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24章 怎么听着那么假
    “没事没事。”苏凡忙说,她看了霍漱清一眼,道,“其实,没有婚礼也没关系的,我,我也没关系的。”

    霍漱清握住她的手,双眸深深地注视着她,她不禁对他浅浅一笑,那笑容荡漾在脸上,立刻晕染出羞涩喜悦的神采。

    曾元进和罗文茵看着这一幕,相视一笑。

    坐了没一会儿,曾元进就接到了覃春明的电话,便带着霍漱清离开了。

    “我们也走吧,去你舅妈那边吃个饭。下午还要去你外公外婆和你大舅的坟前献个花。”罗文茵对苏凡道。

    以前在罗家住的时候,苏凡知道罗文茵每年都会在过年的时候和江彩桦一起去公墓,却不理解,毕竟这个时候又不是祭奠的时候。不过,她也没问,罗文茵让她去就去吧。

    霍漱清开车载着曾元进前往龙山后山的一个隐秘庄园,那里就是今天曾元进和覃春明等人聚会的地点,也是覃春明的一处住宅。

    刘丹露那件事,在霍漱清的心头一直萦绕着。

    是不是现在给曾元进说了?不行,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冒然告诉曾元进,恐怕不好。于是,霍漱清决定等刘丹露这件事查的有点眉目了,再视情况向覃春明和曾元进汇报。

    霍漱清是知道覃春明的那个住宅的,此时,车开到了院子里,就看见覃春明便从楼里走了出来,亲自来到车边。

    覃春明老远就看见给曾元进开车的是霍漱清,眉头微微蹙动一下,却还是微笑迎了过去。

    “一路还好吧?”覃春明和曾元进握手,含笑问候道。

    “很顺利。”曾元进笑道,说着,指指身边的霍漱清,“今天让他开车过来送我。”

    “应该的,应该的。”覃春明笑道,对霍漱清说,“好好在你岳父面前表现,小心人家不把闺女嫁给你就麻烦了。”

    霍漱清笑了,不语。

    曾元进笑着,道:“这女婿没的说!不过,你真舍得把他给我?”

    覃春明笑了,道:“这话可得我问你啊!以后他可就是你的女婿了,你怎么都比我亲!”

    曾元进哈哈笑着,和覃春明心有灵犀地点头,一起走进了小楼,霍漱清为两位开门又关门,跟在身后。

    一进门,门口便站着好几个男人,依次和曾元进握手问候。众人都认得霍漱清,却没想到他是跟着曾元进来的,什么都不说,只是在心里明白了什么状况。

    苏凡是不知道这些的,陪着罗文茵来到罗家,而覃逸秋和孩子不在,只有罗正刚和江彩桦在家里等着,一家人吃完了午饭,休息一会儿就去公墓献花了。

    罗文茵把苏凡和霍漱清即将结婚的事告诉了江彩桦,还说明天要和霍漱清的母亲见面。江彩桦自然是为苏凡高兴,却又对罗文茵说:“和薛大姐说话的时候,你可注意着一点,人家可是你的亲家。”

    “我要让她知道他们霍家娶我们曾家的女儿,可是赚大发了,不能让她以后欺负迦因!”罗文茵道。

    “人家还没和迦因怎么样呢,你就这样预设立场!这不是挑事儿吗?女婿喜欢的要死,可是--”江彩桦道。

    “婆媳婆媳,万古难题!”罗文茵道,见江彩桦又是一脸担心,便劝道,“我知道该怎么做的,不会为难他们。”

    对于苏凡来说,自己和霍漱清的婚事,似乎就这么开始步入了正轨。可是,刘丹露--

    这个问题,不单压在霍漱清的心头,也同样在她的心头。她相信薛丽萍所说的--相信的话,那就不要再想了,霍漱清会处理好的。

    这一天,霍漱清一直陪着曾元进,晚上也送曾元进回到了玉湖边的那处宅院。而苏凡和孩子都在那里,曾元进便留他们一家住在院子里,说晚上还有事要和霍漱清谈。

    曾元进对霍漱清的态度,让苏凡真正感觉到了一家人的情意。

    等霍漱清回到自己和苏凡的房间的时候,念念已经睡着了,苏凡正坐在床上看书。

    “回来了?”她见他过来,赶紧下床。

    他一身疲惫,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

    “想喝点什么?我给你倒?”她坐在他身边,问。

    他睁开眼,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她那娇俏的脸庞,摇摇头。

    她微微笑了,道:“累了吗?要不要我给你按摩一下?”

    “傻瓜!”他拥住她,脸颊在她的头顶蹭着,“你父母很爱你!”

    她点头,道:“我真的是很幸福的一个人!”

