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27章 我该怎么见你
    当父亲高大的身体化为灰烬的时候,霍漱清却突然觉得,被烧掉的那个身体是他,而不是父亲,墓碑上写着的名字不是霍泽楷,而是霍漱清。片刻的恍惚之后,他的思绪回到了现实。

    可是,他并不知道,那个日夜思念的人,此时就在这同一片天空之下,和他一起仰望过同一片夜空。

    霍泽楷是榕城具有里程牌意义的人物,他的去世,自然是全市的头条新闻,全市每一处报亭里都销售着头版是霍泽楷遗体告别的报纸。可是,苏凡并不知道。

    到榕城已经五天了,刚开始住在小旅馆里,四处投简历找工作。她已经辞去了云城市的工作,要是在榕城不能找到新工作,将来怎么办?离开云城的时候,她取光了银行卡上的钱。和霍漱清在一起之后,她工资卡里的钱只用来家里的日常开销,大笔的支出都是霍漱清的钱,因此,她自己也存了两万多块。决定离开之前,她回了趟江渔老家,给父母偷偷放了一万,现在只有一万多傍身。虽说这些钱也够她生活几个月,可是,这不是长久之计,她还有个孩子,她要养活自己的孩子。没有工作,怎么养活孩子?

    投了好多份简历,参加了好几次面试,却至今没有得到一个好消息。那些办公室的工作,都有学历要求。可她现在--

    榕城的四月,已经是夏日了,到了中午也是烈日炎炎的,苏凡在报亭买了一瓶冰饮料,站在树下喝着,却根本没有注意到报纸摊上那些新闻。

    手机,响了起来。

    “喂,您好。”她赶紧接听了。

    “是苏雪初吗?我是**超市。”电话那头是个女人的声音。

    “是的,是的。”苏凡忙说。

    “你明天能来上班吗?”女人问。

    “可以可以。”

    “那你下午就去中山路分店报到,他们会给你安排具体的工作。”女人说完,就挂了电话。

    这简直是个大大的好消息。

    三天前,被所有招聘公司都拒绝了的她,正好看到一家超市的招聘信息。让她最高兴的是,这里没有学历要求。她必须要找到工作,努力赚钱,在孩子生下来之前攒够自己和孩子一年的生活费,至少一年。

    孩子啊,她挂了电话,抬头看向眼前那高高的写字楼,不禁笑了下。

    为了不让霍漱清找到,她在离开云城前找人办了一张假身份证,可那种身份证没有办法办理银行卡,自然也没有任何社会保险。至于学历,她只能办到高中,大学的毕业证都是可以通过教育部的网站查询真伪。而这个社会,拿着一张无法办理银行卡的假身份证,拿着伪造的高中毕业证,能找到什么工作?

    算了算了,超市的工作也挺好,如果能长期干下去的话,还是很好的。

    喝掉了那一瓶水,她看了下时间,赶紧开始投入了找新房子的工作。要是在中山路工作的话,最好是在那附近租一间。乘着地铁来到中山路,她找到一家中介。

    一切,紧锣密鼓进行着。

    当霍漱清和家人参加完父亲葬礼返回家里时,车队走过了中山路。可他根本没有向窗外看一眼,而那个时候,苏凡刚好走出地铁站。

    都说这个世界很小,可是,有的时候又大的让人即使是在同一条马路上走过,也不见得可以遇见。

    夜晚,当苏凡在小旅馆附近的饭馆里吃了碗馄饨回到住处时,躺在床上听着楼道里走来走去的脚步声,两只眼睛却盯着房顶,一动不动。

    以前的那张手机卡,在她的钱包里静静待着,自从在榕城办了新卡,她就再也没有把旧卡装进手机。她知道自己会看到霍漱清铺天盖地的来电信息,还会有他的短信,那些东西会把她拉回去,可她不能回去。她知道他已经正式上任了,她知道他肯定很忙,这样就对了,这样才是正确的,他本来就是该做那些事,该走那条路,该得到他现在已经得到的这些,她怎么能毁了他呢?

    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是他给她的约定,而现在,却成了她的承诺,一定要好好把孩子生下来,一定要让孩子好好长大。她只能给他这一个承诺!

    母亲已经睡下了,霍漱清独自坐在阳台上喝酒,孙蔓走了过来。

    月光下那清冷的身影,如此寂寥,如此落寞。

    “你要不要洗个澡?”孙蔓柔声问。

    霍漱清不语。

    “爸爸已经不在了,你没必要--”孙蔓劝道。

    霍漱清放下酒杯,从孙蔓身边走过,一言不发。

    “你真的这么恨我?”孙蔓道。

    他停下脚步,背对着孙蔓。

    “我恨你干什么?在这个世上,我恨的人只有我自己!”

    等孙蔓回头看他,却发现他的背影早就消失不见。

    同一片的夜空下,你可知,我也在想你?

