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26章 现在才叫爸妈?
    曾元进转头望着前方,道:“全国从上到下,不说军队,光是政企两条,各级官员就多的数不清。每年都有人想要往上走,可是呢,到底该用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很难抉择。在我们这种体制下,用错一个人,对一个地方造成的毁坏,都无法用钱来衡量。风气坏了,想改都很难。到底怎么做才是对国家的未来有利,很多时候,我也不知道。”

    望着曾元进那略显难过的面容,霍漱清道:“只要秉着公心,总会有希望的!”

    曾元进看着他,淡淡笑了,道:“公心,在这个时代,不是说起来那么容易的!”叹了口气,又说,“不过,希望,总是会有的!只要我们都踏踏实实地做事,只要全国官员有十分之一可以做到,就足够了!”

    霍漱清点头。

    曾元进坐在阳台的竹椅上,闭上眼。

    霍漱清望着曾元进,想了想,走到他身边,道:“曾部长,有件事--”

    “说吧!”曾元进依旧闭着眼,道。

    霍漱清坐在他对面,把刘丹露这件事告诉了曾元进,从头到尾,曾元进一直闭着眼睛听着。

    “你跟春明书记说了没?”曾元进问。

    “还没。”霍漱清道。

    “这事儿在他的地盘上,先跟他说。不过,”曾元进睁开眼,看着霍漱清,“既然是那种背景的人出来惹事,你从源头解决才是治本。这种事,你会办的吧?”

    霍漱清静静坐着。

    如何治本,他知道,也很清楚,也会办。

    “你跟我这么说了,我就给你这样的建议。”曾元进道,沉默片刻,又问霍漱清,“你告诉我,是担心万一事情不可控了,我会不让迦因嫁给你,是吗?”

    “我,不想让她伤心!”霍漱清道。

    曾元进却笑了,道:“这算个什么事情?就算真是你的女儿,都二十多年了,搬出来也只不过是恶心一下人而已。何况,你当时还年轻,又不是这几年犯的错。而且,谁敢公开说那是你女儿?谁的屁股是干净的?”

    霍漱清不是不知道曾元进所说的这些,他担心的也不是这些。他之所以同刘书雅提出亲子鉴定,不光是为了让自己清楚,更是逼迫对方,只有这样逼迫了,他才能掌握一点主动权。

    “你现在要当心的是别人利用这个来从其他方面对你下手,至于我这里,你不用怕!该怎么办,你就怎么办去吧!”曾元进道。

    “谢谢您,曾部长!”霍漱清道。

    “好好做你的事,对我女儿好,我就这点要求!”曾元进道。

    霍漱清点头。

    曾元进沉默片刻,突然说:“放手去干吧,少点顾忌,说不定,你这样做可能还比较好一点!”

    霍漱清不解,他知道曾元进说的是工作的事,可是他之前还说要小心一些,尽量不要触碰利益集团,怎么现在突然--

    “古今一理,明君需要铮臣!”曾元进说完,起身走进包厢。

    霍漱清站起身,透过门上的玻璃望向里面。

    前进的道路上,总有陷阱,总有猛兽,坚持自己的本心,总会有实现梦想的一天吧!

    吃完午饭,霍佳敏夫妇来接母亲回家,霍漱清和苏凡则送曾元进和罗文茵上飞机离开。

    曾元进丝毫没有提霍漱清跟他说的那件事,临上飞机的时候还叮嘱苏凡照顾好霍漱清的母亲和孩子。

    看着父母离开,苏凡的心,突然被什么充斥着,心里热热的,眼眶也是。

    “怎么了?”霍漱清望着她,她脸上的神情,让他不禁有些担忧。

    “我,我--”她看着他,却说不出来,松开他的手,奔向了前方那两个陌生却又熟悉的背影。

    霍漱清静静望着她,顿时明白了她要去做什么,不禁宽慰地笑了。

    她是个内心善良的人,怎么会对自己的父母冷若旁人呢?

    苏凡追了上去,曾元进和罗文茵都惊讶地看着她。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罗文茵问。

    苏凡喘着气,望着眼前的两个人,两个给了她生命的人。

    曾元进看着渐行渐近的霍漱清,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别着急,慢慢说。”曾元进一脸和悦之色,道。

    苏凡想起过去的种种,想起自己对罗文茵的顶撞,想起故意对曾家的疏远,泪水噙满眼眶。

    她的嘴唇颤抖着,却说不出一个字。

    猛然间,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她侧过头望向霍漱清,他眼里是她熟悉的温柔,她定定神。

    “爸爸,妈妈,一路,平安!”她握住霍漱清的手,望向自己的父母。

    爸爸?妈妈?

