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77章 你为什么不找我
    等苏凡关上卧室的门出来,就听见他站在走廊里不满地说:“苏凡,你不是说爱我的吗?怎么现在连床上都不要我了?”

    “我又没说不要你啊,孩子--”她笑了,窝在他的怀里,笑眯眯地抬头看着他。

    “我不要,我要和你一起睡,孩子的问题,想其他的办法,总之,你别想把我从床上赶走!”他的神情严肃,抓着她的肩膀,苏凡哈哈大笑着。

    “死丫头,你还笑,信不信,”他把她抵在墙上,俯首轻咬她的耳垂,“现在就把你就地正法了!”

    “你,好讨厌!”她的脸儿飞红,怪怨道。

    这两天的运动量可是非凡的,他怎么受得了?还要--

    “你不是喜欢我讨厌吗?口是心非的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他温热的呼吸,充斥在她的耳边,她不禁扭动了一下身体。

    两个人贴的那么近,她微微动一下身体,他就可以感觉到,而她也感觉到他有了反应。

    “好了啊,你,等会儿还要,还要去上班--”她低声道。

    “那就先吃一点再走,要不然今晚我不回来,老惦记着你怎么办?”他的手,开始不规矩起来。

    在他的面前,她的任何抵抗都是没用的。

    等到他喘着气将下巴撑在她的肩膀上,苏凡觉得自己的双腿早都麻掉了。

    他走的时候,女儿还没睡醒。苏凡送他到了院子里,送他离开。

    这个男人,真是--

    她苦笑了,深深叹了口气。

    此时的苏凡并不知道,自己的霍漱清的婚姻,因为她的生父生母的出现,似乎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她和霍漱清的生活,不再只是他们两个人的生活!

    等女儿醒来,苏凡给孩子喝了牛奶,就开车带着女儿回去店里了。江彩桦说让她上班的时候就把孩子送去罗家,可是,在她还没想清楚该怎么处理和曾家的关系面前,她不想让女儿和那位曾夫人接触太多。

    店里的工作人员都很喜欢念卿,而念卿在婚纱店里也早就是熟悉的不得了了,刚学会走路的时候就经常从一楼爬到二楼,现在更是在楼梯上跑来跳去的。客人来的时候,还会站在门口说“欢迎光临”。又或者跑到镜子面前,对那些穿着婚纱的女孩子们说“姐姐好漂亮”,惹得店里时不时都是欢乐的笑声。

    苏凡在楼上的工作室里忙着,也不用去管女儿了,店里那么多雇员,而且念卿又很听话,在装修漂亮的婚纱店里,怎么会觉得闷呢?一个小时不见妈妈都想不起来要找妈妈。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店门突然开了,一位身材高大、戴着墨镜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

    坐在地板上玩的念卿也学着迎宾姐姐们一样,奶声奶气地对那位先生说“欢迎光临”!

    年轻男人低头看着念卿,看着念卿脸上那熟悉的轮廓五官,不禁笑了,蹲下身看着她,道:“你,叫念卿,是吗?”

    “叔叔怎么知道?”念卿眨着眼睛,伸手就要去摘年轻男人的眼镜。

    年轻男人笑了,摘下眼镜,道:“叔叔什么都知道!”

    店员们笑了,却还是赶紧迎接顾客,年轻男人却不在意,只是看着念卿,问:“你妈妈呢?”

    “妈妈在楼上工作!”念卿答道。

    “那你带我去找妈妈,好吗?”年轻男人道。

    “不行!”念卿的回答绝对坚决,年轻男人愣住了,旋即他又忍不住被孩子这认真的模样逗乐了。

    “为什么不行?叔叔不是坏人,叔叔,是妈妈的好朋友!”年轻男人道。

    “爸爸说,不能让别的叔叔见妈妈!妈妈是我们家的!”念卿认真的不得了,婚纱店里立刻响起一片笑声。

    年轻男人无声笑着,站起身,对一旁的店员说:“我来找苏小姐有重要的事情,请麻烦帮我约一下,就跟她说,我姓曾!”

    店员们看着这位先生穿着非同一般,便赶紧打电话到苏凡的办公室。

    苏凡接到电话,立刻扔下听筒,推开门跑下楼,等她到一楼的时候,远远看见坐在沙发上逗着念卿玩的曾泉。

    是曾泉,是他!

    曾泉看见了她,站起了身,徐徐走向她,脸上是她熟悉的笑容,可那笑容,似乎和过去又有些不同,凭添了丝丝的伤感。只不过,苏凡没有看出来。

    他双手插在风衣的衣兜里,一副洒脱的模样。

    “嘿,好久不见!”他问候道。

    苏凡的嘴唇颤抖着,点头应道:“好,好久不见了!”

    他站在距离她一步的位置,就那么微笑望着她,苏凡却主动迈出步伐拥抱了他。

    当他的鼻间满满的都是属于她的独特味道时,曾泉闭上了双眼,近乎贪婪却又怜惜地呼吸着这久违的味道。

    正如霍漱清没有告诉她的一样,曾泉也无法告诉她,他找了她三年,却在最后,从父亲的口中得知了她的下落。

    世上的事,就这么讽刺,不是吗?

