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47章 我和她没可能
    躺在床上,他闭上眼,脑子里不禁出现一个画面,那就是扎着小辫子的念卿牵着他和苏凡的手一起走。他苦笑了,到底怎么搞的?

    他不知道她的真实姓名,可是,他了解她,他知道她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可他到底需要一个怎样的人做他的妻子?他会爱上怎样的人?就算他想要恋爱的初衷和父母的目的不同,可是,他想要恋爱了。那么,他每天去接送苏凡上下班,经常一起吃晚饭,算不算是恋爱?他不知道,也说不清楚。

    然而,这一夜,苏凡回到家里也是丝毫不能平静。且不说覃逸飞和霍漱清是什么关系,且不论自己会不会被霍漱清找到,可她现在不能这样将覃逸飞置于尴尬境地。之前大家都回避这个问题,可今晚已经说开了,那就没什么可回避的了。

    可是,随之而来一个问题。她,以后该如何面对覃逸飞?

    念卿,已经睡着了,苏凡坐在一旁,打开电脑,又一次找到霍漱清的新闻,又一次看着他来给自己鼓励。

    看着霍漱清的照片,她不禁无声笑了。

    原来是我错了,是我太贪恋别人对我的关心,是我不能坚持初衷,又一次因为自私而连累了一个好人,一个好朋友!

    清,是我错了,我错了!

    坐在女儿的身边,苏凡打开一个空白文档,敲下了“辞职信”三个字。

    是的,辞职,她必须辞职!如同远离霍漱清一样,她要离开覃逸飞的公司。只要她离开了,就不会再和他有什么断不了的联系了,就不会再牵连他了!

    辞职信写完,她闭上眼睛,想起自己和覃逸飞相识以来的种种。

    有人对你好,有人关心你,关心你的孩子,可你,还不能接受这样的好意。人生啊,为什么总会这样的无奈?

    合上电脑,她决定明天上班就去提交辞职信。

    关了灯,躺在女儿身边开始入睡。

    但是,念卿今晚不知怎么了,半夜里突然睡的很不安稳,苏凡被孩子给惊醒了,伸手一摸孩子的额头,烫的厉害!

    念卿现在已经是个十个月的孩子了,虽然之前也生病过几次,都是吃了点药就康复了。今晚,苏凡也和前几次一样给孩子量体温、物理降温。家里备有孩子的退烧药,念卿体温太高,可她还没有来得及给孩子吃退烧药,回头一看,念卿紧紧攥着自己的小手,整个身体绷的直直的。她见过这情形,小时候弟弟就有过这样的情况,当时奶奶说弟弟抽风了,赶紧掐人中急救。她也跟奶奶学过这种民间的土法急救,此时,苏凡想也没想,就直接按住孩子的人中位置,不停地叫着孩子的名字,可是,孩子根本没有清醒的动静。

    恐惧笼罩在苏凡的心头,冷汗不住地从皮肤里渗出来。

    “念卿,念念,念念,宝贝,快醒过来,乖,快醒过来--”

    时间,不知道是停止了还是流动着,可念卿怎么都睁不开眼睛,紧绷的四肢、颤抖的身体,一刻都没有停止。

    等到了后来,苏凡努力去回想那几分钟的场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不管她如何努力去搜寻当时的记忆,可那几分钟的记忆就好像从她的脑子里删除了一样,根本无法恢复。

    她不知道覃逸飞是怎么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看着他为她拿着一罐咖啡走进来,她坐在椅子上落泪了。

    “没事了,没事了,念念不会有问题的,不要担心!”他坐在床边,一只手搭上她的肩,低声安慰道。

    她捂着脸,无声地落泪。

    “来,喝点咖啡提提神,今晚我们不能休息。医生会随时过来的,放心,啊!”他说。

    她抬起头,泪眼蒙蒙地望着他。

    “谢谢你,谢谢你给我打电话,雪初!”他注视着她的泪脸,道。

    是她打电话给他的吗?她以为自己可以独当一面,以为自己可以--却没想到关键时刻,还是,还是--

    “医生说让我们明天带孩子做个脑电脑图检查一下,虽然这么小的孩子做那种检查会对孩子有伤害,可是我觉得为了安全起见,咱们还是查查清楚,你说呢?”覃逸飞问道。

    苏凡点头,擦去眼泪。

    两个人谁都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坐在床边守候着念卿。

    这一夜,念卿不停地循环高烧,苏凡和覃逸飞就不停地给她降温,一刻不停。覃逸飞从没做过这样的事,动作笨拙,可她从来都没有说什么。护士进来帮忙,大家忙乎了一夜,直到早上八点多,念卿的体温还没有恢复正常。

    覃逸飞给助理打了个电话,把他今天的安排都推后。至于母亲打来的电话,覃逸飞并没有说明自己在做什么,只说自己现在有事脱不开身。

    “你回家休息吧!我在这儿守着!”苏凡道。

    “你怎么撑得住?虽然我也做不了什么,可是我好歹是个男人,别的不能做,起码可以盯着念卿,让你休息一会儿。”他说,苏凡刚要开口说什么,他就止住了,“孩子的身体重要,其他的事,都没关系!”

