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88章 被他宠的像个孩子
    而当手机响起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号码,显示是榕城的号码,他的心,猛地跳了两下。

    按下接听键,他听到了自己熟悉的那个声音。

    “喂,你,你在吗?”她问。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无声笑了,道:“嗯,在呢,刚到家。”

    “哦,那,那你讲话方便吗?”她又问。

    她想着他妻子或许在。

    “嗯,方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说吧!”他坐起身,道。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就是想问问你昨天怎么样,什么时候上飞机的,我昨天也没来得及问你--”她说。

    周身的疲惫,瞬间像是坐了火箭一样飞走了。

    曾泉起身,走到客厅给自己倒了杯水,调侃道:“终于想起来问我了,我还以为你现在找到心上人就把我彻底忘掉了呢!”

    “我是那种人嘛!看你说的!”她说。

    曾泉无声笑了,道:“你怎么不是这种人?以前在云城的时候,只要他一个电话,你能立刻甩下我就溜掉。”

    她轻咬唇角,不说话。

    好像,以前,以前就是那样啊!

    “重色轻友的苏凡,我看透你了!”他故作轻松道。

    好一会儿,电话里都没有声音。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干嘛不说话?是不是他欺负你了?”他问。

    “不是,没什么事,我,”她忙说,“我就是想和你说,明天我要结婚了,真的结婚,我和他要去领结婚证,我们,要结婚了!”

    他顿住了,片刻之后,才笑道:“终于要结婚了啊!你怎么这么禁不住他诱惑?他随便说两句你就答应了?别忘了,你是第一回,他可是第二回了!”

    “呃,那也没办法啊!谁让他第一回的时候,我还没认识他呢!没办法啊!”她笑着说。

    是啊,没办法啊!曾泉心里叹道。

    “恭喜你!”他说。

    “你是我第一个通知的人!”她强调道。

    他笑了,道:“我很荣幸,看来我在你心目中不是可有可无的人了!”

    “你什么时候能不这么自恋啊?”苏凡故意说。

    “没办法,长的太帅,不自恋都不行!”他笑道。

    “你啊!”苏凡叹道。

    他敛住笑容,沉默片刻,才说:“谢谢你给我打电话说这件事。既然决定了,就好好走下去。要是他敢欺负你,一定要跟我说,看我不飞过去揍扁了他!”

    苏凡的眼里,涌出一层泪花,点头“嗯”了一声。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等你早点回家!”他说。

    说了句“晚安”,苏凡就挂了电话,呆呆地坐在床边。

    是啊,跟他说完了,还有个覃逸飞呢!接下来是雪儿,还有家里--不过,这些等到领证以后再说吧!霍漱清说暂时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可覃逸飞--

    时间不早了,覃逸飞--

    昨天江津打电话过来,跟她无意间说起覃逸飞出国去了,现在不知道他在哪里。

    不过,这件事,还是要和他说的,她要亲口告诉他!

    电话还没打,霍漱清就洗完澡出来了,见她坐在床边发愣,问道:“怎么了?”

    她抬头看着他,道:“我想跟逸飞说咱们结婚的事!”

    霍漱清坐下来,望着她,道:“明天,你是作为苏雪初嫁给我,不是苏凡,也不是曾迦因,是苏雪初。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她点头,道:“我想在领结婚证之前告诉他,他应该知道!”

    “等他出国回来,我们一起见他比较好!现在,就让他好好去玩吧!”霍漱清道。

    说着,他拿过她的手机。

    苏凡看着眼前的他,越来越近,直到她的身体躺在床上--

    看着身边熟睡的人,苏凡却怎么都睡不着。

    这一夜,苏凡睡得很不踏实。不知道是所谓的婚前恐惧,还是心里有放不下的事情,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她就起来了,去婴儿房看看女儿,女儿睡的香甜。

    天亮就要去领结婚证了,她还是赶紧把户口本准备好,免得到时候一团乱。可是,翻开户口本,看着上面写着的自己和女儿的名字,她不禁想起了覃逸飞。

    他现在去了哪里?他--

    如果不是她的出现,他一定不会这个样子,是她害了他吗?

    桌头的台灯,照着那看起来崭新的户口本。

    是覃逸飞给了她一个新的身份,给了她女儿一个希望。可是她在安然地享受了这一切之后,让他一个人去承受失去的悲伤。

    爱情的路上,从来只能是两个人并肩前行。这条路太窄,多一个人就根本走不下去。苏凡啊苏凡,你真是个自私的人啊!

