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36章 人总是害怕孤单
    这么一想,苏凡就不明白了,覃春明为什么不培养自己的儿子,而是把霍漱清当做自己的希望?难道仅仅是为了报答霍泽楷的再造之恩吗?且不说别人,就说霍泽楷和自己的父亲曾元进,都是让儿子在从政的。而覃春明--

    “哦,对了,哥,那个亲子鉴定,你不会真的要去做吧?”覃逸飞给霍漱清倒了一杯酒,笑问。

    “做什么啊?说出去都丢人!”徐梦华道。

    “就是,哪有这种事?简直是胡闹!建国以来就没听过。你要是去做了,就算证明那些都是谣言,我走出去都被人笑死。”覃春明道。

    “可是,如果不这样,流言怕是--”霍漱清道。

    “想要找你麻烦的人,不管你做什么,他们总会找。你解决了一个,他们后面给你准备着十个。”覃春明道,“对付这种事,只有无视。苍蝇蚊子多,打不完的!”

    苏凡看着,道:“覃书记,我已经偷偷做过那个亲子鉴定了,结果是假的。”

    桌上的人都看向她,覃逸飞笑了,道:“你还真的去做了?不过,那些人真是蠢,竟然能让刘丹露在你的眼皮底下待着,这不是给你提供现成的靶子吗?干得好,迦因,来,敬你一杯!”

    覃春明夫妇也都无声笑了,苏凡尴尬笑了下,和覃逸飞隔空碰了下酒杯。

    “既然是这样,那就让纪委随便去调查一下算了,你不用再管了。”覃春明对霍漱清道。

    “嗯,我知道了。”霍漱清应道。

    “哦,对了,你们两个,赶紧去把结婚证领了,我这件事呢,上面已经一致通过了,你们还是别拖了,你们拖下去的话,只会给那些散播谣言的人提供机会。”覃春明对霍漱清和苏凡说。

    “还是等到宣布结果了再说吧,也不急在这一两天。”霍漱清拉住苏凡的手,望向覃春明,道。

    苏凡点头。

    几个人聊着,徐梦华也偶尔会加入进去,身为女主人,不管是哪方面,徐梦华都照料的井井有条,苏凡丝毫感觉不到一刻被冷落,就连念卿也是丝毫都没觉得沉闷。苏凡不得不佩服徐梦华的厉害,再想想自己的母亲,苏凡不禁觉得压力巨大。等到霍漱清走到这样的地步,她也必须像徐梦华和母亲一样为丈夫维护各方面的关系呀!可是,她能做得到吗?

    等晚饭结束了,霍漱清和苏凡乘车离开了覃春明的家。

    覃逸飞看着车子远去,久久没法回屋。

    父亲站在他身后拍拍他的肩,覃逸飞转过头。

    “抱歉,今天爸爸逼你了,可是,爸爸不想看着你陷入一段没有希望的感情世界里走不出来。”覃春明道。

    父亲的声音,全然没有平日里的威严,透着浓浓不忍。

    覃逸飞笑了下,道:“您这是第一次和我说抱歉,爸!”

    覃春明看着儿子,不说话。

    覃逸飞深深呼出一口气,夜晚的空气里,漂浮着春天的香气。

    “其实,在他们刚团聚的时候,我就想和漱清哥决斗一场的,我想跟迦因说,让她好好看看我的心,可是,每次这样的念头在我的脑子里生出来,我就想起漱清哥等她的三年--”覃逸飞叹了口气,苦笑了,道,“我没办法的,对不对?您说的对,他是我哥,我从小就跟着他,我怎么可以去和他争幸福?后来,我就想,如果迦因不幸福,如果他不能让迦因幸福,我就要站出来,可是,他们两个人,那么的恩爱,不管发生什么事,迦因都那么信任他支持他。我根本没有机会的!”

    “既然你退出了,又为什么总是帮着苏凡?”母亲的声音传过来。

    “她啊,根本不会做生意。一旦她和我哥结婚的事情传开来,想要和她拉关系的人不知道会有多少,万一,万一她稍有不慎,被别人牵住了,到时候麻烦的人,还不是我哥吗?”覃逸飞说着,望着父母。

    徐梦华捂住嘴巴,泪水从眼里滚了出来,覃春明揽住她的背,轻轻拍着。

    “爸是要把漱清哥推上去的,现在又有曾部长的关系在,漱清哥将来可想而知,他只需要正道直行,不需要动什么歪脑筋。他唯一的弱点就是迦因,如果迦因这里出了什么麻烦,牵连了他,最终让爸您多年的希望功亏一篑--我不想看着这样的局面,所以,我想要帮助迦因,有我在,她不会被坏人侵扰。这,也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我,也想为她做这样的事。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我们这个家!”覃逸飞认真地说。

    徐梦华泪流满面,抓住儿子的双臂,道:“你这个傻孩子,你,你怎么,怎么这么傻啊?”

    覃逸飞拥住母亲,含笑安慰道:“这样挺好的,真是挺好的。我很快乐!”

