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40章 他是不会回来的
    而渐渐的,孙蔓发现,原先和自己签了合同做顾问的几家公司,纷纷向事务所提出更换责任律师,否则就要解除合约。事务所的其他两名合伙人没办法,这几份合约都是涉及上百万金额的,哪怕是对方提出解约,事务所面临着失去这些客户的可能。而且,这种事,对于事务所来说,就如同“银行没有现金可取”的传言对银行造成的压力一样,绝对是致命的。于是,另外两名合伙人劝孙蔓为了大局着想,放弃这些公司的代理。

    尽管心里不乐意,可孙蔓没有办法,她毕竟是事务所的一员,必须为事务所的利益考虑。然而,就在孙蔓以为这几家公司的毁约都是意外的时候,接踵而至的类似事件,让孙蔓深深意识到自己陷入了绝境。

    当然,由于孙蔓是事务所的冠名合伙人,即使她现在手上只有几个没什么影响力的大案子,可她的待遇丝毫没有减。但是孙蔓天生不是那种乐享其成的人,这种只拿钱不干活的日子,她根本受不了。

    当然,她知道始作俑者是谁,除了霍漱清,谁会这样逼她?不过就是因为她不答应离婚,他才对她下了狠手的。找他谈吗?他肯定会说“只要你签字离婚,我就不会再逼你”,可是,她怎么能就这样认输?

    然而,就在第十家公司老板打来电话跟孙蔓说不需要她再为他们做代理时,孙蔓再也撑不住了。

    那是六月的一天,霍漱清接到一个意外的电话,是江宁省第一医院呼吸科打来的。

    “霍书记,您夫人突然吐血,刚刚送到我们!”呼吸科的刘主任说。

    吐血?

    霍漱清愣住了,孙蔓这好好儿的,怎么--

    的确,他从未听说孙蔓的身体有什么毛病,孙蔓的生活习惯有些不好,这是他老早就知道的。比如说抽烟、饮酒、熬夜,等等,可是,她年年体检--

    不管怎么说,他们现在还是夫妻,接到了医院的电话,霍漱清推掉了几个见面的安排,赶到了医院。

    来到病房的时候,孙蔓已经躺在病床上了。

    不知是因为身体太过虚弱还是没有化妆,霍漱清看着病床上的孙蔓完全没有平时的光彩,就连皮肤似乎都失去了光泽。

    “看着我这样子,是不是很开心?”孙蔓看了他一眼,道。

    “好好在医院待着检查,有什么毛病就赶紧治疗!”他说,坐在沙发上。

    孙蔓笑了下,道:“霍漱清,你真够狠的!你就这么着急让我给她让位吗?你就这么等不及,要把我赶尽杀绝吗?是啊,赶尽杀绝,你当初这么说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在说气话,没想到你果真如此!”

    “你现在有病,其他的事,不要再想,好好配合医生--”霍漱清道。

    “配合医生?你现在是巴不得我死掉吧!我要是死了,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和她在一起了!”孙蔓道,“不过,你放心,我会好好配合医生的,我绝对不要这样死掉,我要看着你们活着不能在一起,我要让你们痛苦--”

    “孙蔓,你以为你现在碰到的这些事都是我做的,是吗?”他打断她的话,道。

    “不是你是谁?”孙蔓冷笑一下,道,“你现在是市委书记,你随便一句话,就能让我死了。除了你,还是谁?你知道我的工作对我有多重要,所以你就--”

    “孙蔓,你忘了你三月份发生的事了吗?你以为那件事就那么轻易过去了?你以为那件事不会对你以后造成影响?”霍漱清打断她的话,道。

    三月?

    孙蔓猛地惊住了。

    “那些商人算计的很清楚,你犯了怎样的错误,他们记得很清楚,即使你不说,他们也不会忘记。可是,你把自己的错误造成的后果,推到我的身上--”他说,“我现在不和你说这些,你好好养病。不管什么事,等你病好了再说!”

    说完,霍漱清走出去,正好刘主任过来了,两人便在病房外间开始谈论孙蔓的病情。孙蔓看着霍漱清的背影,脑子里开始回想他说的那些话。

    住进了医院,孙蔓倒是安静了许多,尽管霍漱清之后再没过来。可是,孙蔓并没有因此难过,她早就预计到了。

    覃逸秋从北京来榕城探望父母,听说孙蔓住院的事,便赶来探望,却意外地发现孙蔓竟然优哉游哉地在医院里住着。按照覃逸秋对孙蔓的理解,这是几乎不可能的事啊!孙蔓的反应,让覃逸秋不禁怀疑孙蔓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才让孙蔓有了如此巨大的转变。趁着孙蔓去洗手间的工夫,覃逸秋打电话给霍漱清,问他孙蔓的病情到底怎样。

    霍漱清跟她说是肺炎,覃逸秋却不信。

    “如果是肺炎的话,怎么咳血的?怎么至于在医院里住这么久?”覃逸秋道。

    “医生跟我说的是肺炎,也没有到咳血的地步,初期症状有些重,现在已经缓解了许多。而且,因为她平时抽烟太多,肺本来就有毛病,现在在医院住着,也是给个机会休养一下。”霍漱清解释道。

    覃逸秋看了一眼洗手间的方向,在阳台上压低声音道:“老霍,你们到底怎么了?你--”

    “小秋,你过去和她聊聊就好了,别的事,暂时不要多说。今晚我请你吃饭,等会儿发短信给你说地址!我现在还在忙,就先挂了。”霍漱清说完,就挂了电话。

    可覃逸秋哪里知道这夫妻俩怎么了?

