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14章 一切都会好的
    “你怎么这么大意?要是被人盯上了,我们就说不清了。”她抬起头,细细地注视着他。

    不知怎的,今夜看见他,苏凡的心里突然有种深深的悲伤,好像自己很快就要失去他了一样。这样的悲伤,不知是来源于对他的愧疚,还是对眼前的恐惧。

    “傻丫头!”他轻叹一声,拥住她。

    “对不起,都是我,如果没有我,你,你就不会--对不起!”她低声呜咽起来。

    霍漱清松开她,抬手轻轻擦着她脸上的泪。

    “说什么对不起?你哪里对不起我了?又没出去勾搭别的男人!”他说,后一句话,让她不禁破涕为笑。可是,瞬间之后,她又无声地落泪。

    “要说对不起,也是我对不起你,是我连累了你和你弟弟,让你弟弟--”他说着,一听他说到弟弟,苏凡突然生出一股钻心般的痛。

    “你放心,很快就会有你弟弟的下落了,他为我霍漱清受的苦,将来我会加倍补偿给他!”他梳着她的长发,道。

    苏凡摇头,道:“你不用这样,真的,我--”

    “我该做的,不会逃避。你相信我,好吗?”他捏着她的手心,望着她,苏凡点头。

    “等将来我们结婚了,我会把你的养父母当做自己的父母一样来孝顺,把你的弟弟当做我的弟弟,如果,你想要去寻找你的生身父母,我也会去陪你一起找。”他说。

    苏凡闭上眼,泪水从她的眼里涌出,不住地点头。

    她相信他,怎么会不相信他呢?

    两个人相互依偎坐在沙发上,默不作声。

    而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这一片静谧,苏凡立刻起身去玄关拿手机。

    还是来点无显示!

    一阵凉意席卷着她,恐惧袭来。

    霍漱清见她好一会儿都没动,起身快步走过去,从她手里拿过手机,对她做出了一个嘘声的动作,按下了免提。

    依旧是那个沙哑的男声低低传来。

    “苏凡,你还是没有听我的话,是不是想让你弟弟再少样东西?”

    霍漱清揽住她的肩。

    “我已经跟纪委承认了,你们怎么还不放了我弟弟?”苏凡鼓起勇气,道。

    “你那种招供,对霍漱清根本没有杀伤力!明天,你去纪委说,霍漱清用你的名义接受贿赂,银行卡我明天会寄到你的单位,你直接拿去纪委。苏凡,这次你要是再敢耍滑头,我就要了你弟弟的命!”对方说完,就挂了电话。

    苏凡再怎么“喂喂”叫,已经没有回答了。

    转过头,她望着霍漱清,却发现他陷入了深思。

    “怎么办?难道他们会弄一张卡给我?”她问。

    “他们,怎么知道你在纪委的招供没有杀伤力?”霍漱清边想边说。

    “那天晚上他们打电话过来的时候说,我在纪委有没有招供,他们都会知道。所以--”苏凡道。

    霍漱清摇摇头,说:“纪委的问询都是保密的,怎么会泄露出去?除非,接触到你的笔录的人里面,有内奸。”他突然大悟,“我怎么早没想到?”

    “什么?”她完全不明白。

    “你弟弟有救了,丫头!”他拍拍她的肩膀,立刻走到茶几边拿起手机按出一个名字出去。

    “蒋书记,是我,对不起这么晚打扰您,我这边了解到一些情况”霍漱清把苏凡弟弟被绑架受伤,苏凡被逼迫做伪证以及问询结果泄密的事告诉了纪委书记蒋正东,蒋正东大惊。

    客厅里,霍漱清和蒋正东通过电话在交换意见,苏凡起身去给他泡茶,静静坐在一旁。

    尽管霍漱清已经安排省公安厅副厅长廖静生派人秘密寻找苏子杰的下落,前天晚上苏凡收到的那个盒子里面的所有东西都被交给了廖静生,可过了两天,还是没有找到苏子杰。现在纪委内部出现了泄密,而且出现了证人被威胁的情况,必须要引起重视。霍漱清认为,现在到了该把事情捅出来的时候了。故意栽赃陷害省部级官员,不管涉事的是什么人,都不会轻易了事。那些陷害他的人,该有个了断了!

