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78章 干嘛非要找个老男人
    “你说,我在罗家两年多,也见过她好几次,为什么她今天才来认我?怎么回事?我完全不明白!”她问道。

    “昨晚爸爸说,是江阿姨把你的头发寄过去给他们做了亲子鉴定,所以--”曾泉解释道。

    苏凡这才点点头,却也陷入了思考。

    而这时,曾泉把那枚戒指放在她的手心,然后合上她的手。

    “你--”她不解地望着他。

    “收下,难道你连我都不想理了?”他认真地望着她,问。

    苏凡说不出话来。

    苏凡举起手,看着那枚戒指。

    说是戒指,更严格的来说是指环,两道金环中间由一道螺旋形的金丝箍着,看起来真的是很古朴的样式。

    “它的名字,叫douxbebe,我还特意查了一下。”他微笑道。

    苏凡笑了下,抬头看了他一眼,道:“sweetbaby?”

    他含笑点头。

    “一个戒指叫这个名字--”苏凡笑着说。

    “呃,是有点奇怪,不过,现在是一一的了,你想叫什么都可以。”他说。

    “你为什么不给自己的女儿?你妈妈没有留给女儿的话,你留给你的女儿不是也一样吗?”她问。

    “我?我想生个儿子,要不然,我们曾家的事业谁继承?难道都给女婿们?”他似是开玩笑地说。

    苏凡看着戒指,想了想,抬头对他笑着说:“那,既然这样的话,我就替你外甥女收下了,等她长大的时候,我再给她!”

    曾泉轻轻笑了下,呼出了一口气。

    “哦,对了,你,呃,这几年怎么样?结婚了没?我嫂子长什么样?给我看看你们的照片!”她伸出手,道。

    他只是望着她,良久,才有点无奈地笑了,道:“你就那么盼着我结婚?”

    “你比我大啊,结婚是理所当然的!过去,我时常就想,曾泉这样的人,会找个什么样的女孩子呢?现在我更想知道了,你就不能满足一下我对你的好奇心和关心?”她认真地说。

    此时,在曾泉的眼里,苏凡依旧是三年前那个时不时有点孩子气的她!时空,在他的眼里晃了一下。

    他的喉结颤抖了,他的手,缓缓伸向她的脸,苏凡有点愣住了,他眼里的神色,那么陌生,却又那么悲伤。

    然而,就在他的指尖要碰到她的脸颊的时候,突然把她耳畔的乱发扯了两下,道:“你怎么还是这么迷糊?出门也不知道把头发梳好?设计师好歹有个设计师的样子,要时尚一点,懂不懂?”

    苏凡笑着,把头发绕到耳后,抬头看着他。

    “你知道吗?现在这件事里,我最开心的是什么?”她问。

    “什么?”

    “是我们以后可以经常见面了,我也不用给你打那个几百年都没有应答的号码了!”她的笑容有点无奈,道。

    “你就骗我吧!”他叹了口气,坐在沙发上,翘着腿,修长的手指交叉在一起。

    “我怎么骗你了?你看我的眼睛,多么诚恳!”她笑着说道,双眼便完成了月牙形,刻入他的脑海。

    他笑了下,道:“你就是个骗子,苏凡!你三年都不联系我,宁可接受覃逸飞的帮忙,也不愿意找我,你觉得我会议相信你的话?”

    苏凡低头。

    他闭上眼,上半身向后微微一靠,叹了口气,道:“你走了之后,霍漱清的确找过我,他给我打过电话,打的就是我给你留的那一个。我没想到他会打过去,更没想到他会跟我说你走了。”

    苏凡望着他。

    她的眼前,似乎是霍漱清那急切的眼神,他,真的--

    他看着她,她的眼神说明她在想别的事情,或许,她就是在想当时霍漱清为什么会把电话打到他那里吧,是心疼霍漱清吧!

    这么一想,本来要说的话,就卡在了嗓子眼里。

    他不能跟她说,他和霍漱清有过怎样的约定,不能跟她说,他在接到霍漱清那个电话后想过什么,他想过,如果她联系了他,他一定会留住她,他会想尽一切办法让她忘了霍漱清,让她完全完全忘记霍漱清!可是,最终--

    最终,是霍漱清先见到了她,而且,他们,他们还有,还有一个,一个孩子!

    或许,他早就败了,在他还开始行动的时候就败了,而霍漱清,总是能够占到先机!难道,这就是命运吗?命运让他邂逅了一个心动的女孩,让他控制不住自己走向她,一次又一次,明知自己今生牵手的人早就注定,却--

    她是他的妹妹,这,算是上天对他的宽容,还是残忍?

    “好了,别在这儿为你的霍书记难过了,好歹我来看你了,对不对?聊一聊我们的事!”他拍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她坐过来,苏凡便坐了过去。

    “哎,你,要不要跟你妈回去?老爸给她的命令可是把你和念卿都带回家啊!”等她坐下了,曾泉便往旁边挪了下,让两人之间的距离增大了一些,自己则背斜靠着沙发的角落,看着她。

    “我--那你呢?你是来劝我的?你知道我早上和她吵架了?”苏凡猛地想起早上的事,问道。

    曾泉一脸讶然,道:“你,你和你妈吵架了?”