    她闭上眼,静静坐着。

    想给他打电话,告诉她自己要结婚了。可是,接下来该怎么说?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她爱霍漱清,从她见到他的第一眼开始,这份爱从来都没有变过。她又不是木头,怎么会不懂覃逸飞对她的情感?可是,懂了又怎样?她,如何回应?如果她不能回应,那--

    过去,她的言行给了他无谓的希望,而这份希望,最终伤害了他。那么现在,哪怕是她心里再怎么难过,都不应该给他电话。因为,现在这个电话打过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她是不知道的,也无法承担的。

    手机,在手里捏着,想来想去,她还是拨出了覃逸飞的号码。

    覃逸飞刚回到酒店的房间,晚上在酒吧喝了点酒,被一个美女搭讪了。可他只是调侃了几句,就没有下文了。此时一个人躺在床上,脑袋里却清醒无比。

    手机,就在这时候响了。

    他就不该开手机的,来的都是些莫名其妙的电话,难道他是三岁小孩吗,这样让人不放心?失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虽然,虽然他这辈子还没失恋过。人生嘛,总会有一次这样的经历,对不对?或迟或早,他只是比别人晚了很多年才第一次遇上这事儿。只是,他没想到失恋真的让人这么痛苦。

    伸出手掏出手机,眼皮抬了下,视线掠过那个号码的时候,他猛地坐起身。

    怎么回事?她,她怎么打电话来了?这个点了,国内都快天亮了啊!她--

    莫非是出什么事了?是她,还是念卿?

    两年来的积习,让覃逸飞只要在半夜看见她的来电就会紧张起来。念卿身体不是很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先天体弱的缘故,这一年多时常生病。好几次覃逸飞都是半夜从被窝里爬出来开车载着苏凡和孩子去医院,这么折腾几次之后,他就开始对她的深夜来电就有特别的情感了。

    “怎么了?是不是念卿生病了?”电话一接通,他也顾不得说别的,直接这么问。

    苏凡刚想问他在哪里,他这句问话出来,她张着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你怎么不说话?别担心,我,我看看,我赶紧订机票回来,你先打车去医院--”他习惯性地这么说,可是,话说出来,他才意识到自己搞错了时空,她的身边,有霍漱清。

    瞬时,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念卿,念卿,她,她没事。”她静静地说,明明眼眶里泪水翻涌,明明心里恨死了自己。

    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那就好,没事就好。”

    那么,她这么晚打电话过来--

    覃逸飞不知道她怎么了,可还是有些担心。一个人深夜无眠,必定是心里有事。按说她和霍漱清重逢了,应该会很开心才对,为什么还--

    “你,还好吗?”他问。

    “嗯,我,我很好。”她擦去脸上的泪,努力微笑着,尽管覃逸飞看不见,可她还是想让他知道她很好,她没事,她不想让他为她担心,不想他再放不下她。

    “哦,那就好!”他机械式地说。

    “你现在去哪里了?听说,听说你去旅行了?”她努力让自己平静,让自己的话听起来很平静。

    “是江津那个大嘴巴和你说的?”他问。

    她没回答。

    “我呢,在tahiti,咱们那边冬天太闷了,来这边的阳光沙滩呆几天。等念卿稍微大一点了,你也可以带她出来玩。”他说。

    “哦,那你好好玩,我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一下你又跑去哪里玩了,没什么事。”她微笑着说。

    “嗯,是没什么事!”他说着,视线望向窗外那已经渐亮的天空。

    沉默,又是沉默。

    “呃,好了,你休息吧!我约了人去潜水的,再睡一会儿懒觉。”他说。

    “哦,哦,那你睡吧,我,我不打扰你了,好好玩儿!”苏凡道。

    “嗯。”他说。

    就在她刚要挂断的时候,覃逸飞突然说:“你一定要幸福!”

    苏凡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刚想问他,手机里传来急促的挂断声音。

    一定要幸福,吗?

    苏凡仰起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是啊,她一定要幸福,必须要幸福!

    擦去眼泪,她关上台灯,走出了书房,重新躺回霍漱清的怀里,他习惯性地拥住她,下巴在她的额头蹭了下,似乎是在说梦话一样的说“怎么这么冰?”说完,他就紧紧搂住了她。

    苏凡闭上眼,泪水从眼里涌了出去,湿了他的睡衣。

    是啊,她必须要幸福,因为她得到了这么好的人的爱,拥有那么多的关心,她怎么可以不幸福呢?

    天亮了,霍漱清依旧像平时一样的早起,而今天,他没有像以往那样任由她赖床,却是在出门前摇醒了她。

    昨晚她睡的太晚,却很快就睡着了,现在自然是困的不行。

    “别吵我,让我再睡一会儿。”她拉过被子包住头,被子却还是被他拉开了。

    “今天不能睡懒觉,你想补觉的话,中午回家再补,现在赶紧起来!”他说。

    他总是这样宠着她,宠着宠着,她就变得跟小孩子一样了,任性,不讲理,特别是在早上起床的时候。

    “不要嘛--”她叫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