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22章 竟然为了那个贱人
    “你安排一下,明天晚上和覃春明一起吃个饭,把小秋一家也叫上。”曾元进道。

    “好,还是在家里?”罗文茵问。

    “嗯,就家里吧!”曾元进洗了个手,接过妻子递来的毛巾。

    “你们要请覃书记吃饭?”曾泉问。

    “嗯,你要不明天就先别走了?”罗文茵对曾泉道。

    “好啊!那我把机票改签了。”曾泉说。

    一家三口,难得坐在一起吃个饭,曾泉坐在那里跟父亲和继母说着自己的许多有意思的见闻,说的罗文茵也想去云南了。

    “要不文姨和我一起走?玩几天就回来?我们那里空气比北京好多了。”曾泉道。

    罗文茵笑了,说:“等你爸退休了,我们一起去,现在还是算了吧!”

    “真是可惜啊!”曾泉道,“爸,能不能明晚让霍漱清也过来?他和小秋姐他们不是朋友嘛,我们年轻人在一起可以聊聊天,你们老人就聊你们的。”

    “霍漱清?是霍省长的儿子?”罗文茵看着曾泉,又看看丈夫。

    “是呀,他现在是云城市的市长,年轻有为。”曾泉对继母道。

    罗文茵道:“倒是没见过他,不过,霍省长仪表堂堂的,想来他儿子也不会差。”

    “是很不错,不过,他已经结婚了,而且,年纪比小雨大太多,给你们做女婿不合适!”曾泉笑着说。

    “你这小子,越来越没个正形了!”曾元进斥道。

    “开个玩笑而已!”曾泉笑道。

    时间,就这样慢慢流逝着,就在霍漱清返回云城之时,任命他为云城市市委书记的红头文件正式下达江宁省组织部。

    霍漱清在飞机上得到了消息,满怀喜悦的他,飞机一落地就给苏凡打电话,却根本无人接听。

    这丫头又干什么去了?他心想。

    时间已经是晚上,他就直接回了信林花苑的家,那漆黑的房间,冷寂逼人。

    他坐在沙发上,却看见茶几上放着一封信,狐疑之间,他打开信封,纸片,却从他的手里掉了下去。

    他不停地给她打电话,却依旧无法接通。

    怎么会,她,怎么会,怎么会就这样走了?

    那天他临走时,她不是说要等他回来的吗?怎么--

    苏凡,苏凡,你这个骗子,你这个骗子!

    黑夜里,他的身影在她可能去的每个地方穿梭,到处都找不见她。他给邵芮雪打电话,问她知不知道苏凡去哪里了,邵芮雪大惊,赶紧去苏凡租的那个房子,帮助霍漱清寻找,却只有空空的房间。

    整整一夜,霍漱清根本找不到苏凡的任何消息,邵芮雪坐在副驾驶位上,看着霍叔叔那悲戚的神情,一颗心也难受的不行。

    毕竟邵芮雪第二天还要上班,霍漱清就送她回了家,可邵芮雪回了家里,躺在床上根本睡不着。苏凡怎么会突然就人间蒸发了?到底怎么回事?

    晨曦,努力地挣破黑暗对它的束缚,艰难地从东方撕裂了天空,霍漱清却依旧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苏凡给他写的那封信。

    说是信,却只有短短的几行字,几个字。

    苏凡,你怎么这么狠心?你怎么就这样走了?

    他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难过还是无助?或许,他太习惯于她的存在,习惯于自己的身边总有她的声音,习惯了她那柔软的双手蜷在他的手中,习惯了她那娇小的身体在他怀里安眠,习惯了她对他笑,习惯了他一开门她就扑到他的怀里,习惯了她的脚丫子在他的腿上磨蹭,习惯了--

    或许,他以为她和他就是一生一世,或许他以为她永远都会安守着他,而他忘记了,世间的任何东西都会离他而去,不告而别。可是,他的小丫头,怎么会--

    他猛地卷起那张纸,扔向了前方,向后一躺,重重地倒在沙发上。

    也许,她只是在和他闹着玩,也许她只是出去旅行了,过几天就会回来,过几天--

    手机,突然响了,他坐起身,竟然已经是早上六点半了!

    是廖静生的电话,说是苏凡近一个月的通话记录已经查清了,早上他派人送去霍漱清办公室。

    “不用了,你现在就跟我说,发现什么奇怪的电话没有。”霍漱清揉着眼睛,道。

    “有几个号码可疑,她以前从没联络过,不知道和这次的事有没有关系。”廖静生道。

    “你查过是什么人的号码吗?一个是绑架案的联系电话,一个是匿名电话,还有一个是--”廖静生看着下属给他连夜拿来的通话单,盯着孙蔓的那个号码。

    “是什么?”霍漱清问。

    “是孙律师的!”廖静生道。

    “孙蔓?”霍漱清惊呆了。

    孙蔓,孙蔓怎么会,怎么会找苏凡?

    “老霍,这个匿名号码,他们已经查过了,根本查不下去,不过,他们通话两次,而且,去年好像苏凡也打过这个号码好几次,应该是认识的人。”廖静生道。

    那么,唯一有嫌疑的就是孙蔓了吗?

    “你派人继续盯着苏凡的手机号和银行卡,有什么消息,立刻告诉我!”霍漱清道。

    “好的,你放心,我会让他们全力去找。”廖静生道。

    等霍漱清挂了电话,廖静生看着孙蔓的那个电话号码,叹了口气,正房终于还是找到婚外情了啊!

