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89章 一起回家
    “你再不起来我就要揍你了,赶紧起来!”他把被子全都拉开,她一下子就被冻醒了。

    “扰人清梦,你真是够狠!”她盯着他,道。

    “没办法,谁让你这么喜欢赖着?”他坐在床边,盯着她,道,“九点钟,我在市民政局门口等你,不准迟到,明白吗?”

    她点头。

    真是的,脑子短路了,差点把这件事给忘了。

    “下午你在店里等我,我过去把你和孩子接上去我妈那边,记住,六点钟等着我,不许出去乱跑。把礼物带上。”他说。

    “知道了,真是越来越啰嗦!”她说完,拉过被子盖上,继续睡。

    “小懒猪,怎么还睡?”他叫道。

    “你说的是九点啊,拜托你看看现在几点?”她的声音比他还大。

    霍漱清不禁笑了,拍拍她的脑袋,道:“要是你敢迟到,我就娶别人,留着你后悔吧!”说完,他起身去换衣服了。

    “你敢!”她一下子坐起身,抓起靠枕就扔向他。

    他回头笑了,道:“你不信可以试试看!”

    她冲着他做了个鬼脸,倒在床上。

    “哎,苏凡--”他叫了一声。

    “干嘛?”她问。

    “你就不能像以前一样勤快点吗?早上好歹起床帮我整理一下衣服啊,送我出门啊!你以前可不像现在这样懒。”他一边系着衬衫的扣子,说道。

    她想了想,下床,走向他。也不看他,只是静静地帮他系扣子。

    他亲了下她的额头,道:“新婚快乐,苏凡!”

    她猛地抬头,一脸错愕。

    眼里,是他那温柔的笑容,一如曾经。

    新婚--

    她也笑了,亲了下他的脸颊,道:“新婚快乐,霍漱清!”

    他拥了下她,她就叫道:“好了,衣服要弄皱啦!”

    霍漱清哈哈笑着。

    站在台阶上看着他的车子出了门,阵阵冷风吹了过来,吹乱了她的长发。她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赶紧进屋。

    新婚啊!

    新婚快乐,世界!

    衣柜里的衣服,一件件摆在那里,她却不知道自己该穿哪一件去领结婚证。尽管这只是一个法律程序,可在她的心里,也是盼了好多年的。当这一天真的到来之时,她的心里紧张的不得了,生怕自己有什么疏忽。

    时间不等人,好不容易选好了衣服,就开始准备其他的。

    八点半的时候,她要出门了。

    从家里到市民政局并不远,开车过去也就是十来分钟,可她还是担心迟到,跟保姆交代了几句,就拿着各种手续匆匆出了门。

    车子,沿着玉湖北面的环山路行驶着。

    今天真是个好天气,整个世界都在阳光的怀抱里喧闹着。

    真好啊!

    她微笑着。

    还没到民政局,手机突然响了,是霍漱清的来电。

    这个人,难道就这么不放心她吗?早上叮嘱了那么多次,现在还要打电话催?唉,男人啊,活到这份儿上,估计也没几个了!

    糟了,他该不会是说不能来了吧?糟了糟了--

    她赶紧接通了电话,传来了他的声音--

    “你在哪里?”他问。

    “我马上就到了,你稍等一下!”她忙说,看了下车上显示的时间,奇怪,距离九点还差十分钟啊,怎么他就开始催了?

    “丫头,我正在去机场的路上,上面临时通知我去中央党校学习,要去一个月。刚刚才接到的通知。”他说。

    “什么?”她大惊,赶紧把车子开到路边临时停了下来,“你就算是去学习,也不至于这么着急吧?过来领个证都没时间吗?”

    他压低声音,道:“对不起,这个机会太突然了,覃书记说昨天下班的时候那个名单上还没有我,今天早上党校那边的电话就直接打到省里了,让我赶紧过去。”他接着说,“这期学习班很重要,十一点就开班了,总书记要过去亲自致词接见--”

    满心的失望让苏凡生气了,可是,听他这么解释,也只能无可奈何。

    领结婚证是大事,可他毕竟还有工作,还有前途,要是因为私事而影响工作--

    她深深叹了口气,不说话。

    “丫头,对不起,事出突然,覃书记让我一定要赶过去,我接到电话的时候,他们已经把机票都订了。”他顿了片刻,“要不你和孩子坐下午的飞机过来,我们一家人可以在一起--”

    “没关系,反正领结婚证什么时候都可以领的,我们今天也没看看黄历,说不定今天去领会有晦气呢!你放心,我没事的,你去忙吧!”她说。

    她这个理由,实在是太过牵强,可是,霍漱清很清楚她这么说的原因,她只不过是想安慰他,不想让他太过内疚。

    “嗯,改天一定看黄历!”他说。

    “好了,你去上飞机吧,我回家一趟看看孩子,刚出门的时候她还没醒来。”苏凡说完,就挂了电话。

    霍漱清坐在车上,想起覃春明在电话里跟他说的事情。

    这次的学习班真是很重要,可为什么霍漱清的名字突然出现在名单上面?根据覃春明得到的消息,这是曾元进连夜加上去的。其他的参班人员昨天晚上就陆续到了北京,而霍漱清是今天早上才得到的消息。

