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15章 这些年他帮了我们很多
    罗文茵见苏凡和那些人都进去了,便坐在车里给丈夫打了个电话,说“好像那家有人去世了”,曾元进便让她按照之前说好的,秘密地把谢意传达给苏凡的养父母。罗文茵挂了电话,给念卿穿好羽绒服,就牵着孩子的手下了车。

    姚西林把自己的司机派来给罗文茵开车,司机当然清楚这位曾夫人的来头,赶紧下车为夫人开路。

    尽管现在农村人的生活都富裕了许多,可是,也没有人见过像罗文茵这样一看就是贵气逼人的女人,她走过去的时候,众人主动让出一条路,成年人们不论男女,全都盯着她。

    苏凡的二叔忙过来问候,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如何接待这位看起来很有气势的女人!

    堂嫂赶紧跑来把这件事告诉了堂屋里的众人,苏凡这才想起来罗文茵的事。

    “抱歉,她,那个人,我们--”苏凡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而这时,罗文茵已经牵着念卿的手走了进来。

    苏凡忙起身,牵过念卿的手,对女儿说:“念卿,来,给外公磕个头!”

    念卿却抬起小脸望着母亲,道:“那个人不是外公,外公不是那个样子的!”

    苏凡知道念卿说的是曾元进,也不能怪孩子,孩子怎么会懂得这么复杂的关系呢?

    “这也是外公,乖!”苏凡擦去眼泪,道。

    孩子很听她的话,只要她说是,那就是。

    罗文茵也从一旁的香桌上取过三支香点燃了,给苏子杰的父亲鞠躬上香。

    “你,你是--”苏子杰的母亲望着罗文茵,问道。

    罗文茵笑了下,道:“您就是迦因的养母吧?”

    苏子杰和母亲一听这话,就大概猜出了罗文茵的来历。

    “我们有些话说一下,不知道哪里方便?”罗文茵问。

    “来,来这边说吧!去小凡的房子!”苏子杰母亲起身,被儿子搀着走了出去,苏凡抱着女儿,和罗文茵一起跟在他们身后。

    依旧是熟悉的房间,似乎她走了之后就没有再变过。

    苏凡望着眼前的一切,眼睛润湿了。

    “你,你,请坐吧,小凡和孩子也坐。”苏子杰母亲道。

    罗文茵看了一眼房间,还是选择坐在了床边上。

    “你是小凡的亲妈,对吗?”苏子杰母亲问。

    “是,我是迦因的母亲。”罗文茵说着,从坤包里取出一个信封,推给苏子杰的母亲,“没想到你们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节哀顺变!迦因和我说,你们都对她很好,我们也很感谢你们养育她这么多年。这点钱,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谢谢你们抚养她--”

    苏子杰的母亲拿过信封,倒了一下,从里面掉出一张银行卡。

    “这里面有一百万,请你们拿上,算是我们的心意。”罗文茵道。

    “这钱,我们不能要!”苏子杰从母亲手里拿过那张银行卡,放在罗文茵面前。

    苏子杰的反应,让苏凡很是意外。以前这个弟弟可是总找各种理由借口跟她要钱的,现在怎么见了罗文茵这么多钱说出拒绝的话呢?

    “怎么?嫌少了?”罗文茵问道。

    “不管多少钱,我们都不能要,这是我爸交待的。”苏子杰说着,看向了自己的母亲。

    母亲点头,道:“他爸最疼的就是小凡了,这几年小凡也没回来,子杰和我们说小凡是被外派去西藏了,可是他爸怎么都不信。就算是去了天边,总有回家的时候啊!可这孩子--”母亲说着,望向苏凡。

    苏凡低头,搂紧了自己的女儿。

    “他说,小凡可能是去找她的亲生父母了,我们苏家这么多年对不住这孩子,所以小凡才不愿回来吧!”苏子杰母亲一边说着,一边擦着眼泪,“就是到了最后,他还叫的是小凡,他说想见小凡一面--唉!他叮嘱我们,如果有一天小凡的亲生父母来了,如果要感谢我们,要给我们钱,我们一分都不能拿。小凡是我们捡回来的,把她养大,也不是图你们的钱。要是我们今天拿了你们的钱,他爸在天之灵也不会安生的!”

    房间里,传出低低的啜泣声。

    苏凡紧闭双眼,泪水却根本止不住地从她的眼里挤出去。

    爸爸--

    罗文茵的心底,不禁深深叹息一声。她知道苏凡的养父母家境窘迫,要给多少钱也不知道合适,以为对方会狮子大开口。而现在,人家居然说一分钱都不能要。这个养父,真的对苏凡这么好吗?或许,这就是缘分吧!遇上了一个好人家,虽然穷,却是很好的人。她和曾元进,真的要感谢上苍啊!

    想到此,罗文茵叹了口气,把卡放在了苏子杰母亲的手里,道:“大嫂,你们不图钱,可是我们也不能因为这个就理直气壮地不表达我们的心意。你们这么多年把孩子养大也不容易,眼下家里又发生这样的事,多一点钱周转总是好的。你就收下吧!”

