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30章 世界这么小
    看着那个弱小的小生命在保温箱里安睡,苏凡的眼泪,滚了出来。

    覃逸秋含笑道:“你不知道,这孩子啊,力气可大了,刚从产房抱出来就听见她哭的声音,中气十足!”

    覃逸飞点头,一脸微笑。

    苏凡的手,从保温箱上的小窗户伸进去,小心地握住孩子的小手,含泪笑着。

    清,我们的孩子,终于,终于来了!你知道吗?

    “要是一切平安的话,明天下午一点就可以把孩子抱回去了。”新生儿科的护士说。

    苏凡点头。

    “名字想好了吗?”覃逸飞问苏凡。

    苏凡回头看看他,想了想,道:“苏念卿,就叫她苏念卿!”

    “念卿?”覃逸秋和覃逸飞同时重复道。

    “那,我们就叫你念念?”覃逸飞的手贴在保温箱上,对里面那个安睡的小家伙说。

    覃逸秋看着弟弟,心里一片讶然。

    这小子,是怎么了?

    “念卿!”苏凡轻轻重复道。

    思念漱清,苏念卿!

    回到病房,苏凡重新躺回病床,很快的,月嫂就来了。覃逸秋跟月嫂叮嘱了一大堆,又交给了她一笔钱,让她给苏凡买些吃的,一切要按照最好的来。月嫂是奉命来的,自然不敢怠慢。

    “苏小姐,那,我们就先回家了,这是我的电话,要是有什么事,你就给你我打电话,不用客气。”覃逸秋道。

    “谢谢您,我,真的谢谢您!”苏凡道,“钱,我会还给您的。”

    “别跟我们客气,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你再这么说的话,我们会很不好意思的。”覃逸飞道。

    “是呀,别这么说了!”覃逸秋道。

    苏凡对他们笑笑,没有再说话。

    “哦,这是我的号码。”覃逸飞道,“你还记得吗?我们以前见过面的!”

    “我们,见过面?”苏凡一脸不解,完全想不起来,不禁有些尴尬。

    覃逸秋也没想到弟弟会这么说。

    覃逸飞却笑了,对苏凡说:“上个月有一天,我去中山路那边的一个超市买了两瓶可乐,你在那边--”

    “哦,我,我在那边的超市上班!”苏凡道。

    “是呀,我当时还觉得你老板刻薄,让孕妇上班!”覃逸飞笑着。

    苏凡却似乎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听他这么说,很是尴尬。

    覃逸秋看出苏凡的尴尬,拍了拍弟弟的肩,道:“好了,我们先走吧,明天再过来!”

    “覃小姐,覃先生,谢谢你们!”苏凡道。

    覃逸秋姐弟二人离开了病房,上了弟弟的车,覃逸秋才对弟弟说:“你不用表现的那么明显吧!”

    “我怎么了?”覃逸飞问。

    “别跟我说,你是喜欢她?”覃逸秋道。

    “姐,是你想太复杂了!”覃逸飞道,“我只是没想到世界会这么小。而且,你不觉得她很可怜吗?”

    “那也是她自己的事!不是你自己跟我说的吗,她的身份有可能是作假的,一个高中毕业的女人,英语法语会那么好?”覃逸秋道。

    覃逸飞只是笑了下,没说话。

    车子,在即将到来的夜色中开出了医院。

    而身在云城的霍漱清,却是寝食难安。

    上任已经大半年了,可是云城毕竟是赵启明经营多年的地方,即便是赵启明被抓,即便是霍漱清上任之后气势如日中天,可并非事事都如意。

    接替霍漱清担任市长的于众年,是从另一个市调任过来的,在云城也没什么根基。和于众年相比,霍漱清算是在云城市待了一年有些基础了,可这一对搭档几乎就算是一对新人了。政令不通,这就是新一届班子遇到的最大问题。出现这个问题,还是要归结到省里,归结到省里那个“保持市里领导班子稳定”的指示。不过,这是前半年的现象,到了后半年就好了很多,因为那些和霍漱清作对的官员都清楚霍漱清为何保持沉默的原因。可是,他们更清楚霍漱清过完年就会开始调整人事安排,而他们绝对会被霍漱清清除出去。车已经开到了接近终点的时候,哪有想掉头就可以掉头的?而霍漱清经过这一年多的时间,已经在云城市积攒了自己的力量和人脉,就算是立刻进行人事调动,除了会引来一片抱怨之外,根本不会影响市里的工作进度。官场之事历来如此,学问都在站队上面。

    尽管云城市的人事安排在霍漱清上任之后基本保持了原状,几乎没有动,除了因赵启明案被牵连的市委秘书长之外,可是,还有一个人被霍漱清换掉了,这个人就是环保局的黄局长!虽然工作没有变,却是直接从局长变成了调研员。从年龄来说,黄局长做调研员的确太年轻,五十岁刚出头的人,怎么说还能混一届正职,突然被这样换掉,还是引起了一阵关注。除了丛铁男和赵启明身边的人,没有几个人猜得出黄局长落得这样的结果是什么原因。当然,黄局长自己最清楚不过了。可他根本不敢说什么,霍漱清如此不动声色,说不定还有后招等着他,他已经把霍漱清和苏凡的事告发,却没想到被霍漱清化解,而现在据说苏凡辞职不见了,这后面肯定有大文章!