    苏凡低头,道:“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吵起来了,反正,我觉得她也不喜欢我--”

    话还没说完,耳畔传来他的笑声。

    “你笑什么啊?”她问道。

    他忍住笑,道:“你,真够厉害的!真了不起,连曾夫人的面子都不给,敢和曾夫人吵架,真厉害!我佩服你!”

    “你这说的是正话还是反话啊?”她故意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完全和过去一样。

    此时的苏凡完全没有去想,自己在曾泉面前如此放松,如此没有心理压力,和面对逸飞不同,和面对霍漱清不同,究竟是因为什么?就算是意识到了,她会认为这是他们的血缘。可是,如果是血缘让他们如此轻松相处的话,她和罗文茵,为什么又--当然,这是后话了。

    “我是真的佩服你啊!跟你说句实话吧,也就你和小雨敢这样对你妈了,我估计啊,你妈是以前在娘家受宠太厉害,在父母兄嫂面前太娇惯,等她有了女儿,就被两个女儿欺负了!”曾泉笑着说。

    苏凡望着他,好一会儿,才说:“那你回来,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我?我就是,呃,过来看看你。和你聊一聊。”他说。

    “要是我和她回去了,不是照样能和你见面聊天吗?”她不解地问。

    他简直要无语了,叹道:“你这个脑子啊,霍漱清怎么教的?笨成这样!”

    “你才笨!”苏凡反驳道。

    “哟呵,我才这么说你一句,你就跟我冒火!没见过你这么小气!是不是现在霍漱清要娶你了,你就底气足了?”他故意说。

    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不理他。

    他看着她,压低声音,问:“你们,真的要结婚吗?”

    她点头。

    “不能再考虑一下?”他接着说。

    苏凡盯着他,一脸的不明白。

    “你想啊,你现在是吏部尚书的女儿,这在相亲市场上是香饽饽啊,虽然你有个女儿,可那有什么关系?对于那些想当官的男人来说,你就是金子,懂吗?”他好像很认真的样子。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和霍漱清--”她说。

    “说你笨还真是不聪明!霍漱清都那么大岁数了,比你大十几岁啊,你三十岁的时候,他都快五十了,等你四十了,他都是老头了。我跟你说,那么多削尖脑袋往上爬的男人里,比霍漱清年轻、比霍漱清帅、比霍漱清学历高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你就--”他说,可是话没说完,就被她止住了。

    “你是来给我添堵的,是不是?三年没见,你来了就和我说这个?当初,当初你干嘛不说?”

    当初?曾泉愣了下。

    “你现在是我妹妹,当然,当然不一样了,我怕你做了错误的选择!”他故意不看她那充满怒火的双眼,若无其事地起身去拿自己的茶杯。

    苏凡简直对他无语了。

    原以为过了三年,他会正经一点,而且,他好歹也是那种大人物的儿子,怎么三年不见,还是和以前一样没谱?难道她刚才在楼下看到他第一眼的那种感觉是错觉?所以说,古人是没错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就在这时,苏凡突然听见他说“我是认真的,你和霍漱清结婚的事,先不要那么着急的决定。”

    她起身,走到他身边,盯着他。

    “为什么?”她问。

    他笑了下,道:“还能为什么?我说了啊,你就是块金子,是个男人都想把你捧回家,你就不想等一等,看看霍漱清是不是真的靠得住呢?”说着,他敛住笑容,神色严肃盯着她,“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谁娶了你都意味着要成为老爸的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特别是老爸那个位置,高处不胜寒,我想,现在霍漱清知道了你是曾元进的女儿,恐怕都会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和你结婚了吧!”

    苏凡愣住了。

    霍漱清,他,怎么,会--

    “我的意见是,结婚的事,你暂时先放一放,你们不是才见面吗?三年的时间,每个人的变化都会很大,就算你们要结婚,也得好好相处磨合。至于你和家里的事,对了,你到底想不想回去?”他背靠着办公桌,盯着她,认真地问。

    “我和你的想法不一样。”苏凡道。

    “哦?”

    “我和他都等了那么久才能在一起,我是一个花农的女儿的时候他爱我,难道我爸从花农变成部长,他就不爱我了吗?他,不是那么肤浅的人!”她的语气坚决。

    曾泉叹了口气,道:“他的确不是个肤浅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冒风险和前妻离婚,和你在一起。可是,我还是那句话,你的身份变了,霍漱清要面临的问题也就变了,变得更复杂了。利益越大,风险也就越大,他都是市委书记了,这点事情不会不明白!”

    会吗?她不明白。

    “我只是给你提醒一下,婚姻,很多时候都不是爱不爱的问题,而是利益,哪怕老百姓的婚姻都是如此,何况我们这样的家庭?”曾泉说着,双手落在她的肩上,“好好考虑一下,你就算现在一时半会儿不能接受你妈,可归根结底你都要回曾家。可是,你和霍漱清的事,牵涉的人太多,暂时不要轻易决定什么,否则,你们将来都会后悔!”

    苏凡望着曾泉,陷入了茫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