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20章 这个女人怎么回事
    “对不起漱清,当时,当时你爸动用力量对我家下手了,我家的生意到处被查,根本做不下去了。公司里资金链也断了,我爸去银行贷款,人家说要审核,要审批,要评估,使劲拖我们。我爸根本拖不下去,后来你妈就约了我爸见面,让我爸把我送出国,并且要保证再也不和你联系,否则,我们家不光生意做不下去,家里的人还要被追查。你知道的,我爸好不容易才从过去的路上离开,好不容易才有了自己的天下,却,却因为我们的事被你爸逼的走投无路--”刘书雅哭泣道。

    “所以,刘书雅就离开了,是吗?”苏凡问薛丽萍道,薛丽萍点头。

    “她要是不离开,刘家就要完蛋。不是我们怎么不讲理,怪只怪他们自己不干净,随便谁都可以查出他们的问题,轻则倾家荡产,重则锒铛入狱。我们霍家,怎么能让儿子娶一个那样出身的女人?”薛丽萍道,“别说她没有我们霍家的孩子,就算是有,也不能让她进门!”

    苏凡没想到霍漱清就这么失去了自己深爱着的那个女人,仅仅因为那个女人不是他家庭期望的,不是他应该去爱的--

    “你就因为这样离开了,是吗?”霍漱清把纸巾递给刘书雅,问。

    刘书雅点头,道:“对不起,漱清,我没有办法,我知道你爱我,我也那么爱你,可是,可是要是我不走,我们家,我爸--我不能啊,漱清,对不起!”

    说着,刘书雅抱住霍漱清,在他的胸前哭着。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二十几年,可是,霍漱清想起来还是昨天!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也想通了父母当年的做法,明白了他们的初衷。

    “没什么对不起的,事情都过去了!”霍漱清说着,轻轻推开刘书雅。

    “漱清--”刘书雅低低叫道。

    “别哭了,那么,丹露是怎么回事?你当初真的--”霍漱清把纸巾给她,问道。

    刘书雅却说不出来,只是闭着眼睛流泪。

    苏凡也问了薛丽萍同样的问题,却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给我看过医院的检查单,如果真的有那个东西,她很清楚该怎么利用,而不是灰溜溜地离开!”薛丽萍道。

    可是,没有给看,就意味着没有吗?

    苏凡的心里却没有答案。

    当初,她也是为了不让霍漱清分心,为了不给霍漱清增加麻烦而隐瞒了怀孕的事。如果刘书雅真的很爱霍漱清,又舍不得家人遭受意外,一定也会隐瞒真相吧!

    此时,苏凡坐在窗前,心里却乱极了。

    薛丽萍再三叮嘱她,刘书雅就是个骗子,让她要相信霍漱清,可是,她该怎么相信?如果刘书雅真的一个人在美国生孩子抚养孩子,那么,刘书雅经历的,比她艰难的多,她怎么能平静地当做一切都没发生过?

    霍漱清望着眼前无声流泪的刘书雅,一言不发。

    他理解父母的做法,可是--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呢?你回来这么多年,为什么不把孩子带回来?”他问。

    刘书雅摇头,道:“我以为自己可以有力量抚养她,可是,我根本没有办法,我还要读书,还要工作,带着孩子--”顿了片刻,她擦去眼泪,“在丹露五岁的时候,我实在没有办法,就联系了福利机构,他们找了一对夫妇收养了丹露--”

    收养?霍漱清惊讶地看着刘书雅。

    刘书雅点头:“可是,她好像在好几个家庭里被转来转去,生活根本,根本不好。后来,我找到了她,又重新把她领回我的身边,可是,她根本不喜欢我,我们时常吵架,没办法,我就把她送到了寄宿学校”

    霍漱清听着刘书雅的讲述,想象着那个孩子这么多年的经历,怪不得,怪不得她会那样让人感觉缺乏教养,其实都不是她的错,只是因为她没有一个健全的家庭环境造成的!

    “如果不想抚养她,当初就干脆不要生。你既然生了她,却又把她送去给别人--”霍漱清道。

    刘书雅的眼泪,止住了,呆呆地盯着他。

    “你知道该怎么找我,很多的方式,就算你自己不能联系我,可以让别人来做,不管是你的家人还是我们的朋友,可是你选择了那样的做法--”霍漱清顿了下,“那现在呢,是你告诉她,我家里在哪里的?是你让她回来找我的?”

    刘书雅摇头,擦去眼泪,道:“我没有想过让她找你,我不会让她和你有任何牵扯,可是,她,她怎么知道--”

    霍漱清不明白了,刘书雅怎么这个样子?反反复复,到底要做什么?

    尽管年轻的时光为了这个女人做了许多荒唐的事情,可那时是因为真的爱,而现在,此时,霍漱清看着刘书雅,几乎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曾经深爱过的女人,这就是自己曾经想要厮守一生的女人!这个女人,到底脑子里在想什么?如果这就是自己那么爱过的女人,自己当年是不是傻掉了?

