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72章 惩罚你
    顿了片刻,霍佳敏说:“漱清他现在是因为好不容易才和你见面,才见到自己的女儿,心里激动,所以才想着赶紧和你结婚,让你留在他身边。可是,你能眼睁睁看着他再出什么岔子吗?我没有怀疑过你对他的情意,如果你不是真的爱他,当初也不会一走了之,一个人在这里生孩子带孩子,我也是女人,我知道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有多难。你既然这样爱他,那就稍微冷静一点,为他考虑一下,或者你们好好商量一下,不要过早让别人发现你们的事。”说完,霍佳敏起身,苏凡跟着站了起来。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再见!”霍佳敏说完,拉开门走了出去。

    包厢里,只有苏凡一个人。

    茶叶漂浮在水中,无声地浮动着,轻柔无比,完全不像苏凡此时的心情。

    她想不到,在自己离开的三年里,霍漱清经历了这样的事,而他,竟然,竟然什么都没告诉她?

    苏凡啊苏凡,你,你真是——

    想想自己前两日的心情,苏凡恨不得扇自己的耳光,她怎么这样自私,怎么这样——

    窗外,是喧嚣的马路,周末的购物人群绵延不息。也许是窗户隔音效果太好,她竟然听不到一丝声音。

    缓缓地,她掏出手机,拨出了霍漱清的号码。

    很快的,手机里传来他那个熟悉的声音,她甚至听出他是在笑着说话的。

    “怎么了?这么快就想我了?我很快就回家,你等等我。”他说。

    是的,想他了,她,真的,想死他了。

    苏凡的眼里,不争气地被泪水浸满,却还是含笑回答:“好,那我等你,你别急。”

    “我心里有数,就这样!”他说完,刚要挂电话,就听那边说“我爱你”。

    霍漱清的心,猛地跳了下,微笑道:“嗯,我知道!”

    手机挂断了,苏凡捂着脸静静坐了一会儿,擦干眼泪,走了出去。

    下午的时候,念卿被江彩桦带去一个亲戚家了,苏凡便独自去了自己和霍漱清那个新家。

    钟摆,一下下走着,每一下都那么漫长,让苏凡感觉漫长的如同这三年的时光一般。

    终于,门开了,她听见了熟悉的脚步声,起身看见了熟悉的笑容,她扑向了他。

    “傻丫头!”他亲着她的发顶,含笑道。

    整个世界,如同静止了一般,苏凡只能听到他的心跳。

    她的手,抓紧了他的衣襟,抬眼望着他。

    霍漱清望着泪眼汪汪的她,不禁有些疑惑。

    这家伙,怎么了?

    “为什么,为什么?”苏凡抓着他的衣襟,不住地问。

    霍漱清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什么为什么?

    他扶着她的头,紧盯着她流泪的脸。

    “丫头,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啊?”他追问道。

    她闭上眼,嘴唇颤抖着,根本说不出话。

    霍漱清担忧不已,抱着她走到沙发边坐下,捧着她的脸,认真地说:“苏凡,不许这样哭了,不管什么事,好好跟我说!”

    她睁开眼,望着他,两只手抓住他的衣领不松开。

    “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要瞒着我,为什么?”她的嘴唇颤抖不停,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流,却完全哭不出声音。

    霍漱清不懂,什么事让她悲伤成这个样子。

    “怎么了?我什么事瞒着你了?”霍漱清一头雾水,可是,看她哭成这样,一定是很严重的事,可到底是什么事?

    霍漱清知道,自己瞒着苏凡的事情很多,很多很多事都没有告诉过她。

    “你爸爸,爸爸,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她摇着他的脖子,追问道。

    霍漱清怔住了,他的眼前,晃过父亲倒下去的那一刻的情形,深深闭上了眼睛。

    “霍漱清,我爱你,我,我想陪你,不管是发生什么事,什么事,我都想陪着你,为什么,为什么你宁可一个人受苦,为什么你宁可自己难受,却,却——”她泣不成声,额头贴上他的额头,“为什么啊,你知不知道,你那么难受,我的心,我的心就跟要死了一样,我爱你啊,霍漱清,我,我——你过的那么苦,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啊?”

    他的鼻子深深吸了一下,拥住她,喃喃道:“丫头,你这傻丫头!”

    她趴在他的肩上,捶打着他的背,泪水染湿了他的肩膀。

    “我以为自己离开是为了你好,我以为只要我走了,你就不会有麻烦,可是,可是,我把你一个人扔在那里,让你一个人伤心难过,还口口声声说什么爱你。我跟个白痴一样,一天到晚想着,想着自己和你,和你是不是有隔阂,是不是陌生了,是不是——我怎么跟个白痴一样啊?我只想着自己,想着自己怎么对不起逸飞,却,却完全没有去想你一个人怎么,怎么过了这三年。对不起,霍漱清,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就是你啊!”她哭泣着,声音哽咽着。

    “傻瓜,你你错了什么?爸爸那件事,是我的错,就必须我自己承担,我怎么,怎么能连累你?”他松开她,捧着她的泪脸,道,“这些日子,只要想起你一个人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怀孕生孩子,我给你的卡,你一分都不动,你找工作、赚钱养孩子,我什么都没有帮你,我,我是个男人啊,却让你一个弱女子一个人,一个人在外面漂泊,我根本没办法原谅自己!你就离我这么近,我却,却根本没有,没有找到你——”

    她不停地摇头,哭泣道:“对不起,对不起,别说了,别说了,都是我的错,我做了太多的错事,让你,让你惹上那么多的麻烦,让你失去了爸爸,让你——对不起,霍漱清,我是个笨蛋,我是个笨蛋,对不起!”

