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48章 我们家不会让一个未婚妈妈进门
    自己最近就老接到榕城那边的老朋友打来的电话,他们总会有意无意地问及弟弟的恋爱状况,说在哪儿哪儿碰见逸飞和一个带着孩子的漂亮女人吃饭购物,“带着孩子”这个定语好像会被特别加重。她的闺蜜死党甚至还会把当时的情形描述一番,说逸飞好像很开心,经常还会抱着那个小婴儿,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们是一家人。

    现在,覃逸秋担心的是,自己听到的这些,父母那边迟早也会听到。要是父母听到了,恐怕就会麻烦了,极有可能会影响母亲和婆婆的关系,而这是最让她担心的。

    那么,她该怎么办呢?在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之前赶紧阻止吧!

    于是,挂了母亲的电话,覃逸秋便给弟弟打了过去。

    “在干嘛?”覃逸秋问。

    “要去医院。”他正在开车。

    “医院?怎么了?”覃逸秋道。

    “念卿住院了,我过去陪着。”覃逸飞道,“妈给你打电话了?”

    “念卿怎么了?雪初怎么都没和我们说?”覃逸秋道。

    “哦,没什么,就是生了点小病,医生让住院治疗,估计再有几天就可以回家了,你们别担心。”覃逸飞道。

    “哦,”覃逸秋道,“你为什么不愿意去和叶敏慧相亲?只不过是见个面而已,又不干什么,你干嘛不去呢?”

    “大家都知道结果会怎么样,那我干嘛还要去呢?”覃逸飞道。

    “好,那咱们不说叶敏慧了,我问你,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覃逸秋问。

    覃逸飞笑了下,道:“姐,你知道我喜欢谁的,干嘛还多此一举地问?总之,我是不会去见叶敏慧的。”

    “你怎么这么倔?何必得罪人呢?你难道想让爸妈难做?”覃逸秋道,覃逸飞还要说什么,就被她给拦住了,“我跟你说,不管你心里怎么想的,和叶敏慧见一面就完事,你看不上人家,人家也不一定看上你!”

    覃逸飞只是笑了,不说话。

    “哦,对了,听说你最近很有当爸爸的自觉嘛!经常带着念卿出去?”覃逸秋道。

    “你也觉得我像当爸爸的?”覃逸飞笑问。

    “何止!”覃逸秋话锋一转,“老弟,你跟我说句实话,你是不是和雪初,你们在交往?”

    覃逸飞笑了,道:“我倒是想,人家不答应,怎么办?”

    覃逸秋没想到弟弟会这么说,忙问:“她,不答应?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不会放弃的--”覃逸飞道。

    “我不知道该说你是执着呢还是犯贱,人家都不答应了,你还缠着人家干什么?还是说,以前那些被你甩了的女孩子,都是因为没有冷脸对你,才被你甩了?”覃逸秋道。

    覃逸飞笑道:“有可能哦!”

    “你就是欠抽!”覃逸秋道。

    “不管是我欠什么,反正,我--”覃逸飞道。

    “小飞,你有没有想过一件事。”覃逸秋打断弟弟的话,道。

    “什么事?”

    “为什么雪初不答应和你交往?你对她这么好,对念卿这么好,她怎么还会不同意呢?换做任何一个女人,就算情况比雪初要好许多的,也会答应你。我弟弟的魅力那么足,实在是--”覃逸秋道。

    覃逸飞苦笑了,说:“是啊,我也不明白。”

    “你想过原因没有?”覃逸秋问。

    “想过啊,想过很多。我觉得她可能是很爱念卿的生父,想着要和那个男人团聚才拒绝我。可是,她说她隐姓埋名,就是为了不让那个男人找到她--”覃逸飞道。

    “那有没有一个可能是她不愿意连累你呢?”覃逸秋道。

    “连累我?我有什么可连累的?”覃逸飞不解。

    “你觉得咱们家有可能会让你娶一个未婚妈妈进门吗?”覃逸秋道,“雪初她是觉得你和她不会有结果,所以才不愿意给你希望继续下去--”

    覃逸飞叹了口气,道:“为什么会不让我娶她呢?她是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念卿又那么乖。不过,姐你说的也对,不管咱家什么态度,雪初也会像你那么想的。”

    “是啊,老弟,换做任何理智的女孩子,都会像她那么想。你和她之间的差距那么大,你们是很不现实的,明白吗?从这一点上来说,我觉得她比你理智多了!”覃逸秋道。

    “为什么到了这个年代,还要搬出这种门第之见?”覃逸飞道,“我们家是如此看待雪初,怎么不知道叶家也是如此看待我们呢?姐,在我们希望被别人平等对待之前,是不是也该用平等的眼光去对待比我们低的人呢?”

