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71章 这都是天意
    对于这一点,苏凡倒不是很意外,江彩桦已经给她打过预防针了,霍家是不会轻易答应的。这样倒好,霍佳敏来找她,至少她可以从霍佳敏这里摸一下霍家的情况到底是怎样的,毕竟,唉,也不是说霍漱清“靠不住”,他那么爱她,很多事情都不会跟她说实话的,他从来都是如此,他总是在保护着她。可是,她现在已经是母亲了,她需要自己来应对很多的事情,帮助霍漱清来应对,她不能再让他为自己操心了。

    这么一想,苏凡深深呼出一口气,踩着坚定的步伐走向了电梯,来到附近的一家茶楼,找了个包厢,坐下来等霍佳敏。

    过了没一会儿,霍佳敏的电话就来了,苏凡跟她说了地址,很快的,霍佳敏就来到了包厢。

    “姐姐,你好!”苏凡忙起身,走到门口迎接。

    霍佳敏的视线在苏凡身上停了片刻,就很快地扫了一眼包厢,笑了下,道:“这里倒是挺好的,够安静。”

    “姐姐请坐!”苏凡邀请霍佳敏坐在沙发上,霍佳敏也没说什么,就坐下了,对服务生说,“我要一杯红茶,祁门的。”见自己对面放着一杯白开水,霍佳敏便知道苏凡是在等她,什么都没点,便说,“你要什么?”

    “哦,我一样。”苏凡应道,对服务生重复了一下,又问霍佳敏还要不要别的茶点。

    霍佳敏摆摆手,苏凡便让服务生出去了。

    “你坐吧,别这么客气!”霍佳敏道。

    苏凡应了一声,便坐在霍佳敏对面。

    尽管霍佳敏已经四十五岁了,可是她的着装和打扮极为庄重,一看就是家境优渥的女人,富贵却不流俗。似乎在她的身上,年龄根本不是问题,她自己的气质完全可以hold住岁月的痕迹。

    看着这样的霍佳敏,苏凡不禁想,自己到了霍佳敏这样的年纪的时候,是不是也能这样落落大方呢?

    苏凡如此揣测霍佳敏,对方也在观察着她。

    如果霍佳敏见过三年前的苏凡,一定会觉得自己认错了人。三年前的苏凡,完全是一个稚嫩的样子,尽管她的工作要求她的着装必须稳重,可是,她的那一张脸,足以颠覆她的装扮,如同一块璞玉一般,依旧光华难掩。而现在,经过了这三年的磨砺,这同一张脸,却褪去了少女的青涩。以前只是涂点护肤品的脸庞,现在也开始化妆了。衣装也略显成熟,哪怕她还没有三十岁。

    可是,在霍佳敏的眼里,坐在对面的这个年轻女人,丝毫不像是一个两岁小孩的妈妈。一个单身妈妈的身份,并没有摧毁她的天生丽质。霍佳敏不禁感叹,怪不得漱清对她念念不忘,怪不得漱清宁可辞官不做,也要和这个女人在一起。这样美丽的一个年轻女子,从骨子里美到皮肤的女子,怪不得小飞要那么痴迷。

    红颜祸水,说的就是苏凡这样的人吧!霍佳敏心想。

    服务生进来,端来了两杯红茶,放在两人中间的茶几上,就悄声退了出去。

    “不得不说,你很漂亮,苏凡!”霍佳敏道。

    苏凡愣了下,也不知道霍佳敏是说的真话还是反话,忙说:“哪里哪里,姐姐过奖了!”

    霍佳敏笑了下,说:“看见了你,我就明白了漱清为什么会像疯了一样的迷恋你。男人嘛,在说爱之前,首先都是视觉动物。”

    见苏凡面色难堪,霍佳敏道,“你别误会,我不是批评你,没有一个女人应该为自己的相貌受到指责和批评,不管她是美还是丑。”

    苏凡没想到霍佳敏会如此说,在霍佳敏说出“男人都是视觉动物”的那句话时,她甚至以为自己又遇到了一个孙蔓。

    端起茶杯,微微摇晃了两下,霍佳敏接着说:“言归正传。我知道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和孙蔓根本没有离婚。说实在的,我并不喜欢孙蔓,当然,我说的是后来的孙蔓。”苏凡惊讶地看着霍佳敏。

    “不是因为漱清和她离婚了,我就这么说。既然你和漱清要结婚,有些话,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其实,我们家,不管是我爸我妈,还是我,我们都对孙蔓有些看法。孙蔓那个人太自私,只想着自己,却不管漱清,完全忘记了他们是夫妻。我们对孙蔓的意见主要有两点,第一就是她对自己和漱清分居两地的现实没有任何改变的动作,第二就是,孩子的问题。”霍佳敏顿了下,“漱清年纪不小了,他应该有个孩子,可孙蔓呢,不说了,这是他们两个的问题,现在都是过去了。你和漱清最开始在一起的背景就是这样,你应该知道。漱清不见得一开始就是爱你的,他或许只是想在你身上得到些许的轻松而已,他是个对任何事情都把控很好的人,他从来都不会允许自己犯错,而且,他对自己要求极高,一般的女人根本入不了他的眼。不管他当初怎么选上的你,总之,他选了你。身为他的姐姐,我没权利干涉他的私生活,他和什么女人在一起,那是他的事。可是,当他为了你要辞官、要离婚,我就不能袖手旁观了。”