    苏子杰母亲又要拒绝,苏凡擦去眼泪,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一张卡,也塞给了养母,道:“妈,这是我这些年存的一些钱,您也拿着--”

    “姐--”

    “小凡--”

    苏子杰和母亲同时叫道。

    “妈,子杰,对不起,这几年我没办法和你们联系,害得你们和爸为我担心,都是我的错。我知道,不管多少钱都没办法把爸救回来,可是,你们以后的生活怎么办?爸也希望你们能过的好一点,是不是?您就拿着吧,好吗,妈?”苏凡望着养母,道。

    养母一言不发,只是看着儿子。

    苏子杰望着苏凡怀里那个精致的小女娃,问:“姐,这是你的孩子吗?”

    苏凡点头。

    “来,乖乖,让舅舅抱抱你!”苏子杰蹲在念卿面前,微笑道。

    念卿看了苏凡一眼,望着苏子杰,道:“你怎么也是我舅舅啊?”

    苏子杰笑了,道:“因为你妈妈是我姐姐啊!”

    “姐姐?”念卿想了想,看着苏子杰,叫了声“舅舅”,苏子杰愉快地答应了,抱起念卿。

    “妈--”苏凡叫了养母一声,“您就收下,好吗?”

    养母叹了口气,把罗文茵那张卡还给了罗文茵,把苏凡的卡拿上了。

    “这位妹子,我们家里这些年亏待了小凡,你这钱,我们是不能拿的。小凡是我们家的孩子--”养母说着,望着苏凡,“你的钱,妈就拿上了。”

    罗文茵见此情形,不禁笑了下,把卡收了。

    “这是小凡的闺女啊!来,让我抱抱!你看看我,也没给孩子准备什么见面礼!”养母道。

    “妈,不用了不用了。”苏凡忙说。

    苏子杰把念卿抱给母亲,念卿一点都不怯生,却是不知道该把这个人叫什么,只叫了一声“奶奶”,苏子杰母亲笑了。

    “她爹呢?干啥的?你咋也没说啊!”养母对苏凡道。

    “妈,我姐哪有空说啊!”苏子杰道。

    “也对也对。”养母点头道。

    “姐,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呢?”苏子杰问。

    苏凡看向罗文茵,道:“爸什么时候安葬?”

    “先生看的日子是初四!”弟弟道。

    “那我等初四完了再走吧!我想送送爸!”苏凡道。

    弟弟点头。

    “妈,你和念卿先走吧,我在这里--”苏凡对罗文茵道。

    罗文茵愣住了,这是苏凡第一次叫“妈”,这一声那么自然又意外,怎么不叫她惊讶呢?

    “好,你也应该留在这里的。”罗文茵道。

    “念卿,你先跟着外婆回去,妈妈过几天就去找你,好吗?”苏凡对女儿道。

    念卿和罗文茵是不怎么亲近的,可是妈妈--

    把念卿留在身边的确是不方便,特别是在这种事情上,罗文茵便抱过念卿,劝说着,说要带她去海南玩沙子,说那边的沙滩怎么好玩,小孩子都是贪玩的,一听说这个,立刻答应了。

    念卿一答应,罗文茵立刻给自己的秘书打电话,让她给自己订两张去三亚的机票。

    “机票就是今晚九点的,我们要赶回云城去了。”罗文茵道。

    “现在就走吗?”苏凡问。

    “嗯,现在就走!”罗文茵答道。

    “你们大老远来,连一口饭都没吃就--”养母道。

    “不了,时间也不早了,再不回去就赶不上飞机了。”罗文茵道。

    说着,罗文茵牵着念卿的手走出了屋子。

    “你去把司机叫一下!”罗文茵对苏子杰道。

    苏子杰也不知道姐姐的生母是什么人,可是看这气势做派,真不是一般人。这样也好,姐姐嫁人的时候也不会吃亏!

    送着罗文茵和念卿上了车,苏凡又对女儿叮嘱了一堆,车子才远去。

    丧事,按照程序进行着。

    到了夜里,苏凡和弟弟两个人在灵堂守灵,母亲回去休息了。

    这时,苏子杰才得以问及姐姐的事。

    “这几年霍书记很照顾咱们家,爸的生意也比过去好多了。”苏子杰道。

    “那你今后打算怎么办?”苏凡问。

    “咱们家的花圃这么大规模,是爸好不容易才撑下来的,要是现在就这样放弃了,也很可惜。”苏子杰道。

    “你不是不喜欢打理花的事情吗?何况,你怎么懂花怎么种呢?”苏凡道。

    “啊哎呀,好歹是在咱们家里长大的,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苏子杰道,“爸生病后,我和二叔商量过了,花圃交给二叔打理,后面的活我来做。”

    “你有什么想法?我帮你!”苏凡道。

    苏子杰笑了下,道:“你就算不开这个口,我也要找你帮忙的。姐,念卿的爸爸,是霍书记吗?”

    苏凡点头。

    “你,打算怎么办?难道要一辈子和他偷偷摸摸的?你亲妈也不会答应的吧?”苏子杰问。

    “我们打算结婚,就在下个月了,差不多。”苏凡微笑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