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34章 宝宝,我想爸爸了
    “你会因为孩子而坚守一段没有感情的婚姻吗?”霍漱清反问。

    孙蔓苦笑着摇摇头,叹了口气,道:“果然,一切都是有因果存在的!”

    顿了片刻,孙蔓才说:“霍漱清,既然我们今晚都这么坦白,不如跟我坦白一下,你和苏凡有孩子吗?她为你怀过孩子吗?”

    “现在说这些--”霍漱清道。

    “有时候,我只要一想别的女人能给你生孩子,心里就--不过,现在想想,或许我们没孩子才是最好的。”孙蔓叹道。

    “离婚以后,你想要我帮你做什么,可以继续找我--”他换了话题,不愿继续在回霍过去的事情上纠结。

    “那我是不是要谢谢你这样大度呢?”孙蔓道,笑了下,她说,“不过,我不会同意,霍漱清,我还是不同意!”

    霍漱清深深呼出一口气,道:“你又何必非要把自己逼到绝境?”

    “我很感谢你为我着想,可是,我不会这样认输,霍漱清!不战而退,不是我孙蔓!”

    “你要和我战,还是和你自己战?”霍漱清问。

    孙蔓苦笑了,不说话。

    “既然你我都清楚我们这些年做了些什么,就更应该看清楚未来。你说你不想做怨妇,可你现在的行为不是怨妇是什么呢?我错了,孙蔓,我想要弥补。我没办法让我爸活过来,没办法让苏凡回来,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结束你我的痛苦,难道你不愿意?”霍漱清劝说道。

    “痛苦?和你离婚,然后看着你天南地北寻找苏凡,和她重修旧好?让我孙蔓彻底沦为一个笑柄?霍漱清,这就是你所谓的结束痛苦?”孙蔓道。

    “我要说的,今晚都说完了。今后,我也不会再因为这件事找你。孙蔓,夫妻这么多年,我也不会对你做什么阴险的事,你大可以放心。可是,离婚的事,我不会放弃。既然我们不能安安静静地离婚,那就找律师沟通吧!你也不用再提醒我,我会因此失去什么,我说过了,我失去的东西已经无法追回,现在拥有的这一切,得到或者失去,于我而言已经没那么重要!话,我就说这么多,你是个聪明人,你一直都很聪明,我相信你会想明白!不过,我想让你知道,我们之间的事,和苏凡从来都没有关系!”霍漱清说完,起身离开小楼。

    孙蔓捂住脸,无力地坐着。

    夜色下,霍漱清开车返回信林花苑的家,不知道是因为在墓地里和父亲说了自己心里的话,还是什么缘故,他的心,觉得平静了许多。或许,很多事,跳出来了,就会看的更清楚,也会更洒脱吧!

    是啊,最重要的已经失去了,他还有什么害怕的呢?

    孙蔓看着眼前的离婚协议,心里却滋味难辨。

    假期过后,苏凡独自搬回了自己原来的住处,开始了自己和女儿的艰辛生活。而这一切,没有人知道。

    覃逸秋得知苏凡搬走,也没说什么。毕竟那是苏凡自己的事,她能做的已经都做了。一场意外引发的故事,似乎在这里划上了句号。

    然而,大家都以为的句号,其实只是一个逗号而已,新的一段生活,在交织着苏凡的艰辛和梦想的时候,开始慢慢走来。

    念卿满月了,没有了覃逸秋的帮忙,苏凡必须自己出门去采购。她原本身体就不太好,经过了这一次生产,又没日没夜地照顾孩子,整个人显得极为虚弱,经常是大汗淋漓。还好念卿尽管是早产了一些日子,黄疸什么的都很正常出现然后消退,唯一的麻烦就是奶水不足。苏凡从网上查了很多办法来帮助自己,在折腾了一段时间后,总算是解决了这个问题。

    满月后,念卿要去打防疫针,苏凡是外来人,没有本地户口,不管她用真名还是假名,都没办法给孩子办一个户口。户口的问题不光是因为她的身份,而是念卿没有父亲,单亲的孩子没办法办理户口。没有户口,孩子没办法入学入托。防疫针就算了,大不了花钱打,可是,上学怎么办?

    念卿啊念卿,等你上学的时候,我们可以回到爸爸身边吗?

    孩子太小,一整天基本都在睡觉。随着寒假的到来,苏凡已经开始准备招生辅导英语课程了。她住的这个小区,很多人都是收入不高的,苏凡的补课费也收的不多。即便如此,家长们还是挑东挑西的,看了她的毕业证还会说“哎呀,云城大学啊,北方的学校,你的口音会不会很重啊”学校的老师,那可是上外毕业的,完全是纯正的美国发音”。尽管不是师范学校毕业的,可苏凡大学四年都是做家教给自己赚取生活费的,甚至一部分学费都是她家教的收入,因此,给中小学生补习英语,完全不是问题。那些有疑问的家长要求给他们的孩子多几次安排试听再决定要不要在这里补习,为了能多招几个学生,苏凡只好让步,她相信所有的孩子都会满意她的授课。

    整个寒假,苏凡的家里总是传来孩子们读书的声音,还好念卿总是睡的很沉,即便是妈妈抱着她给哥哥姐姐们讲课,也不会醒过来。来苏凡这里补课的孩子们,逐渐都喜欢上了这个和蔼又漂亮的女老师。

