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34章 用心良苦
    “不过,我们家搬过去的时候,我们已经大了。”覃逸飞道。

    “我暂时还没看出来那里的美,等到紫藤花开的时候--”她说。

    覃逸飞淡淡笑了下,开着车,不语。

    一路上,念卿和覃逸飞叽叽喳喳说话,苏凡就没有再和覃逸飞说什么了。

    只是,她不明白,覃春明为什么要让覃逸飞也一起去?

    等车子拐进了槐荫巷,车速减慢了下来,巷子里安静极了,苏凡甚至怀疑这些房子都没人住。

    覃逸飞把车子从侧门开了进去,停在院子里。

    徐梦华就已经出来了。

    苏凡抱着女儿下车,一下子就迎上了徐梦华那张笑脸,不禁心里一愣。

    在她的记忆中,徐梦华可不是这样的表情--

    既然人家这样热情,她自己又是晚辈,怎么可以不懂礼貌?

    苏凡忙迎过去,道:“伯母,您好!”

    徐梦华含笑点头,向念卿伸手,道:“来,让徐奶奶抱抱,好吗?”

    念卿看了一旁的覃逸飞一眼,覃逸飞含笑道:“徐奶奶是小飞叔叔的妈妈哦!”

    “奶奶--”念卿自来熟的本事又展现了,徐梦华虽然满面笑容抱过念卿,心里却不是滋味。

    孽缘啊,真是孽缘!

    “都进来吧,外面冷。”徐梦华道。

    苏凡说了声“谢谢”,拎着薛丽萍的礼物,刚要进门,一阵风吹过来,就闻见了一股香香的味道,停下脚步转身望去。

    覃逸飞的声音幽幽飘过来--

    “香吧?”

    苏凡回头,对他笑了下,点点头,道:“是香樟树吗?”

    “嗯!”覃逸飞也转过头看向院子里那两棵高大的树木,“这条巷子里好多家里都有香樟树,总是闻到淡淡的香。”说着,他看着苏凡也停下脚步来看那两棵树了,便说,“你家那里的紫藤花,过几天全开了也是很美的。到时候,你们搬过来吗?”

    苏凡摇头,道:“我爸妈是想要我在这边住,这房子老不住人也不行,而且,我妈现在回来都是在罗家住,她一个人不喜欢住这边。可是,我还没和霍漱清说过这事儿,他最近太忙了,连个人影都见不到。”

    覃逸飞淡淡笑了下,双手插兜,道:“他就是那样了,不忙不行的--”

    “你们在聊什么呢?介意我听一下吗?”覃春明那雄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苏凡和覃逸飞忙转过身。

    “覃书记--”苏凡忙叫了声。

    覃逸飞笑了,叫了声“爸--”

    覃春明微笑着,向苏凡伸出手,苏凡忙上前握住。

    “你好,小苏,你的名字啊,老早就在我耳朵边上了。”覃春明含笑道,松开手,做出请的动作,“来,进来吧,就这小子喜欢拉着人在院子里站着说话。”

    苏凡笑着,跟上覃春明的步子。

    第一次见面,原以为覃春明会让她很有压力,可是就这么一瞬,她的压力全都消失了。覃春明和她想象的不一样,完全不是电视里看起来的那么威严刻板。而且,覃春明也和霍泽楷一样都是高大的身材,走路起来步伐很大,一步要她的两步才跟得上。

    猛然间,苏凡想到一个问题,慢下脚步,偷偷问覃逸飞:“你们老家不是本地吧?”

    覃逸飞看着她笑了,道:“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苏凡想想,道:“就是感觉嘛,感觉你爸爸和霍漱清爸爸有点像,不像本地--”

    覃春明听见他们两人的私语,笑道:“你的感觉很准啊!”

    苏凡不禁有点尴尬,这样在人家背后议论,真是不好,刚要道歉,覃春明就示意她坐在沙发上,道:“我和霍省长是老乡--”

    “啊--”苏凡惊道,却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这不当的举动。

    覃春明笑了,道:“我上大学的时候就听说他了,大学毕业了正好分配到华东省工作,后来就调到市政府这边。”

    苏凡笑了,看着覃逸飞。

    “你的眼睛真是尖,可是你不问我,我也没必要告诉你这件事吧?”覃逸飞笑道。

    他一下子就识破了她的眼神。

    “以前我也没见过覃书记,所以也不会想到这个问题!”苏凡答道。

    覃春明哈哈哈笑了。

    “是啊,以前的确没见过,不过,我倒是时常听到你的名字呢,从江宁一直到这边。”覃春明道。

    “以前的事,是我给他添麻烦--”苏凡道。

    覃春明摆摆手,道:“漱清从未做过那样的事,尽管有些过头,可是,他是个有分寸的人,而你--”说着,覃春明盯着苏凡,“你也为他做了许多值得他去为你们争取的事!”

