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25章 她彻底消失了
    “为了这样的仕途,和一个自己不爱、又不爱自己的女人在一起生活,这就是仕途的代价吗?”霍漱清的声音,低低地传来,覃春明听得一清二楚。

    “你以为仕途是什么?让你谈情说爱、花前月下就是仕途?这世上,有什么东西是不需要付出代价能得到的?想要得到的越多,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多!这么简单的道理,还需要我给你讲吗?”覃春明道。

    “我今天是不该和孙蔓动手,不该威胁她,可是,苏凡对我很重要,我不能没有她--”霍漱清坚持道。

    “不能没有她?那孙蔓算是什么?既然不爱,当初又为什么娶她?”覃春明道,说完,他看了霍漱清一眼,放缓了语气,“的确,现在离婚不是个什么问题,就算是我们离婚也不是什么麻烦,可要是孙蔓一口咬定你是为了另一个女人和她离婚,那就是问题,就是麻烦,而且,要是她证实你有婚外情,你让上级怎么选拔录用你?怎么对你委以重用?我们之前的一切就付诸东流,你不光会害了你自己,还会害了我,还有力挺你的曾部长,你让我们怎么向各方各面交待?”

    霍漱清的双手,撑着自己的额头,沉默不言。

    “你以为我愿意跟你在这里费口舌吗?你喜欢谁,这是你自己的事,本不该影响到你的工作,可你看看你现在弄的什么事?如果你换个时间,如果你正常提出离婚,我不会和你说这番话,可现在,在这个节骨眼上,你绝对不许动这个念头!幸好孙蔓今天来找的是我,要是她是把事情捅出去,你还能安然无恙坐在这里吗?你,我,就变成了今年最大的笑话,你明不明白?”覃春明道。

    “您批评我,我接受。可是,和孙蔓之间,我再也不想这样继续下去了,我已经错了这么多年,不能再继续犯错。今天的事,是我不对,我不该动手打她,不该威胁她,可她利用那件事逼苏凡离开,我绝对不能原谅!”霍漱清望着覃春明,道。

    “你觉得孙蔓做错了?”覃春明道。

    “我已经和她提出离婚,而且正式分居,我们之间的夫妻关系,早就不复存在!她没有权利去逼迫苏凡离开!”霍漱清道。

    “你说不存在就不存在了?只要你的结婚证上还是孙蔓的名字,她是你妻子的事实就更改不了。既然是你的妻子,她为什么不能让苏凡离开?包括她今天来找我,这都是因为她是你霍漱清的老婆才有这权利!她能来找我,就不能找苏凡?不管在谁面前,不管谁来看待这件事,孙蔓,她都没有做错,而你,没有任何的道德和法律优势!”覃春明道。

    的确,覃书记说的没错,因为孙蔓是他霍漱清的合法妻子,法律和道德赐予了她这样诸多的权利,她可以肆无忌惮地去享受这些权利,而他也从未预见到自己有一天会如此痛恨这样的所谓法律和道德!

    “没有人可以随心所欲地活在这世上,你想要你的感情,你喜欢那个苏凡,我并不反对,可是,漱清,你不是十几岁的高中生,也不是二十几岁无所事事只会谈情说爱的小青年,你是市委书记,你的肩上是八百万云城老百姓的福祉,你不能放纵自己!”覃春明顿了下,端起茶杯喝完了里面的水,霍漱清起身为他填满,把杯子放在他面前。

    “我知道你想找那个苏凡,要找就派人悄悄地去找,找到了,把她安置下来悄悄过日子去。孙蔓是个什么人,我们都了解,只要你不和她闹离婚,她也不会给你找麻烦。男人,还是要理智一点!别再找麻烦了!”覃春明道。

    霍漱清知道覃春明的苦心,覃春明今天的话,也说的很明白,他要当市委书记,就不能和孙蔓离婚,而他可以和苏凡继续保持情人关系。可是,他怎么能让苏凡接受那样的身份?他何曾不想和她一起牵手走在阳光下?

    理智,理智,活着,就这么累啊!

    “好了,你出去把孙蔓叫进来,我和她说几句,你们就回去!”覃春明道,霍漱清起身去院子里。

    等霍漱清离开,覃春明深深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很快的,孙蔓就进来了,可是,看着覃春明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孙蔓以为他睡着了,却突然听见覃春明的声音。

    “要是漱清不离婚,你还会闹吗?”覃春明的声音并不高,却透着浓浓的威严。

    孙蔓想了想,道:“不会,我只想和他在一起生活。”

    “那就可以了,回去该干嘛就干嘛!你是个聪明人,知道该做什么!”覃春明说完,如鹰一般锐利的眼神,直接刺向孙蔓。

    孙蔓不禁心虚。

    霍漱清走出小楼,和齐建峰站在院子里那棵葡萄树下,齐建峰递给他一支烟,他摆摆手。

    “不管孙蔓再怎么精明,终究是个女人,把她想要的给她,你也不会再这么麻烦!”齐建峰道。

    霍漱清苦笑了下,叹道:“人心不足蛇吞象,你没听过吗?”

