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18章 他对你好吗?感谢红包加更
    “郑翰呢,他好像一直很喜欢你的!”他说,“那阵子他还以为我和你是那种关系,见到我的时候态度很不好,一副要开打的架势。现在却没想到他会去举报赵启明。”

    “其实,他在做那件事之前,来找过我。”她低声道。

    他愣了下,过了一会儿才微微点头。

    郑翰,还是爱她的。曾泉心想。

    “苏凡--”他叫了声。

    “什么?”

    “你这辈子惹了这么多的桃花,下辈子怎么还得清?”他笑道。

    她的脸一红,低头不语。

    见状,他假咳两声,道:“不如我们换个话题,聊聊,呃,梦想。你有什么梦想?”

    苏凡笑了,道:“梦想啊,好像这个话题有点大啊,我接不下来怎么办?”

    “聊天聊天就是随便聊啊!又不是让你作报告对不对?”他说。

    “你不用休息啊?都这么晚了!”她看了一眼窗户,道。

    “我睡觉时间很短的,一般都是找没事做的时候,在被窝里躺一天。”他说。

    “看你订了这么豪华的房间,你不好好去享用一下人家的床跟那很漂亮的什么,岂不是亏大发了?”她笑道。

    “我眼前就坐着一个美女,我还看别的人做什么?那才是污我的眼呢!”他说道,“不过,霍市长不会找我麻烦吧?”他说着,笑了。

    “当然会了,所以你就趁早钻你的被窝去吧!”她笑着说。

    “哎,苏凡,我突然有个主意!”他说。

    “什么?”

    “不如,我们私奔吧!”

    “私--”她简直不知道曾泉这脑子里长的什么东西,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不敢,我怕被你的爱慕者打破相!”她笑道。

    “明天早上我坐飞机走,不如,我们一起去北京?然后,我们一起去云南,虽然镇长夫人没有市长夫人分光,可好歹我们那里也山清水秀,我们可以像以前一样--”他笑着说道。

    “饶了我吧!”她笑了。

    曾泉笑着。

    他知道,自己这辈子是只能在嘴巴上过过瘾,别说她的心已经被霍漱清霸占了,就算没有,他和她,也是完全没有机会的。

    夜色渐深。

    次日,苏凡接到曾泉电话的时候,他已经上了飞机。

    她站在病房的阳台上望向那越过云城天空的飞机,却不知道何年何月再能和他见面,和这个神秘又亲近的朋友!而她更加不知道曾泉会去做什么。

    “姐--”弟弟的声音把她拉回了现实,她赶紧走进了病房。

    就在曾泉离开的这天,苏子杰眼睛上的纱布也去掉了,他身上伤势不轻,还好没有伤及筋骨,没有内出血。虽然这几天的遭遇让苏子杰依旧心有余悸,可是,让苏凡意外的是,弟弟并没有像过去那样归咎于引发事故的人,极少说话,偶尔和苏凡开口说什么,也不会提及这次的事情。好几次,苏凡都想开口说,都被他用其他的话题转走了。苏凡的心里,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下午的时候,冯继海来到医院,跟苏子杰聊天,并说霍市长答应会给他补偿,他想要什么都可以提。

    苏凡坐在一旁,看着这一幕。

    “姐,你能出去一下吗?”苏子杰道。

    苏凡愣了下,看着弟弟,便起身离开了。

    病房套间门关上,冯继海问:“是有什么话不能让你姐姐知道吗?”

    苏子杰点头。

    “你姐姐她是最担心你的,自从你出事之后,她没有一天安宁的--”冯继海说。

    “冯主任,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苏子杰打断了冯继海的话,问。

    “你说吧!”

    “霍市长他,他对我姐姐,是真的好吗?”苏子杰道。

    冯继海愣住了,这怎么回答?领导的隐私--

    “其实,我不需要什么补偿,真的。您说我姐她最担心我,这我比谁都清楚。从小到大,我每次出什么事,都是她替我解决,简直比我爸妈还对我好。明明她只比我大两岁--”苏子杰说着,不由得苦笑了,“被那些人抓住的时候,说实话,我刚开始特别害怕,可是,慢慢的,我才从他们的口里得知一些事,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落到这步田地,我就--我没有办法怪她的,对不对?”

