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16章 又没说你是小白脸
    “你不是也开始吃辣了吗?难道又不喜欢了?”她问。

    “我都快吃腻了,云南那边,成天就吃个辣。”他叹道。

    “云南?”她惊讶地望着他。

    他点头,喝了一口茶。

    “哦,那边其实很好玩,改天你过来找我玩?”他却笑着说。

    “怪不得你现在这么黑,都是在那边晒的吧?”她问。

    “别这么打击我啊!这不是健康的肤色吗?”他摸了下自己的脸,笑道,“老外还专门晒成这样呢!你不会欣赏。”

    苏凡笑着,道:“健康的肤色好像是小麦色,你--”见他对着玻璃墙看着自己,苏凡忙说,“你这样也挺好,以前你太白了。”

    “我是皮肤白,可不是小白脸,完全不同的概念。”他说。

    “我又没说你是小白脸啊,你别自己站队!”苏凡道。

    不知怎的,今晚见了曾泉之后,她前几天这压抑的心情,完全消失了。

    曾泉无声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黝黑的肤色,衬得那牙齿更白了。

    “你怎么去了云南?是不是现在就回来了?”她问,话出口,忙想起什么,道,“哦,要是不方便,就别说了,不能让你破坏纪律嘛!”

    他完全没明白她在说什么,问:“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什么纪律?”

    苏凡想了想,道:“你,不是那个mr。Bond的吗?”

    曾泉愣了下,很快就笑了,道:“你怎么以为我是--哦哦,我明白了。没事,没你想的那么夸张。我给你看个照片!”

    他说着,掏出自己的手机,找到一张照片,把手机递给她。

    “这是有一天早上我在山顶上拍的,是不是很美?”他问。

    “后面的,那是雪山吗?”她问。

    他点头,道:“那边的山很高很险,山外面是夏天,进了山里,一年四季什么感觉都有。你看后面,还有一些是那边的人、集市。你有没有见过集市?那边的人现在还在赶集的!”

    “我小时候也赶过集,很有意思,那一天就跟过节一样,突然街上就会有很多人。”她说。

    看着照片里那些穿着各色民族服装的人们,她的心,也空旷了许多。

    “我在这个地方,是云南、西藏和缅甸交接的县,靠近怒江,少数民族很多。你知道吗?这边的人--”他说着,饭菜已经一道道端了上来,“他们怎么计算日期,你能猜得出来吗?给你三次机会,要是猜中了,吃完饭你就回去,要是猜不中,今晚就留下来陪我喝酒聊天。好好猜吧!”

    “怎么计算?”她不解,想了想,道,“公历,阴历,藏历?”

    他摇头,道:“好了,三次机会都用完了,留下来和我喝酒。”

    “你故意耍我的吧!”她说着,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这是一家正宗的杭帮菜餐厅,看来,他还是喜欢吃这种味道,和霍漱清好像。苏凡心想。

    “我什么时候做过那么卑鄙的事?”他笑了,给她夹了一口菜,“好了,公布正确答案:他们用的是十二生肖来记日期!十二生肖!”

    “你就骗我吧!”她说。

    “骗你干什么?我们用的日历上面不是汉字、阿拉伯数字、英文吗?那边的人,他们会在这样的日历上面还画上十二生肖的图案。比如说,今天是猪日,明天就是鼠日,后天就是牛日。然后,到了马日啊牛日的时候,就会去镇子上赶集了,那就叫马集或者牛集。”他很认真地说。

    她点点头,道:“算你解释的有道理。反正我也没去过,你怎么说,我都不知道是真是假。”

    “没关系啊,改天我们一起去?带你去体验一下少数民族风情!”他笑着说。

    苏凡没有接话,却问:“你怎么突然就去了云南了?还要在那边待多久?”

    曾泉却只是笑了,道:“可能还要一年多吧!”

    他怎么能告诉她,上次为了救她,他违背了父亲的命令利用了江宁省的力量,事后才被父亲作为惩罚发配去了云南的边境?去了那个贫困落后的荒蛮之地?他再怎么能告诉她,在云南这么长时间里,他也想给她打电话联络她,却担心被父亲知道而让她陷入困境,而且,她的心里已经有了另一个人。

    “哦,对了,我还没问你呢,你最近怎么样?那个人,他,对你好吗?”他没有让苏凡开口,就直接问道。

    那个人?苏凡错愕地看着他,拿筷子的手完全僵住了。

    “你不是说我是mr。Bond吗?那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他笑了下,继续吃菜。

    苏凡盯着他,一动不动。

    是啊,他怎么会不知道呢?现在她和霍漱清的事,已经完全不是秘密了。

    “他,对你好吗?”他又问了句,眸色深深地注视着她。

    良久,她才点头。

    他叹了口气,道:“为了那个男人,你,唉,有时候,真的觉得你太傻了。”

    她苦笑了下,道:“是啊,我是很傻啊!”