    “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做,可是,这次机会对你来说很重要,你要好好把握。”覃春明原话这么说的。

    是啊,为什么呢?曾元进把苏凡的户口从云城转走,不让他们结婚,那么今天呢,难道又是为了结婚的事?如果说单单为了阻止他们结婚,那这个代价也太大了点。要知道,在这种重量级的学习活动里突然加一个人,即便是对了曾元进这种直接管理此事的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呢?

    霍漱清不得而知。但是,他知道,在开班仪式上,他是会见到曾元进的,到时候--

    苏凡刚回到家里,就接到了母亲罗文茵的电话,说她已经订好了去北京的机票,让苏凡带着孩子一起跟她回去。

    “我没有说过要和你走。”苏凡道。

    “你不想去京城和霍漱清待着吗?”罗文茵道。

    “你怎么知道他去了京城?”苏凡惊讶道。

    是啊,罗文茵怎么知道的?她也是刚刚才接到霍漱清的电话啊!

    “我只要想知道就能知道!”罗文茵道,“你爸明天要出差去,一个星期才能回家。他说让你带上孩子,到时候把霍漱清也叫上,一起回家吃个饭,和家里人见个面。你们都要打算结婚了,总不能连娘家人都不说一声吧?”

    苏凡很想说,结婚是我们自己的事,可是,想一想霍漱清,还是算了吧,别跟罗文茵争了。就算曾元进是她的生身父亲,却也是霍漱清的上级,掌握着他升迁命运的人。她怎么可以因为自己的倔强让父母把火撒到霍漱清身上去?连累他?

    “好吧,我这就收拾东西。什么时候走?”苏凡服软了。

    “中午一点的飞机,你直接到你舅妈这边来,我们一起走。”罗文茵道,又补充了一句,“行李不用带太多,家里那边我已经安排了,给你和念卿准备了临时用的东西,等你们到了家里看缺什么再去补!”

    挂了电话,苏凡便跟保姆说了要去京城的事,让保姆把家里面收拾好,她们估计很快就回来了。

    念卿根本不懂大人们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的决定,只有跟着走的份儿。可是,苏凡的心里,对那个陌生家里的忌惮和恐惧,随着回京步伐的突然加速而变得越来越深。罗文茵是这样的强势,而自己那个从没见过面的父亲,估计也不怎么容易相处,还有一个妹妹,还有一个嫂子,都是从小就生活在另一个世界的人。唯念念个让她可以感觉到轻松的人就是曾泉,可曾泉还经常不在家--

    唉,走一步算一步吧,大不了看着情况不对劲就撤,回去和霍漱清一起住,一家人在一起才开心!

    这么决定了,苏凡整理了一下物品,给店里打电话交代了一下,就开车带着女儿去了罗家。

    江彩桦看着罗文茵给苏凡打完电话,道:“你们是不是做的太过了?不就是领个结婚证吗?你们至于这样围追堵截的?要是迦因知道了,会恨你们的!你们还怎么和她相处?”

    “要是她眼里还有我们,还把我们当做是父母的话,就不该这样决定终生大事!”罗文茵道。

    江彩桦叹气摇头,道:“你们两个啊,真是,唉!”

    “从现在开始就这样,将来还不知道她会给我们添什么麻烦呢!”罗文茵道。

    “我也不说了,你自己的女儿,你想怎么相处,那是你的事。可是,我要跟你说,迦因那孩子看着性子软软的,倔脾气一上来,谁都不管的。你最好心里有数!”江彩桦道。

    “我是她妈!她还想干什么?”罗文茵道。

    “你啊你,家里的那一个,你就当个宝一样在手上捧着,干什么把邪火都发到迦因的身上呢?都是你的女儿!”江彩桦看着罗文茵,也懒得说了,“随便你吧!只是,念卿那孩子还小,你们大人要怎么闹,别影响到孩子。”

    “放心啦,我知道的,我自己的外孙女儿,我还能虐待她不成吗?”罗文茵说着,叹了口气,“我这个女儿啊,看来是没什么指望了,还是要把希望放在下一代的身上。念卿那孩子古灵精怪的,聪明着呢,好好培养,将来比她妈强!”

    听到这话,江彩桦一言不发。

    很快的,苏凡就和念卿过来了,念卿又逗了江彩桦好一阵子,又缠着江彩桦带她去邻居家玩,折腾到了中午。

    祖孙三人乘车离开了罗家,直接前往榕城机场。

    苏凡的心里,迫切念着和霍漱清在北京的重逢,想象着和他一起去游玩。却丝毫不知道自己那个新家里,等待她的是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