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69章 小家伙真是拽
    “念念,以后,我们要和爸爸在一起住,小飞叔叔,他有他的事要做,他不能总是陪着你玩,明白吗?”苏凡道。

    念卿看着前面开车的爸爸,低下了头。

    “念念,在你出生之前,爸爸妈妈发生了一些事,这些事你现在还不明白,等将来长大了,爸爸妈妈会告诉你。”苏凡拉着女儿的小手,认真地说,“你现在只要知道一件事就好,爸爸妈妈都爱你,爸爸他非常非常爱你!”

    念卿看着妈妈,不说话。

    车子停在十字路口,霍漱清转过身望着女儿。

    “念念,你愿意和爸爸妈妈一起住吗?爸爸的家里给念念有一间好大的房间,念念想要放什么东西都可以!”霍漱清道。

    念卿的表情有些奇怪,霍漱清熟悉极了那个表情,尽管他今天是第二次见到自己的女儿,可那个表情,他真的,真的太熟了,苏凡一旦有什么小主意,想说又不敢说的时候,就是那样的表情。

    果真,孩子啊,真是奇妙,从他们的身上,你总是会看到自己和爱人的样子!

    霍漱清如此想着,微笑着看向苏凡,苏凡哪里知道他在想什么?

    “说吧,念念,你想要什么!”霍漱清道。

    “爸爸,我,我——”念卿看看霍漱清,又看看母亲,小声地说,“妈妈会打我!”

    霍漱清笑了,道:“那,就在妈妈不在的时候告诉爸爸,好吗?”

    “好啊好啊,爸爸,拉钩!”念卿伸出小手,霍漱清看了一眼前面,红灯还有五秒就会变了,便赶紧向后伸出小手指,和女儿拉钩。

    而霍漱清,很明显对这项业务很是陌生。

    “好了,念念,爸爸要开车了,等会儿下车了你再和爸爸拉钩吧!”苏凡道。

    念卿收回手,对霍漱清道:“爸爸别怕,我教你怎么拉钩。”

    霍漱清哈哈笑了,转过身继续开车。

    苏凡简直无语了,这个小家伙,总是一副大人样。

    她想起以前看过的一个美剧里面,女主角的女儿对女主角总是一副不放心的样子,主要是因为女主角太迷糊了。难道说她也是一样吗?她也是一副让孩子觉得靠不住的感觉,念卿才这样吗?

    车子,很快就到了和霍佳敏约定的一家私房菜,这里距离玉湖也不是很远。

    玉湖虽不是榕城的中心,可是,这里天然形成了一个商业区。今天他们来的这家店,就在玉湖东面的一座名为玉龙山的山下小巷子里。榕城有不少的山,可是这些山和北方的山不同,没有那么陡峭,说是山,更像是一座座小山丘。

    霍漱清和苏凡一行到达的时候,霍佳敏夫妇已经到了,两个人正在院子里欣赏着正在盛开的海棠花。

    一见弟弟走进来,霍佳敏刚想开口,就愣住了。

    “姐,姐夫,你们来的这么早!”霍漱清笑道,走上去拍了下姐夫的肩。

    苏凡走过来,礼貌地问候:“姐姐、姐夫好!”

    她本不知道该如何称呼霍佳敏夫妇,霍漱清说让她和他一样叫“姐姐姐夫”。虽然现在还没正式结婚,不过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霍佳敏和丈夫都一脸错愕,看着眼前陌生的女人和那个长相有些像霍漱清的小女孩。

    “进去吧,我们进去说!”霍漱清道。

    一行人这才走进了一旁的厢房。

    霍漱清给苏凡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苏凡又把女儿的大衣递给他,霍漱清很熟练地做着这一切。姐姐夫看着这一幕,满心讶然。

    “姐,姐夫,我来介绍一下,这是苏凡,还有,我女儿、你们的侄女儿念卿!”霍漱清一脸自豪地说。

    女儿?

    霍佳敏一下子坐在椅子上,丈夫杨振刚拍拍她的肩,含笑对苏凡伸出手,道:“你好你好!”

    “姐夫好!”苏凡忙握手,道。

    “这是,是念卿啊,真乖!”杨振刚笑着问道,走到念卿面前蹲下身,道,“念卿,知道我是谁吗?”

    “爸爸说你是姑父!”念卿答道,说话时,眼睛却看着自己的母亲。

    “真聪明!”杨振刚笑道。

    说完,他起身拍拍霍漱清的胳膊,不语。

    苏凡,苏凡,他们夫妻都知道这个名字,杨振刚走到妻子身边,看看妻子。

    “来,念念,叫姑姑!”霍漱清抱起女儿,走到姐姐面前。

    念卿怯生生地叫了声“姑姑”,霍佳敏转过头,并没有看他们。

    杨振刚推了下妻子的胳膊,霍佳敏这才对霍漱清笑了下,道:“坐吧!”

    苏凡从霍漱清的怀里接过女儿,道:“我带她洗个手!”母女二人便离开了厢房,门口的老板领着她们去了洗手间。

    房间里只剩下三个人,霍佳敏才说:“这就是你请我们吃饭的目的?”

