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53章 支持你的梦想
    苏凡便赶紧折身返回了店里,她并不知道,覃逸飞正在平板电脑上面看着她的婚纱设计稿。

    前几天,上海举办了一个婚纱设计大赛,而覃逸飞的公司是华东省的主办单位。在公司加入这个活动的时候,覃逸飞想起自己之前帮苏凡整理家里的时候,看见过她的一本设计稿,当时他还认真地翻了下。没想到她去婚纱店打工也不是他想象的突然的决定,而是因为她自己就喜欢做设计!想起这件事,覃逸飞便偷偷找借口去了罗家,在苏凡的书房里找到了那本设计稿。本来他就是一直做传媒的,而他的公司专门有一块就是和服装潮流有关的,他也不算是个完全的门外汉。在他看来,苏凡的设计还是有很特别的地方,于是就从三本手稿中选出了自己认为最满意的两幅送去参赛,现在大赛正在进行,而苏凡的设计已经入围了最佳新人奖的角逐。

    等苏凡回到车里,覃逸飞赶紧把页面关掉,笑问:“这好像没有半小时啊!”

    “店长特意给我提前放假了。”她笑着答道。

    “那好,我们去榕城湾看海?今天好像岷山岛有很壮观的烟花表演,榕城湾刚好是最好的观赏点。”他说。

    “那肯定是人山人海了吧!”她说。

    “放心,我找了个好位置!”覃逸飞神秘笑着,道。

    苏凡笑了笑,没反驳。

    烟花,果然是绚烂非凡,可是,刹那的美丽之后,只留下空空的叹息。

    等苏凡拿到大赛的领奖通知,是29号,颁奖典礼正好在31号晚上举行。

    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拿了最佳新人奖,而这个领奖的请帖,竟然是覃逸飞给她拿来的!

    震惊之时,覃逸飞还说:“你别怪我替你投稿,我只是想试一下你到底能不能拿奖。我的计划是,如果你可以拿奖,我就把这件事告诉你,看在拿奖的份儿上,你也不至于会怪我到什么地步去。如果你不能拿奖,我就当这件事从没发生过--”

    她只是摇头,一把抓住他的手,说出了覃逸飞完全没有预料的话。

    “你打我一下,打我一下!”她说。

    他不解。

    “你打我一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覃逸飞却笑了,道:“笨蛋,想挨揍改天再说,今天我不想揍你!去跟你们老板请假,跟我去参加颁奖典礼!”

    江彩桦当然也是非常为她高兴的,赶紧催促她跟着覃逸飞去,还说让覃逸飞好好帮苏凡打扮一下。

    “那种场合的人都很专业的,你可要穿的漂漂亮亮的,要不然人家没人相信你会设计婚纱!”江彩桦笑着说,“没想到我们念念的妈妈是婚纱设计师啊,好厉害是不是,念念?”

    念卿却只是笑,大人开心,她也开心!

    很快的,苏凡就和覃逸飞去了上海参加颁奖典礼,当她的领奖照片出现在媒体上的时候,有个人看见了,而这个人,就是孙蔓!可是,孙蔓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见,再看看照片旁边的名字,完全对不上号,这是那个苏凡吗?是那个抢了她丈夫的苏凡吗?

    可是,孙蔓并没有立刻打电话问霍漱清,她没有那种冲动,更加没有立场,霍漱清和苏凡没有见面,这是她从堂哥孙天霖那里得知的。那么,苏凡现在--

    想来想去,孙蔓还是找了孙天霖,让他帮忙查一下这位婚纱设计师苏雪初的来历,看看她到底什么来历,并叮嘱孙天霖保密,不得泄露此事。

    孙天霖对孙蔓和霍漱清的事早就没了过问的心思,也没想到自己要派人去查的就是苏凡,他甚至连照片都没有看,就让手下去处理了。如此一来,孙天霖就根本没有机会将这件事告诉霍漱清。

    然而,孙天霖的调查结果让孙蔓大为震惊,她没想到这个苏雪初竟然和覃逸飞在一起,而且还是罗将军遗孀的干女儿。这,是苏凡吗?到底怎么回事?

    元旦,孙蔓当然要从沪城回到榕城,母亲四月份去世了,家里就独居的父亲。父亲已经八十岁了,年事已高,身体虽然有些不好,却对生死一事看得极开。

    妻子去世后,老头子就直接住进养老院去了。这对一直照顾父母的孙芳来说,不得不说是个打击。可是,父亲坚持着,说着这养老院是他老早就决定的事,他和妻子不管谁先去世,另一个就去养老院。而且,养老院有很多的老人,孙老爷子更喜欢那种和一堆人在一起的日子。于是,孙蔓每个假期都要回来榕城去养老院探望父亲。

    今年的元旦才刚过几天,孙蔓就再度返回了榕城,不是因为工作,不是因为父亲或者姐姐,而是因为苏凡。她怀疑那个婚纱设计师就是苏凡,尽管她不愿相信苏凡可以走到这一步--那个土包子苏凡,怎么会设计婚纱?还会得奖?难道是覃逸飞动的手脚?可是,覃逸飞为什么要那么做呢?--种种疑问,促使她去寻找问题的答案,尽管她早就决定彻底离开霍漱清的世界。