    得到霍漱清报告的蒋正东,立刻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覃春明。

    苏凡不知道他们在布置着什么,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江宁省恐怕又要有一阵波动了。

    “明天,等你拿到那张银行卡就给我打电话,我会派人去追查,然后你就去纪委,按照他们今晚说的去交代--”霍漱清拉着苏凡的手,道。

    “可是,万一这是个陷阱怎么办?你不就脱不了身了吗?”她打断他的话,问。

    “不用担心,蒋书记已经知道情况了,他那边会秘密安排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稳住那帮人,保证你弟弟的安全,只要找到他的下落了,就一切都可以推翻掉了,明白吗?”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道:“是,我明白了,那我明天就去纪委。”

    霍漱清拥住她,一言不发。

    “清,你说,这次会平安过去吗?”她问。

    “会!”他亲了下她的额头,道。

    会吗?他也说不准。现在事情闹的这么大,就算是举报一事过去了,他的任命会怎样,还是个未知数。可他不能跟她说,要不然--

    走一步算一步吧,很多事,都是人力不可为的!

    夜里,躺在他的怀里,苏凡满心都是温暖,似乎他的怀抱可以将这个可怕的世界隔离在外,让她安心,让她快乐!

    次日一大早,邵芮雪按时来接苏凡上班了。苏凡知道,对于一个经常踩点上班的人来说,早起有多难,而雪儿为了她,改变了自己的积习!

    到了办公室,一切如常,果然,九点钟,苏凡收到了一个快递包裹,里面放着一张银行卡还有纸条,上面写着卡的密码。苏凡当即给霍漱清打电话,霍漱清派冯继海去调查这张卡的收支状况,看看是不是如他想的一样在几个月之前就已经存进去了一笔钱。而果真,银行反馈来的消息证实了他的猜想。

    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在霍漱清并不知道的时候就开始了。

    苏凡按照霍漱清的嘱托去了省纪委,把银行卡上交,当纪委的人问到里面有多少钱、是什么时候收取的,她却回答不上来。她这种举动,一看就是有问题的,而这,也是霍漱清的安排。在最后推翻所有的口供之前,苏凡用这种模棱两可、模糊不清的交代,是最合适不过的。

    时间,一天天推移,自从那晚在上清佳苑和霍漱清见面后,苏凡和他再也没有见过。而他们之间的调查,似乎又陷入了一个困境,究竟发生了什么,苏凡并不清楚。然而,在她上交了银行卡的第二天,也就是周六下午,她接到了霍漱清的电话,让她去省一院的一个病房。

    当苏凡赶过去,竟发现病房里躺着的是自己的弟弟苏子杰。他的眼睛上蒙着纱布,身上脸上已经是伤横累累。

    “医生,医生,我弟弟,怎么了?他的眼睛怎么了?”弟弟还在睡着,苏凡忙问医生。

    “他在地下的密闭环境里待了太长时间,不能接受光线刺激,否则会引起失明,所以现在要蒙着双眼,等他适应一天后就可以完全取开了。到时候再做进一步检查。至于身上的伤势已经处理过了,就是手指头,断了太久,没办法接上--”医生解释道。

    苏凡拉着弟弟的手,冯继海就走了进来。

    “冯主任!”苏凡忙站起身,擦去脸上的泪。

    “喝点水吧!”冯继海把一瓶苏打水递给她,站在病床边。

    “刚刚给他用了药,让他好好休息。你别太担心,你弟弟还年轻,身体基础好,好好休养一阵子就会缓起来了!”冯继海安慰道。

    苏凡点头。

    “就是手指,怕是--”冯继海叹了口气。

    苏凡低头不语。

    “你放心,霍市长会好好安排你弟弟的,出了这次的事,不会让他吃亏。等他醒了,我会和他好好谈的。”冯继海道。

    “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会不会原谅我!”苏凡叹道。

    “你弟弟会明白的!你也不要太自责了,要不然,霍市长心里也不好受!”冯继海劝道。

    “嗯,我明白!”

    “医院这里都安排好了,你弟弟现在还是重要证人,二十四小时保护,护工什么的,我也安排了,你不要太劳累。”冯继海说。

    “谢谢你,冯主任!”苏凡道。

    冯继海摇头。

    晚上,苏子杰就醒过来了,可是眼睛被蒙着,只能看见眼前有一个黑影。

    “子杰?你想吃点什么?我叫人去给你买?”苏凡忙问。

    “姐?”苏子杰叫了声。

    苏凡眼含热泪,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以为弟弟再也不会和她说话了,再也不会理她了!

    良久,两个人一言不发,就那么透过纱布看着对方。曾几何时,姐弟俩也这样看着对方一起长大!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苏凡一怔,子杰在这里,应该不会再有坏人给她打电话了吧?

    她忙松开子杰的手,起身走到病房的外间。

    这次苏子杰住院,霍漱清特意给他安排了一间高干病房。

    来电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苏凡按下接听,听到的,却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嘿,苏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