    他松开她,咽下这一天一夜积压在他喉中的酸涩,含笑望着她,道:“我们,上去谈?”

    苏凡擦去眼角的泪,点头。

    店里的店员和顾客看着这一幕,不禁心里生出许多的疑问。

    苏凡是个单身妈妈,念卿的爸爸到底是谁,这是一直以来的一个谜。尽管覃逸飞一直帮着苏凡,可是大家都知道他不是这个爸爸。而眼前的这个--

    看起来也很配啊!

    曾泉便向念念伸出手,念卿朝着他跑了过来,曾泉一下子抱起她,和苏凡一起上楼。

    到了三楼的工作室,苏凡忙给他泡了一杯茶,道:“我记得你喜欢喝龙井的吧!这是我们榕城去年的明前茶,你尝一尝。”

    此时,曾泉的怀里,还抱着念卿,念卿好像蛮喜欢这个友善的叔叔。

    “叔叔--”念卿叫着。

    “错了,小家伙,我不是你叔叔哦,应该叫我舅舅,明白吗?舅舅!”曾泉说着,刮了下念卿的鼻子,含笑看了苏凡一眼。

    “舅舅?舅舅是什么?”念卿从没听过这个词,问。

    “舅舅啊,舅舅就是,呃,是你妈妈的哥哥!我,是你妈妈的哥哥!”曾泉答道,声音,却好像有点明显的降低。

    苏凡压根没有注意到这个微小的变化,意味着他怎样的心境,更加不知道他在知道真相之后是如何度过了漫长的一夜!

    看着眼前的曾泉,往事从苏凡的脑海里翻涌而过,似乎,一切就发生在昨天。

    “抱歉,我忘了给小外甥女礼物了。呃,把这个给念念吧!”曾泉说着,从钱包里取出一枚戒指,“这个,是我妈年轻的时候从巴黎的一个拍卖会拍下来的,说是准备给她的女儿的,可是呢,偏偏她生了我是个儿子。”他说着,不禁笑了下,“现在念念还小,这个,你就先替她保留着,等我们的念念长大了,再送给念念,好吗?”

    他举着那枚戒指,望着苏凡。

    “这--”苏凡愣住了。

    “拿着吧!就当是我妈给她的外孙女儿的,念念,也算是我妈的外孙女儿,对不对?”曾泉含笑道,“今年啊,我可以带着念念一起去给我妈扫墓了!”

    苏凡站在他面前,却没有接过那枚戒指。

    从曾泉以前给她讲的他的家庭,还有罗文茵告诉她的罗文茵自己和曾元进的过往,苏凡怎么会不清楚曾泉母亲遗物对曾泉的意义?她怎么可以拿那枚戒指?

    “好了,念念,你能先出去玩一会儿吗?舅舅和妈妈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谈。”曾泉笑着亲了下念卿的脸蛋。

    “谈什么?”念卿问。

    曾泉不禁又被她这样同小间谍一样的警惕性给逗乐了,道:“你妈妈啊,是个很固执的人,舅舅要好好开导开导她!你知道固执是什么意思吗?”

    念卿摇头。

    “固执啊,就,比如说是舅舅要给念念礼物,可妈妈不拿,这就是你妈妈的固执!”曾泉道。

    念卿看了妈妈一眼,对曾泉道:“那好吧,我出去玩了!”孩子说完,就从曾泉的腿上跳下来,走到门边去开门,苏凡给她开了门,嘱咐门外的助理带着念卿去一楼,让店长她们盯着点孩子。

    门关上了,苏凡看着曾泉站在窗户边看着外面,那个颀长的背影,比起三年前,似乎沉重了许多。

    “这里视野挺好嘛,人流量也不错,覃逸飞还是很有眼光!”曾泉道。

    “你,你都知道了,是吗?”苏凡道。

    曾泉转过身,幽深的目光注视着她。

    “为什么不找我?你怕霍漱清找到你,难道也怕我吗?”他问道。

    “我不想给你添麻烦,以前麻烦你那么多,我--”她低下头,低声道。

    等她抬头的时候,曾泉已经走到了她面前。

    “你以前,那个时候,知道,知道我们的,我们的关系吗?”她望着他,问。

    他摇头,仰起头,深深叹了口气,道:“昨晚爸爸才和我说的。你妈见你了,是吗?”

    苏凡点头,却说:“我,我不喜欢她,怎么办?”

    曾泉一下子就笑了,他的笑容,如同拨开层层乌云的阳光一般。

    苏凡不解,道:“我实话实说,也许是我从没见过她那样高级别的官太太吧,以前就对她心里怯怯的,现在,唉,没想到她竟然是我妈。我估计她也不喜欢我这样一个俗气的一塌糊涂的女儿吧!”说着,她也忍不住笑了。

    “能这么想,的确是你苏凡的风格!”曾泉笑道。

    苏凡笑了,不说话。

    “那你,是不想回家了?”他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笑问。

    “我,我不知道。这件事对我震动太大了,我,”她说着,背靠着办公桌站在他旁边,“收养我的父母是种花的农民,我小时候还要帮着他们卖花来赚学费,突然之间,像她那么地位高的女人站在我面前说她就是我妈,唉,像我这种人,一下子接受不来这样的现实,真的。”

    曾泉不说话,却只是笑着望着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