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28章 生个二胎
    “没办法,再怎么难都要把这阵子撑过去,等霍漱清有空闲了再处理这件事。我先稳住刘丹露,别出什么乱子就好。”苏凡说完,按照简历上的联系电话,给刘丹露打了过去,通知她明天上午八点来念清上班。

    刘丹露刚走到街角,听到苏凡这么说,不禁有些意外,更多的却是喜悦,以为苏凡是害怕了才答应她。

    回到家里,母亲正在打电话,似乎是在联系中介要卖掉哪里的房子。

    “你干什么去了?”刘书雅挂了电话,看了女儿一眼,道。

    “从明天开始,我要去工作了。”刘丹露说着,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又给刘书雅倒了一杯,放在她的电脑边。

    “工作?挺好的,好好干吧!”刘书雅道。

    “你怎么不问我找的什么工作?”刘丹露问。

    “不管什么工作,好好做就是了。国内工作机会还是挺多的,只要你好好干,总会有出头的一天。脚踏实地一点!”刘书雅道。

    刘丹露本来想说自己在苏凡的公司,可是看着母亲的样子,还是决定不说了。

    “你知道我爸爸为什么要和你断绝关系吗?”刘丹露突然说。

    刘书雅苦笑了下,并不说话。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跟个大妈一样的,别说是我爸了,我都看不下去。你再看看苏凡,人家--”刘丹露道,见母亲变了脸色,却说,“好吧,我不把你和她放在一起对比了。不过,反正他都不要你,你稍微打扮一下,出去也能找个稍微差不多一点的男人约会。女人啊,没有男人的恭维,很快就老了。”

    刘书雅合上电脑,道:“你最近是不是和你舅舅待的时间太长,脑子里全都是他那一套?”

    “不用他教,我什么都知道!”刘丹露道,“你以前不告诉我爸爸的身份,不让我见他,可现在呢,我已经成人了,我不光要见他,还要和他做一家人。你要是喜欢这样自甘堕落当个没人喜欢的女人,那我也没办法。”

    刘书雅看着女儿的样子,心里根本没法踏实。

    霍漱清那天说要和刘丹露做亲子鉴定,可是弟弟让她拖着绝对不能做亲子鉴定,而且,弟弟说霍漱清是不敢做亲子鉴定的。可是,她真的要和霍漱清走到这样的境地吗?

    咖啡在机器里咕嘟咕嘟冒着泡,刘书雅却没有注意到。

    刘丹露站在一旁,看着母亲这样失神,走过去关了咖啡机,说了句“想要什么就自己争取,你以为人家会拱手把位置让给你吗?”

    “你在说什么?”刘书雅问道。

    “我是说,如果你真想和我爸爸在一起,就想办法把那个苏凡给赶走。你在这里跟个怨妇一样,有什么用?”刘丹露说着,猛地想起了在苏凡办公室那个年轻的男人,眼睛一亮,“你说,如果我爸爸知道苏凡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会怎么样?”

    “什么,男人?”刘书雅不解。

    “没事没事啦,你不用管!”刘丹露笑着拍拍母亲的肩,把杯子放下,就去了自己的房间。

    晚上,苏凡去霍家接念卿,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薛丽萍就说让念卿在霍家住,别回去了。

    “你也别回了,给清儿打电话,都来这边住,又不是没你们的地方。”薛丽萍看着一脸疲惫的苏凡,道。

    “那就让念卿和您住吧,我就回去了,还有稿子没修改完,明天要送去工厂做了,要不然就赶不上展览了。”苏凡对薛丽萍道。

    薛丽萍叹了口气,对家里的保姆说:“把锅里的汤舀一碗出来,让她喝了再走。”

    保姆去了厨房,薛丽萍对苏凡道:“给你煲了汤,喝一点汤睡得好。剩下的,给清儿带上。”

    苏凡没想到薛丽萍为她煲汤--虽然估计是保姆做的,可是--

    “谢谢您,我,我回去给他热一下。”苏凡忙说。

    “他的胃不好,你也别只顾着工作不管他,有时间多给他做点汤暖暖胃。”薛丽萍道。

    “是,我知道了。”苏凡说着,从保姆手里接过碗。

    “哦,对了,你和清儿,你们考虑过再生一个的事情吗?”薛丽萍突然问,苏凡被呛到了,咳嗽了好几声。

    薛丽萍把纸巾递给她,道:“念卿是非婚生的孩子,你们结婚以后,还是再生一个吧!要是能生个儿子就好了,再说,一个孩子太孤单了!”

    “这个,好像政策不允许的--”苏凡低声道。

    “政策是死的,人是活的吧!”薛丽萍道,“哦,对了,念卿的户口怎么报的?”

