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03章 心眼这么小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高岚举报秦副市长,然后秦副市长被抓,是有人在背后支持的?”她思忖道。

    “如果没人支持,高岚能走到纪委去吗?只是,这么一来--”霍漱清没有继续说,他知道高岚是受了姚西林那边的指派,这样的话,绝对不能说,哪怕是对自己最心爱的人也不能。

    这次江宁省的动作,是覃书记和姚省长一手支持的,丛铁男一伙把控江宁省时间太长,使得许多正常的工作、许多涉及民生的重大项目都不能落实。幸好这次抓住了机会可以把这一批人一网打尽,不过,只要抓住领头的人就可以了,比如丛铁男自己和赵启明,就这两个人就足够震慑下面的人了。可是,霍漱清不懂,姚省长为什么连秦章都要--而且,这个高岚,究竟是怎么到了姚省长手里的?难道苏凡那件事的时候,高岚就已经走到那边去了?有那么快吗?

    “不说这些了,头都要疼死了,我要好好休息。”他拥住她,道。

    苏凡不语,这些事,的确已经超出她的想象了。

    “不管别人怎样,只要你平平安安就好了。”她说道,他点头。

    房间里寂静无声。

    “呃,有件事,我想问你--”他猛然说,她抬头看着他。

    “曾泉,你和他,”他顿了下,“怎么回事?”

    苏凡愣住了,他怎么突然提到曾泉?哦,对了一定是从高岚这里想到的。

    “没什么啊!就是感觉和他挺谈的来的,呃,他那个人,挺好的,很有亲和力!不过,感觉他很神秘。”她认真地回想,道。

    “神秘?”他问。

    她点头,道:“我感觉他是安全局的人,可是,如果他是安全局的,怎么又来我们处里呢?”

    霍漱清不禁为她的推理感到无奈,安全局就安全局吧,总比说曾泉是那家的儿子要让人轻松!尽管她说她和曾泉只是普通关系,可是霍漱清明白,这个普通绝不普通,否则曾泉不会去安全局见她,也不会救她!至于曾泉在苏凡被放出来后突然离开云城去了云南,这其中是不是有其他的因由,就完全不得而知了。

    “他这么久都没有消息,但愿没事吧!”她叹道。

    没事,他怎么会有事呢?霍漱清心想。

    “好了,我们睡吧!最近都没好好休息。”他亲了下她的额头,道。

    苏凡还来不及说话,就听见耳畔传来有节奏的呼吸声。

    他,竟然睡着了!

    一定是太累了吧!

    苏凡一动不动躺在他的怀里,望着头顶的黑暗。

    秦章被关在纪委的一个房间里,和沉默的赵启明和愤怒的丛铁男不同,他倒是很配合工作,可是,他的心里始终不明白高岚怎么回事,他很想见高岚一面,尽管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见到她。独自一人时,秦章总是会想起那个曾经有着纯真笑容的年轻女孩,那个被他毁了青春的女孩!或许,是内心对高岚的歉疚,让秦章没有抗拒上级的调查。而究竟因为什么,谁人都不知道。

    周六的上午,霍漱清难得的还没有起床。

    苏凡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八点半了,平时就算是周末他也起来了,而今天--一定是太累了!

    她悄声起床,虚掩着窗帘,并没有让白天的光线影响他,自己则去洗漱了。

    然而,就在她准备早饭的时候,他就刷着牙走到厨房来了。

    “刚刚接到电话,有点事要出去一下,中午可能不能回来了,我会尽量早点回家!”他说道。

    “我帮你准备什么吗?”她走到他身边,关切地问。

    “不用了,就出去一阵子,你别等我。”他说完,漱干净嘴里的牙膏泡沫,才说,“对不起,我本来想这两天都待在家里--”

    “好了,没事的,你去忙吧!晚上要是回来的话,早点给我打个电话。”她说着,踮起脚亲了下他的脸颊。

    霍漱清深深呼出一口气,把他拥在自己怀里。

    人生至此,幸福也就不过如此了吧!霍漱清心想。

    正如霍漱清所料,秦章的落马为江宁省这次的官场震荡划上了一个句号。

    而周日,霍漱清正在和苏凡一起包饺子,就接到覃春明的电话,说明天要去北京,让他安排一下工作,准备去和那位吏部尚书会面。

    对于霍漱清来说,得到了那位的支持,就意味着他接任市委书记基本没有悬念,而他现在也迫切需要这份支持。只是,当霍漱清挂了电话看向餐厅里那个正在擀饺子皮的人,心里却复杂难辨!

