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42章 可以天天见面了
    “别啊,我妈虽然很想做婆婆,可还做好准备直接一步登天就做奶奶啊!”覃逸秋道。

    霍漱清看着她一脸愁样,不禁笑道:“小飞还是心里有数的,你也别管他太多了,小心他逆反!”

    “都快三十岁了,还逆反?”覃逸秋道。

    “有些行为,就像是病一样,这一辈子总要得一次的。人这辈子,该做的事,一件都少不了,年轻时不做,老了就会做。”霍漱清道。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覃逸秋问。

    霍漱清点头。

    看着他一会儿,覃逸秋想起孙蔓的话,开口道:“你,和孙蔓,真的一点可能都没了吗?你们十几年都过下去了,现在却--”

    “你的意思是,既然十几年都那么过了,剩下的几十年就一样过吗?”霍漱清道。

    覃逸秋不语。

    “其实,我们之间,早几年结束的话,可能比现在要好一些。”他说。

    “那你早几年都没想着离婚,我们就算那么跟你开玩笑,你也没想过。”覃逸秋说。

    “是啊,”霍漱清苦笑着叹了口气,道,“以前,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吧!觉得日子怎么过都无所谓。”

    “苏凡让你觉得你的婚姻有问题?”覃逸秋问。

    “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她身上,对她不公平。可是,平心而论,如果不是她,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这辈子还想要幸福,不知道自己还活着。”霍漱清道。

    覃逸秋的心里,一阵潮湿的感觉。

    她知道,有一个人的出现会让你觉得整个世界都变了,可霍漱清,遇到这个人的时间,太晚了。

    “有人说,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而那个人对你的感觉和你对tA的一样,那么,这就是一段美好的爱情。如果这几个要素差一点点,爱情,就会出现问题,或许,就会无疾而终!”覃逸秋道。

    霍漱清无声笑了,表现的一点都不伤感,道:“你是觉得我要无疾而终了?”

    “可是,你们年纪差那么多--”覃逸秋说。

    他想了想,说:“也许,我比她早出生的那些年只是为了要等她呢!”

    “你啊,真是不知道该说你什么了!”覃逸秋叹了口气,端起茶盏,“以茶代酒,我只能预祝你顺利离婚,然后找到你的心上人!”

    霍漱清含笑道:“借你吉言,一定会的!”

    “我不知道孙蔓会不会想通,反正看她那样子,你还是要做好长期战斗的准备。”覃逸秋道。

    “谢谢你帮我劝她,不过,我早就想好了,要是她还继续坚持的话,我们就按照法律程序走,到时候自动解除婚姻关系。”霍漱清道。

    “你怎么知道我劝她了?”覃逸秋问。

    “要是连这个都不知道,还叫哥们吗?”霍漱清道。

    哥们啊!覃逸秋笑了下,看着他,拿起手机给罗志刚拨了出去,说自己在和霍漱清吃饭,罗志刚便在电话里跟霍漱清叫嚣说不许饿着他老婆,霍漱清便笑着拿过覃逸秋的手机,和罗志刚聊了起来。

    听着霍漱清和丈夫的说话,覃逸秋的嘴角,漾起甜蜜的笑容。

    有个人,你爱过,却最终和他做了知心好友,不是上天对你的眷霍吗?

    如果真是如此,上天,你就让我的好朋友早日找到他的幸福吧!覃逸秋在心里暗暗祈祷着。

    身在榕城的苏凡,丝毫不知道霍漱清和孙蔓发生的这些事。而她,也被江彩桦发现了兼职的事。

    事实上,苏凡做兼职这件事并没有想着隐瞒江彩桦,不过,她还没有来得及说,江彩桦就发现了。只不过,江彩桦当做什么事都没有。相处这些时日,江彩桦对苏凡也略有些了解,这孩子虽然脾气好,可是也挺倔的,既然不说,那就当做不知道吧,反正又不是什么大事。

    然而,苏凡的这份兼职做了一个多月,覃逸飞就来到了罗家。

    “念卿,看看叔叔给你带了什么?”他从手提袋里取出布娃娃,拿在念卿面前,孩子的小手挥舞着,就要去拿,覃逸飞笑着,把娃娃递到了念卿手里。

    “江阿姨出去看朋友了!”苏凡含笑道谢。

    “哦,没事,我过来是有事情找你的。”覃逸飞笑道,说着就坐在了桂树下的竹椅上。

    “找我?”苏凡道,“哦,你先坐会儿,我去给你泡茶,想喝什么茶?”

