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29章 我的孩子
    站在大办公室的窗口,就可以看见远处玉湖上那袅袅的云雾,她总是会想起自己第一次去霍漱清家门外的情形。来了榕城大半年的时间,可她根本没有再度去过那个地方。曾经那么迫切想要见到他的心情,似乎,已经被另一种情感所替代。

    都说爱情久了就会变成亲情,难道她现在对霍漱清也是亲情了吗?因为是亲人,所以才舍不得,舍不得让他受到伤害,所以宁愿自己被思念吞噬,也不愿意去那里等他,或者看他一眼。

    背过身,她的眼里渗出泪水。

    榕城的冬天总是会下很多的雨,今年的雨水似乎比往年更多,一旦下雨,在苏凡感觉简直比云城下雪的时候还冷,几乎是冷到了骨子里。这样的天气,她就不喜欢去外面吃饭,右手格子间的女孩Ella每天都会给她带饭上来,而今天,Ella出差去了。苏凡并不打算麻烦别的同事,喝了杯热水,穿上羽绒服系好围巾下楼了。

    雨天雾大,视线也总是不清晰。

    覃逸秋准备去和朋友吃饭的,结果路上发生车祸,害得她在路上卡了十几分钟,等她从事故现场出来,就赶上了午间的交通大堵塞。绕了一大圈之后才来到了奉贤路,还好这边没有堵上。

    “马上,马上就到,已经在奉贤路了。”覃逸秋对电话那头的朋友说,“你们不许点菜啊,等我--啊--”

    随着覃逸秋的一声大叫,车子发出“唰”的一声,却没有及时停下来,雨天路滑,车子又向前滑行了几米,等覃逸秋的车子彻底刹住,车轮距离那个倒下的女人只有两三公分的距离。

    覃逸秋吓坏了,赶紧下车,跑到倒在斑马线上的那个孕妇跟前。

    雨水,从苏凡的脸上不停地流下,好冷好害怕,可她根本睁不开眼,耳边却是乱哄哄的声音。

    眼前,是洁白一片的世界,是小时候家门口的那一片雪地,还是信林花苑的那一片?苏凡分不清。她一步步走着,却怎么都看不见一个人。身体好重,脚步几乎迈不开。一不小心,她跌倒在雪地中,可身体重的她根本没办法起身。

    一双手伸到她面前,她抬起头看向那双手的主人,只见他沐浴在一片温暖的阳光里,那熟悉的笑容,让她的眼里噙满了泪水。是他么,是清吗?

    他扶起她,她的身体顿时变得轻盈起来,一下子扑在他的怀里,止不住地哭泣。

    我想你,清,我想你,我好想你!

    他的视线温柔地注视着她,双手柔柔地抚摸着她的脸,她闭上眼,泪水从眼里滚落出来,落在他的手心。

    听不清他说了什么,她的心,却止不住地颤抖着。

    突然间,下腹传来一阵剧痛,她捂住肚子,双手却沾满了鲜血。

    “啊--”她惊叫一声,他却突然消失,眼前却依旧只是一片白色。

    “你终于醒了?”耳畔,是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苏凡艰难地转过脸,看向她。

    “对不起,苏小姐,我--”覃逸秋道。

    “那个,我姐的车不小心撞到了你,对不起,医生已经检查过了,你的身体都没什么问题,就是有一些皮外伤,你别担心。”覃逸飞揽着姐姐的双臂,站在姐姐身边,对苏凡道。

    车?

    苏凡的眼前猛地闪过一个场景,她想起来了,自己是要去吃午饭的,交通灯已经变成了绿灯,她就赶紧往马路对面走,却没想到一辆车直直地冲过来,等她反应过来,那辆车已经到了眼前,头顶的伞飞掉了,而她也倒下了。

    孩子,我的孩子--

    她说不出一个字,双手摸向自己的肚子,右手动作太剧烈,把输液瓶差点都拽了下去,覃逸飞赶紧拉住她的右手,幸好针头没被她扯掉。

    “别怕,别怕,孩子,孩子已经生出来了。”覃逸秋忙说。

    苏凡一脸错愕地盯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女子。

    “对不起,我送你来医院的时候,羊水已经破了,而你昏迷着,我就私自做主给你做了剖腹产。现在孩子在新生儿监护室,是个女孩儿,你放心,孩子没有问题,虽然是早产,可孩子很健康,你别担心!”覃逸秋忙解释道。

    女孩儿?

