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57章 你这个笨女人
    霍漱清的脸上,猛然间有了冰凉的感觉,一下又一下,那是她的泪水,他感觉到了。

    他一言不发,只是依旧捧着她的脸,轻轻地吮着那咸涩的泪水。他的呼吸萦绕着她,与她那不安的心缠绕在一起。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能说什么呢?她爱他,而她知道他也爱她。

    一直以来,她的心里有种担忧,根本说不出来,却一直在她的心里驻扎,她怕他忘了她,怕他真的忘了她,怕他不要她了,怕他不爱她了,怕他再也不想见她。这份担忧,在她刚刚在台上见到他时陡然间笼罩了她的心,继而在他问及念清之时彻底控制了她的心灵。她,怕了。她怕失去他,怕他们变成了陌生人!

    而此刻--

    泪水,根本停不下来,越来越多,似乎是要将她这接近三年的每个日夜为他流的泪都重新流淌一遍!

    “笨女人!”她的耳边,是她熟悉的声音,可是,这声音尽管和过去一样充满了浓浓的宠溺,却也是饱含着说不尽的沧桑,似乎这么几年,有些东西变了,而有些,依旧没变!

    她的手抓着他的,紧紧贴着自己的脸,泪水便从他的指缝间流了出去。

    房间里,只有她低低的啜泣声。

    当她左手上的指环反射的光线晃过了他的眼,霍漱清猛地抓住了她那只手。

    而那一刻,她的泪水也猛地断了。

    泪眼蒙蒙中,是他惊喜又恍惚的眼神,她抽出手,他却又抓了回去,细细地注视着那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吻了上去。

    她的心,陡然停止了跳动。

    “咚”心脏的寂静的空气中跳了一下,同时,她感觉到他吻了下她的手指。

    “咚”,心脏又跳了一下,而同时,他又吻了下她的手指。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她的心,越跳越快,而她很清楚,是他的吻在控制着她的心跳,那么地精准。

    此时,苏凡有种错觉,似乎这三年他们根本就没有分开过,似乎他们从来都没有分开过,昨天他们还在一起,今天又在一起--似乎这三年每一个日夜的相思,都不曾有过,似乎这一生一世,他们就是这样抱在一起!

    可是,现实明明就不是如此,明明他们分开了九百多天!

    既然分开了这么久,为什么,为什么他还是能够轻易掌控她的心跳?为什么他就这么,这么容易控制了她?

    他的唇上,只有她的泪,却是干干的,碰触着她的唇,轻轻含住一瓣唇,却又松开,然后又含上,一遍又一遍。

    她闭上眼,嘴唇不住地颤抖着,就连她的身子都随着抽泣声而抖动,如那被风吹乱的树枝一般。

    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长久以来的构筑的那么多词语,已经在眼前的这个人面前失去了表达力,久久的,房间里只有她低低的啜泣声。

    他拥住她,将她抱在自己怀里,她抱住他的肩膀,无声地落泪。

    “丫头--”他低低叫了句,她的心,顿住了。

    曾经,他就这样称呼她,总是这样。

    “我--”他刚开口,后面的话还没有来得及出口,两个人就听见门上传来有节奏的敲门声,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两个人都熟悉的声音--

    “雪初,雪初?你还在里面吗?雪初?”

    是覃逸飞?

    苏凡猛地惊醒了,她赶紧从霍漱清的腿上起来。

    霍漱清也没想到覃逸飞会来,他和苏凡还没离开,覃逸飞--

    这两年,不管是从覃逸飞自己,还是覃东阳或者覃逸秋的口中,他都听说过覃逸飞对一个未婚妈妈情有独钟,后来甚至还帮助那个女人办了一个婚纱设计公司。可是,他根本都没有追问过那个女人叫什么,他们也没有主动跟他提过名字。不过,从今晚的情形来看,他们说的这个女人,就是苏凡了。而现在,他该怎么让覃逸飞知道--

    霍漱清还没有开口,苏凡就忙拉着他起来,拉开洗手间的门把他推了进去,然后赶紧擦去脸上的泪,拉开门。

    覃逸飞看见她脸上那清晰的泪痕,担忧不已,道:“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她忙挤出一丝笑容,道:“没事,没事。你呢,怎么过来了?”

    “我过来看看你怎么样了。”覃逸飞顿了下,道,“要不,我们先走吧,你回去早点休息!”

    苏凡想起在里面洗手间里的霍漱清,便对覃逸飞道:“那好,你先等我一下,我进去拿包,包好像落在里面了。”

    说完,她竟然将门关上,覃逸飞看着那扇关闭的门,不禁有点无奈地笑了。

    返回休息室,苏凡刚转身就看见了从洗手间里出来的霍漱清。

    “我先出去,你等一会儿。”她低声道。

    “我跟小飞解释!”他的声音很低,却透着深深的坚决。

    可是,她怎么能让覃逸飞知道念卿的父亲就是霍漱清?这不是把她和霍漱清的关系又摆上桌面吗?以前的教训难道还不够吗?

    “有什么话以后再说,你不要找他!”她说完,拉开门快步离开。

    这次,换做是霍漱清面对着这扇紧闭的门无奈叹气了。

    她,到底为什么不让他和小飞谈?

