却是全身酥软,一点点力气都没有了,以至于眼皮都不能动一下。而身边的这个人,却那么的精力充沛。给她擦干身体,还擦了她的头发,然后给她盖上被子,生怕她冻着一样抱住她,明明房间里的暖气就很舒服。

    真是搞不懂,他怎么永远都不知道餍足的?在这种事上面乐此不疲,真是搞不懂!

    “好久都没有这么畅快了!”他的语气里传来快乐的情绪。

    她转过身,静静望着他。

    他亲了下她的额头,笑着问:“怎么样?刚才好吗?”

    她立刻红了脸,低下头。

    他根本是不依不饶,抬起她的脸道:“刚才你也好热情,是不是最近想我了?”

    “才没有,一点都没想。”她说道。

    “好像你的身体不是这么说的!”他笑道。

    她赶紧抬起手堵住他的嘴,道:“好了,别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他含笑拿开她的手,定定地注视着她。

    “可是,我想你了!”他那幽幽的声音飘入她的耳朵,苏凡的鼻头一阵酸。

    一个字都没有说,只是将脸深深埋在他的怀里。

    “你怨我吗?”良久,她听见他问,便抬起头看着他摇摇头。

    “这段时间,实在是--”他凝视着她的眼,“让你受苦了!”

    “你别说这样的话,我有什么苦?”她说着,抬起手抚摸着他的脸,“是不是很累?”

    他轻轻按住她的手,深深呼出一口气,苦笑道:“做一把手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没事,坚持过这一段就好了。”她说。

    “今天上午,秦章被纪委带走了。现在市政府这边也--”霍漱清叹道。

    苏凡一愣,道:“秦副市长怎么也--”

    “是高岚举报的!”霍漱清道,“这个高岚,是秦章送给丛铁男的,她的手上也有秦章的一些事,纪委方面已经核实了一部分。”

    “不会吧?怎么,怎么这么,复杂?”苏凡没想到那个让自己羡慕的师姐,竟然--

    “省里的意思是不要把这次的事件扩大化,只要抓几个典型就可以了。所以,秦章之后,应该不会再有人被带走了。”霍漱清道。

    “高岚她,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难道她和他们也有仇?”苏凡问。

    “你不要把郑翰的经历也推到别人身上,不过,我也觉得奇怪,一个高岚,怎么有那么大本事一下子就揪了几个人出来?”霍漱清道。

    “听说秦副市长和赵书记很亲近,那你--”苏凡道,后面的话,她没说出来。

    “你想说我希望秦章也被处理了?”他把她没说出来的话讲了,苏凡不语。

    官场的险恶,她也是在慢慢的经历,也能猜出一点什么来了。

    “打击面太大,只会乱了军心。毕竟咱们是一个省,多少年都不见得能处理一个地级以上的干部,而今年一下子就--”霍漱清叹道,“这样的话,更多的人就会不安起来,工作也就没办法开展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