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70章 我们两个谈一谈
    儿童座椅来了,杨振刚主动抱起念卿,把孩子放进椅子里,霍佳敏知道丈夫这是在给她圆场,便起身走到苏凡面前,道:“孩子现在两岁过了吧?”

    苏凡忙说:“嗯,刚过了一个月。”

    霍佳敏弯腰摸着念卿的头发,道:“这小家伙,哦,不,念念,真是和爸爸一样呢!老杨,你还记得不?桐桐以前也这样。”

    霍漱清和姐夫都没料到霍佳敏转变这么快,相互看了一眼,杨振刚忙接话,道:“是啊是啊,桐桐的性格就跟舅舅一样,念卿长大了,估计啊,更像漱清。”

    “像我很不好吗?”霍漱清笑道,“我的女儿,当然像我了。”

    说着,霍漱清挽着苏凡的手坐在女儿两边的椅子上,霍佳敏和丈夫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你还有脸说!桐桐跟你一样是个混世魔王,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我看啊,等念卿被别人说是个假小子,没男生敢追的时候,看你急不急。”霍佳敏笑道。

    苏凡含笑望着霍漱清,她也发现了,霍佳敏的态度在她进门前后发生了极大的转变,这是霍漱清的功劳。

    霍漱清笑了,道:“那有什么不好的?我们念卿要是个坚强的孩子,我才放心呢!当初桐桐在学校里做老大、没人敢惹的时候,还不都是我这个舅舅的功劳,你也不感激我!至于有没有男生追这个问题,我才不操心。基因在这儿,我女儿不迷瞎一堆傻小子才有问题。”

    “得了吧,你就这么臭美!”霍佳敏道。

    房间里笑声一片,老板也跟着笑了,霍漱清便开始点菜。

    苏凡含笑不语,就算霍漱清什么都不说,她也知道霍漱清在为了让他的家人接纳她而做着努力。他都为她做了这么多,她还有什么可以犹豫的呢?

    饭菜还没上来,可是念卿已经饿了,苏凡便给她冲了奶粉,念卿自己抱着奶瓶坐在位子上喝着,霍漱清满眼的幸福。

    霍佳敏看着这副情形,不禁开口问道:“小苏,你这三年一直都在榕城吗?”

    “是的。”苏凡忙答道。

    霍佳敏“哦”了一声,霍漱清道:“小凡开了一家婚纱店,自己设计的婚纱,很受欢迎,去年还拿了榕城工商联颁的一个什么奖,她自己也在上海拿过奖。”

    “婚纱店?”霍佳敏和杨振刚都愣住了。

    苏凡笑了下,道:“就是和朋友一起开着玩的,我也,也没做什么。”

    “真是不简单啊,婚纱设计师啊!”杨振刚叹道。

    苏凡有点不好意思,看向霍漱清,霍漱清握住她的手,对姐姐姐夫道:“就在玉龙路上,距离这里不是很远,你们可以过去看看。”

    “可以啊,我外甥过几个月要结婚,我可以建议他带着女朋友去小苏那边看看。”杨振刚道。

    “姐夫,你可以帮我们多拉一点生意啊!”霍漱清笑着说。

    “这个你放心,我一定大力推荐。不过,恐怕小苏的店那么受欢迎的,客人多的顾不来吧?”杨振刚道。

    “没有没有,要是姐夫的外甥要过来的话,我可以提前安排一下的。”苏凡忙说。

    “好,那就麻烦小苏了!”杨振刚笑道。

    霍佳敏静静坐在那里,根本尝不出菜是什么味道。这是她第一次和苏凡见面,而这第一次,让她对苏凡的感觉充满了矛盾。

    她看着弟弟给苏凡夹菜,看着弟弟和苏凡之间无声的视线交流,看着弟弟对她的宠爱,这样的弟弟,在霍佳敏眼里完全是陌生的,她从没见过弟弟如此,除了当年弟弟和刘书雅热恋那时候。不知道是不是一种错觉,霍佳敏觉得弟弟对苏凡的宠爱,远远超过了他对刘书雅的纵容。

    弟弟和苏凡之间虽然隔了一个念卿,可是,他们完全笼罩在一种无形的爱意中,那种爱如此强烈,甚至耀眼,让她不得不被他们吸引。然而,他们又是那么的默契,似乎他们是老夫老妻,似乎他们已经结识了百年。

    霍佳敏低下头,耳边,却突然传来丈夫说话的声音——

    “小苏,我有个问题想问你,要是我问的不合适,你别介意啊!”杨振刚道。

    “没事没事,姐夫请问吧!”苏凡道。

    大家都看着杨振刚,他笑了下,开口道:“我这是闲话了,小苏啊,漱清说你一个人来了榕城,你在这边有亲戚吗?我没什么别的意思,我是想,想着你一个人不容易,所以,所以要是有个人帮帮你的话,漱清也少点内疚。”

    苏凡看了霍漱清一眼,微微笑了,道:“其实,我刚开始是一个人,后来,呃,我生念卿的时候,遇上了覃书记的女儿逸秋姐——”

    逸秋?霍佳敏和丈夫互相看了一眼。

    “说来也是,也是巧,那一天我正好去吃午饭,过马路的时候,她的车子开过来——”苏凡说着,看着霍漱清,见他一脸担忧,忙说,“她没撞到我,当时其实是我自己晕倒了,可她还是送我去了医院。念卿就在我昏迷的时候剖腹产生出来了,我醒来的时候,逸秋和逸飞在。”她顿了下,接着说,“逸秋和罗大哥去了北京,就让我住进罗家和江阿姨一起,这几年,江阿姨一直帮我带着念卿。至于我的婚纱店,其实也是逸飞帮我的。那一年,他把我设计的样稿寄了出去,让我参加了婚纱设计大赛,我运气好在那次得了奖,回来后,逸飞就提议我开个婚纱店,于是,这店就这么开起来了。其实,这几年,逸飞和逸秋帮了我很多,还有江阿姨,他们都对我非常好。如果没有他们,我,今天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

    杨振刚深深叹了口气,道:“他们那一家人,的确是非常好啊!”

