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81章 我要和她结婚
    “妈,您这话就别再说了,小秋的丫头都那么大了。”霍漱清笑道。

    “我们也就是这么随便说说而已!”母亲道。

    这时,保姆过来请示薛丽萍:“已经好了,现在开始上桌吗?”

    “来,吃饭去吧!我四点多的时候才吃过一点,现在又饿了。怎么这一年这么容易饿?”母亲起身,霍漱清忙扶着母亲走向餐厅。

    “少食多餐才是科学的,您这样就对了。”霍漱清道。

    “再科学也就这样了,老骨头一把,过一天算一天吧!”母亲叹道。

    父亲的去世,给母亲造成的影响,直到今日还如此之深,直到今日,没有人敢在薛丽萍面前主动提及霍泽楷。然而,就算是不说,薛丽萍也总是活在丈夫去世的悲伤中,难以走出来,不管子女想什么办法。

    家里很多事情,依旧按照霍泽楷活着的时候一样,比如说吃饭的时候要在霍泽楷的位置上摆上碗筷,比如说霍泽楷的衣柜里要摆放着他的衣服,比如说浴室里要放着他用的毛巾和牙具。霍漱清和姐姐都觉得母亲越是这样,就越是无法走出父亲去世的阴影,可是,偶尔的几次“破坏规矩”的举动,都让母亲几近发疯。探索失败后,姐弟二人只得放弃改变母亲的这个怪异习惯。而且,时间长了,家里人也都习惯了。

    是啊,过一天算一天吧!

    霍漱清没想到,时常拌嘴的父母,却在一个离开后让另一个如此孤寂。

    所谓夫妻,就是如此吧!朝夕相伴,才叫夫妻,不是么?

    等霍漱清和母亲来到餐厅的时候,保姆已经摆好了餐具,依旧是霍泽楷的位置上摆着他的碗筷。

    母亲看着霍漱清吃下了第一个馄饨,才开始动筷子,儿子的动作让她觉得很欣慰。

    “今天特意给你包的多,要是想吃的话,走的时候带上一点,你一个人住着,要是夜里饿了,也有东西垫垫肚子。”母亲道。

    而此时,按照薛丽萍之前的嘱咐,保姆已经把要给霍漱清带走的生鲜馄饨放进了冰箱冷冻,这样他走的时候也容易打包。

    霍漱清停下筷子,抬头望着母亲,想说的话,还是咽了回去。

    吃完了晚饭,保姆收拾着饭桌,霍漱清才有机会和母亲谈苏凡和念卿的事。

    “妈,有件事,我想跟您说。”他说。

    “什么事?”

    见儿子一脸严肃,薛丽萍看了他一眼,道:“什么事,说吧!”

    “妈,我想结婚!”

    薛丽萍愣住了,旋即脸上露出笑容,深深呼出一口气,道:“你可算是想通了,打算和谁结婚?怎么今天不带来让妈见见?”

    霍漱清顿了片刻,空气中一片安静,母亲脸上的笑容依旧未散,一脸期待地望着他。

    “是,是苏凡,我要和她结婚!”霍漱清的声音坚决,母亲却怔住了。

    苏凡,苏凡,这两个字,在霍家同样是禁忌,薛丽萍不许任何人提及。而现在--

    母亲的反应,是霍漱清意料之中的。要和苏凡结婚,母亲这一关必须要过。

    “妈,我们见面了,她就在榕城,一直都在。”霍漱清说。

    母亲的手,却发抖了,连同嘴唇。

    她太清楚苏凡对儿子的影响了,这个世上,只有苏凡这个女人才能让她的儿子神魂颠倒,可是,她恨这样的女人,恨这个苏凡!

    “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难道要我恭喜她终于小三上位成功了吗?”母亲拿起遥控器,开始换频道。

    “妈,我们有个孩子,三年前她离开的时候,有我的孩子,现在孩子已经两岁了,叫念卿,是个女儿--”霍漱清继续说。

    “三年前你知道她怀孕了?”母亲强压着内心的不满,问道。

    “我不知道,她没有跟我说过,是,我见到了我的孩子!”霍漱清道。

    母亲笑了下,道:“她知道孩子的分量,真是不简单!怎么,现在是想用这个孩子来嫁进来?”

    “妈,她不是刻意隐瞒孩子的事,当时的情况--”霍漱清解释道。

    “好了,我不想再听到这个女人的事,你要问我的意见,我就是这一句话,我想听到她的名字,不想看见她,就这么简单!”母亲道。

    客厅里,只有电视机里发出的声音,母亲全然专注于电视剧,好像刚刚那一番对话没有发生过。

    霍漱清不知道该怎么跟母亲继续谈了,母亲对苏凡的排斥,似乎随着时间的延续越发的深刻。

    “不过,”母亲突然说,“你如果只是来通知我的话,那我知道了。可是,我也要告诉你,清儿,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她踏进霍家的门!”

    “妈--”霍漱清叫道。

    “好了,我不想再说这件事了,到此为止!”母亲道。

    问题,似乎比霍漱清想象的要困难,而压力,似乎比他想象的还要大。

    母亲的年纪,母亲的身体,都让霍漱清要小心处理此事。父亲去世后,他,不能再让母亲因为类似的理由出事!