    “傻瓜!”他满眼怜爱地注视着她,抬起手轻轻擦着她的泪,含笑道,“你的确是个笨蛋,可是,我就是爱你,怎么办呢?你再怎么笨,我都没办法忘记你,没办法不爱你,你说,苏凡,我该怎么办?”

    她闭上眼,无声地落泪。

    霍漱清捧着她的脸,干涸的嘴唇在她的上面摩挲着,她颤抖着嘴唇,泪水从她的嘴唇上流到他的上面,他尝到了那酸涩的味道。

    他的嘴唇,一下又一下亲着她的唇瓣,含着亲着,不断地重复。

    “丫头,我们,什么都不要再说了,好吗?不管,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不管我们心里有多少的内疚,以后,就不要提了。”他说道,苏凡点头。

    “既然你真心知道自己不负责任离开是个错误,那,以后就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了,明白吗?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和我商量,你要是再那么做,我就,我就杀到天涯海角把你抓回来,然后,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他亲着她的嘴唇,声音沙哑。

    她的泪,猛地止住了。

    他的气息,温热的呼吸,充斥在她的脖间,她觉得痒痒的。

    “别——”她低低叫道。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眼里的她,刚刚哭过的脸上泛着羞涩的颜色,让他心里不禁生出无比的怜爱之心。

    “你既然口口声声说你错了,你对不起我,那,苏凡,你怎么让我知道你是真的认错了?”他说着,嘴唇一下下轻轻地亲着她的唇瓣,两只手却搭上她的肩膀,将她身上的大衣脱去。

    她不语,只是抱着他的脖子,闭上眼睛。

    “苏凡,你真不乖,犯了错还这么硬气!”他低笑道。

    “清——”她低低喘息一声。

    他是那么了解她的身体,比她自己更加了解,他轻易就能让她沉沦,让她尖叫。

    “说,我该怎么惩罚你这个小坏蛋,嗯?”他依旧轻轻地亲着她的嘴唇,哑声问道。

    她低低叫了一声,整个身体如同在火上撩着,嘶嘶作响。

    “不如,先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做‘生不如死’?”最后的四个字,他说的很慢,却又带着别样的意味,苏凡将脸贴在他的肩上,低低喘息着。

    冬日的夜晚,来的向来都很早。

    苏凡睁开眼的时候,外面已经是一片漆黑了。

    眼皮好重,微微眨一下都要用好多力气,有什么液体,也从睫毛上滚了下来,眼睛又是模糊一片。

    手腕上,传来隐隐的痛感,她抬起手腕,想借着台灯的光亮看一下这传来痛感的地方究竟是怎样的光景,可是,那一道道发红的印记,还是让她心神颤抖。

    和他在一起,他多数时候都是温柔的,即使他考虑他自己的感受比较多一些,却极少如此“伤害”她。或许是因为以前她还要每天出去上班的缘故,他从来都不会让她身上的任何“证据”露在外面。可刚才——

    两个手腕全都是红色的印记,一看这些,她的脑子里立刻想起自己努力挣脱束缚的情形。

    野兽,真是个野兽!

    她在心里骂着。

    可是,那般的狂野,那般的痛苦,却带来完全不同的感受,在生死之间来回——最后,她连自己怎么睡着的都不知道,只听见耳边不停地回荡着他的声音“丫头,丫头,醒来”!

    醒来个头啊!霍漱清,跟你没完!

    一想起耳边那滚烫的情话,那心醉的倾诉,她的脸,不禁又滚烫起来。

    她爱他,不管他是什么样的人,不管他怎么对她,她都爱他。

    慢慢转过身,想看看他醒了没。刚刚那么累的,他应该还没醒吧?然而,刚一转身——

    “啊——你,你干嘛?”她被身后那个盯着自己的男人吓到了,惊叫道,声音一发出来,才发现这根本不像自己的声音。

    她赶紧咳嗽几声,调整声音,却听见他低低的笑声。

    他支着头,就那么侧躺着,看着她,眼里满满的都是浓的化不掉的笑意和满足。

    “你,什么时候醒来的?怎么也不叫我一下!”她怪怨道。

    可是,她一看他,一看他那别有深意的笑容,就立刻想起刚刚的情形,想起自己竟然在他的诱导下说出那样让自己面红耳赤的话,那种这一辈子都不会说的话。

    这个坏男人!

    他凑过来,亲了下她的额头,道:“以后,还敢不敢不听我的话了?”

    她想起他那特别的“惩罚”,恨不得踢他两脚,翻了个白眼,不理他。

    他轻轻抓起她的双手,看着她腕间那殷红的颜色,怜惜地一下下轻轻亲着。

    可是,这样的轻柔,让她又无端地痒了起来,赶紧去抽回自己的手,他却紧紧拉着不松开。

    “对不起,以后,不会这么用力了。”他柔声道。

    她满面滚烫,假嗔道:“谁信你的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