    冯继海点头。

    “你姐姐是个很坚强的人,也很,很能忍耐!”冯继海道,“不过,你这次发生这样的意外,霍市长也很难过,哪怕你不是小苏的弟弟,霍市长也是要补偿你的。你不要客气,尽管和我提。”

    “有我姐姐在,我还要什么补偿呢?她这些年为我做的已经太多了。”苏子杰叹了口气,道,“她根本没有必要为我们那个家做那么多的,可她--唉!也不知道是我们家的幸运,还是她的不幸。”

    冯继海听说苏凡的弟弟是个是非蛋,苏凡这辈子替这个弟弟真是收拾了不少的残局,包括上次那个打架的事件。有时候,冯继海都觉得苏凡可怜,怎么就生在那样的一个家里,遇上这样的一个弟弟呢?可是,今天和苏子杰说话,这小子竟然--

    尽管冯继海很不想说苏子杰是不是被那帮人打清醒了,可是眼前的事实让他不得不有这样的想法。

    “您回去告诉霍市长,我是为了我姐姐受的伤,这是我们姐弟之间的事。感谢霍市长这样大仁大义,可是,我不能接受他的恩惠,我不想姐姐因为我再欠别人什么。”苏子杰道。

    冯继海哑口无语,苏子杰的拒绝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他怎么能想到苏子杰会拒绝呢?

    坐在病房外间沙发上的苏凡自然是不知道弟弟和冯继海在谈什么,霍漱清的想法,她是明白的。弟弟是她父母唯一的孩子,霍漱清是不愿意让她亏欠苏家什么的。尽管苏子杰的手指不能复原,可是,从其他的方面做补偿,也未尝不可。只是--

    过了一会儿,冯继海从里面出来了,苏凡忙起身。

    “冯主任--”她问。

    “我们,去阳台说。”冯继海道。

    来到阳台,冯继海把苏子杰刚刚说的话告诉了她,苏凡大惊。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回去请示霍市长再决定。”冯继海道,“你进去和他聊聊,别总是自责了。”

    苏凡点头,送冯继海离开后,返回了病房。

    “姐?你回去休息吧,我这里没事。”苏子杰见她进来,道。

    “子杰,刚刚冯主任都和我说了--”苏凡道。

    “姐,霍市长,他对你好吗?”苏子杰问,“或许,这个问题我该问你或者霍市长,而不是冯主任!”

    “他,对我很好,非常好,非常非常好!”苏凡点头道。

    苏子杰笑了,却立刻痛的咧着嘴,道:“那就好,那就好!”

    “子杰,我--”苏凡开口,她一直都不知道怎么跟弟弟道歉,怎么求得他的原谅--或许她根本就不该求他原谅自己!

    “姐,你什么都别说了。其实,我要感谢那些坏人,是他们让我明白了很多事,明白我自己过去是怎样荒唐、给你添过多少麻烦了。我是个男人,应该要保护你,保护爸妈,扛起咱们这个家的责任,可是我偏偏没有那么做,总是,总是在怨天尤人,把一切都推到你身上--”苏子杰望着苏凡,“姐,对不起!这么多年,你辛苦了!”

    “子杰--”苏凡泪水满眶,拉住弟弟的手,泣不成声。

    “姐,别哭了,别哭了--”苏子杰安慰道。

    或许,每个人都需要一个契机成长,只是每个人的契机不同。

    在苏子杰的劝说下,苏凡回到了自己的住处。静静地躺在床上,脑子里空空的。

    最近发生太多太多的事,她似乎已经有点消化不来了。

    翻了个身,不禁想起了曾泉说的那些,霍漱清他真的,真的会有麻烦吗?可是,为什么曾泉说的那些,霍漱清从没跟她提过?每次她问起任命相关的事情时,他总说“一切都会安排好,不用担心”,可是,她真的可以不担心吗?尽管她不懂得大领导们的思维,可是,曾泉的话,不无道理!如果事情真的像曾泉说的那样,如果霍漱清真的因为这次的事件被撤除任命、被覃春明舍弃,该怎么办?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绝对不会!可是,她能做什么?难道跑去跟省委书记求情?别说她见不到省委书记,就算是见到了,人家当她是哪根葱?

    此时的苏凡,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和无助,她好想自己为他做些什么啊,可是,她能做什么?

    夜晚,就这样到来,就这样离开。

    天亮了,苏凡照常起床,可是,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最近接连几天都会不自觉地呕吐,明明没吃什么东西,难道是胃炎?

    趴在马桶边吐完了,心里终于觉得舒服一点了,按下了冲水的按键。

    走出公寓楼,在路边的报摊销售点买了一瓶冰镇的饮料,猛灌几口,刚刚那种充斥全身的恶心感算是彻底被赶走了。

    早餐,自然是没有胃口吃的。

    一到办公室,按部就班开始工作,偶尔有点精神恍惚,就赶紧给自己泡杯茶。直到中午,她才猛地想起一件事,自己的生理期,好像已经半个月没有来了--

    天?她竟然把这个给忘了?怎么就这么大意啊?一定是最近事情太多,心里烦乱,才影响了月经周期吧!对,一定是这样!

    然而,转念一想,她之前也怀孕过。虽然最近她和霍漱清并不像以前那样没日没夜在一起,那样频繁的亲密接触,可是,每回见面的时候,只要她的身体允许,他就会做那件事,而且每回都不止做一两次,而且他从来都不做任何措施。像他们这样,不怀上几乎很难--

    那么,不管怎样,还是去买个试纸测一下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