    覃逸秋哑然。

    “姐,我喜欢雪初,所以我会坚持守在她身边,直到她接受我的那一天为止。”覃逸飞道,“好了,我到医院了,要下车了。”

    “等等,老弟,”覃逸秋道,“相亲的事,你去不去?”

    覃逸飞下车,锁了车子,道:“要去啊,要不然爸妈脸上也过不去。被公主赐见一次就闪人!”

    “可是,老弟,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这么做,会让雪初处在很尴尬的位置?你还是稍微为她想一想吧!”覃逸秋道。

    覃逸飞停下脚步,看向那密密麻麻亮着的窗户,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姐,我知道了!”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病房里,念卿正和妈妈玩玩具,覃逸飞一进去,孩子就朝他挥舞着小手,对他笑。覃逸飞没有去想姐姐刚才在电话里说的事,就快步来到床边抱起念卿亲着笑着。

    然而,覃逸秋想到的问题,她的母亲徐梦华也想到了。徐梦华觉得儿子一定是有什么秘密,既然女儿不知道,那么她就找别人问,找那些知道儿子近况的人问。

    正如覃逸秋所想,很多人其实是不愿意管别人家闲事的,覃逸飞若是真娶了一个未婚妈妈,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等着看他们覃家的笑话,把他们家当做谈资。可是,总有人会把实情告诉徐梦华,而徐梦华,就在当晚知道了儿子这个“被当爹”的现状,不由得怒火中烧。

    当晚,徐梦华几乎一夜没睡,她知道女儿和儿子是一伙的,要是从女儿那里去问那个未婚妈妈的身份也是白搭。儿子是个什么性格,徐梦华还是知道的。不过,这件事要尽快解决,否则,覃家的脸还不知道要被丢到什么地步去。

    等念卿睡着了,覃逸飞也让苏凡休息,他坐在一旁守着孩子。

    这两天,念卿发烧的情况稳定了许多,昨晚夜里就没发烧。医生说应该会好点了,让他们还是好好盯着。可是,覃逸飞还是不放心,见苏凡白天辛苦,他就在晚上多陪陪孩子。看着苏凡和孩子,心里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哦,去瑞士的事,你就不用管了。周末的时候,念卿也该出院了,你就在家好好照霍孩子。”覃逸飞道,“还有,念卿的户口,我在找人办了,明天会拿给你。”

    “户口?”苏凡愣了,“你怎么给办的?”

    “你别管了,我有办法。”他笑了下,道,“你睡吧,我还有几份邮件没有回复。”

    苏凡不便再问,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次日,覃逸飞临时出差了,下午的时候,有人就来到念卿的病房,把户口本交给了苏凡。让苏凡意外的是,户口本完全不像是作假的,而且,上面清楚的写着母亲的名字就是苏雪初,至于家庭住址,却不是罗家那个,而是她完全不知道的一个地方。等她打电话给覃逸飞,却是无法接通。她只好给他发了条短信,说已经拿到了户口本。直到两个小时之后,覃逸飞才回了电话。

    “你放心,这个户口绝对是真的,我们要给小念念一个合法的公民身份,对不对?”覃逸飞道。

    “逸飞,这个,你是怎么办的?”她问。

    “我有渠道的,合理合法。”覃逸飞道,“好了,我这边还有事,忙完了再聊。”

    拿到户口,苏凡真是开心的不得了,从今以后,念卿就不是黑户了,她也可以像其他的孩子一样去上学生活,太好了!

    然而,就在苏凡开心的时候,两个陌生女人来到念卿的病房。

    “您好,请问您找哪位?”苏凡问。

    “你就是苏雪初?”。

    “是我,”苏凡习惯性地把散乱下来的头发绕到了耳后,望着眼前富贵逼人的中年女人,她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你好,我是逸秋和逸飞的母亲,你叫我伯母就可以了。”徐梦华推门进入,看着趴在床上的小婴儿,道,“孩子病好了吗?”

    “哦,伯母您好,谢谢您的关心,孩子好多了,明天就可以出院了!”苏凡忙说,“您请坐!”

    徐梦华坐在沙发上,跟随她的女人让病房里的护工起身出去,房间里就剩下苏凡母女和徐梦华。

    苏凡猜不出来徐梦华为何会来找自己,自从得知了覃逸飞的身份,她就一直担心有一天会和那些与霍漱清有关的人见面,却没想到会这么快。一时之间,苏凡的内心忐忑不已,她赶紧给徐梦华倒了一杯水,抱起念卿站在床边。

    “你坐下吧,抱个孩子挺累的。”徐梦华道。

    苏凡道谢,拘谨地坐在沙发上。

    徐梦华上下仔细打量着苏凡,看的苏凡很不舒服,过了一会儿才说:“逸飞他年纪轻,很多事都考虑不全面,你虽然比他还年纪小,不过,毕竟你是个当妈的,也不是孩子了,他不清楚的,你难道也不明白吗?”

    苏凡顿时无语。

    “伯母,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