    很快的,孙蔓就从洗手间出来了。

    “走吧,我们去花园里散散步。病房里待着也不舒服。”孙蔓笑着说。

    两人闲聊着,直到来到了住院部后面的花园,孙蔓才坐在一张长椅上,望着前面的草地,对覃逸秋道:“他在和我离婚!”

    “离婚?真的?”覃逸秋问。

    孙蔓点头,道:“你不知道,我现在真的是四面楚歌,不管是工作还是身体,都一塌糊涂。我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会变成这个样子,我--”

    覃逸秋和孙蔓虽然不是要好的姐妹,可是毕竟有霍漱清的情面在,两人也是颇有来往。可是,由于孙蔓对霍漱清的敷衍,覃逸秋内心里一直对孙蔓有隔阂,这次来探望孙蔓,也只不过是为了霍漱清而已。此时,听孙蔓如此说,覃逸秋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消化。

    之前他们两个闹离婚的时候,不是被我爸劝过去了吗?怎么现在又--

    “我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他要这样坚决?”孙蔓叹道,她望着覃逸秋,道,“逸秋,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咎由自取?”

    “你们的事,我,不便多说。”覃逸秋道。

    孙蔓苦笑了下,道:“唉,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过去,的确是我错了太多,我这一年也想过,如果我可以多关心他一点,或许,我们就不会走到这一步--”

    “你现在能想明白,也不容易!”覃逸秋道。

    孙蔓听得出来覃逸秋话里的倾向性,却也不再计较了,覃逸秋和霍漱清的关系,她怎么会不知道?不管她和霍漱清怎么样,覃逸秋绝对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可惜啊,他不给我机会!这一年多,我不管怎么做,他都不在意。也许,他真的是做了决定吧!”孙蔓道。

    覃逸秋不语。

    的确,她没有立场来评价霍漱清和孙蔓的事情,只管听着就好。如果霍漱清和孙蔓真的走到了这样的地步,而孙蔓现在这么跟她说,多半是想让她把这些话说给霍漱清听吧!孙蔓知道她肯定会和霍漱清见面的。

    “他一直在等那个女人,他虽然没有说过,可是,我们都清楚。只不过,我没想到他会这样坚持,明明那个人已经离开了这么久,他还是不放弃--”孙蔓的声音,有些怆然。

    覃逸秋苦笑了下,叹道:“他是个很执着的人,只不过,他的执着是针对某些人罢了。这点,你应该知道的。”

    孙蔓点头,道:“我以前以为只有刘书雅一个人才能让他这样,却没想到那个苏凡也--”说着,她看向覃逸秋,“逸秋,你说,我这么多年到底在做什么?难道我就是他结束了上一段爱情寻找下一段的间隙,填补空窗期的人吗?”

    “孙蔓,有些话,我说出来可能太冷酷,可是,你自己不想想吗,造成今天这一切的人,不就是你自己吗?当初,你明知道他心里爱着刘书雅,还缠着他要嫁给他。等你得到了他,他也放弃了过去,要和你好好生活的时候,你却那样敷衍他。得到了,却不珍惜,等现在失去了,你却在这里感慨自己的存在价值,不觉得太晚了吗?”覃逸秋道。

    孙蔓苦笑了,道:“你就是因为这样,才放弃他的?”

    覃逸秋并没有对孙蔓这句话感到意外,的确,她以前也爱慕过霍漱清。

    “你错了,我喜欢他的时候,他还没有认识刘书雅!”覃逸秋望着前方,那高大的云杉树干上,一只松鼠刚好爬了上去。

    孙蔓盯着她。

    “霍漱清,不管是在什么时候,都会吸引异性的爱慕之心。可是,我想,我比你幸运的是,我很早就跳了出来,我不会再为他爱谁这件事而伤神。他就是一头困兽,安静的时候非常安静,可是,他一旦动起来,我没有办法降服他。既然不能,那我就选择放弃,何苦让自己那么痛苦呢?至少,我们现在还可以是朋友,可以无话不谈。对于我来说,就这样已经够了。我想要的爱情,霍漱清给不了我,可有人会给我。”覃逸秋看着孙蔓,道,“同样的话,我也送给你。如果你觉得你做了错误的选择,那就尽快从错误中走出来。这个世上,总会有一个人在等着你,而那个人不是霍漱清。既然你知道他的心已经走了,那就放你们彼此一条生路,不要再执着了,他是不会回来的,不管你做什么。”

    孙蔓长长地叹了口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