    元月中旬,孙蔓来到了榕城,按照孙天霖给她的调查结果来到了苏凡工作的婚纱店。

    得知苏凡得奖后,覃逸飞就开始着手为她寻找店面准备开店,而苏凡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覃逸飞在榕城毕竟是有根基的,想为苏凡找个地方开婚纱店还是非常容易的。婚纱店就选在了榕城市商业区的一条名为武陵路的上面,一共是两层,面积约八百平方米。

    除了店面和工作室,就是要找个做婚纱的工厂,不过,这个要和苏凡商量来选。他是知道的,有些设计师是要求手工缝制衣料的,至于苏凡有什么要求,必须要征求她的意见,他不能随便做主。还有,她要有一个团队,不光是销售,还有助理,总之,需要一个团队,而不是像她过去那样随手画画就扔了。

    他看得出来,她的设计缺乏正统的训练,有种自然的感觉,野性,或者温婉,不管是什么感觉,都让人有种“这就是来自心灵的创作”的想法,而这也是评委会给她的作品的评价。断断续续从事传媒业多年,覃逸飞也算是半个专家,他很清楚,像苏凡这种完全凭借天赋而做事的人,或许很快就会面临着天赋耗尽的危机。而一个专业的团队可以及时为她提供讯息,让她思维活跃,保持积极的创造力。

    在苏凡毫不知情的状况下,覃逸飞已经秘密进行着自己的计划。等两人从沪城出席完活动回到榕城,他就直接带着她去了婚纱店,只是店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但是外玻璃上都贴上了广告,阻挡了外界的视线。

    “这是--”她看着他推门进去,问。

    “你先看一看,如果在这里开婚纱店的话会怎么样?”他问。

    苏凡哪里知道他问话的目的,就认真地观察着这一间将近四百平米的店面。

    覃逸飞一言不发,只是静静跟着他。

    “怎么样?”覃逸飞含笑问她。

    “呃,开婚纱店的话,完全够用的,作为一个中小型的店。”她认真地答道。

    覃逸飞点点头,问道:“你喜欢大一点还是这样?”

    “我?我觉得这样就挺好的。”她说。

    “那就没问题了!我们把这里租下!”他说。

    “租下?”

    “嗯,你难道不想开一个自己的婚纱店吗?只卖你的作品!”覃逸飞道。

    她看着他,好像他也没有开玩笑。她是想过开婚纱店,只不过那是她的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租赁合同,我早就签好了。这是你的店,你来负责。不过,开店需要的所有开销,都由我承担,你只需要负责设计就好。等我们的婚纱开始上市,收入我们对半分,怎么样?”

    苏凡呆了,这,这简直太意外了!

    他怎么--

    “好了,别犹豫了,我们要开工了,你刚拿了奖,要趁着这股热乎劲儿,赶紧入行。你可别偷懒,我是无情的监工,要监督你干活的!”覃逸飞微笑道。

    苏凡从他手里拿过合同,双手不禁颤抖着。

    不要再矫情了,接受吧!

    “好,说定了,我们对半分!”苏凡道。

    覃逸飞点头,道:“那就尽快开始装修,明天会有装修公司过来,我已经让三家公司去做设计了,明天你亲自挑选用哪一家。走,咱们再去个地方。”

    说完,他就拉着她的胳膊关上了店门上了车,直奔附近的一个小区,进了一幢高层。

    苏凡跟着他,电梯停下来,覃逸飞走到一扇门前,按下了一个密码,门一拉就开了。

    “这是什么?”她问。

    “进来看看--”他面带喜悦。

    不用问,又是他的惊喜。

    这是一套面积不大的公寓,约莫一百多平米,却完全不像是家,而是工作室的感觉。覃逸飞领着她四处看着,给她说哪里哪里可以做什么。

    “这是你的工作室,不错吧?我让Lisa布置的!”他含笑道,一脸的得意洋洋,似乎已经看到她在这落地窗的房间里画图。

    “逸飞,我,你怎么,怎么准备了这么多,我都,我都没想到会这样--”她望着他,问道。

    他却只是笑了下,道:“我说了,你要开始做设计赚钱了,我可是你的投资人,你要好好干才行!别的什么都不用想!”

    “逸飞--”她叫了他一声。

    “好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现在并不需要听你的感谢,我需要你开始正式投入我们的新事业!”说着,他笑了下,道,“哪天公司倒闭了,我就来投奔你,你可要好好赚钱才是!这就是我的新投资!”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是开玩笑的,赚钱什么的都无所谓,你只要为了自己的梦想努力就好,其他的东西,我会找专业的人来做。”他补充道。

    苏凡有种说不清的感觉,总觉得覃逸飞好像很了解她,而且总是为她考虑。尽管两个人早就说清楚了是做朋友,可现在,他们的关系明显不是朋友了。如果她坚持这是朋友,那她就必须努力来平衡这层友谊!

    “我们还有很多的事要做,你现在可不能摇摆不定了,就算是赶鸭子上架,我现在也要赶你!”他抓着她的肩,注视着她的双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