    “辞、辞官?”苏凡惊呆了。

    霍佳敏看着苏凡,点点头,神色凄然,道:“当初,在你走了之后,他责备孙蔓逼你,他说他宁可辞官不做,也要和孙蔓离婚。当然,你不知道,他之前为了离婚的事,和孙蔓发生过怎样的冲突,孙蔓甚至,甚至去覃叔叔面前闹。可是,就是因为他立志辞官,才,”霍佳敏嘴唇颤抖着,顿了片刻,“我爸才被,才,去世了!”

    苏凡的手,颤抖着,她转过脸望向窗外。

    “我爸的确是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可是,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他也不会,不会走的那么快。他的希望都在漱清的身上,漱清他这么多年也一直很努力,没让我爸失望。”霍佳敏眼里含泪,从桌上抽出一张纸巾沾去眼里的泪,接着说,“我们都了解漱清的为人,他从来都不会因为一时冲动而做什么事,他和孙蔓离婚,也是有一个过程的。因此,他当时当着我爸妈的面说要辞官不做的时候,没有人觉得他那是一时冲动。所以,所以我爸才——或许,都是因为太了解了,如果不了解他的话,把他的话当做是一时冲动就好了——”

    苏凡的眼里,模糊了。

    霍佳敏擦去眼中的泪,吸了下鼻子,接着说:“我知道,这件事也不能说是怪到你头上,漱清是个成年人,他做那样的决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是要他自己承担。也正是因为他要承担这样的后果,这三年,从父亲去世的那时候开始,漱清就跟变了个人一样。你没有见过他,你不会知道——他就像是在惩罚自己一样,把自己囚禁在一个无人的世界里,折磨着自己。”

    苏凡不敢想象,霍佳敏所说的情形具体是怎样,她想象不出来,想象不出来霍漱清该怎么折磨自己。可是,即便是想象不出来,她也可以猜到一点,那就是,他绝对不好过,这三年,他绝对不好过。她以为只有自己过的苦,其实,其实,他比她更苦,可她,她不知道!

    她低下头,掩面哭泣,却没有一丝声音。

    霍佳敏愣住了,苏凡的表现,让她有些意外。

    可是,再怎么意外,该说的,她还是要说。

    “现在,你们又在一起了,我想,这也许就是天意吧,上天也不想看着你们分开,既然天意如此,我又,又何必横加阻拦?我的弟弟都四十多了,我何必,何必多事呢?我们都该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了。”霍佳敏道,苏凡抬头看着她,霍佳敏抽出两张纸巾,递给苏凡,苏凡接过来,说了声“谢谢”。

    “这是一件事,我觉得你应该知道的。还有一件,”霍佳敏喝了口茶,道,“你和漱清的事,在云城的时候就被人告过,漱清升书记的那次,你们的事闹的很厉害,还差点因为这个,他的任命被撤销了。”

    这件事,苏凡是知道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她怎么会离开云城呢?

    “那次之后,因为你走了,事情似乎也就偃旗息鼓了,没听说再有谁提。可是,现在,漱清调到榕城才一个月。榕城和云城虽然都是省会,可是,你知道的,华东省和江宁省的经济总量和政治地位都不同,漱清现在的位置,可以说比过去又进了一阶。他呢,是空降来的,覃叔叔调来当书记,漱清也跟了过来。可对他不满,看他不顺眼的人一大把,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抓他的把柄,拉他下马。现在,他说你们要结婚,他今天早上和我打电话的时候说的就是让我见见他马上要娶的女人,我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的。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些话不好听,我也要和你说。”霍佳敏道。

    “你说吧,姐姐。”苏凡擦去眼泪,清清嗓子。

    “你怀孕的时候,漱清和孙蔓还没有离婚,对不对?”霍佳敏道,苏凡点头。

    “这么算的话,就算你和漱清结婚了,念卿也是漱清的私生女。我说的就是这一点,要是有人拿这个来攻击漱清——”霍佳敏说着,看着苏凡,苏凡似乎有点慌乱。

    “当然,和漱清有利益冲突的那些人,肯定是不会拿这个说事的,谁的屁股后面没有一摊子事?要是真抓漱清的这个问题,他们也逃不了,他们有谁比漱清干净?可是,那些人不出面,有的是出来挑事儿的,到那时,漱清怎么办?你想过没有?难道你要让他在同一件事上栽倒两次吗?上一次,覃叔叔是全力保漱清的,可这次,这次他要是知道你和小飞那些事儿,他会怎么做,我真是猜不出来。”霍佳敏说道,苏凡低下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