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36章 没空做慈善
    “哦,对了,你大学是学英语的吗?”覃逸飞突然问。

    “嗯,二外是法语。”苏凡答道。

    覃逸飞想了想,道:“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为我做一些翻译。”

    苏凡愣住了。

    “我有一家做传媒的公司,因为和美国欧洲那边的几家同行有合作,专门为他们的媒体做一些宣传,说白了就是给他们做做宣传。现在那些老外都抢着进中国市场,可是我国对媒体这方面有特殊的规定,他们需要和我们国内的公司合作。我年前才和几家公司签了合作协议,可是我这边需要重新组建一个团队。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加入这个团队--”覃逸飞认真地说。

    说着,他抬头看着苏凡。

    她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可是这苍白虚弱的脸上,那双眼睛却没有一丝的倦意,依旧闪烁着坚定的光彩。

    卧室里,好一会儿都没有人说话。

    “你觉得呢?”覃逸飞道。

    苏凡觉得覃逸飞给她提供这个工作机会,很大程度是因为同情她,可是,现在的她,还有什么办法拒绝这样的机会?哪怕覃逸飞的确是处于同情她的理由这么做。

    不管怎么好的机会,她的处境却不允许她接受覃逸飞的好意。

    念卿怎么办?难道她要带着孩子去上班吗?孩子哭闹怎么办?工作一忙,疏忽了孩子怎么办?

    “没事,你好好想想再给我答复!”覃逸飞微笑道。

    苏凡想了想,问:“覃先生,你不需要看我的毕业证再决定吗?你不担心我骗你吗?”

    覃逸飞想想,笑道:“如果你想骗我的话,就不会带着孩子做补习老师了。随便跟我们开口要一笔钱就足够你几年衣食无忧了。”

    苏凡低头。

    她是个骗子,她隐瞒了自己的过去,可是--

    “嗯,好的,我这几天好好考虑一下,谢谢你,覃先生!”苏凡道。

    “不客气!”覃逸飞笑笑,起身,“那我先走了,保持联络。”

    “对不起,我连水都没给你倒--”他要走了,她才想起来这件事,尴尬地说。

    覃逸飞却毫不在意,道:“没关系,改天再喝!”

    拉开门,覃逸飞微笑着和苏凡再见,苏凡要去送他,他止住了,道:“外面太冷了,你回去吧!”

    有人说,要在绝望中寻找到希望。苏凡知道自己并没有走到绝望的境地,可是覃逸秋姐弟给她带来了许多的希望。也许,离开霍漱清的日子将不会像她曾经想象的那么可怕艰难,只要她自己努力,她和念卿都会很好的生活下去,等到可以和他相见的那一天!

    脸上,荡漾起轻松的笑容,苏凡觉得自己周身轻松了起来,折身回到家里。

    楼下,覃逸飞回头看向那一扇扇狭小的窗户,看向那破烂老旧的楼房,想起苏凡的家里,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他没想过苏凡会这样艰难,刚刚和苏凡说工作的事,完全是一下子从他的脑子里蹦出来的想法。

    坐在车里,覃逸飞的脑子里,挥之不去的是初次在超市里见到苏凡的模样,还有刚刚家里那窘迫的样子,以及与那窘迫截然相反的她眼里的光彩。

    一定有什么信念在她的心里,才让她这样坦然面对自己的困境。

    可是,覃逸飞的心,无法平静。

    离开了苏凡住的小区,覃逸飞给姐姐打了个电话,把自己刚刚见到的情况告诉了姐姐。

    身在千里之外的覃逸秋听弟弟说这些,心里,湿乎乎的。

    其实,她和苏凡已经没什么关系了,苏凡过什么日子,和她覃逸秋真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可她怎么就是觉得不安心?

    罗志刚看着妻子沉默不语,不禁问了她,覃逸秋这才把整件事说给丈夫听。

    “你说,我怎么就是--”覃逸秋问。

    罗志刚笑了,摸着妻子的头发,道:“我老婆是个心地善良的人,所以才会这样不安。”

    “才不是呢,这世上有那么许多可怜的人,我又没有到处去做慈善!”覃逸秋道。

    “呃,那也许就是你和她有缘?有些人会不自主地让你喜欢,可能你就是喜欢她吧!”罗志刚道。

    覃逸秋摇头,道:“我想,可能是因为她没有讹诈我吧!”说着,叹了口气,“真是应了那句话。”

    “什么话?”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从来都不是问题。这件事没有用钱解决,才会一直让我牵肠挂肚!”覃逸秋道。

    罗志刚笑了,道:“我老婆心软!”

    “老公,你说怎么办?”覃逸秋将头靠在丈夫的胸前,问。

    “什么怎么办?”罗志刚问。

    覃逸秋陷入深思,道:“妈一直不愿意来北京,现在她一个人住在榕城,身边每个人,咱们也不放心。苏雪初也一个人带着个孩子,住那么糟糕的房子--你说,要不要让她搬过去和妈一起住,互相之间也有个照应。妈又那么喜欢孩子,苏雪初性子也很温柔--”

    罗志刚看着她。

    罗志刚看着妻子,陷入了深思。

    父亲去世多年,母亲便一直尽心尽力照顾这个家。当初调来北京,罗志刚自己是不怎么热情的,可是架不住姑姑罗文茵的劝说,而母亲也同意了,姑姑毕竟是为了他好。来京后,母亲来过几次,每次都待不了几天就回去了,说是榕城待着舒服,不愿意在别处。尽管妻子覃逸秋经常返回榕城探望母亲,可毕竟母亲是独自一人在家里。这让罗志刚心里一直不安。