    苏凡愣住了。

    她完全没有办法消化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呆呆地看着覃逸秋。

    可覃逸秋没有理解她的意思,见苏凡不说话,也讶异非常。

    难道自己把人撞傻了?不会吧?撞成哑巴了?她已经派人打听过了,这个女人就在那附近的一个咨询公司上班,是个咨询师,咨询师怎么能是个哑巴?覃逸秋这么想着,看向了弟弟。

    事发之后,她赶紧给弟弟打了电话。父母不在,丈夫不在,虽说榕城有一大帮她的故友,可这个时候还是想到了那个平时被她看作是不靠谱的弟弟。覃逸飞接到姐姐的电话,立刻赶到了医院,陪着姐姐一起经历了这次事件。当医生提出要立刻进行剖腹产时,覃逸飞签了手术同意书。当时的覃逸飞,绝对不会想到,自己签字的这一场手术,日后和自己会有怎样的牵扯,而这个因为他签字才得以出生的女孩儿,日后会和自己有怎样的故事。

    “苏小姐,你哪里不舒服,我去找医生过来?”覃逸飞见姐姐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便对苏凡道。

    “我,我,”苏凡开口了,可她的嗓子干极了,说不出来话,咳嗽了好几声,一咳嗽伤口就开始痛。

    覃逸飞赶紧给她倒了杯水递给她,扶起她的头,苏凡便喝了几口水。

    “我,想看看孩子!”苏凡望着眼前这一对和善的男女,开口道。

    “孩子?”覃逸秋道,“哦,对对,孩子,可是,苏小姐,你刚刚做完手术,孩子又在八楼的新生儿监护室,你这样下去,对你的伤口--”

    “没事,姐,把医生叫过来问一下,如果苏小姐可以下床的话,我们就推她去楼下看看孩子!”覃逸飞打断姐姐的话。

    覃逸秋看了弟弟一眼,她也理解苏凡想看孩子的心情,可是--

    算了,就把医生叫过来问问再说。

    等覃逸秋离开,覃逸飞才对病床上的苏凡说:“对不起,我姐姐不是有意的,雨太大了,她没看清楚。”

    苏凡摇摇头。

    “哦,对了,我叫覃逸飞,我姐姐叫覃逸秋,你要不要我帮你联系你的家里人?之前手术的时候,我们也不知道你的情况,我就签了手术同意书。要是有什么我可以为你做的,你尽管提。”覃逸飞认真地说。

    此时的苏凡,不得不说内心里对覃家姐弟充满了好感,他们是好人,真是好人!

    她轻轻摇头,道:“没事,我没有什么人要通知的,谢谢您,覃先生!”

    覃逸飞错愕地盯着她,此时,覃逸秋和医生进来了。

    医生为苏凡又做了下简单的检查,此时,麻醉剂的效果已经完全褪去了。

    情况还不错,苏凡认真地听医生解释着整个过程,覃逸飞拉着姐姐走到了病房的外间。

    “姐,她好像连家里人都没有。我们现在怎么办?”覃逸飞低声道。

    “还能怎么办?先赶紧找个月嫂给她,我也不懂怎么照顾产妇的,找个月嫂,然后,给她一笔钱吧!她要多少就给她多少!”覃逸秋无奈地叹道。

    覃逸飞看向病房里面在床上躺着的苏凡,心里不禁一阵唏嘘。

    “姐,这边我来盯着,你回家去吧,娆娆还等着你呢!月嫂的事,我这就打电话让建军去安排。”覃逸飞道。

    “等她看完孩子再说吧!”覃逸秋道。

    说完,姐弟二人走到苏凡身边,医生见他们进来了,便对覃逸秋说:“覃小姐别担心,苏小姐没什么大碍,她要去看孩子的话,我这边安排好了,让护士过来陪你们过去。”

    覃逸秋点头,覃逸飞便把医生送到病房门口。

    “你叫苏雪初,是吗?”覃逸秋坐在苏凡身边,问。

    苏凡点头。

    “我叫覃逸秋,我弟弟已经找人去给你安排月嫂的事情了,你不用担心。我会负担你的所有费用。”覃逸秋语气和善,道。

    “不用了,覃小姐,不用这么麻烦了,这次是意外,我--”苏凡道。

    覃逸秋没想到苏凡会这样说,她本来已经做好被狠狠敲一笔的准备了--当然,她也不怕花钱,更加不怕被人恶意敲诈,就算父亲离开华东省六年,可影响还在,敢在榕城敲诈她覃逸秋的人也没几个。可现在这个社会,总是让人不得不对他人怀有一个预先的立场,而这种立场,往往都不是善意的--此时的覃逸秋听到这话,不禁心情有些复杂。

    没有被敲诈,很意外。可很快的,她就为自己的预设立场感到一丝不好意思。这个世上的人,并不都是充满恶意的。

    一时间,沉默无言。

    “姐,我们下去看看孩子。”覃逸飞进来说,护士也推着一个轮椅来了。

    覃逸秋赶紧去扶苏凡起身,覃逸飞就过来了,护士帮忙扶着苏凡起身,覃逸飞便抱起她。

    苏凡愣住了,呆呆地盯着覃逸飞,覃逸飞却对她笑了下,三个人推着苏凡走进电梯。

    八楼的新生儿科有一个专门的病房是新生儿监护室,到了八楼,护士赶紧跑到护士工作站说了下,等覃逸飞三人到护士工作站的时候,新生儿科的护士已经迎上来,领着他们走向监护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