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31章 好自为之
    就在苏凡烧水给他们姐弟二人倒水喝时,覃逸秋突然说:“那个,苏小姐,你真的要在这里坐月子养孩子吗?”

    “我准备重新租个房子的,可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结果就--”苏凡尴尬道。

    覃逸秋看了弟弟一眼,对苏凡说:“我想,如果没有这次的意外,你应该不会继续住在这里了吧?所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先住的我的一个房子里去,反正那边也没人住。等你找到合适的房子再搬也不迟。”

    苏凡没想到覃逸秋如此热心,可是,自己和人家又不熟,覃逸秋能负责到这个地步已经很难得了,怎么--尽管她也非常想换个地方住,不为自己,为了孩子。

    见苏凡没说话,覃逸飞道:“苏小姐,我姐姐也知道你不是一个贪心的人,所以请你答应我姐姐,要是让你和小宝宝住在这里,我们,心里都会很难受的!就请不要推辞了,好吗?”

    这--

    苏凡看着眼前这对姐弟,心里满满的都是感激,她很想拒绝,可是,彻骨的寒冷又让她张不来口。

    “那我就把东西收拾一下,姐,你去抱念卿,咱们一起下楼回家。”覃逸飞说着,已经开始问苏凡需要带什么东西离开了。

    覃逸秋看着弟弟如此积极,不禁有点怀疑自己出事故的时候找弟弟是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苏凡跟着覃逸秋姐弟来到了中山路附近的一个小区,来到了覃逸秋位于这里的一处住宅。即便没有和覃家姐弟深谈,可苏凡已经感觉出来这两个人不一般,但问题是,她该怎么报答他们对她这样照顾呢?

    房子是三室一厅,装修简单,可是看起来很新,似乎没有人住过一样。苏凡满心疑惑,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可她的泉水,又在何处?

    在覃逸秋的房子里住下来的苏凡和孩子,尽管没有属于家人和爱人的关心爱护,却也过的挺滋润。或许是因为苏凡根本没有想象过自己会有这样的好运气,碰到覃逸秋这么善良的人,所以,哪怕自己孤单一人在这里带孩子,她也没有自怨自艾。

    就在苏凡出院后没几天,覃逸秋就离开了榕城返回北京,她原本在榕城大学艺术系当芭蕾舞老师,自从老公罗志刚调到北京,她也就把工作辞了,跟着老公去北京,和几个要好的朋友一起组建了一个现代舞团,排练节目做些演出。虽然和大学老师的工作相比,新工作收入不是那么稳定,不过覃逸秋也无所谓,她一直都想要排一出自己内心里的舞剧,北京的资源比榕城丰富的多,距离她的梦想也更近。临走前,覃逸秋专程去看了苏凡和孩子,问苏凡若是需要什么,给她或者她弟弟打电话都可以。

    “不了不了,谢谢你,逸秋姐--”苏凡道,“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等做完月子,我就从这里搬出去,不能再给你添麻烦了。”

    “你别这么说,你看看你一个人在这里带着个孩子坐月子,真是够可怜的,我也于心不忍。你既然叫我逸秋姐,那就乖乖听我的话,就在这里住着,反正我这房子都没人住。”

    尽管覃逸秋这么对她说了,可苏凡还是决定要搬走,老是这样,总有赖着人家的意思。

    覃逸秋离开后,覃逸飞也出差去了好几个地方半个多月,苏凡一直都不知道覃逸飞做什么工作的,几乎从没和他聊过什么个人话题。而覃逸飞回来后也没来见过苏凡,苏凡并不知道这是覃逸秋警告的结果,毕竟苏凡是个产妇,覃逸飞一个大龄单身男青年去她住的地方,怎么说都不合适,要是传出去,会被别人笑死的。

    无奈,覃逸飞想到父亲生气的样子,也就听了姐姐的话,没有去过苏凡住的那里,一直忙着自己公司的事情。

    新的一年,在苏凡抱着女儿看向榕城夜景的时候悄然而至。去年的这个时候,她又在做什么呢?

    孩子在臂弯里安睡,苏凡决定打开手机看看以前的那个号码上面的信息,会看到什么,她心里大致有数。离开他的这么长时间,她都没有勇气去看那个号码,今天--

    果真,短信收件箱已经满满了,不止有他发来的,还有雪儿,还有家里人。

    清,你现在,在做什么?你会想我吗?

    也许是因为手机的问题,她并不能收到所有的短信,可是仅仅那么几条,就已经让她整颗心都跃动不已。

    她做错了吗?她不该离开吗?可她不离开怎么办?在那里继续当靶子?

    很多事情,如果不亲眼见到,就不会有那么强烈的内心感触。一直以来,苏凡没有一刻停止过对他的思念,而现在,当他那么多的短信出现在她的眼里,她怎么捱得住这份彻骨的相思?