    “当时是逸飞找人弄的,具体,我也不太清楚。”苏凡道。

    薛丽萍想了想,道:“这么说对念卿有些不公平,可是,从文书上来看,念卿的生父并不是清儿,对不对?这个,你确定吗?”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没问过逸飞,派出所的底子,我也没看过。不过,应该不是--”苏凡道。

    “如果念卿报户口的时候,生父不是清儿的话,从法律角度讲,你和清儿再生一个也是不违反政策的。”薛丽萍道,“这些,你都先别管,回家以后和清儿好好谈谈这件事,尽量再生一个儿子。我身体还好,就算是两个孩子,我都能给你们照看过来。”

    苏凡端着碗,赶紧喝着汤,被薛丽萍这番言论给刺激的,苏凡连汤的味道都尝不出来,里面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谁说老太太思想僵化?连二胎这种事都想得出来。

    谁说老太太固执?现在竟然能给她这种以前根本看不上的儿媳妇煲汤。

    所以说,任何人都在改变。看来,与时俱进,真是一句真理!

    “还有,你们什么时候去领结婚证?工作再忙,结婚证总有时间领吧?又用不了太多时间。”薛丽萍接着问。

    苏凡赶紧把汤喝完,擦着嘴,道:“等他有时间再去,现在还不急。”

    “不急?你们也太--”薛丽萍道。

    “伯母,我,我先回去了,这汤我会给他热的,您早点休息!”

    说完,苏凡从保姆手里接过装了汤的保温瓶,拎着瓶子,逃也似地离开了。

    上了车,被婆婆一番话给刺激地一点倦意都没有的苏凡,把车子开出了大院。

    等车停在路边,她掏出手机给霍漱清拨了过去,之前他说还在开会,这会儿不知道开完了没有。

    此时,霍漱清刚从会议室出来,和市长蒋栋以及市规划局局长说话,刘忻拿着他的手机。看到苏凡的号码,刘忻忙走到一旁接了。

    “霍书记还在和蒋市长他们谈事情,等会儿我跟他说您来过电话,可以吗?”刘忻问。

    苏凡趴在方向盘上,道:“没事,你们现在在哪里?”

    “还在市委。”刘忻道。

    “他等会儿还有别的事没?”苏凡问。

    “呃,不知道他们要谈多久,之后也没安排别的人了。”刘忻道。

    苏凡“哦”了一声,说了声“谢谢你”就挂了电话。

    唉,什么时候,他们又变成了需要他的秘书中间传话的人了?

    苏凡的脸贴在方向盘上,刚呼出一口气,车子就发出尖锐的一声,她被吓得赶紧坐正身体,才意识到是压到喇叭了。

    霍漱清和市长蒋栋,规划局局长,城建局局长,国土局局长一起在他的办公室里商讨着新区方案的事宜,半小时后,大家才散了。

    尽管霍漱清很多事都是亲自出面,那些其中一些是市长的直辖,可是,他每次都会在商议重要事情的时候叫市长一起参与,哪怕他知道市长并不见得对他的所作所为表示满意。甚至他听到一些人私下说他霍漱清这么做只不过是想掩人耳目,不让别人说他专权擅权。实际上,就是把市长蒋栋给架空了。

    关于党政不和的传闻,从年前就开始了。覃春明也同霍漱清谈过,一定要注意班子的团结。霍漱清知道,年前的那些传闻只不过是捕风捉影,挑拨离间而已,毕竟年前他几乎什么都没做过。而过了年,当他开始有所行动的时候,这些传闻,似乎就找到了真凭实据。

    亲自送那几人到电梯口,霍漱清走回了办公室。

    真是累死了!他走在楼道里伸伸胳膊。

    然而,当他走进办公室,突然惊呆了!

    “你,你怎么来了?”他快步走向她,一把抱住她,也不管办公室的门还没关。

    苏凡仰起脸,望着他。

    他的眼睛里明明有血丝,却依旧闪烁着难以掩饰的光彩。

    她不禁心疼,抬手抚上他的眉角,道:“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吗?”

    “马上回家!”他含笑说着,亲了下她的鼻尖。

    “霍书记,这篇文章您看一下行不行--”突然,门上传来一个敲门声,紧接着就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苏凡听出那是冯继海的声音,忙低下头。

    的确,是冯继海没有错。

    从冯继海的角度,不仔细看的话,是看不见霍漱清怀里拥着的苏凡的。

    霍漱清松开苏凡,转身走向冯继海,冯继海这才发现了她,忙对她微笑着点点头,紧接着对霍漱清说:“这份草稿,您看看还有什么需要补充?我让他们赶紧弄好了给日报社发过去。”

    苏凡走到一旁,从角落的报纸架上随手取出一份报纸翻着。

    霍漱清按下座机,让秘书刘忻进来。

    “刚才你做的记录呢?”霍漱清问刘忻道。

    刘忻忙把刚才书记和市长以及两位局长交谈的记录交给霍漱清,霍漱清大概扫了一遍,从笔筒里取出一支笔,在记录本的几条下面画了线,对冯继海道:“这几条加进去,加在这里。”

    苏凡抬头看着依旧伏案工作的霍漱清,难免心疼,也为他开心。

    等冯继海和刘忻关门离开,苏凡放下报纸,走到霍漱清身边。

    她的手放在他的肩头,轻轻按着,霍漱清侧过脸看了她一眼,签完了字,放下笔,拉过她的手,拉着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