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04章 总是忍不住为她着想
    贵妇一进去就赶紧走到罗文茵面前,含笑道:“文茵姐姐,你怎么在这里?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没事没事,多虑了,我们出去吧!”罗文茵道。

    说着,两人起身。

    “我来晚了,听她们说你带了位漂亮的小妹妹,就是这位吗?”贵妇问道。

    罗文茵拉过苏凡的手,介绍道:“是她,叫她迦因好了。”接着,又给苏凡介绍贵妇的称呼,苏凡忙问候。

    “老家的亲戚,没见过什么世面,还要请妹妹你多多指点她!”罗文茵对贵妇道。

    “文茵姐姐客气了。”贵妇说着,和罗文茵挽着手走了出去。

    老家的亲戚?苏凡苦笑了。

    刚才一进门,罗文茵就跟其他的夫人淑媛们用了这个词来介绍苏凡。

    老家的亲戚就亲戚吧!苏凡望着眼前那些面带微笑私语的女人们,深深叹了口气。

    霍漱清说,越是到了曾元进这样的位置,围绕着他们的环境和关系就越是复杂。正如当初霍佳敏同她说念卿的身份一样,或许她此刻的身份也会让曾元进困扰吧!霍漱清是个市委书记,都有可能会被人抓着一个未婚生育的孩子做文章,何况是曾元进这样的级别呢?

    心里记着罗文茵对自己的劝诫,苏凡耐着性子坐在罗文茵身边,听着她和别人聊着天,可是她总觉得自己对这些聊天内容一点兴趣都没有。

    不能不能,没有兴趣也要培养兴趣,一定要认真!

    苏凡如此说服着自己,可是微笑半小时之后,觉得脸上的肌肉都僵硬了,找借口跑到洗手间里,拼命揉着脸颊。

    真不知道罗文茵是如何做到的。

    苏凡不知道的是,就在她离开的时候,自己被人问到了相亲的事。

    曾家的背景,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了。罗文茵虽说是曾元进的续弦,可是曾元进对这位比他年轻许多的妻子的宠爱,早就让她稳坐曾家儿媳的座椅。如此一来,想和她攀亲的人自然不少。和其他的名贵淑媛们不同,罗文茵从来都不带任何女性亲属参加聚会,就连曾雨也是在成年之后才出席过几次此类活动。难得罗文茵带了一个年轻女子来,而且又是那么漂亮,苏凡怎么会逃脱被说亲的命运呢?

    “真是不好意思,这孩子已经在谈婚论嫁了!”罗文茵含笑拒绝道。

    是啊,谈婚论嫁,还没嫁呢!

    回家的路上,罗文茵闭上眼静静在车里坐着,苏凡看着她那疲惫的模样,心里也有些难受。

    “要不要我帮你按摩一下?”苏凡问。

    罗文茵睁开眼,一愣,却又立刻微笑道:“你还会按摩?”

    “也没学过,随便捏一下还是可以的--”苏凡道。

    “那就麻烦你了!”罗文茵道。

    话出口,罗文茵觉得自己对这个女儿说话也太过生分,便说:“可能是年纪的缘故吧,这两年越来越累了。”

    苏凡为罗文茵捏着胳膊,道:“没看看医生吗?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罗文茵摇头,道:“没什么毛病,有个中医开方子调理着,就这样吧!”

    苏凡不语。

    罗文茵看着女儿,一言不发。

    真心为她着想的话,她应该会感觉到吧!罗文茵心想。

    在罗文茵的言传身教下,苏凡开始逐步提前适应霍漱清妻子的生活,可是,这一切对于她来说并不是很简单。其余的时间,苏凡便在罗文茵的介绍下,结识了不少京城的知名设计师,参加各种相关的活动。

    到了农历腊月二十五的时候,苏凡要准备回榕城了,毕竟快过年了,店里还有厂子里很多事需要她出面去处理了。

    经过了这些日子,苏凡也逐渐对罗文茵的抵触情绪减轻了许多,等到了离开的时候,心里竟然意外的有些不舍。

    “过年的时候,大院那边的人基本都会到齐,到时候我们带你过去和家里其他人见面认识一下。你会来的吧?”罗文茵问。

    “我,我过年的时候想去江渔,去看看我爸妈,苏家的爸妈。三年没和他们见面了--”苏凡道。

    罗文茵点头,道:“那是该去看看,不过,家里的规矩是大年三十都要去大院那边吃年夜饭,你到时候带着孩子过来,这也是你爸的意思。”

    这是要把她正式介绍给曾家人的意思吗?苏凡心想。

    “有件事,我想问你。”苏凡却问。

    “你说吧!”

    “这段时间,你一直跟别人说我是你娘家的亲戚,是担心我的出现影响到你们,是吗?”苏凡问。

    罗文茵愣了下,沉默片刻,她才说:“是的,生你的时候,曾泉妈妈还活着。所以--”她顿了下,道,“你爸当时和我的事,说实话,曾家里里外外不知道反对成了什么事。如果,如果不是曾泉妈妈,我们,恐怕根本不能结婚!”

