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44章 是私生子吗
    挂了电话,覃逸飞笑问:“还好吗?”

    她含笑点头,道:“谢谢覃总,还好。”

    她今天穿着一身正式的工作装,过肩长发的发梢微微卷了下。看起来非常干练,连同她刚刚的笑容,也和他初始时完全不同。都说自信的女人最美丽,苏凡原本就是很漂亮的,现在在覃逸飞看来,更加的吸引人了。

    “我想,按照你的工作经历来说的话,这份工作很适合你。不过,我想提醒你一下,我们是私人公司,不是政府机关,所以有些要求可能不太一样。”覃逸飞道。

    “是,我理解。”苏凡答道。

    “那就没什么问题了。”覃逸飞道,站起身,向她伸出手,道,“合作愉快!”

    “是!”苏凡道。

    “别那么认真,好好工作就可以了,我相信你。”覃逸飞笑道,“哦,对了,明天江阿姨就要带着保姆去疗养院了,是吗?”

    “嗯,明天上午十点走。”苏凡道。

    “那,”覃逸飞想了想,道,“你明天早上把念卿一天需要用的东西都准备好,我去接你。”

    “啊?不用了,不用了,不麻烦你了,我,我坐地铁就可以--”苏凡道。

    “你现在是我姐夫的干妹妹,咱们也算是亲戚了,我过去顺便捎你一程也不为过吧?”覃逸飞用他那人畜无害的笑容望着她。

    是啊,亲戚啊!苏凡笑了下,尽管这个亲戚显得这么牵强!

    “那,就麻烦你了,我今晚回去准备准备!”苏凡道。

    覃逸飞笑笑,道:“哦,对了,你去看了咱们新的婴童区没?你有空可以去看看。”

    “好的!我午饭的时候去看。”苏凡礼貌地笑着应道。

    这时助理敲门,苏凡便赶紧起身告辞了。

    果然,公司单独有个婴童区,从布置来看,覃逸飞也是花了不少钱的。苏凡的心里,对覃逸飞充满了感激。不管他出于何种考虑开辟了这个空间,不管别人是如何看待这件事,可是对于她来说,这个安排简直太重要了。

    于是,苏凡开始了自己在覃逸飞公司的工作。尽管是在同一家公司,可她和覃逸飞的见面多限于工作场合。

    然而,有时候下班,她会接到覃逸飞电话,让她带着念卿直接到停车场等他。有时候,他会问她晚上准备吃什么,“我也一个人,不如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可是,他通常不会给她拒绝的机会,每每都用念卿来做借口,说什么“这么热的天,地铁车厢里空气不好,你想让念卿去呼吸别人的汗臭味?”或者就是“带着孩子去新的环境体验一下,对孩子有好处的”总之,就是这样的理由让苏凡没法对他说“不”。

    一来二去,两个人的接触就会在公司里形成一些传说。有人甚至说念卿就是覃逸飞和苏凡的私生子,要不然覃逸飞怎么会把念卿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玩?公司里带着孩子来上班的员工又不是苏凡一个,可为什么只有苏念卿才会在覃逸飞那宽大的总裁办公室的地板上爬来爬去?

    时间,就这么过着。

    到了秋天,覃逸秋和丈夫接婆婆江彩桦去北京住,家里又剩下苏凡和念卿母女俩。覃逸飞知道这个消息,便每天早上都去罗家小院接苏凡和念卿。苏凡再怎么觉得不好意思麻烦他,都架不住他这样热情。而且,他的那个“以念卿为中心”的借口,让苏凡总是无可奈何。

    “我周一要去瑞士参加一个论坛,我这人法语不是很好,你要不要给我做翻译啊?我们一起去?”他开着车,问苏凡道。

    去瑞士?

    “我?念卿--”苏凡犹豫道。

    “没关系,我给江阿姨打电话,她应该不会反对。我们可以先去北京把念卿放在我姐家里,等我们回来,再把念卿接回来?”覃逸飞道。

    苏凡转过身,看着后排安全座椅上的女儿,不语。

    “我们过去是工作,要是带着念卿,会很不方便。”覃逸飞看了她一眼,道。

    苏凡看着他,心想,他难道不知道公司里那些流言吗?

    “你是怕江阿姨不同意?”

    “不是,我--”苏凡犹豫了一下,才说,“逸飞,你为什么要雇佣我?”

    她本来不打算再问这个问题了,可是,那么多的流言让她不得不重新考虑了。

    覃逸飞笑笑,道:“你都来我这里,呃,三个月了吧,怎么还问这个问题?难道你觉得我雇佣你是个错误的决定?”

    错误吗?

    他让她重新又找到了自信,可是,把他和她牵扯到一起,这代价也太大了,而且,对他不公平。他是个这么优秀的男人,怎么可以--

    苏凡不语。

    “雪初,你觉得人活在世上是要让自己开心呢,还是痛苦呢?”他没有回答,反问道。

    “当然是要开心!”她说。

    “那不就行了吗?我现在很开心,我一直很开心,所以这一切对于我来说都很有意义。我没必要跟自己过不去,就是你--”红灯的路口,覃逸飞停下车,看着苏凡,“呃,那个,你是不是因为别人胡乱说了什么,就这样怀疑我的初衷?”