    此时听妻子如此说,罗志刚也觉得是个好主意。覃逸秋的直觉,他是相信的,覃逸秋觉得靠得住的人,基本不会有差。可是,母亲那边--

    “我给妈打电话,问问她的意见,她要是同意了,你再跟苏雪初说。”罗志刚说完,拿起手机给母亲打了过去。

    母亲一听儿子媳妇找了个人过来陪她,也没反对,孩子们的心思,她是很清楚的,儿子媳妇都是好孩子,一片孝心。既然孩子们都这么说了,她还有什么必要反对呢?而且,她真是喜欢家里人多一点的,可现在只有她和保姆,太冷清。

    “你们决定吧,我没问题。”母亲江彩桦道。

    “妈,那个姑娘还带了个孩子,现在两个月,您--”罗志刚问。

    “孩子?还这么小啊!”江彩桦叹了口气。

    覃逸秋拿过电话,跟婆婆把自己和苏凡那点事说了,婆婆良久不语。

    “妈,您要是觉得孩子烦,我就不跟小苏说了--”覃逸秋道。

    关键是孩子的问题,覃逸秋很清楚。

    “没关系,她一个人带个孩子也不容易,就让她过来吧,我们两个人在一起也有个照应!”江彩桦思虑片刻,道。

    婆婆是个开明的人,覃逸秋知道。可再怎么开明,让苏凡带着孩子住过来,覃逸秋心里终究还是有些没底的,没想到婆婆这么爽快就答应了。

    “妈,谢谢您!”覃逸秋道。

    江彩桦笑了,道:“谢什么,一家人。你介绍的人,妈知道没错的,放心吧,什么时候让她们过来就行了,其他的,你们不用担心。正好现在娆娆也长大了,你们又不会再生二胎,我还想自己身边有个小孩子呢!好了,就这样吧,我让李阿姨收拾一间房子给她们。”

    挂了电话,覃逸秋思虑道:“我觉得还是我亲自回去一趟比较好,跟雪初好好交待一下,还有妈那边,最好我来沟通。”

    罗志刚点头,道:“那你什么时候回去?”

    “我订今晚的机票吧,尽快把这件事确定下来。”覃逸秋道。

    接到儿媳妇电话后,江彩桦就让家里的保姆开始准备一个朝阳的房间给苏凡母女住了。当晚,覃逸秋回到榕城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为了不打扰婆婆休息,就直接回了娘家睡了一夜,反正现在娘家就只有弟弟。

    次日上午,覃逸秋直接去找苏凡,和弟弟遇到的情形一样,她敲门进去的时候,苏凡正在家里给孩子们补课。

    或许是出于女人的感性本能,覃逸秋看着这一幕,不禁有些心酸。很多时候,人就是如此,世间有无数的悲苦,看一眼叹息一句也就过去了,可是落在自己眼前的,并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无视。

    覃逸秋让苏凡去管学生,她自己去卧室里陪着念卿。苏凡不好意思让覃逸秋这样等着,今天便早一点让学生们回去了。

    “逸秋姐,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苏凡来到卧室,给覃逸秋的杯子里加了些水,道。

    念卿睡觉很沉,根本不会被吵醒。

    覃逸秋坐在床边,看着念卿,道:“雪初,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逸秋姐,你说吧!”

    “呃,是这样的,我婆婆一个人在家里住,我们都在北京,经常不能回来照顾她。你现在也是一个人带着念卿,我是想,你能不能带着念卿搬过去和我婆婆一起住?”覃逸秋说着,注意着苏凡的表情。

    苏凡没想到覃逸秋会和她说这件事,一时无话。

    “雪初,我婆婆那个人呢,非常好,是真的非常好。我老公他爷爷奶奶去世的早,就我公公和小姑两个孩子,我婆婆跟妈妈一样照顾着小姑。我们结婚以后,她对我也非常好,从来不给我摆婆婆的架子啊什么的,凡事都是为我们着想。本来我老公调到北京后,我们就想接她一起去,可她身体不太好,到北京几天就开始咳嗽,每次都是去几天就回来了。她生了我老公一个孩子,我们不在她跟前,就没人照看她,虽然家里有个保姆在,可毕竟我们还是不安心。”覃逸秋顿了片刻,望着苏凡,接着说,“雪初,咱们虽然认识不久,可是我真心觉得你是个好女孩,真的。你现在身体也不好,需要休养,你去和我婆婆一起住,多一个人照顾,你也轻松一些,对不对?女人生孩子落下的病,一辈子都好不了。你还这么年轻,不要对自己太苛刻了。我婆婆身体还是挺好的,以前一直帮我们带孩子,就是有些高血压,要定期去医院检查。”

    苏凡沉默片刻,道:“逸秋姐,谢谢你这么帮我,我,我不能老这样麻烦你们,真的过意不去。那件事,其实也不是你的错,可你还这么--”

    “别这么说,”覃逸秋拉住苏凡的手,道,“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遇到过什么事,可是,我相信我的直觉,你是个有骨气的女孩子,人生在世,谁不遇到些磨难?有困难的时候伸出手帮一把,不是什么大事。何况,我还能帮得到你。”

    “逸秋姐,我--”苏凡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