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79章 结婚不是件容易的事
    办公室里,一片安静。

    苏凡坐在椅子上,却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和霍漱清在经历了那么多的等待了煎熬之后,竟然还要面对这些超出她想象力的困难。

    “我该怎么办?”她望向曾泉。

    “你好好想一想,怎么做,才是对你最有利的,做一个对自己有利的决定,不要想其他人!”他认真地说。

    她苦笑了下,道:“我做任何决定都和霍漱清有关,我要为我们这个家打算,你让我为我自己考虑,我,真的做不到!”

    “你,真的,那么,爱他?还是说,你是因为有了孩子的缘故,你是为了孩子?”他问,“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你总是把他摆在你的前面,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可是,我希望你能为自己考虑考虑,你自己想要什么--”

    “如果没有他,我就是一无所有!”她望着他,道。

    曾泉看着她,静默无声。

    “你,怎么了?”她问。

    他摇摇头,道:“没什么,我以为,以为,过了三年,你会有所改变。不过,看起来你这个人真不是一般的固执!”

    她完全不懂他的意思。

    他淡淡笑了,走到她面前,弯下腰,双手搭在她的肩上,双眸一瞬不动地盯着她,神情严肃:“既然决定选择了他,那就好好坚持下去,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相信自己内心的选择。你相信霍漱清,我也愿意相信他,只是,你要记住一件事,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到你,明白吗?绝对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你--在说什么--”她嘴唇颤抖着,盯着他。

    他呼出一口气,笑着说:“没什么,我只是,呃,给你打个预防针!”

    “预防针?”她看着他,就见他坐在沙发上,含笑望着她。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都不带喘气的,吓死人不偿命!”她故意怪怨道。

    “心理接受力这么差啊?你这样子还怎么做书记夫人!”他笑道,“等你结了婚,见了各种各样的人,你还不得被人随便几句话都诈死?你啊,真是--”

    “那你也适可而止啊!”她说道,坐在他旁边。

    他敛住笑容,望着她,道:“苏凡,你,幸福吗?”

    她愣了下,点头。

    “他,真的能一如既往地对你好吗?”他问。

    她笑了下,道:“就像你说的,他比我大那么多岁,有危机感的人应该是他才对吧!我,相信他!不管我是谁,他都会爱我!”

    他苦笑着点点头,道:“像你这样也不错,至少,人生会少很多烦恼!”

    苏凡认真地望着他,道:“你,过的好吗?”

    他看了她一眼,道:“还不错,我会过的不好吗?”

    “可是--”她看着他,她想说,可是,你的神情明明,明明,那么难过,到底是因为什么?

    而他,却没给她一个开口的机会。

    “我想在你回家之前见你一面,我想亲眼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他看着她,“我怕他知道你是曾元进的女儿,就,就会改变了对你的心意,那样的话,你不就很可怜了吗?你为了他而离开,明明,明明当初我跟你说过他会没事,明明我跟你说过他不会因为你而受到影响,可你还是,还是为了他走了,一个人漂泊他乡--你说说你,脑子坏掉了吗?为什么偏偏对那个男人死心塌地,眼里根本看不见别的人?明明他比你大那么多岁,还是个有老婆的男人--”

    她的眼睛模糊了,她知道曾泉是为了她好,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

    “那么你呢?你这三年,又怎么样?”她含泪问道。

    “我会不好吗?坐在云南待了大半年,就被调走了,去了河北,离家倒是挺近的,然后,”他苦笑了下,双眼似乎是在望着远方,“然后就结婚了!”

    结婚?

    她盯着他!

    “你说的对,我也该结婚了,为什么不结呢?挺好的,什么都好!你不是想看她的照片吗?可我身上没有带,等你回家就会见到她了,我们和爸爸还有你妈,还有小雨,大家都住在一起,到时候,你也会和我们一起住。今天家里已经在给你整理房间了,你妈还安排人连念卿的房间都准备了。”他望向她,“咱们那个家,人比较多,人多嘴杂,你回去以后,尽量少说话--不过,这一点好像我不该担心,你这人话本来就不多--凡事,小心一点!”

    他的眼里,似乎有很多很多的话,深深藏着,她却不知道。

    曾泉说完,轻轻笑了下,起身道:“我该走了,等你回家了,再好好聊!”

    “我,真的应该回去吗?”她问。

    他想了想,道:“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回去,要是节外生枝就不好了。”

    见她不说话,他又补充道:“不过,你可以拖一阵子,让你妈妈改变一下对你的态度,你要是太容易服从她,以后恐怕就很难坚持你自己的想法了。所以,呃,这次和她吵架,还是做的对!”

