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92章 什么年纪还逆反
    “嘿,你回来了?”她问。

    曾泉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靠着墙站着,嘴角是一抹深深的笑意。

    “好像在这里看见我不太开心?”他站正身体,缓缓走向她。

    “没有,我只是,只是--”她叹了口气,靠着柱子站着,望向灰蒙蒙的天空。

    “说来听听?”他走过去,靠着旁边的柱子站着,望着她。

    她苦笑了下,道:“你妻子,很好,很漂亮,很端庄,很有气质,她,真的,真的和你很配!”

    他笑笑,道:“我知道!可是,这好像和你的心情没有太大关系。”

    “我,我来之前,她,你知道是谁,她和我说,今天晚上有个家庭聚会,霍漱清可以过来,可现在,她也没和我说打电话给他--”她小声对曾泉说着,曾泉却笑了。

    “你笑什么?”她问。

    “我笑,呃,笑他们太清楚你的弱点是什么了,而你,太容易被人抓到弱点!”曾泉道。

    “我的弱点--”她重复道。

    “你这样可不好,很容易被人牵制!”他望着她,眼里似乎有她不懂的意味。

    她盯着他,旋即转过脸望向夜空。

    “不过,这样也没什么不好,至少说明在这个世上还有你珍视的人!这是一种幸福!”他说着,拍拍她的肩,开始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不要去想他的事情了,饭要一口一口吃,会有那一天的,相信我!”

    苏凡追上他,道:“你有什么事瞒着我?”

    曾泉笑笑,道:“我有义务把一切都要告诉你吗?”

    “至少你可以告诉我一些我该知道的事情吧!”她跟着他的脚步,追问道。

    可他的步伐太大,她几乎是在小跑了。

    “不行,我什么都不知道!你问我也白问!”他边走边笑着说。

    “曾泉,你太过分了!”她的声音很大,似乎完全忘记了这是在哪里,而只是回到了过去的日子。

    曾泉却只是笑,根本不回答。

    “真过分啊!你就想眼睁睁看着我跟个白痴一样--”她说道。

    “说对了,我喜欢看。”他笑道。

    “曾泉--”她叫道,拳头已经落到了他的胳膊上,他哈哈笑着,丝毫不生气不回击。

    她停下了手,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如过去一样轻松无忧的笑容。

    “怎么了?”他笑问,弯下腰注视着她。

    苏凡还没开口,余光就瞥到两米之外站着一个人,她转过头看着那个人,曾泉也转过头,随着她的视线望去--

    “你回来了?我刚才一直在厨房,听他们说你回来了--”方希悠微笑道,她的视线从苏凡的身上扫过去,一直停留在曾泉的身上,而他脸上刚刚那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她所熟悉的那种疏离的笑容。

    “抱歉,我刚刚回来。”曾泉道,“你怎么去厨房了?让他们去准备就好了。”

    说着,曾泉和妻子一起继续朝着之前自己走的方向走去,留下苏凡一人站在原地。

    方希悠回头看了她一眼,对曾泉微笑着,说自己这几天跟叶家的厨师学了一道什么菜的做法,那是曾泉很爱吃的。

    “还没做好,听说你回来了,我就从厨房出来了,等会儿我再回去做!”方希悠道。

    苏凡听见了方希悠的话,不禁微微笑了,再度靠着柱子站着,望向幽深的夜空。

    “我跟你说过不用做这些事的--”曾泉的声音里有毫不掩饰的怪怨,方希悠却只是笑了,道:“你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让我进一次厨房也没关系吧!”

    曾泉不语,和妻子一并走向两个人的住处。

    雪花,依旧一片片从夜空落下。

    当苏凡感觉到有人拉扯自己的衣角时,低头一看,是自己的女儿念卿。

    “冷吗?”她蹲下身,搓着女儿的小脸蛋,问。

    “妈妈,你在干什么?”女儿问。

    孩子当然还不会问爸爸在哪里,毕竟她的生命里,爸爸出现的时间不长。

    “呃,妈妈在看雪!妈妈小时候经常看着天上下雪,等到雪停了,就和弟弟一起去堆雪人,和邻居家的妹妹一起去滑雪。等到回家的时候,我妈妈就做好了一大锅热腾腾的面条等着我们--”她搂着女儿,望向无垠的夜空。

    “妈妈会带着念念去滑雪吗?”念卿问。

    “嗯!”苏凡答道。

    “去妈妈的家里滑雪吗?”女儿接着问。

    家?

    苏凡看了下周围,苦笑了,对女儿点头。

    “等妈妈的家下雪了,妈妈就带着念念和爸爸一起去,好不好?”苏凡摸着女儿的头顶,道。

    当视线掠过女儿的头顶时,苏凡惊住了,慢慢站起身。

    她眼前的,是一位相貌俊逸、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他眼里那微微露出的笑意,让苏凡的心头不禁一热。

    可以理解为友好的笑容吗?可以理解为对她到来的欢迎吗?

