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17章 枫丹白露来的女儿
    正月,对于霍漱清来说也丝毫不得闲。

    如今他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任职,过年的时候迎来送往各种人情,就让他忙的团团转,哪有时间休息?再加上覃春明总是要带着他和各种领导小聚,去江渔也是挤出来的时间。

    苏凡回到榕城的时候是初五了,她一下飞机,霍漱清就接着她去霍家,说是和他母亲吃个团圆饭,尽管今天是初五,可毕竟也是在正月里不是?

    想起上次在霍家的遭遇,苏凡就有些头皮发麻,她并没有把上次的事情告诉霍漱清,看霍漱清这么积极操持,她又担心他一腔热情被她和他母亲给毁了,捉摸着怎么开口的时候,他却握住了她的手。

    “上次的事,姐姐和我说了,”他望着她,“让你受委屈了,丫头!”

    她能说什么呢?为他做任何事,她都是心甘情愿的,明知薛丽萍讨厌她,她也要努力去迎合这位婆婆。

    “别这么说,我有什么委屈?你别太担心了,你妈妈是个好人,虽然她不喜欢我,可是,她的内心很清楚好坏善恶,不是不讲理的人,只要我努力,她会改变看法的,你,别为了这件事分心!”她说。

    “我和我妈说过了,不过,老人总是固执,我爸活着的时候命令了她一辈子,我爸不在了,她倒像是少了什么一样,总是觉得什么都不对劲,有时候看我和我姐都不顺眼。”他不禁苦笑了下,“是不是人老了都这样呢?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总是走不出来?”

    “你觉得你爸爸活着的时候是在命令你妈妈,或许,事情不是你看起来的那样呢?每一对夫妻都有自己的相处之道,又不尽相同。就像我父母,我说的江渔的,我爸平时都很少话的,就知道干活,家里的人情关系都是我妈在走,好像都是我妈在当家作主,可是,我爸这一走,家里真的就感觉像是顶梁柱倒了一样。我妈以前总是命令我爸这个怪怨我爸那个,我爸突然去世了,她就变得很伤心了。或许,这也是他们的夫妻之道吧!”苏凡叹道。

    他抚摸着她的头发,笑了,道:“你突然之间一下子明白了很多啊!”

    她苦笑道:“人好像不经历一些什么事情就不能成长,哪怕这种成长是被迫的!”

    他注视着她,沉默不语。

    “什么都别担心,我和你妈妈会相处的很好的,我从小到大都是很讨人喜欢的人呢!你放心!”她笑道。

    “你这个鬼精灵!”他轻轻捏着她的鼻尖,含笑的双目望着她,道。

    可是,她的眼里,猛然间涌出泪花,轻轻靠在他的怀里,低声道:“我好想我爸啊!”

    他梳着她的头发,道:“记在心里就好,你父亲的在天之灵会感觉到的!”

    她闭着眼,点头。

    尽管苏凡来到了榕城,可罗文茵带着念卿在三亚玩了两天就返回了京城。等苏凡打电话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在曾家待着了。苏凡不知道罗文茵用了什么办法让念卿这么喜欢她,甚至连妈妈都不要了。不过,小孩子嘛,只要有得玩有的吃就可以了,何况罗文茵怎么会让自己的外孙女儿有半点不满意?

    就算这样也没办法了,就让念卿跟着罗文茵去曾家好了,等过段日子再接回来。

    霍漱清听苏凡说了这件事,不禁笑了,道:“念卿真是个势利眼,以前那么不喜欢曾夫人的,现在还黏的不行!”

    两个人都知道薛丽萍喜欢念卿,而现在念卿不在,老太太不知道会不会不高兴?不过,他们暂时还没想那么多,赶着回了霍家。

    来到霍家的时候,霍佳敏一家都在。

    “小舅妈来啦!”桐桐赶紧开门把舅舅舅妈迎了进来。

    “怎么就只看见舅妈?舅舅没看见?”霍漱清对外甥女儿道。

    “没办法,虽然我一直都觉得舅舅你最帅,可是,跟舅妈站在一起,你就没那么闪亮了!”桐桐笑嘻嘻着说。

    “鬼丫头!”霍漱清道。

    桐桐却已经挽着苏凡的胳膊走进了客厅,在那边喊着“舅舅舅妈回来啦”!

    老太太正坐在客厅里织毛衣,看见霍漱清和苏凡,却不见那个小孙女儿,便不再抬头,继续在沙发上坐着干自己的活儿。

    “小舅妈,外婆在给妹妹织帽子呢!你看,漂亮吧!隔壁的一个保姆阿姨织毛衣可好了,外婆特意跑到人家家里去学的!”桐桐蹦到外婆身边,从外婆的腿上拿起那个马上就要完工的毛线小帽子,给苏凡和霍漱清看。

    因为棒针和毛线还在上面,桐桐拿走的时候,毛线团就滚在了地上。

    “你拿回来,跑针了!”老太太叫道。

    可桐桐哪里管外婆不高兴?得意洋洋地给舅舅舅妈炫耀,好像是她做的一样。

    苏凡的手指摸着那软软绵绵的帽子,心里暖暖的。这份温暖不止来自毛线的温度,也不是因为这靓丽的彩虹色,而是这位面色不善的婆婆!

    “伯母,过年好!”苏凡来到薛丽萍面前,问候道。

    “孩子呢?”薛丽萍起身,从桐桐手里拿过帽子,问。

    “我妈接她去京城了,过几天我再接回来!”苏凡道。

    “孩子那么小,带着到处跑生了病怎么办?”薛丽萍怪怨道。

    霍漱清过来揽住苏凡的肩,和她一起坐在沙发上,道:“从小锻炼孩子的适应力,对将来有好处!”