    看着她,好一会儿他都没说话。

    “你为他做那么多,值得吗?他现在还有妻子,而你--”

    她笑着摇摇头,道:“我从没想过这个问题。”

    他叹了口气,良久才说:“我给你讲个故事,你要不要听?”

    她看着他。

    “以前,有个男人,他也是做官的,也是已婚的,还有个儿子。可是呢,他去一个地方工作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个年轻女孩子,他们在一起了,有没有孩子我不知道,他们在一起大概有一年的时间吧,那个男人就再度调动了,可他没有和那个女人分手,可他家里人知道这件事。知道以后,他妻子很快就病了,妻子住院的时候,他才知道他妻子得了绝症,家里人逼迫他和那个女人分手,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哪个女人,直到他妻子去世--”他幽幽地说。

    “你想说明什么?”她问。

    他苦笑了一下,道:“你不觉得你和故事里的这个女孩子很像吗?”

    苏凡望着他,默然。

    苏凡不语,苦笑了。

    “其实,像你这样的女孩子,很多。也许,我说这话有些苛责,可是--”他说。

    她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坐着,端着茶杯喝水。

    “不是每一个女孩子都能像故事里的那个一样,守得云开见月明!”他接着说。

    “他们,在一起了?”她问。

    他点头,笑着叹了口气,道:“那个男人就是我父亲,那个患病去世的女人是我的母亲,而故事里的那个女孩子,是,是我父亲后来的妻子,他的第二个妻子,他说那是他的挚爱!”

    “你,恨你父亲吗?”她问。

    他苦笑着摇头,道:“那时候还小,那些事我都不知道。现在,他们很幸福,其实,从他们结婚以后就很幸福。我舅舅家那边的人对我父亲娶了那个女人很不高兴,可是,那个女人,对我很好。我母亲去世两年以后他们才结婚的,她一直照顾我,所以,我们家没有那种传说中的恶后妈!”

    “那你,为什么要给我讲这个故事?既然你父亲的故事是个圆满的结局--”她问。

    “因为我父亲的故事,是亿万此类故事中难得的一个好结局,而我的后妈,为了能得到我们家里的认可,做出了太多的牺牲和努力。你知道吗,我十二岁的时候,他们才有了他们的孩子,我的妹妹。”他说。

    她笑了下,道:“你怪不得你的性格这样的开朗,其实,就我的了解,那么小就和后妈生活在一起的小孩,总会有些,有些别扭的地方。后妈对孩子好与不好,且放一边,就是孩子,感情的缺失也是很难弥补的。特别是,你父亲在你母亲活着的时候就--”

    他点点头,叹了口气,说:“在我的记忆中,我父母的感情本来就不怎么好,可能他们是那种典型的联姻吧!真的是相敬如冰。可后来--”

    “你父亲过的很开心?”她问。

    “嗯!所以,我对他的第二次选择没有任何的不满,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一样有机会可以选择第二次的!”他说。

    良久,两个人只是默默吃饭。

    “这是你第一次跟我说你的家庭!”她说。

    他点头,道:“说明我们之间的感情又进了一步?”说完,他就笑了。

    “拿我开心很有意思哦?”她说。

    他却只是无声地笑,不接话。

    “放你一马,好女不跟男斗!”她说道。

    “和你玩的!”他笑道,却又敛住笑容,“那个人,真的,对你很好吗?”

    “你不是问过了吗?”她说。

    “这个,对我很重要,苏凡!”他的神情严肃。

    她放下筷子,拿起纸巾擦了下嘴巴,道:“是的,他,对我非常好,他很爱我,我也很爱他!”说完,她顿了下,问,“你为什么想问这个?”

    他笑了下,道:“我是想,如果可以插一脚的话,把你从他身边撬走!”

    “大哥,玩笑话适可而止!你根本就不喜欢我这样的人,老这么说,就不怕我误会你、黏上你?”她盯着他,道。

    他哈哈笑了,举起双手,示意投降。

    晚饭,很快就吃完了,两个人也都没什么胃口,曾泉结了账,两人离开。

    “陪我去房间喝几杯?”他问,“你刚才没有猜出我的问题,愿赌服输哦!”

    苏凡想起病房里的弟弟,觉得自己不该留在这里,可是,她的心情很压抑,这么一段时间,很多话都压在心里说不出。

    “我不喝酒的,你喝吧,我在旁边喝水。”她说。

    曾泉笑笑,做出一个请的动作,和她一起走向电梯。

    回到房间,他从冰箱里给她找了一瓶苏打水,给自己拿了几罐啤酒,两个人就坐在沙发上开始聊天了。

    “是不是有心事?”他把水拧开,递给她,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