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46章 都是天注定
    覃逸飞接到母亲的电话,却因为有事情要处理就派人去接母亲回家,谁知母亲一上车就给他打电话,让他晚上回家。覃逸飞哪里知道母亲所为何事而来?随口答应了,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却没想到母亲就坐在客厅里等他!

    “妈,您怎么还在这儿坐着?”他一进门就一头倒在沙发上。

    “让你早点回来,就这么晚?”母亲道。

    “妈,我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好吗?”覃逸飞懒懒地说。

    “你这孩子,你以为妈是没事干来找你的?”徐梦华道。

    覃逸飞一脸的倦意,道:“妈,我知道您肯定是来关心我了,不过,今晚,我现在很累了,您的儿子想睡觉去了,亲爱的妈妈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吗?”

    说完,覃逸飞就抱住母亲抱了下,起身上楼回房间。

    “这孩子,真是--”徐梦华叹道。

    覃逸飞也没有去想母亲找他要谈什么,回到房间冲了个澡就倒在床上了。

    可是,他的脑子里,想的是苏凡告诉他的那件事。

    今晚下班的时候,他和平时一样接苏凡和念卿回家,然而吃饭的时候,苏凡却把她的身份证给他看了下。

    “怎么了?”他不解地问。

    苏凡想了想,道:“我,我这个身份证,是假的,我的一切都是假的,包括我的名字,我的--”

    他拿着身份证看了一眼,却还是看着她,笑了下,道:“那有什么关系?”

    她愣了,看着他。

    “不管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对我来说都没有关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也不能强迫你说出你的秘密--除非,”他说。

    “除非什么?”她问。

    “除非你是通缉犯!”他笑了,道。

    苏凡不好意思地笑了下,道:“幸好还不是!”

    “我只管做生意,你是我招的员工,我只关心你能不能为我的公司带来盈利,其他的,不是我关心的内容。”他说,把身份证交还给她,“不过,你愿意告诉我你的真名叫什么吗?”

    告诉他?本来她现在在他的公司上班、和他在一起出入,就很容易被霍漱清那边发现,要是再把真名告诉他,岂不是立刻就暴露了?

    “对不起,我,暂时还不能说。对不起!”她说。

    覃逸飞笑笑,道:“那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隐姓埋名?是不想让什么人找见吗?”

    苏凡知道,自己这将近一年的时间,如果没有覃逸飞的帮助,是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松快乐的。是覃逸飞和覃逸秋,还有江阿姨给了她一个稳定的环境,给了念卿一个温暖的家。就算不为自己,她也该替念卿感谢覃逸飞,面对这样的覃逸飞,她如何继续隐瞒?可是,如果她不隐瞒,她就必须立刻离开榕城!

    她陷入了思考,手指摸着那枚指环,低下头。一旁坐在椅子里的念卿,挥舞着小手叫着。

    覃逸飞起身,走到念卿身边抱起她,念卿肉嘟嘟的小脸蛋就贴上了他的,口水都抹在他的西装上。

    苏凡忙起身要把孩子抱过来,覃逸飞却说:“今天我一整天都没见到念念,小念念想我了是不是?”

    念卿好像能听懂他的话一样,对他“咯咯”笑着。

    覃逸飞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幸福的笑容,那种幸福感,让苏凡都觉得不是装出来的。可是,越是如此,她就越是--

    有人过来和覃逸飞打招呼,覃逸飞抱着念卿就起身握手了。这种情形,苏凡不是第一次遇到,那些人当然当面不会说什么不得体的话,可是苏凡猜得出那些人背后会说什么,她不愿这样下去,毕竟覃逸飞还没结婚,好像也没女朋友的样子,她和念卿老和他在一起吃饭,会对他有怎样的影响?而且,他父亲在华东省也是做过省长的人,华东省认识他覃逸飞的人何止一个两个?要是这事传到覃书记的耳朵里--

    “逸飞--”她开口道。

    覃逸飞满脸笑容看向她,却依旧在逗着念卿。

    苏凡深呼出一口气,定定神,道:“是念卿的爸爸--”

    他没明白,看着她。

    “其实,我离开原来的地方,就是为了躲开念卿的爸爸,我--”她说着,话还没说完,就听覃逸飞说,“我明白了,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问你过去的事,等你想说再告诉我。”

    苏凡一脸错愕看着他。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好了,来了榕城,你就当做是重新开始你的生活,不要再被过去牵绊。”他说。

    苏凡并不明白,自己的话已经让覃逸飞误解了,覃逸飞已经认为她被一个男人纠缠,不得已才放弃了自己的过去逃到了一个陌生的异乡,独自一人生下孩子,承担起抚养的责任。而这个男人,对她紧追不舍,她只好隐姓埋名,原本是市政府的公务员却在这里的超市打工--这个男人,真是个人渣!

    “哦,对了,你的身份证是假的话,念卿的户口怎么办?你给她报户口了没有?”覃逸飞猛地想起这件事,问。

    苏凡摇头。

    覃逸飞想了想,道:“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我来办,我给你找人给念卿上户口--”

    “没办法的,我已经去派出所问过,我没有本市的户口,孩子就不能在本市落户--”苏凡打断他的话,道。

    “这有什么难的?”覃逸飞想了想,道:“你把你身份证给我,还有念念的出生证明,你都给我,改天我找人给你们办好!”