    日子,就在每天的忙碌中渐渐走向了年关。苏凡家里补习的学生,直到大年二十九这天结束了课程,年后初五就开始继续上课。

    这是自己第一次独自一人守岁,大年三十这天,她买了些肉菜,在孩子睡着的时候,给自己包饺子。

    饺子煮好了,给孩子喂了奶,抱着孩子听着外面持续不断的鞭炮声。孩子太小了,听到外面的鞭炮声还是会被惊醒,她便一直抱着念卿吃饭。这是外面的人在迎接祖先回家过年,她的祖先,或许也在这座城市被迎接回了家吧!只是,她不知道她的家在哪里。

    想到此,苏凡苦笑了下,继续吃饭。

    那一次和他一起包饺子,两个人把面粉弄的到处都是,想想还真是浪费啊!可是,现在她想和他那样浪费一次,都没有机会了。

    一滴泪落在了念卿的额头,冰凉的泪水让她哆嗦了一下,苏凡赶紧放下筷子,抬起手背擦去孩子额头那滴泪。

    “对不起,宝宝!我想爸爸了!”她对孩子解释道,尽管她知道孩子是听不懂她的话,却还是忍不住这么说。与其是说给孩子听,不如算说给自己听的。

    夜空,一次次被那一朵朵烟花点缀,她看不见他,他也看不见她。

    霍漱清陪着母亲吃完年夜饭,就一起坐在客厅里看看电视。榕城市电视台有一个频道每一年都在这个时间播放戏曲节目,母亲一直都喜欢看,可是这么多年,霍漱清从没有陪伴母亲看过,今年,他老老实实坐在电视前面陪着母亲。

    华东省一带自古流行一种名为“云调”的地方戏,这种戏剧唱腔婉转、音色秀丽,听起来如溪水般柔软,又如天上的白云一般流畅清新。母亲薛丽萍是云调的票友,霍漱清和姐姐从小就在这咿咿呀呀婉转的唱腔里长大。上了年纪的薛丽萍基本不再开嗓演唱了,却依旧喜欢看这类节目,并时不时点评一下。

    霍漱清是不喜欢这些的,即便是今晚陪着母亲看,也不是用心去品的。等他注意的时候,屏幕上正演着梁祝化蝶的故事,正好是祝英台哭坟的那一段。云调里面的《梁祝》,结局有所不同,两位主角并没有化蝶离去,而是祝英台的泪感动了天地神明,梁山伯复活,然后二人喜结连理。霍漱清从小就不喜欢这个结合了孟姜女和朱丽叶故事的结局,今晚留心看着,想看看到底是怎么演的。看着梁山伯从坟墓里出来,挽着祝英台的手倾诉衷肠,那一幕,霍漱清就看不下去了,梁山伯的动作,和日本那个恐怖片的女主角有什么区别呢?这也就是戏了,要是真的,还不得把人吓死?可是,换个角度想想,如果真的能重逢开始新生活,未尝不是一桩好事呢!也许正是因为世间有太多的不圆满,有太多的痴男怨女,才会有人编了这样的结局吧!

    母亲似乎也没什么兴趣了,直接关了电视。

    “我累了,想回去睡觉,你也早点睡吧!”母亲起身道。

    送母亲回到房间,就听母亲说:“你和孙蔓的事,不准备和我说吗?”

    霍漱清看了母亲一眼,给母亲端来一杯水,道:“没什么事,您别担心了。”

    “本来呢,我是不想问的,可离婚毕竟是件大事,难道你要让我从别人的嘴巴里听到?”母亲道,顿了片刻,又说,“该怎么做,你自己决定就好,你这么大的人了,做什么事你自己心里也该有数。可是,孙蔓那个人,你要是把她逼急了,谁知道她会做什么呢?夫妻,有时候是世上最亲密的人,可有时候,却比陌生人还要陌生。”

    听着母亲这话,霍漱清想起父亲曾经跟他说的,妻子一旦成为敌人,将会是最有威胁力的敌人。可是,孙蔓即便是站在了他的对立面了,他也没什么可怕的。这么多年,他和孙蔓互不干涉对方的事,孙蔓对他的威胁,可想而知,根本不需要畏惧。

    只不过,自从他向孙蔓提出离婚已经过了快一个月的时间,孙蔓再次采取了不闻不问的态度。然而,现在,两人的离婚已经进入了正式的法律程序,他的律师也和孙蔓谈过了。当然,这件事目前还处在保密阶段,并没有传言开去。可是,即便没有大肆传扬,江宁省的不少领导干部还是听说了。

    和上次不同,覃春明并没有在意这件事,只是听听而已,也没有给霍漱清打电话什么的。现在,霍漱清的那个女人已经完全找不到了,年前云城市人事大变动,让霍漱清彻底掌握了云城市的格局,他的地位已经稳固。这个时候,他和孙蔓的离婚,基本不会再有什么影响,而且,覃春明知道,孙蔓不会撕破脸和霍漱清闹,那样的结果只会是让她失去所有的一切,孙蔓很聪明,会明白这个道理。现在开始进入离婚的程序,对于霍漱清来说,并不算坏,既然他那么想和孙蔓离婚的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