    在曾家这下午的几个小时,苏凡的心,就在刚才,由于霍漱清的缺席已经凉到了极点。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答应罗文茵来这里,不来就好了吗?安安心心地待在榕城,何必来趟这一摊清水,来这个并不欢迎她的家,来打扰别人的生活呢?或许,她此时的到来,就和当初她的出生一样,都是错误。她不该来这里,也不该生在这个世上。

    漫天的雪花纷纷扬扬,却让她觉得更加孤独。

    和罗文茵相认以来,尽管她总是和罗文茵顶嘴,可是,心里还总有那么一点期待,期待自己可以得到至亲家人的温暖。和母亲顶嘴,这不是她会做的,活到现在快三十岁了,她从没有和父母长辈顶过嘴。或许是因为很早就知道自己不是苏家的孩子,便活得小心翼翼,就算心里再怎么难过也不会表现出来,生怕自己再一次被家人抛弃。怕啊,怎么会不怕呢?

    那么,在罗文茵面前,为什么她会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人?苏凡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静静回想着。

    据说,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都有逆反期,这是成长的必经过程。可是,她的逆反期完全被压制了,被自己刻意地压制了。或许,有些事迟早都要经历,过去应该走的路没有走,将来迟早会走一遭。那么,她对罗文茵这个亲生母亲的反应,就是在重走自己青春少年时代的逆反期吗?

    她苦笑了,都什么年纪了,还逆反?

    事实就是如此,不是吗?她和罗文茵顶嘴,故意不理罗文茵,连“妈妈”都没有叫过,会对别的人使用敬称的她,却对母亲用“你”来称呼。她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想用逆反来引起罗文茵的注意吗?可是,罗文茵注意到了她的存在,知道她是谁,却没有把她放在心里,这一点,她是能感觉到的。就如在苏家的时候,母亲看见弟弟的时候眼里的温柔,那才是母亲对孩子流露出的真实情感。可她从罗文茵的眼里从没见过那样的温柔,除了之前在罗文茵的房间里看到罗文茵对妹妹的宠溺神情,那是罗文茵对曾雨的,而非对她的。

    早上答应了罗文茵来京城来曾家,并非只是为了和霍漱清团聚。要是想见霍漱清,她随时可以坐飞机带着孩子过来,她的心底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渴望,渴望自己可以在自己真正的亲人身边感受到一点点的温暖。可是,这下午的几个小时,真是--

    没有人欢迎她来的,不是吗?唯一对她表现出友好的人就是方希悠,那是唯一的一个人。不过,也许,这只是出于方希悠的自身修养和对曾泉的感情,而并非是对她的。可她又何必如此强求呢?对于方希悠来说,她只不过是突然到来的一个外人。不管方希悠如何对待她,她都没有任何失望。整件事与方希悠有什么关系呢?别说她和曾泉不是一个母亲生的,就算是一个母亲的孩子,也和方希悠没多大关系!

    失望了吗,苏凡?失望了,伤心了,如果一开始不要抱有任何希望就好了。

    心,慢慢裂开了一个缝隙,却在这样飞雪的傍晚变成了一道宽阔的沟渠。

    不该怪怨任何人。

    仔细想想,当时罗文茵跟她讲过去的事的时候,罗文茵当年怀上她也是意外,在那个年代未婚生子该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至少,罗文茵把她生下来了,没有让她提早离开这个世界。至少,从这一点来说,她该感谢罗文茵。如果罗文茵选择了流产,这个世上就没有苏凡这个人。连她都没有了,还怎么遇上霍漱清,怎么和他相爱?

    是啊,她要感谢罗文茵,不管罗文茵怎么对待她,她都要心存感激。尽管罗文茵抛弃了她,可毕竟给了她生命,给了她在这个世上遇到霍漱清的机会,这样,就够了,足够了!

    泪水,在飞雪中流了下来,她赶紧擦了。

    这次来曾家,礼貌地对每一个人,然后带着念卿离开,就到此为止吧!把这一切当做是一场梦就好,不要去在意罗文茵怎么对待你,不要去在意这个家里的人怎么看待你,一切,到此为止!

    然而,即便是这样做着心理建设,可是,在看到眼前这个男人眼里的笑意之后,她的心,还是,颤抖了。

    苏凡忙站起身,礼貌地笑了下,问候道:“您好!”

    可是,她终究还是没办法叫一声“爸爸”!

    曾元进走过来,微微笑着,蹲下身,望着念卿,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念卿摇头。

    “我是你的外公!叫我姥爷或者外公!”曾元进微笑道,“让我抱抱,好吗?”

    念卿回头看着妈妈。

    苏凡点点头。

    念卿扑到了曾元进的怀里,抱住曾元进的脖子,亲了下他的脸,曾元进哈哈哈笑着。

    “我的乖孙女!”曾元进抱着念卿站起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