    “你--”苏凡道。

    “不用担心,这点事,我还是能办的!”覃逸飞道。

    “可是,”苏凡不知道他怎么办,道,“那个,给念卿办户口的话,还要生父的资料,我没办法--”

    念卿的小手拉着覃逸飞的手指摇着,覃逸飞笑意深深望着孩子和苏凡。

    “雪初,让念念做我的女儿,你同意吗?”他认真地说。

    苏凡彻底惊呆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时,念卿的小嘴巴里,突然“爸爸、爸爸”的叫着,苏凡知道,孩子不会叫爸爸,就连妈妈也都是两天叫一下,过两天又忘了。就这样的念卿,竟然突然开始发出“爸爸”的音节,而且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苏凡一时不知如何反应,却见覃逸飞开心地笑着,还亲着念卿的小脸蛋,道:“小念念,真乖,真乖!”

    他的喜悦,完全不是假装,那么的真实,可是--

    “你看,连念念都叫我爸爸了,你还不答应吗?”他含笑望向她,眼中不免恳求的神色。

    苏凡知道这一声“爸爸”只不过是巧合,绝对的巧合。可是,念卿没有爸爸,从没有见过爸爸,这是她亏欠孩子的,是她让孩子还没出生就注定是个没有父爱的孩子,可覃逸飞--

    “逸飞,你,你又何必这样?”她的手扶着前额,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覃逸飞不说话,坐在她身边,把纸巾给她,她抬起头看着覃逸飞,还有他怀抱着的念卿,别过脸,泪水滚落脸庞。

    “别哭,好吗?雪初,我只是想做念卿的爸爸,就算不是亲爸爸也没关系,至少,让我们给孩子一个身份,让她拥有一个公民的身份。至于以后怎样,都不是现在要想的问题。你说呢?”覃逸飞的手按在她的手上。

    她转过脸看着他。

    念卿看着妈妈哭了,也“哇”地一下子哭了出来。

    苏凡忙接过孩子抱着哄,孩子便不哭了。

    “你看念卿多懂事,她一看见你哭就会哭了,这么聪明的孩子,我喜欢她还不应该吗?”覃逸飞道。

    苏凡摇头,道:“逸飞,你不需要为我们做这么多了,真的,我,我不想连累你--”

    “连累?你为什么非要说连累?你连累我什么了吗?”他不禁笑着说。

    她摇头,道:“逸飞,你听我说完,好吗?”

    覃逸飞点头。

    “逸飞,你为我好,为念卿好,这些,我都懂,我也很感谢你,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你!可是,”她认真地说,语气也平静了下来,他不说话,只是看着她。

    “可是,你还没有结婚没有女朋友,要是让你的家人、认识你的人误解了怎么办?你怎么跟你的家人交代?”苏凡道。

    “这件事,我--”他说,可她没有让他说下去。

    “逸飞,你是个好人,真的,可是,我不能因为你是个好人就毫无节制地让你帮我这个那个,我不能害了你!”苏凡说。

    覃逸飞苦笑了下,道:“你以为我是心血来潮才说这个的吗?”

    苏凡不语。

    “好了,不说了,还是给念卿先办户口吧!你明天早上记得把需要的文件带上。”覃逸飞坐回自己的位置。

    两个人都不再说什么,却也都没什么胃口。

    一路上回家,两个人也什么都没说,直到快要到罗家的时候,苏凡才说:“我的身份证有问题,恐怕是不能办理护照的,要不我从我们部门给你推荐一个翻译带上?”

    覃逸飞无声地笑了,道:“没关系,我自己应付吧!”

    苏凡并不知道,覃逸飞并非因为对自己的法语没信心才叫她一起出差,而是,而是想和她一起去一个不受孩子干扰的地方,因为每次私底下和她在一起,她的心就完全在念卿的身上。他理解她的行为,可是,有时候想起来还是有些失望的。原以为这次去瑞士可以让他得偿所愿,却没想到是这样--

    真是天意如此吗?

    送苏凡和念卿到了罗家,安顿好她们母女,覃逸飞就离开了,却没有直接回家,他知道母亲就在家里,而他现在就想一个人静一静,便一直把车子开在玉湖边,停了好久好久,直到脑子再也转不动,才开车回家。

    活到现在快三十个年头了,可他从未像现在这样对待过一个女孩子--是的,在他的眼里,她就是个女孩子,尽管她明明就是一个未婚妈妈。他不知道到底是她身上的什么吸引了他,可事实是,在第一眼见到她之后,他就没办法把她从脑子里抹掉。当后来命运之手将她和他联系到了一起,他甚至觉得这就是天启,觉得她就是上天派给他的那个人。他一次次越界,直到今晚的事情发生。现在一个人想起来,还想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说要给念卿当爸爸。是因为听到她说她在躲避一个男人,所以才忍不住想要保护她了吗?

    覃逸飞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说那句话,是同情她还是因为喜欢可爱的念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