    日子,这样静静的过着,在霍漱清身边的很多人,不管是秘书冯继海,还是和他相熟的齐建峰、覃东阳,甚至包括孙蔓,都有种错觉,似乎曾经的那个霍漱清又回来了,似乎苏凡这个人从来没有出现过,霍漱清依旧像刚到云城的那些年一样,依旧像孙蔓不存在一样,独自一人生活,独自一人承受寂寞和无言。同样的表象,却还是有细微的差别,那差别如此之小,小的让人会怀疑现在和过去完全一样。可是,他偶尔在一个笑话之后表现出来的那种异常的沉静,或者他望向窗外那漆黑夜空之时脸上那落寞的表情,还是泄露了他的心迹。

    有那么一个人在他的心里重重留下了痕迹,怎么会像从来都没出现过的一样呢?

    现在和前五年不同,他的工作比以前繁忙的太多太多,却依旧每天住在信林花苑的家中。似乎只有回到了这里,他才能距离他心里的那个人近一些。家里,从来都只是他一个人,除了张阿姨会定期过来打扫卫生。可即便是这样静的让人发慌的家里,他也不再像以前一样需要打开电视来驱散无尽的寂静。这里的每一个物件,全都按照苏凡离开之时摆放的一样,没有移动过分毫。衣柜里摆放着她的衣物鞋子,张阿姨定期都会清洗整理,似乎在等待着苏凡回来继续穿戴。就连家里使用的洗衣液,也是苏凡以前使用的牌子,同样的味道。他的手指触摸过床单枕头,他的手指捧起她的衣裙,鼻尖满满都是她的味道。

    一个人生活,难免会有幻觉。很多时候,他会听见她从门里走进来,扑到他的怀里;听见她叫轻轻叫他“清”,把她那柔软的身体挤在他的怀里。他就会突然叹息一声,再也无法入睡。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把自己牢牢锁在一个名叫“回忆”的牢笼里,钥匙却不知在何处。想要逃离吗?似乎从来都没有这样的念头,似乎他情愿这样困着自己,似乎唯有在这里,他才能感觉到她的存在,让他相信她会回来。

    会吗?苏凡,会回来吗?

    时间,就这么安静地流逝着,快到年底了,还是没有她的任何消息!

    榕城,他回去过几次。

    父亲去世后,姐姐姐夫一家彻底搬到了父母住的那里和母亲一起居住。面对着擦父亲遗像的母亲,霍漱清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今晚,刚刚和覃逸飞一起吃完饭,一起的还有覃逸秋夫妇。饭局结束了,覃逸秋夫妇要去罗家住,覃逸飞便开车载着霍漱清回家。

    “清哥,你和孙蔓姐不会离婚了吧?”覃逸飞突然问。

    “你怎么这么八卦?”霍漱清笑了下,点了一支烟,道。

    “我一直都想问你,又,又怕不合适,所以--”覃逸飞道。

    霍漱清笑笑,不语。

    烟雾在封闭的车厢里越来越浓,霍漱清按开了车窗。

    榕城的冬天,比云城更加阴冷,以前不觉得,这些年在云城习惯了,现在猛然间被这夹杂着潮气的冷风包围,竟然会觉得异常寒冷。

    可他没有关闭窗户,似乎是想让自己清醒一些。

    覃逸飞看他这样,也不说话了,按开了车里的音响。

    车厢里,飘出陈奕迅的声音--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想象着没我的日子,你是怎样的孤独”

    霍漱清的神经,立刻怔住了。

    那低沉的歌声,在悠扬的音乐声里缓缓走来,每一个字,每一个音符,重重地敲着他的心。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看看你最近改变,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暄,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

    他突然笑了下,转过头看向窗外。

    “你会不会突然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我会带着笑脸挥手寒暄,和你坐着聊聊天”

    他的眼角,突然润湿了。

    这次回家之前,他去了翔水市,把那一天和苏凡一起走过的每一条路都重新走了一遍。心里本来没有想着自己会遇见她,却还是心存那么一点点的侥幸。而这首歌--

    他转过头看着窗外,人行道上那来来往往的人,在快速行驶的车子里都只是一晃而过。

    鼻腔里,不知道是冷风的作用,还是别的什么,突然有股浓浓的液体在酝酿。

    歌声总有终点,而回忆永远都不会有终结。

    等到最后一个音符终了,霍漱清的眼里,却依旧是那个人。

    “哥,你怎么了?要不要我去给你买一瓶醒酒药?”覃逸飞看着霍漱清,道。

    “啊?不用了,没事。”霍漱清道,坐正身体,关上窗户,“前面停一下车,我去买两瓶可乐喝,你要不要一瓶?”

    “还是我去吧,你今晚喝了那么多,我还怕你这么下车出事呢!”覃逸飞道,说着,就把车子停在了路边的临时停车位,拉开车门下了车。

    霍漱清打开窗户,看着覃逸飞从车边走过,跑向了人行道那边的超市,闭上了眼睛。

    如果他再次遇到苏凡,他会说什么呢?难道就是一句“好久不见”吗?不会,他怎么会那么淡定?可是,他能做什么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