    覃春明望着儿子,这个曾经被他认为一直都长不大的儿子,竟然在他毫不察觉的时候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虽然自己心里苦,却还是坚持做着正确的事,没有让失望和怨恨主导自己的思想。

    “好,这才是我覃春明的好儿子!”覃春明拍拍儿子的肩。

    覃逸飞望着父亲,微微笑了,笑容,是苦涩,还是洒脱,覃春明也说不清楚。

    “男子汉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覃春明道。

    覃逸飞“嗯”了一声,却发现母亲还是在无声落泪,便拥着母亲走进屋里。

    放不下,也要强迫自己放下,不是吗?

    春天的夜晚,空气里到处都是温柔的气息,念卿在后排椅上已经睡着了,苏凡静静抱着她。

    视线落向车窗外,那一道又一道的灯光在车窗上拉出长长的影子,就消失了。

    她的眼里,却始终是覃逸飞那挥之不去的神情,脑子里,则是徐梦华问她的那句“你爱过他吗”。

    爱过吗?她不知道。

    可是,她很清楚的是--

    “怎么了?”霍漱清的声音,柔柔地飘进她的耳朵,将她的思绪打断--

    她转过脸,挤出一丝笑容,摇摇头。

    他揽过她的头,一言不发。

    夜色,就这样静静地垂在空中。

    到了家里,苏凡把念卿安置好,静静望着女儿那平静的睡相。

    “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霍漱清走过来,手轻轻放在她的肩上,轻声问。

    她转头望着他,不语。

    “你这样一言不发,就说明有很重要的事--”他拉住她的手,如墨的双眸一瞬不动地注视着她,“说吧,不管是什么事,都说出来。”

    苏凡低头,苦笑着摇摇头,叹息一下。

    “逸飞,他是个很好的孩子!”霍漱清道。

    她抬起头盯着他,他,怎么知道--

    霍漱清的眼神有些复杂,注视着她,良久,才说:“丫头,我想,是我的错。”

    她不解。

    “你,错什么?”她问。

    “我,应该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好好选择,让你从我和他中间选出一个人,最贴近你的心的那个人,不会让你遗憾的那个人。”他顿了片刻,“可是,我不敢那么做,我怕,我怕你不会选我,所以,我只能这样强迫着你留在我身边,强迫你嫁给我--”

    “你说什么呢?我没有那么想,我没有想过要选,我,”她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我没有资格--”

    肆无忌惮地享受着逸飞对你的好,却又有也不回地扔了他,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没有回头路,而她,也不想回头。

    他捧着她的脸,认真地望着她,道:“苏凡,过去的事,到此为止。我们,不能继续让三个人都难受下去了,明白吗?小飞有他自己的人生,如果你的态度再黏糊不清,你只会害了他,让他没有机会向前走,明白吗?你就算对我心存怨言也罢,你也不能继续这样在心里愧疚了,苏凡!”

    她的双眼模糊了。

    爱过逸飞吗?或许,或许,这一生都不需要再去回想这个问题,不需要了!

    她低下头,闭上双眼,重重点头。

    霍漱清拥住她。

    就算是做错了,他也只能如此。

    “我妈想让我们搬到槐荫巷那边去住,她一个人太冷清--”苏凡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抬起头望着他,问。

    霍漱清想了想,道:“等到结婚证领了再说吧,那边人多眼杂,不像这里人少一些。你母亲要是不喜欢在罗家待了,就接到咱们这里来。你明天先问问她的意见再说。”

    苏凡点头。

    霍漱清望着她,手指抚摸过她的脸颊,道:“你喜欢这样的感觉吗?夫妻的感觉。”

    “和以前有什么不同吗?我没觉得。唯一就是想想婚礼,脑袋都要爆炸了。”苏凡道。

    霍漱清笑笑,两人的气氛,全然没有之前的沉闷了。

    “你母亲很认真,她这么做,也是因为爱你。”霍漱清道。

    苏凡叹了口气,道:“结婚这么麻烦,可大家都要去结婚。人啊,总是喜欢没事找事。”

    “那可不是没事找事。”他说。

    “那是什么?”苏凡问。

    “因为,人是害怕孤单的动物,明知在一起会有很多的麻烦和不如意,可是,这所有不如意,都不能和孤单带来的恐惧相比。”霍漱清道。

    “你说,这世上真的有perfectmatch吗?不管再怎么亲密,毕竟是两个人,何况,人很多时候都不了解自己,另一个人怎么会说了解你呢?”她望着他,道。

    霍漱清淡淡笑了,道:“你就这么看待我们的婚姻吗?这么悲观?”

    她摇头,道:“我只是有时候会迷茫,不懂得婚姻有什么意义和价值--”

    “那你愿意问你一个问题吗?”他打断她的话,问。

    “什么问题?”

    “你,为什么要和我结婚?”他的手指,轻轻梳理着她的长发,视线柔柔地注视着她。

    她低下头,两秒钟之后又抬起头望着他,道:“因为,我不能没有你!”

    他的手,顿住了,原本散涣的视线,骤然集中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