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56章 霍漱清,你疯了吗?
    曾经的苏凡,无数次想象过和他相见的情形,想象过第一句对他说什么,事实上,直到此时,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和他说什么。

    覃逸飞见她沉默着,心里也有些不解。他知道苏凡不是那种很喜欢社交的人,可是待人礼貌周到,不管是在他公司做编辑的时候,还是后来去婚纱店或者自己做老板。今天,怎么了?

    “谢谢霍书记的关心,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当初脑子里突然想到的!”苏凡礼貌地笑了下,答道。

    听她这么说,霍漱清却笑了,道:“原来如此,看来,是我想多了。”说完,他就拍拍覃逸飞的胳膊,说了句“改天一起喝酒,有空了打电话”,在是市委办公室主任尤天的陪同下,走到一旁和过来向他敬酒的人一一碰杯寒暄。

    “雪初?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覃逸飞关切地问。

    苏凡忙摇摇头,挤出一丝笑容,道:“是我,我太紧张了!”

    “不怪你,是我考虑不周。”覃逸飞道。

    “我想出去一下透透气,你别管我了,还有很多人要和你喝酒呢!”苏凡道。

    “嗯,你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等会儿我去找你--”覃逸飞说着,招手叫过来一个侍应生,让那个人带苏凡去个休息间。今天出席宴会的人,包括服务人员在内,哪个不知道覃逸飞是省委书记的儿子?覃逸飞如此说,谁还不敢去照办?

    于是,侍应生热情地领着覃逸飞和苏凡走向翼楼的休息室,走到半路,有几个和覃逸飞相熟的人过来找他,苏凡也不愿太麻烦他,就说“我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你去忙吧”,覃逸飞深深看了她一眼,就跟着那几个人走了。

    休息室里有个宽大的阳台,苏凡原本就是想在阳台上吹吹风,好让自己的心情可以稍微平静一点。曾经,她想过该如何跟霍漱清说明念卿的出生和念清的事,却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样的场合问了。在那么多人面前,她怎么能把实话说出来?他难道看见那两个字会不明白吗?为什么还要问她?

    毕竟是到了深冬,夜里的风吹过来,简直冷到了骨子里。

    她哆嗦了几下,便准备关掉阳台的门折回里面喝口热水,可是,她刚一转身,就撞上了一个什么,定睛一看,是一个男人的胸膛。

    奇怪,她明明把门锁上了,怎么会有人进来?

    霎时,她抬头,却完全被怔住了。

    清冷的月光,照在他那棱角分明的脸上,光与影在他的脸上形成自然的界限,在她看来,那双眼眸似乎越发深邃。

    她低下头,一言不发,想要从他的身边走开。可她还没有动,整个人就被他紧紧抱住。

    他一下子就扳起她的下巴--非常用力,她都有点疼--逼迫她正视着自己,她不懂他眼神里是什么意思,可是,她不敢直视他,她的视线躲避着。

    或许是她这样的躲闪激怒了他,或许是他压抑的相思激怒了他,她的视线躲闪中,他将她的双手反剪在背后。在她专注于如何挣脱他的钳制时,一股熟悉的气息却充斥在她的唇间。然而,重逢之后的第一个吻,完全不是以往那种温柔婉转,或者情潮澎湃,而是让她尝到了血腥味。这种血腥味不是因为他咬了她,也不是她咬了他,而是她的躲闪让他没有快速捕捉到她的唇,牙齿却撞在了一起。

    好痛,为什么会这样?

    “放开--”她忍着痛,任由红色的鲜血从齿间渗出,低低地恳求道。

    可他并不想放开,他怎么会愿意?

    就在她这两个字出口的时候,他的手卡住她的下巴,用力地吻上了她那依旧渗出血的双唇。

    曾经,在情动之时,她说要吸了他的血,他对此也是甘之如饴,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真的会如此。

    血液交融,在彼此的唇舌间随着唾液的交换而涌动着。

    在力气上,她丝毫不是他的对手,她早就清楚这一点。尽管今夜的重逢完全超出两个人的想象,可是此时完全处在力量交锋中的两个人,很快就放弃了这样的争斗。

    明明是那么想念对方,明明是恨不得把对方揉进自己的骨血,又从哪里来的力量来对抗?

    在他的怀里挣吧了连一分钟都不到,她就闭上了双眼。而那一刻,他的手,也放松了力量,不知不觉间松开她的下巴,松开她的手腕,捧起了她的脸。

    清,我想你,我想你--

    她在心里不停地喊着,全身的血液沸腾了起来,紧紧抱住他的腰身。

    冬夜的冷风,毫不留情地肆虐了过来,然而,周身的热度如同茧一般包裹着他们,将这寒冷牢牢隔绝在外。

    而此时,覃逸飞刚好被那几个人拉着走到了楼下的一个宽大露台上说话,他不经意间抬头向上看去,灯影里似乎看到了上面不远处有两个人在一起拥吻。他从来没有这种窥探别人隐私的喜好,就没去注意。

    “前天霍书记和我说,我那个项目不能上,你能不能想想办法?”一个年轻男子站在他身边,推了推他的胳膊,低声道。

    覃逸飞却只是笑了下,没说话。

    “帮帮忙吧,别这么无情!这件事就是在霍书记手里决定,别人说不来话。”那人对覃逸飞道,“我这情况,要是你不帮我,谁能帮得了?你就忍心看着兄弟我落难?”

