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45章 逼着他去相亲
    “呃,”他其实很想说“你能和我聊聊念卿的生父吗”可是,他说不出口。这个话题,似乎在她面前是禁忌,或许她还爱着那个人,即使离开了,也没有忘却。是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吗?

    “你说,两个人之间的爱情能持续多久?”他想了想,问。

    “这个,”她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或许长,或许短吧!”

    说着,她便为他倒了一碗茶,他端起来抿了一口,道:“你呢?”

    “我?”她看着他,端起茶碗,想起了霍漱清,“我也不清楚。”

    他笑了下,没说话。

    她把一个人藏在了心里,不让任何人碰触那块柔软的地方,不让任何人窥探她的秘密。

    “念卿的爸爸--”他突然说,苏凡的手抖了下,看着他。

    “和念卿很像吗?”他问。

    自从知道他有可能和霍漱清熟识后,苏凡开始故意不让他产生联想。

    “呃,有一点吧,不过,她还是像我。”她说。

    他笑笑,道:“那个男人,一定很幸福!”

    幸福吗?苏凡默然。

    话到这里,覃逸飞担心自己接下来就会说一些可能会有后果的话,便主动起身告辞了。

    今晚,他走的这么早,苏凡微微有些奇怪。

    “开车小心!”她送他到门口,叮嘱道。

    “嗯,你早点休息。明天我来接你们!”他说完,原本想要拥抱她一下的,抬起手,却还是放下了。

    夜色,在覃逸飞的影子里越来越深,苏凡却不知道他的内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可是,她想起了霍漱清,回到房间就打开电脑开始看他的新闻,手指,轻轻抚摸着电脑上他的脸,嘴角露出了笑意。

    苏凡并不知道,就在这个秋天,霍漱清和孙蔓正式签字离婚!

    这是个极为意外的事件。

    不知道是对霍漱清彻底失去了希望,还是什么缘故,孙蔓出院后,没有再去上班,而是出去旅行了。等旅行回来,她就给霍漱清打电话,和他约了办手续的时间。

    霍漱清对于她的这个决定感到意外非常,他一直以为自己要等够三年才可以结束这段婚姻,却没想到孙蔓--

    在去办手续之前的一天晚上,孙蔓给霍漱清打电话,让他回澜园小区的家里一趟,她有些东西要还给他。

    等霍漱清到家的时候,孙蔓已经把她的行李都收拾好了。

    “明天我就把这些快递到榕城去,你检查一下,你的东西还在不在,我应该没有动你的什么。”孙蔓道。

    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现在突然要分开,哪有那么轻易分得出彼此?

    霍漱清并不知道,孙蔓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整理自己的物品的。

    “你还有什么要求?之前离婚协议里,我写的那些,我都会给你。”他说。

    既然孙蔓这么做了,他也要大方一些。而且,他很清楚,和自己离婚对孙蔓的经济上有多大的损失。

    “要求?我要什么呢?我想要的,已经得不到了,还有什么是我想要的?”孙蔓道,“霍漱清,你不用担心,离开了你,我照样活的很好。我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在你身上,我现在还不到四十岁,干嘛要让自己当个怨妇呢?世界那么大,我却一直把自己的眼光局限在一个小圈子里,禁锢着自己,也让你怨恨,真是不划算!”

    霍漱清叹口气。

    “找到她了吗?”孙蔓问。

    他摇头。

    “霍漱清,她会回来的!等她回来了,能替我向她道个歉吗?”孙蔓道。

    霍漱清看着她。

    “我,的确是怨恨她。可是呢,她已经走了一年多了,一个女人在外面隐姓埋名的生活,也不容易。再多的怨恨,我也该消了。”孙蔓叹道,“我现在才知道,惩罚别人的时候,自己也在接受着惩罚。霍漱清,你说呢?我们三个人,这样就足够了!”

    “你说这些话,我很意外!”霍漱清道。

    孙蔓苦笑了下,道:“以前是我自己想不通,现在呢,什么都想开了。把自己的生命浪费在怨恨和惩罚上面,真是太蠢了!而且,经过上半年的事,我就在想,或许这么多年,我是太依赖你了。我不知道我拥有今天的一切是由于你呢还是我自己的努力,所以,我想,等我们离婚了,就自己去打拼一番,去一个你霍漱清的手伸不到的地方。”

    霍漱清讶然,道:“你找到地方了?”

    孙蔓点头,道:“还没最后确定,是去上海。我现在还不到四十岁,还有很多时间可以为了自己的梦想奋斗。上海那边,可能更适合现在的我!”

    “如果需要帮忙,你随时找我!”他说。

    “如果需要,我会找你的!”孙蔓的双手,握着咖啡杯。

    耳畔,是轻柔袅袅的音乐声。

    “霍漱清,你,恨我,是吗?”她问。

    “我恨你干什么?我说过了,我恨的人只有自己!”他说。

    孙蔓的视线,飘向窗外。

    秋日的阳光,温柔地洒在人间。

    有个年轻的母亲推着婴儿车从孙蔓眼前走过,孙蔓的眼睛,润湿了。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们有个孩子的话,会怎么样?对不起,霍漱清,”她的语气沉沉,“爸爸的事,对不起!”