    曾泉,究竟是为什么--

    挂了电话,霍漱清静静看着苏凡。她猛地抬头看向他,见他好像有点神游太虚,眼珠一转,指腹蘸了点面粉,小心地朝他走过去,趁他不注意在他的脸上快速抹了两下。

    霍漱清盯着她,看着她哈哈大笑,笑弯了腰,抬手摸了下自己的脸,手指上立刻变成了白色,立刻起身扑向她。

    “好啊你,开始捉弄人了!看我不给你抹个大花脸!”他抱住她的腰,一直抱到餐桌边手伸到面粉碗里,抓了一把就往她脸上抹。苏凡一直在他的怀里蹦跶想要挣脱,可她哪里能从他的怀里跑出来?被他牢牢卡在怀里根本动弹不得,等他松开的时候,整张脸,就连头发上都是面粉。

    “我才给你抹了那么一点,你看你,太过分了!”她虽然看不见自己的脸,却很清楚他抹了多少面粉,转身抓起两把面粉跑向他。

    霍漱清一看,赶紧开始躲,跑到客厅里,和她隔着沙发对峙。

    “我警告你啊,不许,不许再抹了,要不然--”他看着她那白花花的脸,笑的直不起腰,说道。

    “不行,我要把你抹的跟我一样,你不要躲--”她追着他,却怎么都追不到。

    “霍漱清,你欺负人!我不玩了,你欺负人!”她追不到他,坐在沙发上哭哭啼啼起来,“人家就是想逗你一下,可你这样子欺负我,不玩了,不和你玩了。”

    霍漱清站在沙发后面,看着她坐在那里抽泣,不由得叹了口气,走过去坐在她身边,双手搭在她的肩上,安慰道:“乖,别生气,我--”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某人那张白如艺妓的脸庞落入他的眼里,瞬间,他的眼前就飞起一片白色雪花。

    霍漱清闭上眼,他知道自己完了,上当了中计了,这个丫头,用她那无辜的哭泣、那鳄鱼的眼泪欺骗了他纯真的心--

    苏凡得意极了,咯咯笑着看着他。

    好一会儿,霍漱清才睁开眼,吐出三个字“小骗子”!

    说完,他就起身去洗脸了,苏凡跟在他身后,一起来到厨房里。

    “干嘛啊,那么小气的,你给我的脸上也抹了啊!”苏凡站在他身边,给他拿着毛巾,嘟囔道。

    霍漱清抬起脸看着她,水从脸上流下去,湿了他的衬衫。

    “一个大男人,心眼这么小!”她低声道。

    话说完,她就听见他的笑声,迎上他的那张有点夸张的脸。

    “死丫头,是谁小心眼?”他说着,眼里都是笑意,从她手里拿过毛巾,在水龙头下面冲湿了,拿过来小心地给她擦着脸上的面粉,那动作,轻柔极了,好像是在擦什么珍贵的瓷器一般。

    她抬头望着他,明明他自己的脸上还有那沾在一起的面粉,挂在眉毛上看起来好奇怪,可是--

    “没想到你还这么调皮的,是不是,苏凡?一直在我面前装淑女呢,是吧?”他给她擦干净了,道。

    她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不作回答。

    “你啊!”他叹息一声,捏捏她的鼻尖,“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

    她笑着,从他手里拿过毛巾,开始为他擦去脸上的面粉。

    他一言不发,只是微微俯身让自己靠近她,让她可以不怎么费力。

    “其实,我,”她突然说,他定定地看着她。

    她笑了下,道:“你说的对,我,我是在你面前有点装淑女,或者说,我可能一直在假装,不光是在你面前,还有在很多人面前,甚至在自己面前。有时候我觉得自己这样很讨厌,可是,我又怕真正的自己让别人厌烦,让你不喜欢--”

    毛巾,在她的手里被捏成了奇怪的形状。

    “傻瓜!”他说了句,亲了下她的嘴唇。

    苏凡抬头望着他,不语。

    “不管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所以就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明白吗?”霍漱清说着,把毛巾挂回毛巾架上,挽着她的手来到餐厅,坐在椅子上开始包饺子,“不过,你刚刚的行为,的确是让我很惊讶。但是,”他看着她,含笑道,“我喜欢这样恶作剧的苏凡!”

    他的表情,还有他的话语,都说明他不是在敷衍她,苏凡一言不发,只是嘿嘿笑着,拿起擀面杖继续擀着饺子皮。

    “哎呀,你的手怎么这么笨啊,你看看你包的饺子,歪七扭八的,真是惨不忍睹!”她看着那一排排东倒西歪的饺子,忍不住说道。

    他笑了,道:“看在我生手的份儿上,就别吹毛求疵了。反正吃到肚子里之后形状都不重要了,关键是看你拌的馅好不好吃。”

    “放心,我做的,绝对没问题!”她说道,“好了,你去看电视吧,我来包就好了,反正又没多少,很快的。”

    他是不愿意离开的,可是怎奈自己实在是做不来这件事,只好起身离开了。

    没一会儿,客厅里就传来电视新闻的声音,苏凡看了一眼客厅的方向,笑着叹了口气,开始包饺子。

    客厅里,当电视的声音被关掉的时候,苏凡听见的是他打电话的声音。

    他的确比以前忙多了啊!她在心里叹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