    医生来查房了,仔细检查了念卿的病情后,开始调整治疗方案。

    终于,到了中午的时候,念卿的情况总算是稳定了下来。孩子没有一点精神,连眼睛都睁不开。

    “乖宝宝,念念,你要做个坚强的宝贝,快点好起来,不能再让妈妈担心了,明白吗?”苏凡去洗手间的时候,覃逸飞轻轻抚摸着孩子的脸蛋,温柔地说。

    苏凡听见了他的话,不禁热泪盈眶。

    “你回来了?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覃逸飞起身,对她笑了下,“想吃点什么,我打电话让他们买。”

    她忙擦去眼泪,摇头。

    “不许这样逞强,明白吗?你要是身体出了问题,念卿怎么办?”他的语气严肃,和平时完全不同。

    苏凡便不再争执,他说的对,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

    还好,念卿的病情虽然来势汹汹,可是脑电图的检查结果说明孩子的大脑应该是没有问题,现在只需要治疗发烧就可以了。

    苏凡和覃逸飞都松了口气。

    下午的时候,覃逸飞就派人找了个护工阿姨过来帮忙,自己赶去公司了。晚上,覃逸飞又来到念卿的病房,向苏凡询问情况。苏凡告诉他,念卿今天还在发烧,不过频率和温度已经比昨天晚上好多了。

    看着一天一夜没有合眼的苏凡,覃逸飞于心不忍,就主动留下来帮她。不管苏凡怎么劝,他都不离开。

    看着覃逸飞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苏凡的心里,难受极了。

    深夜的病房里,苏凡给覃逸飞盖上了一条毯子,让他安心睡觉,自己则趴在床边,也睡着了。

    念卿的病房,是一个单人间。因此,尽管夜里儿科的走廊里总会传来孩子的啼哭声,可他们这个病房还好,很安静。

    次日上午,覃逸飞又去上班了,苏凡目送他离开,什么都没有再说。

    病床上,念卿已经开始对她笑,对她咿咿呀呀叫了。覃逸飞临走前还让念卿再叫“爸爸”,念卿却叫不出来,覃逸飞故作失望的表情,可念卿怎么懂呢?

    然而,苏凡并不知道,离开医院的覃逸飞被母亲叫到家里发生了什么事,而这件事,直接影响了她和念卿!

    覃逸飞没想到母亲此次来找他,竟然又是为了相亲的事!

    他回国一年多,母亲就给他介绍了不知道多少个女孩子认识,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年龄谈婚论嫁没什么稀奇,可是,总这样就会让他心生倦意。母亲或许也是知道了这一点,已经大半年没有再提及这方面的事情了。而这次,如此隆重--

    覃逸飞这两天又是工作又是医院,也是困的不行,当母亲把女方的照片递给覃逸飞的时候,他还没看就打了个呵欠,却听母亲道:“你看也不看,就这么不满意?”

    “我哪有不满意,就是真的困了!”覃逸飞说着,看了一眼照片里的人,视线刚一移开,头又猛地转过去仔细盯着照片。

    母亲看儿子这样子,可能还有点指望,刚要开口说话,却听儿子说“妈,你们要介绍的人就是她?”

    “是啊,怎么了?叶敏慧是那个叶家的女儿,叶家老三的独生女--”母亲道。

    那个叶家,他怎么会不知道?

    “我知道,我姐夫的小姑夫的前任小舅子的女儿,对吧?”覃逸飞道,“如果是她的话,就不用再说了。”

    “你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母亲道,“什么叫如果是她的话就不用再说了?”

    覃逸飞叹了口气,道:“总之是不用了,我和她,没可能!”

    “什么叫没可能?你知道有多少人给叶敏慧介绍对象?叶敏慧又见过几个?你就不能认真点吗?”母亲说道。

    覃逸飞静静坐着,端起杯子喝了口水,一言不发。

    他和叶敏慧--要是有可能,早就有了,何至于到了今天来相亲?难道她愿意和他见面,他就要见?他欠她了?这种女人!

    可是,覃逸飞并没有把内心的真实想法告诉母亲,只说:“妈,您不要再帮我安排什么相亲了。我的事,我心里有数。”说完,他就起身准备离开家里去医院了,母亲再怎么叫,他都没有回来。

    等覃逸飞离开,徐梦华怎么都想不通这儿子怎么了。如果换做是别人也就算了,叶敏慧还是要慎重对待一下子的。于是,徐梦华想了想就给女儿覃逸秋打了个电话,问她知不知道其中的内情。

    覃逸秋没有料到弟弟会这么做,可是,她大致也能猜得出其中的缘故,多半和苏凡有关。问题是,弟弟难道对苏凡动真情了?怎么会呢?

    面对母亲的询问,覃逸秋只好说她找机会问问弟弟,却也没有把苏凡的事说出来。且不说现在婆婆和苏凡的关系已经亲如母女,从根本上来说,她也挺喜欢苏凡的。身为一个女人,她并不理解弟弟喜欢苏凡的根本原因,这件事,说奇怪也不奇怪。自古以来,都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可是,她的父亲毕竟是省委书记,他们家基本是不会接纳苏凡这样的单身妈妈。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母亲是要让弟弟去和叶敏慧相亲的,不管这件事成与不成,这点面子总是要给的,不能得罪了叶家。可是,弟弟这家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