    她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实,她该自我反省,像覃逸飞这么优秀的男人,怎么值得她怀疑?她是个单亲妈妈,而他--

    “不是,我,我只是,只是觉得我,”苏凡努力想了下,忙说,“我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好,所以--”

    覃逸飞深深望着她,旋即笑了下,道:“你,还真不会撒谎!”

    车子,又开动了。

    苏凡深深呼出一口气,不语。

    “别瞎想了,准备去瑞士吧!”覃逸飞道,“江阿姨那边,是你说,还是我说?”

    “我,我说吧!”苏凡道。

    车子里,只有后座上念卿咿咿呀呀的声音。

    “我从来都不介意别人怎么看我,希望你也不要因为别人的眼光而胡乱做决定。”覃逸飞的话语打破了这一场寂静。

    苏凡看了他一眼,或许,她真的该坦荡一些,可是她怎么坦荡地起来?

    胡乱做决定?他怎么知道她会--

    “江津也和我们一起去,你也不是给我一个人做翻译,事实上,他的法语更烂!”覃逸飞笑了下,道。

    江津,是覃逸飞的副手,公司的第一副总。

    苏凡知道他这是想让她打消不该有的念头,顿时感到惭愧无比。

    “好的,那我准备什么吗?”苏凡问。

    “Lisa会安排的。”覃逸飞道。

    到了公司,念卿和每天一样,先是在母亲的办公室里待着,玩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接到苏凡电话后,江彩桦一点都没有拒绝,让苏凡和覃逸飞把念卿带到她那边去。

    “妈,怎么了?”覃逸秋看婆婆挂了电话,问。

    “雪初和逸飞要去瑞士出差,说是把念卿送过来,周末就来了。”江彩桦道。

    “出差?”覃逸秋道。

    “嗯。出去工作,带个孩子很不方便!”江彩桦说完,就起身去洗手间了。

    覃逸秋“哦”了一声,却陷入了深思。

    弟弟这家伙对苏凡很特别,可是,覃逸秋问他的时候,他完全否认是爱上苏凡。覃逸秋完全不明白弟弟这是什么状况,不过,据她了解,苏凡工作的确是干的挺好的。唉,弟弟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啊?

    晚上下班的时候,原本去外面和别人谈生意的覃逸飞回了公司,让江津澜和Lisa代表他去宴请对方了。苏凡原以为他不回来了,就慢吞吞地收拾东西,准备等交通高峰期过了就回家,却没想到念卿不停地叫着笑着。她一抬头,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覃逸飞。

    “你不是要和客户吃饭吗?”她讶异地问。

    “让江津和Lisa去就可以了。”覃逸飞含笑走过来,弯腰站在念卿的童车前面,抱起她。

    念卿习惯性地就用肉嘟嘟的小手去抓他的脸,覃逸飞哈哈笑着。

    由于苏凡的办公室玻璃墙是透明的,尚未下班的员工看着老板在苏凡的办公室里和念卿那么亲密的,都明了般的笑笑。

    “走吧,我们一起出去吃饭。”覃逸飞对苏凡道。

    苏凡的视线透过办公室的玻璃墙,落在外面,却还是微笑点头。

    离开的时候,她抱着念卿,覃逸飞在她身后背着一堆念卿的东西,若无其事地和员工打招呼。

    回家的路上,念卿已经睡着了,苏凡坐在副驾驶位上,安静无语。

    覃逸飞看了她一眼,脑子里却始终是她左手上那枚指环。

    到了罗家,覃逸飞帮着苏凡把车上的东西拿回房间,就看着她把念卿安顿在床上。床头灯光温柔地包围着母女二人,覃逸飞的心,却不住地跃动着。

    那个给她戒指的人,依旧在她的心里吗?

    安顿好念卿睡觉,苏凡走到他身边,他赶紧回过神,拉开门走了出去。

    “想不想喝点茶?”她问。

    “要是我说我是为了你的茶才跑过来的,你不会生气吧?”覃逸飞笑道。

    她笑了,说:“在你的眼里,我就这么小气?”

    “当然不是!”覃逸飞道。其实,他心里想说,如果我说我是想和你单独待一会儿,你才会不舒服吧?

    距离,似乎从他们初识时就被那枚指环挡在安全线之外了,根本无法跨越。

    只要江彩桦不在家,覃逸飞就会在送苏凡母女回来后,留下来喝杯茶坐一会儿。他自己也奇怪,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不适合年龄的爱好?而这种爱好仅限于在她的面前?

    “哎,我们聊聊天?”覃逸飞突然说。

    “嗯,聊什么?”她抬头看了他一眼,含笑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