    苏凡心里不解,什么叫“值得他为你们去争取的事”?可她也不好问,覃春明没再说。

    “来吧,看看我们的小公主!”徐梦华牵着念卿的手出来,笑盈盈地说。

    “哇,真是小公主啊!”覃逸飞起身,忙走过去,一下子就抱起念卿。

    “我给念卿买了几件衣服,也不知道合身不合身,刚领过去试一下,哦,还给她扎了个小辫子。”徐梦华微笑道。

    苏凡没想到徐梦华竟然带着念卿去打扮了,看着女儿那粉嘟嘟的模样,苏凡突然有些自责。

    “我真是失职,都没有好好打扮过孩子。”苏凡道。

    “你们都太忙了嘛!以前娆娆在的时候,我就经常给她梳头发,逸秋也是不好好给孩子打扮。女孩子嘛,从小就要打扮才好,是不是啊,念卿?”徐梦华笑着说。

    念卿当然是高兴了,徐梦华看着覃逸飞脸上的笑容,视线掠过覃逸飞落在苏凡的脸上,心里不禁叹息。

    是该怪自己当初多事呢,还是--

    “谢谢您,伯母,哦,我婆婆让我给您捎了个东西。”苏凡说着,从沙发边忙拿过一个手提袋。

    “谢谢你了,”徐梦华说着,提着手提袋坐在覃春明身边,道,“前几天我去看薛大姐,说起你脖子疼,她就说给你换个枕头芯试试。你看我还没来得及弄,薛大姐就把这个送过来了。”

    “真是麻烦她了,这么点小事还记着。”覃春明道。

    “是啊,我这就给她打电话。”徐梦华说完就拿起旁边的座机,给霍家打了过去。

    看着苏凡和覃逸飞抱着念卿坐在他们对面,覃春明对苏凡道:“我来到榕城之后,薛大姐就一直很照顾我,就连你徐伯母,都是薛大姐给我介绍的!”

    苏凡没想到霍家和覃家的关系竟然有如此的渊源,怪不得后面会有这么多的牵扯。

    覃春明如此说,却看着儿子,覃逸飞只是笑笑,并没接话。

    念卿终究不会这样安分地坐着,再加上她和覃逸飞好多日子没见,缠着覃逸飞,根本不理苏凡。覃逸飞似乎也很有耐心,陪着念卿玩着,一点也不嫌烦。

    这情形,在覃春明夫妇和苏凡看来,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闲聊了一会儿之后,霍漱清就推门进来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霍漱清说着,“覃叔叔,徐阿姨!”

    “没关系,我们也就在这儿闲说话着。”徐梦华对霍漱清道,又说,“哦,小苏,你过来帮我一下,老覃这里有一盒顶级正山小种,你们走的时候,记着给薛大姐带上,她喜欢这个。”

    苏凡忙跟着徐梦华,绕过一架雕花屏风,来到客厅一角的一个紫檀立柜前面,看着徐梦华从一个抽屉里取出一盒茶叶。

    “谢谢您,伯母。”苏凡忙说。

    徐梦华并未把茶叶交给苏凡,却盯着苏凡,一言不发。

    苏凡有些不解,猛然间意识到徐梦华一定是借着给薛丽萍捎茶叶的事和她说什么话。

    “伯母,您,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苏凡低声道。

    徐梦华淡淡一笑,低下头,快速又抬起头看着苏凡,道:“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是不好意思了。”

    苏凡不语,静静听着。

    徐梦华的声音很轻,再加上屏风那边的人说话声音比较大,让她们两个人的谈话根本不会被那边的男人们听见。

    “之前那件事,现在想起来,是我有些自作多情了。要是知道你就是漱清,漱清苦等了三年的人,我还何必去你面前做那种事扫人脸呢?”徐梦华道,苏凡也不便说什么,便沉默不语。

    “不过,我要谢谢你对小飞隐瞒那件事,他要是知道了,肯定是要和我闹翻的。”徐梦华无声笑了下,道。

    “伯母,您多虑了,逸飞是个善解人意的人,他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苏凡道。

    “是啊,你说的对,他善解人意,宁可自己心里也难过,却--”徐梦华的视线,穿过那屏风上斑驳的空隙,投向了客厅,“我原以为自己做的事都是为了他好,我想给他最好的选择,却让他错过了他最看重的情意。我以为我是了解他的,现在看来,我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是个不合格的母亲!”

    苏凡知道徐梦华话里所指,这些,也是她心里不安的原因。

    她和霍漱清越是幸福,对覃逸飞的歉疚就越是重,可是--

    “今天,老覃本来是请你和漱清的,可他昨晚突然和我说,让小飞也回来。我知道他这是想让小飞亲眼看看你和漱清的好,让他死心,让他走出那段不该开始的情感。可是,这样做有什么用呢?如果这么就会走出来,他就不会让自己一个人痛苦这么久了!”徐梦华叹道。

    苏凡的眼里一片朦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