    她的语气不太好,丈夫连连推她的胳膊,示意她注意一点。

    “跟侄女儿和弟媳妇见面,这个目的没什么不好的!”霍漱清坐下,道。

    霍佳敏笑了下,道:“你可别这么说,我没认为她就是我弟媳妇,爸爸怎么去世的,我可没忘!”

    “佳敏!”杨振刚低低道。

    “难道我一个人孤苦伶仃过一辈子,就算是对得起爸爸了吗?”霍漱清道。

    “我从没这么说过,可是,这个女人害的你还不够吗?从云城到榕城,你那件事好不容易成为了历史,你这是害怕别人忘了,是不是?你还要把她带在身边,还,还,连孩子都那么大了!”霍佳敏指着门口,压低声音,道。

    “佳敏,你,好好说,好好说。”杨振刚道。

    霍佳敏擦去脸上的泪,道:“漱清啊漱清,你,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就——好,你不喜欢孙蔓,你和她过不下去,你们离婚就离婚,可是,世上女人那么多,你干什么,干什么非要找这个苏凡?现在,她带着孩子,你们的孩子,你让别人怎么看?看那孩子的年龄,爸爸出事前这孩子就有了,是不是?”

    霍漱清叹了口气,道:“姐,你说的没错,念卿在那之前就已经有了,可是,我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苏凡走了,我根本不知道我们还有个孩子,这三年,我到处找她,却怎么都找不到。现在,我们终于在一起了,不管别人要拿这件事怎么做文章,我都不会再让她们母女离开。这三年,苏凡为了我受了太多的苦,我怎么,我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再——”

    他的语气怆然,谁都听得出来他的悲伤。

    杨振刚看着小舅子,想起他这三年的情形,心里也忍不住叹气。

    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经历那样的煎熬,用情之深,可见一斑。

    可是——

    苏凡和女儿在洗手间里,丝毫不知道房间里的三个人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从刚才霍佳敏的反应,苏凡已经猜测到了一些可能。

    他们的路,从来都不是平坦的啊!

    “姐,我今天带她们来,是作为我的家人来的,我希望你能理解我,希望你能接纳她们。苏凡一个女人,来到这里待了三年,怀孕生孩子,所有的一切都是她一个人在扛着,我什么都没有为她做。不为别的,你就看在她给你弟弟我生了一个女儿,为我们霍家把孩子养到了两岁,也请你对她友好一点,可以吗?”霍漱清道。

    霍佳敏刚要说什么,手腕就被丈夫握住了,她看着丈夫,杨振刚对霍漱清道:“漱清,你姐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小苏一个人不容易,我们都理解,你放心,没事的没事的。”话毕,他又说,“小苏和念卿怎么还没回来?她们会不会迷路了?漱清,你去看看。我们在这里等等。”

    霍漱清知道,姐夫这是想支开他,独自劝说姐姐,毕竟要是等会儿苏凡领着孩子进来,姐姐说了什么的话,大家都下不来台。

    于是,霍漱清离开了厢房。

    “你呀,怎么这么固执?漱清这三年的样子,你是没见着还是怎么的?他爱苏凡,好不容易团聚了,你就好好祝福他们,干什么这样——”杨振刚压低声音,对妻子道。

    “难道要我双手欢迎她吗?如果不是她,爸爸会,会那么突然的去世吗?”霍佳敏道。

    “爸爸的去世,怎么能全都推到苏凡的头上?的确,她是有责任,可是,那件事,要说责任,漱清、孙蔓都有责任——好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你难道就想和漱清因为这件事断了姐弟情意?你看漱清的态度多坚决,你看他和苏凡在一起多高兴。”杨振刚道。

    “漱清他现在高兴,我理解,毕竟,毕竟他们才见面,而且,那个女人给漱清生了个孩子,我,我可以对她客气一些,可是,她和漱清的事,我绝对不会答应,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再来害漱清!”霍佳敏道。

    杨振刚无奈地摇头,道:“好,好,好,随便你,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只是你别忘了,她是漱清女儿的母亲,你要是不想让漱清脸上过不去,你就尽可能地给她冷脸。”

    霍佳敏擦干眼泪,不说话。

    很快的,霍漱清牵着女儿的手,和苏凡一起进来了,并吩咐老板也进来点菜了。

    杨振刚一见他们一家进来,起身迎过去,对老板道:“有没有孩子的椅子搬一个过来?我们还有一位小朋友!”

    老板忙说有,便在门口喊了一声,谁知杨振刚的话刚说完,念卿那脆生生的声音就在房间里响了——

    “我叫念念,不叫小朋友!”

    话音刚落,杨振刚就哈哈笑了起来,霍漱清也不禁笑了,苏凡知道女儿老是这样,可现在当着霍漱清姐姐姐夫这样,还是有点——

    “念念,不能这样!”苏凡忙说。

    “没事没事,我们的念念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杨振刚笑着说。

    念卿得意地笑了,看着这个陌生的姑父。

    霍佳敏看着孩子这样,也忍不住笑了。想起自己女儿桐桐小的时候,也是,总是这样一副很拽的样子。当时,她还说那是因为遗传了舅舅霍漱清的性格的缘故,现在,眼前这个酷似弟弟的小人儿,竟然也是同样的拽,唉,血缘这东西,真是,真是说不清楚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