    “不麻烦了。”覃逸飞道,拉着念卿的婴儿车扶手轻轻摇着。

    树荫斑驳,即便是夏日上午,这院子里也丝毫不觉得炎热。

    “什么事?”苏凡坐在一旁,问。

    “之前我不是和你说过来我公司做翻译嘛,你考虑的怎么样?”覃逸飞一边逗着念卿,一边问道。

    苏凡没想到过了半年,他竟然还记着这件事。

    “怎么样?给我个面子?”覃逸飞看了她一眼,笑道。

    “覃先生--”苏凡闻言,忙说。

    覃逸飞却打断了她的话,道:“叫我逸飞就可以了。”

    逸飞?

    苏凡愣愣地看着他。

    他看着笑笑,道:“这么困难啊?”

    她也只好笑了下,叫了声“逸飞”!

    覃逸飞似是满意地笑了,道:“你不用担心念卿,可以把她带去公司--”

    “什么?”苏凡简直不敢相信。

    覃逸飞点点头,道:“公司里不少员工都是有孩子的,我想,在公司里单独开辟一个孩子活动的房间,聘请两个经验丰富的保姆照顾孩子,这样的话,员工们就可以安心工作了,也不用老是分心。你要知道,我公司的工作量很大,员工压力也大。”

    他说的这个压力的问题,苏凡也理解,可是,他竟然在公司里专门为员工弄一个婴孩区--这也,也太夸张了。难道这就是美式做派?

    “你就不怕适得其反吗?”苏凡问。

    他笑笑,道:“不会啊!我们美国的同仁也有这样做的,这也算是企业文化的一种吧!增强员工对公司的好感,从而增加他们的工作积极性和对公司的忠诚度。”

    听他这么说,苏凡顿时觉得他考虑的的确很深远。国人的确在忠诚度方面差很多,覃逸飞,看起来真的不是那么,那么不可信的样子。

    见她点头,他说:“你先去国际部,负责和国外合作公司的接洽以及文书工作。哦,对了,你以前做过类似的工作吗?”

    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淡淡笑了下,却依旧在拿着玩偶逗念卿,道:“有些事,你不想说就别说,我不会强迫你。不过,如果你愿意说的话,我会替你保密的,我这个人,嘴巴还算是挺严的。”

    说着,他的视线落在苏凡左手无名指的指环上。

    那是订婚戒指的位置,她只戴着一枚戒指,却不是结婚戒指。这个细节,从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当然,姐姐也注意到了,只是,他们都没有点破。

    就苏凡而言,覃逸飞要录用她,她不能彻底隐瞒自己的事,至少,她要让他知道自己是专业出身的,毕竟他是老板。

    “我,以前在一个市的市政府外事办工作--”她开口道,覃逸飞转头看着她,她看出来了,他的眼里是浓浓的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的工作是做一些文件的翻译,和为市领导起草一些涉外信函。只不过,我做了不到一年就辞职了。”她解释道,两只手十指交叉,望着前方。

    他没有再问,静静看着她。

    风里,只有念卿那含糊不清的话语和婴儿车上的风铃声。

    “那就应该没问题了,你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覃逸飞问。

    “呃,等江阿姨回来了,我跟她商量一下吧!她过几天要去疗养院。”苏凡道。

    覃逸飞点头,道:“好,那你商量吧,我等你的回话。哦,我的电话你有吧?”

    “有的有的。”苏凡忙说,覃逸飞便起身了。

    “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和我开口。我姐不在,你就只管找我。”覃逸飞说完,就把手指伸向念卿,念卿一下子就抓住了他的手指,扯着,覃逸飞笑了,道:“小家伙,叔叔要走了,等你妈妈来上班,我们就可以天天见面了!”

    说完,覃逸飞便轻轻掰开念卿的小手,可是小家伙又抓住他的手指。孩子这样本能的游戏,让覃逸飞开怀大笑起来。

    “好了,念卿,叔叔要去工作了,你别闹了。”苏凡说着,抱起孩子,念卿这才松开了手。

    覃逸飞笑了,看着念卿,又看看苏凡,道:“念卿好像和你不太像啊!”

    她笑笑,道:“女孩子像爸爸的多一点。她的五官的确是更像她爸爸,很少有地方像我。”

    覃逸飞看着她,拉开车门,笑着说了声再见。

    苏凡抱着念卿站在院子门口,跟覃逸飞挥手道别。

    等江彩桦回来,苏凡便把覃逸飞来的事告诉了她。江彩桦一听苏凡要去覃逸飞那边工作,不由得为苏凡感动高兴。

    “我后天就去疗养院了,等我回来,你就把孩子放在家里,放心去工作吧!”江彩桦抱着念卿,道。

    “江阿姨,谢谢您这样照顾我,我都不知道--”苏凡道。

    “傻孩子,别瞎想了,你和念卿留在家里陪我,我不知道有多高兴呢!”江彩桦含笑道,“我啊,其实一直都想要有个女儿,看着别人家里的女儿,就眼红的不行。可惜啊--”顿了顿,江彩桦道,“你要是愿意的话,给我做干女儿,好吗?”

    干女儿?

    苏凡的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