    霍漱清捏着手机,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起身走进洗手间,洗漱完毕走出了家门。

    车子,开进了澜园小区,停在了他的那个院子里。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回来这里住了,自从父母离开之后,他似乎就没有再踏入这里。他不愿再看见孙蔓,不愿再和她说一个字,却没想到孙蔓竟然--

    孙蔓也是早起的人,霍漱清来的时候,她正在洗澡,霍漱清坐在床边,等着她出来。

    终于,孙蔓穿着睡袍走出了浴室,一看见坐在床上的人,她惊讶不已,过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对他笑了下,道:“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不是去北京了吗?回来了?”孙蔓说着,开始准备换衣服。

    “你去找她了?”他问。

    “她?谁?”孙蔓看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说,“苏凡?怎么,不让我见吗?满世界的人都知道你们那点事,你不告诉我,就以为我不会知道吗?”

    “你和她说什么了?”

    “能说什么?不过是想聊聊你而已,感谢了她一下。”孙蔓道。

    “孙蔓!”他的声音猛然间升高,孙蔓不禁吓了一跳。

    “干什么?霍漱清,是你自己搞婚外情,现在那么大声,难道是我做错什么了?”孙蔓丝毫不让。

    “你,和她说什么了?”他一下子起身,一步就走到孙蔓面前,一手卡住她的手腕,一手卡住她的下巴,盯着她,质问道。

    孙蔓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她从未见过这样暴力、这样情绪失控的霍漱清!

    他的眼里,布满了血丝,如同饮血的饿狼一般!哪里还有以前的绅士风度?

    “说话,孙蔓!”他丝毫没有放开她的意愿。

    “霍漱清,你就算是杀了我,她也不会回来了,你就死心吧!”孙蔓哪里是一个服软的人?即便是面对霍漱清,她也不会低头。

    “果真是你!”他心神一晃,手一松,孙蔓就要逃离,他立刻反应过来,向来温文尔雅的他,此时却因为苏凡的离开,彻底变成了一个暴徒!

    孙蔓用力挣吧,他一松手,直接甩了孙蔓一个耳光,孙蔓一下子就倒在地上。

    他的力气本来就大,又或许是孙蔓从未被人打过,这一巴掌下去,孙蔓感觉半个脸都肿了,嘴巴里全是血腥味。

    “霍漱清,你这个疯子!”孙蔓捂着脸,抬头看着他,“为了那个贱人,你竟然打我!”

    贱人?孙蔓就是这么骂苏凡的吗?他挚爱的人,怎么可以被孙蔓如此辱骂?

    孙蔓还没有起身,脖子就被霍漱清卡住了,脖子上青色的血管清晰的暴露了出来。她来不及管脸上的痛,用力去抓他的手,去掰开他的手。

    “孙蔓,你算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诋毁她?贱人?这个词,用在你的身上才合适!你不要以为你做的那些恶心事我都不知道,你不要以为你和那个姓叶的乱搞就没人知道!”

    “霍,霍漱清,你疯了!你这个混蛋!”孙蔓骂道,可是,她的心里,突然虚的不得了,霍漱清,他,他怎么,怎么知道她过去的事?她和叶淳--这个男人,阴险到了这样的地步!

    “我混蛋?我的确是个混蛋,可惜,我今天才对你混蛋!我早一点这样混蛋,她就不会被你赶走了!”他的手,丝毫不松,“是你赶走她的,是不是,是不是,孙蔓?”

    他疯了,真的疯了,为了那个女人,他,疯了!

    “是我,是我赶走她的,你想知道她去哪里了吗,啊?我告诉你,我把她卖给别的男人了。你不知道那些男人有多喜欢她,那么贱的女人--”孙蔓明明说不清楚话了,却还是不停地辱骂苏凡,让霍漱清的心,越来越火,越来越痛。

    他松开手,“啪”一下又甩了她一个耳光,孙蔓彻底倒在地上。

    霍漱清从她身边大步走开,看也不看她一眼,孙蔓流着泪,坐起身,雪白的睡袍,却是斑斑红点。

    霍漱清,你这个混蛋,王八蛋!你竟然,竟然为了那个贱人--

    可是,很快的,他就重新走进了卧室,把一张纸扔在她的身上。

    “这是离婚协议,你最好马上给我签了,否则,别怪我不讲情面!”他的声音,冷冷地从她的头顶飘来,孙蔓拿起那张纸看了一眼,冷笑了一下,把纸团起来扔在地上,然后扶着地面站起身,迎着霍漱清那愤恨的视线。

    “你想离婚?好啊!不过,我要提醒你一下,你最好别忘了,你刚刚升官就和老婆离婚,上上下下的人怎么看?覃书记怎么想?你想和我离婚了,然后娶那个贱人?我告诉你,你想都别想!”孙蔓威胁道。

    霍漱清冷笑了,道:“你不就是想去闹吗?你以为我会怕你,是吗?尽管去闹,我倒是想看看是你孙蔓本事大还是我本事大。我警告你,孙蔓,你乖乖离婚,咱们以后进水不犯河水;你要是不答应,我会让你走投无路,不管你走到哪里,我都不会放过你,赶尽杀绝的事,我霍漱清做的出来!你不信的话,大可以试试看!”

    孙蔓脸上的肌肉,没有节律的颤抖着,他的眼神,是她从未见过的,那么的恐怖,简直是惊悚!

    他竟然是这么恐怖的一个男人,她竟然一直都不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