    现在眼瞧着就到了年终,云城市经过一年的动荡,似乎还没有恢复平静,而霍漱清的第一年任期,很显然不是很让上面的领导满意。不过,现实如此,也是没办法的事,明年应该会更好些。

    然而,对于霍漱清来说,年终的述职报告并非他真正担忧的问题,这一年来一直困扰他却不能让他放心的就是苏凡的去向。他想了很多的办法,从许多渠道打探,就差把她当做通缉犯全国追捕了,可不管他怎样做,丝毫找不到一点线索。她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而霍漱清万万想不到,就在自己的家乡,那遥远的榕城,他心爱的女子生下了他们的孩子!

    覃逸秋姐弟离开后,苏凡开始有了麻醉剂过后的疼痛,一阵阵痛楚从腹部传来,每痛一下,她就紧紧捏住被子。从没想过生孩子是这样一件事,不管是顺产还是剖腹产,总会要疼的,区别只是哪个先疼哪个后疼而已。可是,想想保温箱里那个粉嘟嘟的小婴儿,那个软软的小家伙,她的心头就酥了,什么痛,咬咬牙也就过去了。

    曾经,她想象过自己生孩子的时候会是什么样,不管是什么方式,霍漱清一定会陪着她。她痛了,就可以在他面前撒娇,他会哄她安慰她。可是等到事情真正发生了,陪伴自己的只有身上一阵阵的疼痛。

    躺在床上,孩子的出生让苏凡内心充满了喜悦,可是,她很清醒,有好多问题在她的脑子里跳来跳去。第一,她该如何处理这次的意外。很显然,覃逸秋姐弟是很负责任的人,并没有因为害怕承担责任而逃脱,反而为她提供了这么多的帮助,让她顺利把孩子生了下来。可她不能这样心安理得地享受人家的善意,出院之后,还是要把他们为她垫的医药费和月嫂的费用还回去。第二,她该如何照顾这个孩子。尽管她已经为孩子出生准备了一些所需物品,比如孩子的衣服啊包被啊奶瓶啊尿布啊什么的,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没有解决,那就是住处。现在她住的那个地方没有暖气,根本不适合刚刚出生的孩子居住。该怎么办呢?医生之前跟她说,剖腹产没有意外的话,一周就可以出院了。一周之后,她只能回到自己租的那个阴冷的小屋子里面去吗?何况,因为距离预产期几乎有一个月的时间,她连电暖气什么都没准备。不止是电暖气,她没有囤够月子里吃的食物。坐月子该吃什么,她虽然没生过孩子,可还是能从网络上查到一些可用信息的,她已经做好打算自己照顾自己。

    新生命的到来带给她的喜悦,很快就被接踵而至的其他现实问题打散。

    苏念卿小宝贝来到世上的第一天,她的母亲就这样度过了。

    次日,覃逸秋早上来了医院,看了下苏凡的情况,又去看了看孩子,没待多久就离开了。下午的时候,月嫂去新生儿科把苏念卿抱了回来,苏凡此时已经好了许多,吃了一点稀粥,就准备给孩子喂奶了。

    月嫂教她怎么抱孩子,怎么喂奶,苏凡这才发现自己从网络上学的那些距离现实操作还是有很大的距离。

    然而,意外的是,下午四点多,覃逸飞来了医院,他来的时候,苏凡正抱着孩子在沙发上坐着。

    “已经抱回来了啊?孩子没问题吧?”覃逸飞问。

    “挺好的。”苏凡微笑着答道。

    “那就好!”覃逸飞笑道,“这小家伙手劲儿可大了,刚从产房出来的时候,我姐抱着她,她就抓住我的小指头不放,真的抓的好紧。”

    苏凡笑了,不语。

    覃逸飞也没说别的什么,只是逗了逗念卿就离开了。

    此后的几天,覃逸秋隔三差五会过来看看,和苏凡聊聊孩子的情况。、念卿早产了将近一个月,体质和足月的孩子相比差了许多,可看起来还是很健康的。只是,自从那天之后,覃逸飞就没有来过医院了,苏凡也不会去问原因。

    等到出院的那一天,覃逸飞来了,主动提出要送苏凡母女回家,覃逸秋看起来也拿弟弟没有办法,便没有阻止。苏凡知道自己阻止也是没有用的,那就让他送吧,正好可以和他们姐弟讲清楚,感谢他们的帮忙。

    然而,等覃逸飞的车停在苏凡租住的小区院子里时,覃逸秋姐弟心里都觉得怪怪的,姐弟二人心有灵犀的相视一眼,陪着苏凡上了楼。

    几天没有回来,房子里更加阴冷,苏凡一进去就觉得自己被浓烈的寒气包围,不禁哆嗦起来。

    姐弟二人看着这狭小破旧阴冷的房子,看着苏凡把孩子放在床上,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