    霍佳敏尽管也和丈夫一样认为覃家姐弟和江彩桦为人善良,可是,她猛地想起一件事。榕城的圈子里,有不少人都传说覃逸飞对一个未婚妈妈情有独钟,甚至连相亲都不去。还说覃逸飞经常带着那个未婚妈妈和孩子出门玩啊吃饭啊,感觉就像一家人一样。据说那个未婚妈妈很漂亮,非常漂亮。当时,她听到这些传言后,还和母亲提过,说逸飞怎么就这样了?因为她们都很清楚徐梦华对覃逸飞相亲的事情有多重视。这件事传出来,无疑是让覃家脸面上不好看。

    难道说,难道说,苏凡就是别人传说的那个未婚妈妈?

    霍佳敏一言不发。

    杨振刚和霍漱清、苏凡在饭桌上闲聊着,念卿偶尔会说一些逗人的童言童语,惹得一桌人开心不已,霍佳敏偶尔笑笑,却不插言。

    午餐,就这么散了,霍漱清和姐姐姐夫说,周三母亲的寿宴上,会带着苏凡和孩子回去,到时候希望姐姐姐夫帮忙缓和一下气氛。杨振刚一口就答应了,霍佳敏也没说什么反对的话。

    饭后,霍漱清开车载着苏凡和念卿回了罗家,念卿要午睡,霍漱清也好几天没回家看望母亲,苏凡便劝他回去了,自己则去了商场采购一些新家需要的东西,准备搬过去了霍漱清一起住了。江彩桦虽然心里舍不得,却也没拦着,毕竟现在一家团聚是最重要的事!

    然而,就在苏凡在商场采购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苏凡愣住了,这会是谁的号码呢?

    来到榕城之后,说实话,她的号码簿里保存的号码比以前多了许多,毕竟现在要联系要接触的人比起以前要多了,很多关系需要她自己来维护,和过去不同了。

    于是,只是稍微愣了下之后,苏凡赶紧接了电话。

    “喂,您好!”她说。

    “苏凡,我是霍佳敏。”电话那头的声音清晰无比,苏凡的手抖了一下。

    “姐姐你好!请问有事吗?”她问。

    或许,她是多此一问,从今天午饭的情形,她就猜到霍佳敏肯定会找她,因为霍佳敏当时的态度太明显了。

    “你现在方便吗?我想和你谈一谈,就咱们两个人。”霍佳敏道。

    苏凡看了眼周围,忙说:“我在玉龙商厦,买点东西。”

    “好,那你在那边等我一下,找个安静的地方,我很快就到。”霍佳敏说完,就挂了电话。

    今天是周末,到处都是人,玉龙商厦这边又是榕城的大商圈——安静的地方的话,那就是茶楼了。

    苏凡赶紧推着小推车上的东西付了帐,拎着大包小包来到停车场,把自己购买的床单被套、靠垫、杯子,等等这些零碎的东西都装上了自己的车。还有家里的窗帘什么的,改天再找人来重做,霍漱清可能是极少在那边住,家里真是没好好布置。不过,也难怪,他才搬来榕城一个月,而且很多时候都没在那个房子住。以后,等她和念卿搬过去,那里就是他们的家了,就要好好布置收拾了。因此,在购置家里这些小装饰的时候,苏凡的心里,满满的都是甜蜜,不停地想象着霍漱清和念卿在家里跑来跑去的情形。她都想好了,搬进去以后,要在院子里养一条小狗,念卿这样的独生子女,没有兄弟姐妹一起成长,有个宠物陪着会比较好。只是,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想象,不知道能不能实现,到时候还得和霍漱清商量。

    尽管如此,她和霍漱清终于可以在一起了,终于有一个家了,这几年她就算是再怎么被相思折磨、被现实煎熬,为了今天,也都值了!

    如果说,在昨天晚上之前,她的内心里还觉得有点说不出的不对劲的话,经过了昨夜和今天大半天,她自己完全消除了这些不该有的念头,甚至觉得自己真是矫情可笑,怎么会这样想呢?这三年她不是一直盼望着和霍漱清相见吗?现在好不容易相见了,而且他还那么爱她,她怎么就这么胡思乱想呢?人啊,真是,只能说是犯贱!

    苏凡啊苏凡,以后可千万不能继续生出那些白痴的念头了,知道吗?要好好爱他,全心呵护他,守护自己这个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幸福家庭,明白吗?

    然而,霍佳敏的电话,让苏凡的心头,蒙上了一层阴云。她总感觉自己知道霍佳敏要对她说什么,却,却又不是很清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霍佳敏并不同意她和霍漱清的婚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