    那个熟悉的号码,她按了好几次,可是每一次都删去了。她该和他说什么?说她想他?说他们有个女儿?说她想回去见他?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不能做!

    手机,按在额头,泪水却根本不能断。

    大半年了,也有被思念逼到无路可走的时候,每一次她都像今晚一样想要给他打电话,可是她从没有打开过手机,唯一害怕的就是自己看到那些他留给她的短信而无法压制自己想要回到他身边的心。

    泪眼朦胧中,她终究还是关掉了手机,将那张卡取了出来,装进了钱包。

    新年,就在念卿的安睡中一步步走来。

    元旦假期,霍漱清返回榕城陪伴自己的母亲,明天打算去父亲的墓地一趟。此时,他刚到家里和母亲聊了几句,母亲就回房间休息了,姐姐姐夫今晚回去姐夫家,家里便只有霍漱清和母亲,还有家里的保姆。

    倒在自己的床上,周身的疲倦全都散了下来。

    而手机,就在这个时候唱起了歌。

    他拿过手机,却发现是孙蔓的号码。他没有理会,将手机扔在床上,身体向后一倒,倒在床上。

    孙蔓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声音,静静不动。

    马上就是新年了,外面到处都是迎接跨年的人们,她却始终是独守空房。尽管她没有奢望过霍漱清会回来,可她怎么会不想呢?这一年里,她也用了很多的努力去接近他,想要重修这段婚姻,却怎么都无法走近他。即便是两人面对面,她也感觉不到他的一丝温度。似乎苏凡把他的灵魂和温度都带走了,现在活在她面前的,只不过是一个长相和霍漱清一样的假人而已。

    今天上午,她还打电话给堂哥孙天霖,问他有没有查到苏凡的下落。孙天霖说什么消息都没有,根本不知道苏凡去向而寻找她的下落,中国这么大,上哪儿找去?虽然他也和霍漱清一样紧盯着苏凡那个手机号,可是,那个号码从来都没有被使用过的迹象,上哪里查她的踪迹?

    “蔓蔓,你还找她干什么?她要是想让漱清找到,就不会走的这么彻底。我看啊,那姑娘是成心不愿意再和漱清有什么牵扯了,你还怕什么呢?”孙天霖道。

    “要是霍漱清赶在我之前找到她,我还有什么办法阻止他们?”孙蔓叹道。

    孙天霖叹了口气,道:“你别担心,这件事我派了专人在查,要是有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你!哦,对了,漱清回榕城了吗?”

    孙蔓苦笑一下,道:“哥,你以为我现在还能知道他的行踪吗?”

    “你说说你,这过的什么日子?他是没办法和你离婚,你就不能自己离了吗?干嘛还要和他搅和在一起?你看看你自己,现在还有一点尊严吗?”孙天霖道。

    “哥,你也不要再劝我了,我现在只想霍漱清能回来,其他的,于我而言都无所谓了!”孙蔓道。

    “行行行,我不说了,你好自为之吧!”孙天霖说完,就挂了电话。

    霍漱清啊霍漱清,你真的就那么爱苏凡吗?

    而此时的霍漱清,根本不知道两个人此时只不过距离几个街区,头顶却是同一片天空。

    习惯性的,他打开手机拨出那个每一晚都会拨的号码。

    苏凡,求你了,求你了,快接电话吧,求你了!

    他在心底不停地叫着她的名字,可是,一次又一次,根本没有人接听他的电话,如同每一晚一样。

    霍漱清的脸,埋在自己的手中。

    他是那么渴望她可以再度回到他的身边,可是,他也很清楚,她现在就算是回来了,他又能给她什么?他要给她的,至今都给不了。她回来了,还是会和以前一样,他怎么对得起她?

    新年,就这样在无数人的祈祷中来到了人间。

    苏凡的脸贴在女儿的脸蛋上,泪水却沾湿了孩子那柔软的头发。

    当霍漱清的手机再度响起的时候,来电的人是覃逸飞。

    “哥,回来了吗?出来玩一下?”覃逸飞在那边笑着说。

    “你好好玩吧,我要早点休息了!”霍漱清抹了一把脸,道。

    “跨年啊,你也真是的!”覃逸飞还没说完,手机就被覃东阳拿了过去。

    “老霍,赶紧过来,旧宫路昨日重现。”覃东阳道。

    用酒精麻醉自己吗?或许,喝醉了,就不会让自己活在思念的痛苦中,就不会再感觉到自己无能了!

    穿过了迎接新年的人群,霍漱清走向了覃东阳和覃逸飞,还有覃逸秋、罗志刚。

    “你们怎么来这里了?这么吵的?”霍漱清坐在覃逸飞身边,问。

    “这样才有气氛呀!”覃逸飞笑道。

    “你们夫妻真够自在的,孩子不用管啊?”霍漱清端起覃逸飞递给他的酒,看向罗志刚和覃逸秋,笑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