    他松开她,望着她。

    “今天早上,我爸爸他和我说了很多,要我多体谅你,不要总是和你闹脾气什么的。”她说。

    他点头,望着她良久,才说:“丫头,刘丹露那件事--”

    她的神经,猛地一紧。

    “书雅没有劝走她,我今天给书雅打电话了,可是她没接。看来这件事还不会这么轻易结束,刘丹露很有可能会去你那里,你要小心应付,千万不要相信她,好吗?就算书雅去找你,你也--”霍漱清道。

    “你,确定和刘丹露没关系吗?”苏凡打断他的话,问。

    霍漱清沉默了。

    “我只需要你这一句回答,其他的,我会处置。”苏凡紧盯着他,道。

    他微微点头,道:“我和书雅在一起的那些时候,从没有怀孕的事情。因为,我们当时还很年轻,没有想过孩子的事情--”

    “你确定?”她追问。

    “我确定!”他的语气肯定,她的脸上,立刻浮现出笑容。

    “可是--”这两个字一出,她的笑容立刻僵住了。

    他的手,轻轻握住她的,道:“可是,这世上的一切都没有绝对,我必须要等这件事查清楚才能对你说肯定的话。”

    她低下头。

    “抱歉,我不想骗你!”他说。

    “那,你当初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为什么--”她抬头问道。

    “因为我想要和你生个孩子,苏凡。我想,或许区别就在于年龄吧!以前太年轻,很多事情都想的不够深入全面,自己想要什么,也显得那么肤浅。等到自己成熟了,才会清楚知道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他捧着她的脸,道。

    她笑了下,道:“好了,别再说这些了,感觉怎么都听起来那么假!”

    他愣愣地看着她,有些时候,真是搞不懂她在想什么。

    “我相信你,所以,我知道该怎么做!”她亲了下他的脸颊,微笑着说,“今天你也累了,我们早点休息吧!”

    他点头。

    “哦,对了,我有这里的钥匙,我爸爸说以后和你吵架了就可以过来住,要不然我就无家可归了!”她笑着说。

    “吵架?”霍漱清道。

    “以防万一!”她笑着,起身。

    这丫头!霍漱清心想。

    可是,当苏凡睡着后,霍漱清来到客厅里,给自己曾经的秘书冯继海打了个电话。

    “给我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做亲子鉴定!”他对电话里的人说。

    “好的,我尽快。”冯继海应道,“您什么时候需要?”

    “等你找好了给我电话,到时候你再安排。”霍漱清道。

    “是,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霍漱清静静闭上眼。

    亲子鉴定,这是他害怕却又必须要做的,想要占住主动,就必须让事情清楚,否则他永远都不能把进攻的机会抓住。

    然而,事情,不会像他想的那么简单。

    次日,就在霍家和曾家双方家长见面的时候,霍漱清接到了刘书雅的电话。

    和苏凡的父母见面,这件事对于薛丽萍来说非常重要。

    一大早,薛丽萍就起床开始准备了。虽然已经快要七旬的年纪,可是对于自己的仪表着装,薛丽萍丝毫没有大意。平时就是如此了,何况是今天这样关键的场合?

    霍佳敏起来的时候,特意去母亲房子里看了一眼,看看母亲有没有起床,却完全惊呆了!眼前的母亲,就跟一个年轻女人一样,把她衣柜里的衣服一件件摆了出来,不停地拿在身上比划着,在镜子里对照着。

    “妈,您,您这是在,在干什么?”霍佳敏走进去,问道。

    “你快过来看看,我今天穿什么好?”薛丽萍道,“这件是不是太暗了?戴一串珍珠的话,可能会好一点,是不是?”

    霍佳敏走到镜子前面,看着母亲,道:“妈,您至于这样吗?”

    “怎么不至于?可不能给清儿丢人啊!”薛丽萍道。

    霍佳敏笑着,从一旁的梳妆台上取出一串白色珍珠的项链,拿到母亲的脖子上比着。

    “那倒是,您是该好好捯饬一下,您亲家可是只比我大几岁的女人呢!而且,那个罗文茵,早年就是咱们榕城出了名的美女,您看看您儿媳妇的模样就知道了,人家的妈能差到哪儿去?就算人家叫我,我也是不敢去的,明明就比人家小几岁,活生生跟个大妈似的,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比较好!”霍佳敏笑着说。

    “听听你说的什么话?我的闺女还能不好看?我家清儿就更好了。是他们姓曾的该烧高香才是,找到我们清儿那么好的孩子当女婿!”薛丽萍道。

    霍佳敏笑着,道:“妈,您还是化个妆吧!显得更有气质!”

    “那还不赶紧的?”薛丽萍道,说着,立刻坐在了梳妆台前。

    霍佳敏拉开抽屉,一样样找着,道:“妈,您等一下,我把我的拿过来给您用。”

    说完,霍佳敏就很快离开了母亲的房间。

    望着镜子里满头银发的自己,薛丽萍不禁想起了和霍泽楷结婚的时候,那个气宇轩昂的男人。一切,似乎就在昨天,可现在,看看自己已经是白发苍苍了。而那个人,唉!

    薛丽萍不禁深深叹了口气,女儿就抱着化妆盒进来了。

    “妈,您以前不是很不喜欢苏凡吗?怎么现在--”霍佳敏一边为母亲化妆,一边问。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难道是因为刘书雅?您老早就知道苏凡的亲生父母是谁,却还是对她那么冷冰冰的,现在--”霍佳敏道,突然间,霍佳敏的手停住了,盯着母亲,“妈,难道说,您是怕刘丹露真的是漱清的女儿,到时候事情一曝出来,您担心曾家不会同意漱清这婚事,是吗?”

    薛丽萍看了女儿一眼,道:“不管是谁,都不会同意自己的女儿给一个比她小几岁的孩子做后妈的。”

    “可是,您不是说刘丹露和漱清没关系吗?”霍佳敏道。

    “当初刘书雅的确是用怀孕的事情来逼过我和你爸,当时她没根据,可是,谁知道后来的情况呢?那女人,心机太深,要是真的怀个孩子,也--”薛丽萍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