    他仰起脸,深深叹了口气。

    “我知道你一直不能原谅自己,你觉得是你导致了那件事的发生,事实上,我也有错。”她顿了片刻,“爸爸是个非常好的人,他对我一直很好,他的事,我也很难过。可是,我一直认为是苏凡造成了那个意外,我只不过是想逃避自己的责任。对不起,霍漱清,对不起!”

    霍漱清的心里,一片潮湿。

    “我很奇怪,你怎么突然会想通这么多事。”霍漱清喝了口咖啡,道。

    孙蔓苦笑了下,道:“难道我一直执迷不悟就对吗?”顿了片刻,她接着说,“你难道希望我对你死缠烂打,还是去大闹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的事?”

    霍漱清沉默片刻,道:“孙蔓,对不起,其实,我也应该跟你说对不起。这么多年,我一直在逃避我们的婚姻,如果我们两个人有一个人可以积极一些,也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对不起,孙蔓!”

    孙蔓哑然,片刻后,释然地笑了。

    “看来,我们两个人都成熟了,这样,才是我们该有的样子,对不对?”孙蔓道。

    霍漱清不语。

    “好了,我觉得我们该说的,也说完了,我没有什么想要和你说的了。还是去办手续吧!”孙蔓道。

    当两个人从民政局出来,都有种轻松的感觉。

    孙蔓回过头,对霍漱清伸出手,微笑道:“霍漱清,再见!祝你早一天找到她,祝你们幸福!”

    “你也是,不要一个人逞强,找个人好好照顾你!”霍漱清道。

    “我会的,你放心!”孙蔓说完,对他笑了下,走下民政局办公大厅外面的台阶,上了自己的车。

    霍漱清看着孙蔓的车子离开,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孙蔓的离开,婚姻的解除,让霍漱清身心轻松,可是,找不到苏凡,他的幸福又从何而来?

    手机,响了,他打开一看,是齐建峰打来的。

    “手续办了?”齐建峰问。

    “嗯。”霍漱清边下台阶,边说。

    “老爷子知道了。”齐建峰道,“孙蔓那边没什么问题吧?”

    “没有。”霍漱清上了车,司机便把车子缓缓开出停车场。

    “老爷子让你过来下,有事情要谈。”齐建峰说完,就挂了电话。

    结束了和齐建峰的通话,霍漱清便对冯继海说:“按照我之前的离婚协议,把那些要给孙蔓的都划给她。”

    冯继海愣了下,难道说孙蔓净身出户了?

    对于霍漱清来说,孙蔓要不要他们的财产,是孙蔓的事,可是,孙蔓能做出这样的决定,他不能对孙蔓的所作所为无动于衷。毕竟是夫妻一场,还是让大家都过的好一点吧!

    办完了离婚手续,孙蔓就上了飞机离开了云城,直飞榕城。

    苏凡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然而,她也有她的麻烦。直到开始办出国手续了,她才意识到自己根本不能出国。她的身份证是假的,连银行卡都不能办,还怎么出国?

    可是,她不能因为自己一个人的缘故而影响了公司的计划,尽管不知道该怎么同覃逸飞说这件事,苏凡还是和覃逸飞留言,问他什么时候有空可以坐一会儿?

    她不知道,覃逸飞现在也遇上了麻烦,这麻烦不是来自于别处,而是来自于自己的家庭,自己的母亲。

    徐梦华一直关心儿子的婚事,托朋友们给儿子介绍条件各方面都匹配的女朋友,覃逸飞一直都找各种理由推脱拒绝,而这次,某位在京的高官主动给覃春明打电话,说要介绍一位女朋友给覃逸飞。这位高官和覃春明交往甚密,而这位介绍的女孩子,也是出身非凡的。徐梦华得知,并没有当即一口应承下来,而是托人先打听了一下基本的情况,看看这位高官的话靠谱不靠谱,别说是为了巴结上位的人而自作主张,那样就彻底被动了。恰好,介绍的女孩子和曾家有些关系,竟是曾泉三舅舅的女儿!

    于是徐梦华便直接找了罗文茵,从曾泉家里这边了解情况。曾元进听说自己前小舅子的女儿要和覃春明的儿子相亲,甚是意外。而罗文茵非常积极,且不说曾泉的舅舅家叶家是怎样地位显赫的家族,和叶家联姻,对于覃春明来说是好事一件。往私心来说,覃家和她是有亲戚关系的,覃逸飞要是可以和叶承秉的女儿结婚,不也可以加深她和叶家的关系,从而让两家更加亲近么?

    曾元进并不是很想掺和这件事,覃春明的儿子,他是见过的,也是一表人才,不过,唯一就是让他觉得没有曾泉那么老练。叶承秉就那么一个女儿,这个女儿的婚事,可是让很多人关心的。自从她出国归来,提亲的人就没断过,不知怎么回事这次就介绍到了覃春明家里?

    整件事里,似乎罗文茵是最积极的一个人,可是,不管是覃春明夫妇,还是曾元进夫妇都很清楚一件事,叶家愿意接受覃逸飞的可能性还是很低的。

    然而,出乎意料的,那位叶小姐在听说这件事后,竟然点头同意愿意和覃逸飞见面!这个消息,简直跌破所有人的眼睛。

    女方同意后,一直被蒙在鼓里的覃逸飞,就被母亲亲自绑架回了家里商讨此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