    “我和他从没有谈这种事的先例,恐怕我帮不了你。”覃逸飞说着,顿了下,道,“你要真想找他,可以去找我堂哥试试。看看我堂哥能不能帮你联系一下。”

    “你说东阳哥?”男人问。

    覃逸飞点头,男人刚想说什么,就被身旁另一个人使了个眼色,便没有再说什么。

    可是,当覃逸飞再度抬头的时候,阳台上刚刚在一起拥吻的那两个人,已经完全看不到了。

    当阳台门被关上,头顶的灯光在苏凡的眼里一阵旋转,接下来她的身体就被他压在了沙发上。

    唇舌依旧没有片刻的分离,两具被相思灼烧的身体紧紧相依。

    他太熟悉她,在他的面前,她什么秘密都没有,他比她更加了解她的身体。然而,在分离了将近三年之后,这份熟悉,却让彼此的心里,充满着深深的苦涩。

    有那么一瞬,苏凡突然恨死了自己,恨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离开他?为什么要放弃自己这么爱的人?那么一刻,泪水从她的眼里翻涌出来,那苦涩的味道,一直流进了他的心里。

    他松开了她,抱着她坐在自己的怀里,脸颊贴着她的,一言不发。

    那炙热的身体,冷却了下来,如同这冬日的空气一般,那么的冰凉,又如他这三年的孤独时光。

    “我们,回家!”他说完,拉起她的手,就走到了门口。

    回家?她眼里的泪珠,断了线。

    这么三年,她一直等待着可以和他回家,回到他们的家,和念卿的家,可是,可是,他现在就这么突然之间闯入了她的世界,让她回家,她,又怎么回?

    可是,到了门口的时候,她却甩开了他的手,他怔怔地望着她。

    “逸飞还在等我!”她说,看了他一眼,就拉开门从休息室走了出去。

    她不知道他此刻是什么心情,可她很清楚一件事,他来这个房间见她已经很危险了,怎么还能冒险一起离开呢?不能,绝对不能!三年前她为什么离开,还不是想让他可以平安吗?如果今晚就这样在别人面前跟着他离开,她这些年受的苦又算什么?她当年离开他又算什么?

    脚步,踩在那厚实的地毯上。不知是双腿无力,还是这地毯太厚把鞋陷了进去,总之,她的腿,好重!

    霍漱清站在门口,看着那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背影。

    她的身影,似乎比眼前那光彩琉璃的宴会厅还要夺目耀眼,在这将近三年的时间里,她留在他心里的光芒从未减退!

    眼看着她就要走到宴会厅了,霍漱清大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不管不霍,朝着刚才的休息室走去。

    脚步太快,她险些摔倒,然而,就在她要跌倒的时候,他一把抱起她,一脚踢开那个休息室的门。

    幸好,幸好,这阵子翼楼休息室这边没有别的人,苏凡的心,却完全要飞出胸膛了。

    她不敢相信,刚才在人前那么冷静的他,怎么突然之间这样没了防备?

    然而,时间没有给她思考的机会,休息室的门关上,他抱着她坐在沙发上,掏出手机拨了出去,她想要挣脱,却没有办法。可是,毕竟他是在给人打电话,她怎么敢出声呢?

    什么?他在安排一条安全通道让他们离开?

    霍漱清,你疯了吗?你想干什么?

    即便如此,她依旧不敢发出一丝声音抗议,也不敢再动弹,否则电话那边的人就会知道他这里有异常。

    很快的,他就挂了电话,来不及让她开口,他就捧着她的脸,脸颊贴上她的,鼻尖在她的脸上轻轻蹭着,蹭着。

    他的动作那么的轻柔,他的手在微微颤抖,他的呼吸也乱了方寸。

    她看不见他的神情,她不知道他此刻是怎样的心情,不知道他,怎么了。

    长久,长久地,霍漱清就这么抱着她,他的唇轻轻在她的脸上滑过,那已经不再流血的牙齿,轻轻地咬着她的鼻尖,她的耳垂。

    她的心,化了,自从离开了他,她就把自己的心牢牢地封锁在冰雪的世界里,禁锢了这颗心,就不会再冲动地去找他去见他。她以为此生就这样了,以为此生就算是见了他,这颗心也不会再跳动。然而,到了此时,她才知道,自己对他,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不管是他的温柔还是霸道,永远都没有一丝的抵抗力。

    爱他,那么地爱他,那么那么地爱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