    而且,未婚妈妈?她,有孩子吗?她的孩子--

    霍漱清突然觉得自己和她有很多的问题需要谈,很多很多,这三年里,不管是他的生活,还是她的,他必须要找她。

    想到此,他拉开门大步走了出去,眼前不远处是覃逸飞和苏凡,他大步追上他们。

    “小飞--”他叫了声。

    覃逸飞停住脚步,含笑望着他,讶异道:“哥,你怎么在这里?”

    苏凡一看霍漱清,满脸都是担忧和紧张。

    霍漱清看了她一眼,走到她身边,刚要开口,就看着有几个人过来,只好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改口道:“你们这是要回去?”

    “嗯,雪初有点不舒服,我们就先回去了。”覃逸飞道。

    雪初?霍漱清看了苏凡一眼,自己怎么就没注意到她的化名?这丫头,这丫头,她--

    这一刻,有什么东西堵在了霍漱清的嗓子眼里,让他张着嘴却说不出话。

    她用了他取的名字,她设计的婚纱叫念清,她还戴着他给的戒指,还有,还有,孩子!

    苏凡哪里敢让霍漱清继续在这里纠缠下去?她和他三年没见了,的确,的确是有很多很多的话要讲,可不是现在,不是当着逸飞的面,不该让逸飞知道他们的事。为什么,原因很简单,逸飞和逸秋知道她的孩子,而一旦他们知道念卿的父亲就是霍漱清,那不就是等于让省委书记也知道了吗?霍漱清有个私生女,他的仕途--不行,绝对不行,她好不容易才让自己不至于成为他的威胁,怎么可以再一次去害他?不行,绝对不行!

    “逸飞,要不我先走了,你和霍书记--”苏凡忙说。

    覃逸飞一把拉住她的胳膊,然后松开,对霍漱清道:“哥,我和雪初先回去了,改天我再找你喝酒啊!”

    “我看今晚有不少人要找你,不如你多留一会儿,正好我也要准备走了,顺路送送她。”霍漱清看着苏凡,对覃逸飞道。

    说话间,有几位富商走过来和霍漱清、覃逸飞打招呼,一起过来的还有市委秘书长尤天以及霍漱清的秘书冯继海。那几位富商见了两人,便说“霍书记这么快就要走了吗?”

    “还有点急事要回去处理,今晚就先失陪了。让尤秘书长代我陪各位多喝几杯!”霍漱清含笑道,一旁的尤天点头应声。

    苏凡不禁看了霍漱清一眼,却发现他脸上的笑容比过去更加难以捉摸,这样的想法,让她心里突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感觉--过去了这三年没有见面,两个人都变了,还能像过去那样的相处吗?

    相处?苏凡啊苏凡,你想的也太远了,你们还有什么机会相处?

    “哦,对了,覃总应该没什么安排了吧?不如一起坐下来聊聊?”工商联的负责人握住覃逸飞的手,含笑问道。

    覃逸飞也不想留在这里啊,苏凡要回去了,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故意和他作对,让这群人在这里邀请他?

    他还没开口拒绝,就听霍漱清说:“小飞,既然孙主席专门留你了,你就留下来多待一会儿。”说完,霍漱清又对尤天道:“别让小飞喝多了!”

    有这种和省委书记的公子拉关系的机会,谁会不乐意?尤天忙应声,道:“霍书记放心,今晚我不会让覃总多喝一杯的!”

    覃逸飞又不是第一天出门做生意,遇上这情形,自然也不能直接了当开口说“我要走了”。

    “哥,那我先过去了,你替我送一下雪初。”覃逸飞只好如此对霍漱清说。

    “放心,你记得早点回家!”霍漱清拍拍覃逸飞的肩,望着覃逸飞的眼神宛如兄长一般。

    覃逸飞“嗯”了一声,又对苏凡道:“既然清哥要走,你就坐他的车吧!早点休息!”

    苏凡只好点头,可是,她怎么都觉得这是霍漱清设下的圈套呢?再看一眼冯继海,几年没见,冯继海却似乎没有任何变化。

    穿好自己的外衣,苏凡拿上包包跟着冯继海走进了电梯,此时霍漱清正在和出席宴会的一些头头脑脑们握手告别,被越多的人看见她和他走了,毕竟是不好的。

    电梯里,只有她和冯继海。

    三年不见,苏凡却不知道该和冯继海说什么,既然不知道,那就问候一句吧,这样总是没什么差错的。可是,她刚想说“冯主任还这么年轻”,冯继海却先开了口。

    “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你!”他似乎是在有意压低声音说话,说话间,看了她一眼。

    “是啊,没想到冯主任也来了榕城!”苏凡笑了下,道。

    “这些年一个人过着,很辛苦吧?”冯继海望着她,道。

    苏凡知道,自己和霍漱清的事,来来往往多少的秘密,冯继海多半是知道的。此时他这样问,她也不觉得奇怪。

    辛苦吗?她不禁苦笑了,长长叹了口气,不说话。

    “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才苦!”冯继海说完这话的时候,苏凡愣住了。

    她的视线随着他移动,跟着他的背影离开了电梯。

    霍漱清,他,也苦吗?

    她的鼻头,涌出难解的酸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