    “唉,我看啊,那个苏凡是你的克星,孙蔓就是你的魔星,你啊,这辈子是被这两个女人玩死了!”齐建峰见状,叹了口气。

    “所以说啊,我在劫难逃了!”霍漱清道。

    说话间,孙蔓走了过来,对霍漱清道:“覃叔叔要休息了,咱们回吧!”

    霍漱清没有看她,从她身边走了过去,齐建峰把烟蒂摁灭在石桌上的烟灰缸里,跟着霍漱清走进小楼。

    离开了覃家,霍漱清的心,乱糟糟,他并没有和孙蔓一道走,各自开着自己的车子,回去自己的家。

    然而,两个人刚一走,覃春明就给霍泽楷打电话,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了他。

    “我担心漱清会做出什么事造成不可预知的后果,您找机会劝劝他,别让他做傻事。他要和孙蔓离婚,也别是现在这个时候。任命好不容易才下来,要是再出事,以后可真就麻烦了!”覃春明道。

    霍泽楷没想到儿子和儿媳妇闹到了这样的地步,和覃春明挂了电话之后,对妻子道:“咱们下午就去云城!”

    “出什么事了?”妻子问。

    “你那个儿子啊,唉!”霍泽楷叹道。

    难道他真的很爱苏凡吗?这个傻儿子啊,活到这个岁数了,怎么还为这种事让人操心呢?

    信林花苑的家里,依旧只有霍漱清一个人。

    静静躺在沙发上闭着眼,脑子里却不知道在想什么。

    天大地大,难道就真的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吗?

    丫头啊,你在哪里?

    这个世界太大,大的让我们难以遇见那个思念的人。这个世界又太小,小的不能给我们一个安身之地。

    苏凡辞职了,连手续都没有办就走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可她知道会有人找她吗?一定会的。她知道那个人一定会找她,可她怎么能让他找到自己?

    霍漱清隐约觉得苏凡的去向或许会和她手机里的另一个神秘电话有关,追踪到那个电话,或许有可能知道她去了哪里。可是,那个号码将他引向了一个死胡同,那个号码的主人,如同潜水艇一般突然就沉入了水中,关闭了一切动力,任何的声纳都找不到它!有那么几次,他甚至不顾一切地拨了那个号码,却始终无人接听。

    她停用了手机,银行卡从未使用,省内酒店旅馆查不到她的入住信息,苏凡,似乎就这么凭空消失了,消失在了他看不见的角落,根本没有给他留下任何可以寻找的线索。然而,有一点是值得安慰的,至少她没有被他的敌人抓住,至少她是安全的。

    覃春明那次谈过之后,霍漱清和孙蔓的离婚故事,似乎按下了暂停键。只不过,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一切,或许又是霍漱清的烟雾弹,他或许在想其他的办法。可孙蔓并不担心,霍漱清能想什么办法呢?无非就是诋毁她,诋毁她婚前怎么行为不端,可那些不端只不过是她婚前的错误感情而已,霍漱清根本不能因为那些而提离婚。唯一有可能对她不利的就是那次一夜情,不过,世界这么大,十三亿人生活的国度里,想要找那一个人查那一件根本无迹可查的事情,怎么会有结果?因此,在短暂担忧之后,孙蔓确定霍漱清根本拿她没有办法。再加上覃春明的威信在,霍漱清想离婚完全没有机会!而她唯一要做的,就是不要去刺激霍漱清!这,很简单!

    顺利成为了云城市第一夫人的孙蔓,自然是有接不完的应酬,可她很谨慎地出席了几次非同小可的聚会,其余的一概推辞,这个节骨眼上,让别人说她“高傲、眼中无人”总比让霍漱清以为她仗着他的势嚣张要好。

    于是,对一切都了然于胸的孙蔓,对公婆的突然到来自然不会觉得意外。覃春明发话了,霍家父母肯定也会出面说道说道,只是,为什么是在她找了覃春明两天后?

    本来,霍泽楷是打算在接到覃春明电话的当天就去云城的,都在去机场的路上了,却还是决定暂且不去,缓两天看看儿子的动静再说。可是,这两天,儿子一个电话都没有来,根本没有说那件事。知子莫若父,霍泽楷对自己的儿子还是相当了解的。儿子如此的安静,就意味着接下来就会有出人意料的举动。于是,在观望两天后,霍泽楷夫妇来到了云城。然而,一切,就那么意外的发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