    “为什么?”苏凡问。

    罗文茵苦笑了下,道:“是她支持我和你爸爸的,你是不是觉得很难相信?我也很难相信。过了这么多年,我才想明白了,她是因为爱你爸爸,明知道你爸爸爱的不是她,却还是在生命最后的时刻原谅了我们,接受了我们,还支持了我们!我总觉得这个世上最爱你爸爸的人是我,其实,最爱他的人是曾泉的妈妈,我和她相比,真的,很,很自私!我做不到她那么宽容!”看了苏凡一眼,罗文茵道,“不说过去的事情了,我们说你的事。这些年来,从我和你爸爸结婚以后,就有人开始挖我们的过去了,甚至有人去榕城调查,还查出了你。你爸爸的处境因此很艰难,不过,因为没人找得到你,所以所有针对当年的争论最终都烟消云散了--”

    “现在还有人会抓着这件事吗?”苏凡问。

    罗文茵叹口气,道:“谁知道呢?也许会吧,也许不会吧!想拉你爸下去的人,又不是一个两个。虽然你的出生并不能把你爸拉下马,可是毕竟是过去的错误--”

    错误,她的出生是个错误!苏凡苦笑了,罗文茵停住了。

    “希望你能理解,迦因,你的出现,只能在曾家内部讲,出了门,谁都不能说。”罗文茵解释道。

    “你不用解释,我明白,我明白的!”苏凡叹道,“这么说,我的念卿,会不会也和我一样命运呢?”

    她苦笑了下,看着院子里正在跑来跑去的女儿。

    “凡事,小心总没错!霍漱清他很清楚!”罗文茵道。

    “是啊,你们都清楚,就我一个人不清楚!”苏凡叹道。

    见罗文茵开口,苏凡道:“你不用再跟我解释什么,我理解,因为我和你的立场一样了,因为我们曾经做过同样的事。”

    罗文茵只有在心里深深叹息,否则还能做什么呢?

    到了年底,曾元进和曾泉似乎都很忙,都没有时间回家,只有方希悠从曾泉那里回来了。苏凡就带着女儿离开了曾家,离开了京城,而霍漱清也因为忙碌,没有去接送她们母女二人。原本曾元进和罗文茵要把念卿留下的,可孩子还是死活离不开母亲,苏凡只好答应罗文茵,等过年的时候再带着念卿回去陪他们。

    回到了榕城,苏凡突然觉得身心轻松了许多。或许是因为不用像在曾家那样面临复杂的人际圈吧,苏凡一回到榕城安顿好女儿就赶去了婚纱店。

    由于到了新年,结婚的人也多了起来,婚纱的生意更好了,加工的厂子也时常加班。

    召集设计团队和店员们开完会,苏凡开始忙碌了起来。

    “苏小姐--”店长突然敲门进来。

    “哦,什么事?”苏凡问。

    “有件事,我想跟您报告一下,是有关覃总的!”店长道。

    覃总?逸飞?苏凡愣了下。

    这些日子的曾家待着,逸飞的消息,却是一点都没有。

    “覃总怎么了?”苏凡问。

    “覃总上个星期来了店里,我给他看了这个月的财务报表,他跟我说,店里有没有试着再招一些店员,毕竟现在人手有些紧张。他还说,让我跟您说,旁边的店,就是咱们右手这家,他已经代表您签了租赁合约,把那家店面全都租了下来。这是租赁合同。”店长说着,把文件夹放在苏凡面前。

    苏凡赶紧打开文件夹,上面的确是覃逸飞的亲手签名!

    他,他竟然现在还这么关心她的状况。这么关心,却不愿意,不愿意直接跟她说这些--

    看着那熟悉的签名,苏凡的心里生出浓浓的哀伤。

    他,真的不想见她了吗?

    “苏小姐,那我们要不要再招一些店员?”店长问。

    “啊?”苏凡看着她,赶紧擦去眼角的湿润,“旁边的店面已经空出来了吗?”

    “嗯,钥匙覃总也给我了,给您!”店长忙说,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交给苏凡。

    “那我们去看看吧!看过之后再决定。不过,马上要到年关了,招聘恐怕不容易,等过了年再招吧!”苏凡说完,抱上那个签了合约的文件夹和店长一并下楼。

    念清,念清,是她的梦想,也是覃逸飞的心血。

    打开隔壁店铺的门,苏凡和店长四处查看着,对照着合约里附着的房屋平面图。

    这家店铺,和苏凡现在这个一样,都是三层楼,面积也是一样的。

    “覃总说,装修的事,您自己做主。”店长对苏凡道。

    “等我晚上再好好考虑一下吧!”苏凡道。

    想了想,她拿出手机,给覃逸飞拨了出去。

    覃逸飞正在开会,看见手机上显示的号码,浓眉紧紧凝住。

    她,来了吗?

    原以为自己会心平气和地面对她,此时看见她的名字,却还是--

    他按掉了电话,继续开会,耳朵里却什么都听不到了。

    一旁的副总江津看着他,心里已经基本猜出了个大概。

    除了苏雪初,谁会让他这样呢?

    电话那端的苏凡,心,猛地沉了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