    霍漱清沉静下来,想点一支烟,却发现车上没有烟了,便打开窗户,让冷风吹了进来。

    毕竟是到了冬日的深夜,即便龙山广场白日里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此时却是很难看见几个人的。冷风吹进他的鼻息,钻进他的肺腑。

    他现在怀疑自己的过去,可是,这样无济于事。他所认识的刘书雅不是这个样子的,即便是在和他上次见面之后也不是这个样子的,那么,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隐情呢?

    冷风吹过来,大脑清醒无比。

    他仔细回想着刘书雅刚刚告诉他的事实,一字一句地回想着。

    矛盾,错误,非常明显地存在在这一段叙述之中。这些,只能证明一件事,刘书雅还在隐瞒着什么,很清楚地在隐瞒。

    可是,她不告诉他,即便到了此时,她能跟他说那么多,却还是继续在隐瞒一些关键性的事实,那些事实添加进去,会填补这段叙述中的漏洞,可她不愿意讲。

    “这么说,你不知道她回来?”霍漱清问。

    刘书雅点头,道:“我这就打电话去找她,劝她回去!”

    霍漱清的车子,驶向了霍家的小楼。

    他不知道刘书雅到底能劝刘丹露多少,可是,在眼下,他不能让这件事影响自己的位置,而且绝对不能因为自己而影响到覃春明。

    或许,是他太绝情。

    可是,很多时候,总得有所取舍,特别是在眼下情况如此晦暗不明的时候,过于用情至深,过于因为感情而做决断,很容易会做出错误的决定。他,不是一个人,因此,他不能有失误,不能被人抓住把柄,不能因为他而影响到整个团体的利益,影响到覃春明的发展。

    他很清楚,如果整件事是一件阴谋的话,那么,首当其冲倒霉的人是他,继而就是覃春明了。覃春明的位置已经很难被人设计针对,通过对付他或者齐建峰等人来对付覃春明,就是那些对手们仅剩的选择。至于覃燕飞,叶慕辰经历了上次的变故之后,整个公司已经恢复了元气,公司背景干净清白,不会牵连到覃燕飞,否则覃春明也不会同意儿子的决定。

    在整个覃春明的团体里面,他是位于最优位置的一个人,是覃春明毫无争议的衣钵传承者。这也就让他更容易成为别人针对的靶心,也让他的环境充满了不可预知的变数。而现在,刘丹露的突然出现,即便不能让他立刻从现在的职位上下来,可是,他的前途就已经堪忧了。这是他的污点,一旦揭发出来,完全会影响到组织对他的印象,哪怕组织的上层有一位他的至亲。在这个领导集中制的体系里面,民}主的意见在有些时候还是很强大的。他这样一位副省级的市委书记,拥有两个非婚生子女,这是绝对的丑闻,天大的丑闻!哪怕他和苏凡的结婚能够掩盖其中一个孩子,可另外一个呢?刘丹露呢?怎么解释?好,就算是他可以解释,说那是自己年轻犯的错误,说得过去吗?只不过是掩耳盗铃而已!

    眼下,关键的事有两点,第一,要查清楚刘丹露的真实来历,查清楚刘书雅出国前后发生的事情,第二,要在刘丹露还没有引来飓风之前,在覃春明的升迁尘埃落定之前,让她离开榕城这个是非之地,必须离开。至于后面的事,将来的事,以后再慢慢解决,现在,刘丹露必须离开!

    坐在车上,霍漱清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冷冷的,他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这样对待刘书雅,对待自己过去的恋情,或许,他真的是变成了一个铁人,毫无感情、冷酷的铁人。可是,轻重缓急,他必须做出判断!

    车子停在了霍家的院子里,司机小心地提醒了他一下,他便给苏凡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就在院子里,让她下来。

    苏凡什么都没说,按掉了手机。

    她看见了院子里的车灯已经熄灭,却还是稍微坐了片刻才背上包包走出了房间。

    “漱清回来了?”霍佳敏从房间里出来,似乎是在等着苏凡一样。

    “嗯,我们回去了,姐姐你快休息吧!”苏凡道。

    霍佳敏摇头,望着苏凡,似乎欲言又止。

    “姐姐,我明白,这件事,我们会妥善处理的,你放心!”苏凡道。

    “迦因,你听我说,不管那孩子是不是漱清的,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他和刘书雅二十几年没来往了--”霍佳敏劝说道。

    “姐,别担心,我了解他,至少,我了解现在的他。就算刘丹露是霍漱清的孩子,也是已经发生了的事实,我没有办法改变,也不会去改变。你好好休息吧,我回去了!”苏凡挤出一丝笑容,走下了楼梯。

    看着苏凡的背影,霍佳敏的心里却丝毫放不下。

    刘书雅,这个刘书雅,真的是要害死漱清了不成吗?

    拉开后车座的车门,苏凡坐上了车。

    刚一上车,他就挪在她身边揽住了她。

    车子,缓缓启动起来,离开了霍家小楼。

    回家的路上,两个人一直沉默无言,一动不动就那么拥着彼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