    罗文茵和曾元进对视一眼。

    “嗯,你们早点回家!”曾元进拍拍女儿的胳膊,面带微笑道。

    罗文茵却是热泪满眶,曾元进拉住她的手,对霍漱清和苏凡挥挥手,转身走向登机口。

    “别哭了,好事,好事,不是吗?我早和你说过了,那孩子是个好孩子。”曾元进揽住罗文茵的肩,劝慰道。

    “好什么?哪有这样的女儿?到现在才叫爸妈?”罗文茵说着,眼泪却止不住。

    曾元进哈哈哈笑了,一旁的空乘忙递来一包纸巾,曾元进取出一张为妻子擦着眼泪,道:“你啊,就是嘴硬!”

    罗文茵不语,脸上却露出笑容。

    回头看去,那两个人,早就被人潮给淹没看不见了。

    可是,即便眼睛看不见,心里却留下了怎么都抹不掉的印记。

    那孩子,虽然经历了许多的磨难,却找到了一个那么真心疼爱她的男人,这,算不算是上天的补偿呢?

    说到补偿,罗文茵坐上了飞机,对丈夫说:“我们,以后要好好待霍漱清!”

    曾元进笑了下,道:“怎么突然说这个?”

    “我只是觉得,以前迦因那个出身的时候,霍漱清那么疼她爱她,为她守了三年,还和前妻去找春明书记离婚,真的是个很难得的人了。”罗文茵道。

    “这是他的个人情感,你不能从一个人的个人情感上判断他是否有能力担当大任!”曾元进道。

    “我才不管那么多,那是我女婿!”罗文茵不禁使性子起来。

    曾元进无声笑着,拉住她的手,道:“好好,是你女婿,跟我没关系,行了吧?这话说的,自己的女婿,还能对他不好还是怎么的?”

    罗文茵含笑望着他,不语。

    和霍漱清一起回到车上,苏凡的心还没有平静。

    霍漱清默默地望着她,拥住她。

    “这段时间你妈妈会经常过来,你多陪陪她就是了。”霍漱清低声道。

    苏凡点头,窝在他的怀里。

    “以前,我总觉得自己可怜,没人疼没人爱的,可是,现在,真的好幸福!”她说。

    他认真地望着她,亲了下她的唇角,道:“好了,回家吧!孩子在我妈那边呢,我等会儿还有事要处理,得出去一趟。”

    她从来都不会过问他的事,现在也是同样。

    马上就要开始上班了,他又要开始忙了。

    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日子,似乎再也回不来了。

    苏凡望着他,一言不发。

    伤感什么呢?你不也有一大堆事要做吗?

    时间,就这么快速地流逝着。

    很快的,霍漱清就开始上班了,而苏凡也去店里准备即将到来的情人节婚纱展览。两个人各自忙着自己的事,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打扰到他们的状态。当然,念卿现在是交给薛丽萍来照看了。

    一方面和团队策划婚纱展览的作品,一方面还要监督隔壁店面的装修,还有新公司的筹划。还好,邵芮雪加入了念清,隔壁店面的装修,主要是雪儿在盯着,至于新公司,则是在覃逸飞的协助下进行着。覃逸飞让她只管把宣传的婚纱准备好,其他的交给他。

    可是,苏凡也知道覃逸飞在忙着两家公司合并的事,并不想麻烦他,可他坚持着,她也只好放手。

    在新年第一天上班的时候,霍漱清就安排在市委第一会议室召开了全市党政各级单位领导干部会议,部署今年的重要工作。会议上,霍漱清提出,启动崂山县工业新区的建设,环保部门启动环境监测评估,对象是夏中区和市郊的所有企业。尽管,霍漱清并没有直接说出要搬迁企业的事情,可是,现在已经很明确了。环保评估一结束,就是搬迁的开始。只是,除了一些制造业工厂之外,对榕城环境造成巨大污染的就是石油、化工、电力这些大型国企,这些企业,都不是一个榕城市委市政府可以搬得动的。

    在这之前,霍漱清得到消息,这些企业的头头脑脑们过年的时候就在省里走动,用了很多手段通过省里来向榕城市委市政府施压,让霍漱清打消这个念头。榕城市委常委昨晚开了个闭门会议,专门讨论今天会议的议题。工厂搬迁就是一个关键问题,有些常委也提出暂缓搬迁一事,毕竟和那些大老虎们闹掰,对市里也没好处。考虑到其他常委的意见,霍漱清便在今天的大会上回避了这个问题。但是,霍漱清在常委会上提出,要对高污染企业开出环境污染罚单。这一点,也在今天的大会上提了出来。

    除了对企业的环保监测,霍漱清提出年内要在全市范围内推广清洁能源交通系统的营运,包括电动、天然气公交车,市民租赁公共自行车等,并且针对玉湖设立污染专制项目,由市里四大家牵头监督。

    榕城市电视台针对这次大会做了全面直播,霍漱清在这次大会上清楚地向全市干部群众传达出一个信号,那就是本届政府要以环保为重要目标,努力改善全市人民的生活环境,营造一个美丽宜居的榕城。

    除了环境的主题,市里决定在市区东面,也就是茂林区营建新城,缓解市区压力。这是榕城市委市政府首次公开发布新城消息,接下来便是征地建设的步骤了。而之前刘铭找霍漱清谈的,也就是新城的规划问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