    接下来,就让姐姐姐夫出马来劝说吧!

    一步一步来,他很清楚,想要解开母亲的心结,他还要做很多很多。

    母亲的沉默,让霍漱清无法再继续这个话题。

    当初因为他的坚持,因为他的一时冲动,父亲离开了人世。三年来,母亲将这件事的罪责全都归结在苏凡的身上。尽管这是三个人的错误造成的,可是,孙蔓在母亲的心里早就被排除了,何况他和孙蔓离婚了,和霍家一点关系都没有。至于他,是母亲的亲儿子,母亲怎么会舍得怪他?现在,所有的错误都让苏凡一个人来承担,霍漱清知道这样很对不起她,可是,母亲年纪大了,如果他继续说下去,难免会发生不可预知的后果!

    陪着母亲看了会儿电视,过了九点,母亲就要回房间休息了,霍漱清便跟保姆交代了,准备离开。母亲让他带上冷冻的馄饨回去,霍漱清便提上了。

    上了车,霍漱清闭上眼坐着,司机要问他去哪里,却见领导心情不好,就慢慢把车子开出霍家大院,在市区里缓缓开着。

    霍漱清也没管,睁开眼掏出手机给姐姐饿打了过去,姐姐一家正在回家的路上。

    “你走了?”姐姐问。

    “恩,我刚从家里出来,妈要睡了。”霍漱清答道。

    从他的声音里,姐姐听出了他的疲惫。

    “我们马上就到了。你和妈谈了那件事?”姐姐问。

    “嗯。”

    “哦,我知道了。”姐姐从他的语气里就知道了结果。

    “姐,你能帮帮我吗?”霍漱清道。

    霍佳敏顿住了,半晌不语。

    正在开车的丈夫把手伸过来,霍佳敏看着他,他说“手机给我,我和漱清说。”霍佳敏便把手机交给了丈夫。

    “漱清,你别想太多了,先回家休息吧!”姐夫道。

    霍漱清“嗯”了一声,似乎也没有要继续说话的力气了。

    “漱清,妈会想通的,明天你等我们的电话再决定要不要带小苏回家。不过,我想,要是妈不愿见小苏的话,后天你把念卿带过来也可以,你说呢?”姐夫道。

    “妈那么不想看见苏凡的,今晚我和她说起念卿的时候,她也没有想见孩子的意思。”霍漱清道。

    “没关系,我们回家了再跟妈说说,明天继续说,只要有所松动,你就立刻行动。”姐夫道。

    霍佳敏看着丈夫,心里怪怨丈夫为何如此自作主张。

    “好的,姐夫,我等你们的电话。拜托了,姐夫!”霍漱清道。

    “放心,我们都会尽力的。念卿那么可爱的,妈见了她,肯定会忘了所有的不高兴。”姐夫道。

    是啊,那么可爱的念卿!霍漱清的嘴角微微上扬。

    挂了电话,霍漱清对司机说了回去新家,司机便赶紧在路口转了方向,加快速度回去和苏凡的新家。

    到家的时候,念卿已经睡着了,他推开卧室的门,里面一片漆黑,便小心走进去,发现苏凡也睡着了。他打开台灯,那温和的光芒包围着母女两人的睡脸,在霍漱清的眼里绝对是世间最美最温馨的一幅画。

    他俯身轻轻亲着她的脸,苏凡便醒了。

    她揽住他的脖子,吻上了他。

    他的心里一热,立刻将这个吻化为了自己的主动进攻。

    唇舌纠缠,呼吸交融,难分你我。

    他坐在床边,大手在她的身上游走。

    苏凡觉得自己快要喘不上气了,可是他的半个身子压着她,她连动都动不了。

    他终究是舍不得她的,给了她一刻换气的时间,然后立刻封住了她的呼吸。

    空气里,温度不断地上升,似乎有小火花在不停地点燃。

    突然之间,念卿翻了个身,小手打在了霍漱清的头上,霍漱清猛地停住了。

    他松开她,下巴撑在她的肩膀上笑着。

    苏凡重重喘着气,却听见了他的笑声。

    “起来吧,我去外面等你!”他起身,亲了下她的嘴唇,道。

    说完,他又亲了下女儿的小脸蛋,起身离开卧室。

    她躺在床上,摸了下自己滚烫的脸颊,深深呼出一口气,转过身给女儿盖好被子,把台灯的灯光调暗,走出了卧室。

    “你在哪里?”她走在走廊里,问道。

    他听见声音,走出来站在更衣室门口等着她,她便赶紧走了过去。

    “走,我们下去喝点酒。”他挽住她的手。

    “可是孩子--”她不放心。

    “新来的阿姨在楼下,我刚刚碰见她了,把孩子抱到她的房间睡吧!”霍漱清道。

    苏凡是不放心的,不是说不放心那个阿姨--保姆阿姨是霍漱清托人介绍的,底细都很清楚,孩子的安全不会有问题--不放心孩子半夜醒来找妈妈。

    “可是我不喜欢别人躺我们的床。”他说。

    见她还是纠结,霍漱清便把保姆叫上来,让她在自己的房间休息,注意一下他们卧室的动静就可以了。

    苏凡这才安心地跟着他下楼。

    从一楼厨房旁边的一个暗门下去,就是酒窖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