    “孩子又不是我的,随便你们!”薛丽萍道。

    这时,霍佳敏和丈夫从楼上下来。

    “迦因回来了?”杨振刚道,“正好,下午咱们全家一起去明阳洞那边住一晚,漱清你有别的安排吗?”

    霍漱清看了苏凡一眼,对姐夫笑着说道:“有安排也要推掉,要是再不陪你们,我可就要被赶出家门了!”

    “你知道就好!”霍佳敏笑道,说着,她坐在母亲身边,道,“妈,你说怎么样?”

    “你们安排吧!”母亲道。

    “漱清,交给你了!”杨振刚道,霍漱清笑笑,掏出手机给秘书打了出去。

    “你们家的事,漱清说了,节哀顺变!”杨振刚对苏凡道。

    “谢谢姐夫!”苏凡道。

    薛丽萍抬头看了苏凡一眼,鼻头微微动了两下,不语。

    然而,霍漱清的电话还没打完,门铃又响了。

    “我去我去开门,今天还有什么人来吗?”桐桐从沙发上跳下去,道。

    其他人继续在客厅聊天,谁都没有注意到桐桐开了门的异状。

    门外站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长发扎成一个马尾,皮肤是明显被太阳晒的小麦色,背着一个旅行包,一身驴友装扮。

    “你,你找谁?”桐桐问。

    “这是霍漱清家吗?”女孩笑着问。

    桐桐环抱双臂,看着女孩,道:“你是什么人,这样直呼我舅舅的名字?”

    女孩笑着。

    “舅舅,有人找你!”桐桐的声音飘进客厅。

    霍漱清挂了电话走向玄关,看见了门口站着的那个女孩。

    “你,找我?”他问。

    “爸爸--”女孩一下子推开桐桐,直接跑向了霍漱清!

    爸爸?

    客厅里的人全都惊呆了,包括被那个陌生女孩抱住的霍漱清!

    爸爸?怎么是,爸爸?

    杨梓桐关上门,跑了过来,一把扯过那个女孩的胳膊,道:“你是什么人?乱叫什么爸爸?”

    女孩只是扫了杨梓桐一眼,眼神里极为轻蔑,却很快就盯着霍漱清,仰起脸笑眯眯地说:“爸爸,我是丹露啊!我是丹露!”

    丹露?

    霍漱清轻轻推开丹露,道:“小姐,抱歉,我不认识你。我只有一个两岁的女儿--”

    “爸爸,我是刘丹露啊,你想起来了吗?刘丹露!妈妈说,这个名字是你给我取的啊!我的妈妈,刘书雅啊!”刘丹露紧紧抓着霍漱清的胳膊,急急地说。

    霍漱清的心,猛然之间顿了一下。

    丹露,丹露,他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那一年和刘书雅去巴黎玩,刘书雅很喜欢欧洲的宫殿和艺术作品,他们光是在巴黎周围参观这些就用了大半个月将近二十天时间。他记得刘书雅对法国那些地点的翻译很感兴趣,还说为什么他们有那么诗意的名字,什么枫丹白露啊,香榭丽舍,都跟诗一样。

    “如果我们有个女儿就用这样的名字,好吗?”他记得刘书雅还问过她。

    “四个字?”他问。

    “你好好取两个字的名字不就好了?”刘书雅对他说。

    最后,他选择了“丹露”这两个字,他说,如果以后有个女儿,就要叫丹露!

    而现在,当往事如潮水一般涌上脑海时,他,惊呆了。自己曾经并没有那么认真地想过的一个名字,如今就变成了一个大活人站在他的面前!这是他讽刺了生活,还是生活讽刺了他?

    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儿,仔细看看,的确,的确是有些像刘丹露。可是--

    霍佳敏忙看着母亲,母亲那张脸彻底变成了惨白,而苏凡--

    “这,这是,这是怎么回事?”苏凡起身,走向霍漱清,盯着他。

    显然,她也是很意外。她怎么会不意外呢?霍漱清,霍漱清啊,有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儿叫他爸爸?!

    霍漱清转过头看着她,而那个刘丹露也盯着她,那个眼神,让她猛地想起了刘书雅!刘书雅来她的婚纱店的时候就是那样的眼神--刘,刘,刘?扯的吧!

    “你真是书雅的女儿?”霍漱清转过视线望着刘丹露。

    刘丹露笑着点头。

    苏凡只是看着这一幕,她几乎不敢相信,直到现在都不相信,怎么相信呢?可是,刘书雅的女儿,霍漱清--

    “和这种人废话什么?”薛丽萍的声音陡然在客厅里响了起来,众人都回头看去,这个强调,简直像极了霍泽楷!

    “抱歉,我想你认错人了!”霍漱清对刘丹露道。

    “爸爸,爸爸,怎么会认错呢?妈妈和我从小就说过你住在哪里,呶,我还有你们的照片啊!”刘丹露一边说着,一边取下背包,从里面的钱包里取出一张照片,递给霍漱清。

    霍漱清接过来,不用说,那的确是他和刘书雅!

    “你--”霍漱清刚一开口,母亲就打断了他的话。

    “漱清,让她走!姓刘的,不许进我霍家的门,给我出去!”薛丽萍厉声道。

    可是,对于霍漱清来说,这件事来的太突然了。如果是一场阴谋,这也太小儿科,可是,如果不是,那么,那么--

    “还愣在那里干什么?我说的话没人听见吗?”薛丽萍见儿子不动,又说了一遍。

    而杨梓桐这时已经走到了门边拉开门,道:“外婆让你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