    说着,他轻笑,轻轻拥住她。

    她的耳边是他平稳的呼吸声,就听他说:“你可一定要幸福啊!”

    苏凡闭着眼,点头。

    “那就好!那就好!”他喃喃道。

    松开了她,他静静望着她,道:“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还有将来,遇到任何麻烦都可以来找我,明白吗?”

    “嗯嗯,我知道了!谢谢你!”她仰望着他,顿了片刻,道,“照顾好自己!”

    他点头,松开她,走到门口,苏凡站在他身旁,却见他停下脚步,对她道:“刚才我跟你说的那些,关于你和霍漱清的那些,不要太介意,我,只不过是太羡慕他的好运气了,所以才--”他笑笑,道,“不过,凡事尽量小心总不会有错,好好和他谈谈,不管什么事都要和他一起商量。你说的对,你们是一体的,任何决定都要一起做,不要太迁就他了。男人,是不能惯的!”

    “嗯,我明白!我明白!”她望着他,他笑了下,拉开门就走了。

    他的背影,就那么消失在她的眼里,不过,这次,苏凡的心里没有一丝的担忧,自己还是可以见到他的,因为,他们是兄妹了!可是,他突然来,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离开婚纱店,曾泉便匆匆赶往榕城机场,赶回了京城。

    苏凡觉得该把曾泉到来的事情告诉霍漱清,尽管曾泉最后说自己只不过是开玩笑才说的那些话,可是,她的心里总有一点怪怪的感觉。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曾泉的提醒,还是让霍漱清知道比较好。毕竟,他以往每一次的突然出现都会有特别的事。

    然而,苏凡把电话打到霍漱清那里的时候,霍漱清正在覃春明的办公室,而他们商讨的事情,同样也是她和他的这桩婚事。

    中午离开家后,霍漱清在车上给覃春明打了电话,当时覃春明正在陪着外宾吃饭,齐建峰接了电话,霍漱清便说有重要的事找书记汇报,齐建峰低声请示了覃春明之后,告诉霍漱清,让他下午五点十分去省委的办公室。而此时,曾泉离开之时,霍漱清就在覃春明的办公室里。

    霍漱清把自己和苏凡重逢、以及苏凡怀孕生子、苏凡同覃燕秋、覃燕飞以及罗家的过往,直到最后罗文茵的到来,全部告诉了覃春明。覃春明没有料到霍漱清和他谈的竟然是这件事!

    “那你自己是什么意见?”覃春明问。

    “我还是会和苏凡结婚,只是,我担心现在曾家那边的态度。曾夫人只说要让苏凡和孩子回去,这里面怕是有其他的考虑。”霍漱清道。

    覃春明陷入了深思,久久不语。

    落日的余晖,无力地落在地板上,几乎看不出来它的存在,只有覃春明那张略显苍老的脸上流转着明暗的交错,却越发让人看不出他的思绪。

    霍漱清的心,也如这光线一般,一明一暗。

    如果苏凡不是曾元进的女儿,该有多好,至少他们的关系会简单许多,他们的相处会简单许多,而现在--

    谁都不能选择自己的父母,苏凡等了那么多年,是该回去曾家了。可是,回去之后,她能得到什么呢?那样的家庭,会给她怎样的关爱?万一到时候她伤心失望--人生啊,真是时运难言啊!

    霍漱清的思绪,猛然间被覃春明那中气十足的嗓音给打断了。

    “漱清,我,如果作为一位长辈,我会祝福你,难得你能找到自己爱的人,我会支持你们结婚。毕竟现在你们都是单身,就算有人来追究念卿的身世,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可是,你很清楚我和曾元进的关系,最近发生那件事之后,这层关系真的是绷得很紧。曾元进明知道你和他女儿的过往,却丝毫不提及你们的未来,很明显也是受那件事的影响。你和苏凡结婚,应该会对我们的关系起到缓和的作用,让我们两个人之间可以更亲密一些。可是,这么一来,你的位置会非常尴尬。一旦我和他之间有什么不和,你该如何处置?漱清,这是你要考虑的,总有一天,你要选择你的立场,哪怕现在你不需要这样做。”

    覃春明所说的,霍漱清怎么会不明白呢?

    凡事,有利就有弊,何况到了他们这样的地位?

    然而,覃春明接下来的话,却让霍漱清彻底意外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