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38章 不要掺和大人的恩怨
    “那么,是谁在把他逼向绝境呢?”刘书雅道,“不是你,还有谁对我们刘家如此痛恨,非要赶尽杀绝?”

    霍漱清一愣,却说:“商人,牵扯进政治,从一开始就该清楚自己下的赌注会不会让自己赔的永世不能翻身,如果连这点觉悟都没有,还赌什么呢?”顿了下,道,“上次我给他看了你们刘家这些年的一些事情,我只是想提醒他不要一意孤行,想要动你们家,我有的是机会。可是,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没有那么多精力来对你们家怎么样。不过,书雅,我不做,不意味着我不能做!”

    刘书雅冷笑了下,道:“那你倒是说说,究竟是什么人在向银行施压,要断了我们刘家的资金链?不是你,还会是谁?”

    此时的霍漱清,脑子里有一个答案,这个答案是他认为最合理的,可是--

    “这个,你该让你弟弟去问问,是不是那些指使他的人认为他已经失去利用价值了,才对他下手的呢?”霍漱清说着,却把事情的发展引向了另一个方向。

    老板敲门断了咖啡进来,很快就出去了。

    刘书雅怎么知道霍漱清这么说是意有所指?又怎么知道他是有转变策略的意图呢?

    霍漱清的心里,大概猜出来是什么人对刘家如此了,多半就是罗文茵所为。如果罗文茵利用一些关系来对付刘家,大动作是不能做的,否则会不好收场。可是,针对刘家做房地产这一点,断掉银行贷款,倒是很恰当的一招。切断贷款,刘家也就只有一天天熬着等待终结的命运了。

    “漱清,你帮帮他,好吗?”刘书雅恳求道,“我知道,我们家的确是不够光彩,可是,我爸一直在努力和过去的事情切割,他对我们那么好,你难道真的忍心看着他的一切土崩瓦解吗?”

    刘松明对霍漱清,的确是挺好的,那个时候虽然他和刘书雅只是在恋爱交往,刘松明就已经表现出对他格外的喜欢了。也正是因为这个缘由,霍泽楷强迫他和刘书雅分手。

    霍漱清不愿意再一次走入对过去的缅怀之中,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淡淡地说:“之前他做这些事,虽然计划落了空,好处还是可以拿到的,你又何必这样着急呢?”

    刘书雅望着眼前这个完全陌生的男人,半晌说不出话。

    “不过,想要让我帮他,也可以,我,也是有要求的!”霍漱清看着刘书雅,道。

    “好,我马上给他打电话。”刘书雅说着,赶紧从包包里掏出手机给弟弟打了过去。

    霍漱清慢慢搅动着咖啡,听着刘书雅给弟弟说,让弟弟请霍漱清帮忙。当然,他也听见了刘铭在电话里对刘书雅的斥责,骂她“没出息”。刘书雅哭着,恳求着弟弟,劝着他。

    过了一会儿,刘书雅挂了电话走过来,坐在椅子上。

    霍漱清递给她一张纸巾,刘书雅苦笑了。

    “没想到我们最终成了这样的结局,没想到会是这样!”刘书雅叹道。

    “你自己的生活,好好安排,需要帮忙的话,可以来找Adam。我以后不会再见你了,书雅!”霍漱清说完,起身。

    刘书雅看着正在穿外套的他,道:“既然是最后一次,请你答应我帮帮我弟弟。”

    “让他想通了,和我秘书预约再说。”霍漱清说完,向她伸出手,道,“保重,书雅!”

    刘书雅起身,苦笑了下,道:“抱歉给你带来这些麻烦,我原以为,原以为这是一个可以和你重新在一起的机会,没想到--”她握住霍漱清的手,“抱歉,漱清!”

    霍漱清没有说话,松开手,离开了。

    刘书雅看着他的背影,颓然地坐在椅子上。

    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顾及往日的情面了啊!刘书雅深深叹着气。

    不知过了多久,老板进来了,把霍漱清的杯子收了起来。

    “你这里需要人手吗?”刘书雅看着他,突然问。

    “前几天一个蛋糕师辞职了,正在招聘。”老板道。

    “我来做,可以吗?”刘书雅道。

    老板明显怔了一下。

    刘书雅笑了,道:“你还是要请示他的,对吧?不给你添麻烦了,以后我会常来的,难得遇上一个老朋友!”

    正在车上准备去榕城大学参加签字仪式的霍漱清,接到了Adam的电话。

    “你看情况决定就好了!”霍漱清道。

    “好的,我知道了。”Adam挂了电话。

    刘书雅想要去那边咖啡店工作,恐怕只是说说而已,咖啡店的工作,哪里比得上自由撰稿人的收入呢?

    在新城的规划中,有一块土地是榕城大学的新校区。这块土地,先于其他的土地决定了归属,送给了榕城大学当做新的校区。经过了半月的加紧审批,今天下午一切准备就绪,省市领导以及榕城大学的领导一起在大学举行一个签字仪式。仪式过后,择日动工,到时候还要去剪彩。

    今天苏凡一大早来到婚庆公司开会,会议结束,给覃逸飞发短信说了新公司名称的事情。

    很快的,覃逸飞的电话就来了。

    “这样挺好的,你让他们着手准备新的文件资料,两个公司重新合并,需要走一些程序。哦,我下午要去出差,和秦宇飞一起走,等会儿我给江津说一下,让他派人帮你。”覃逸飞道。

    “好的,谢谢你,逸飞!”苏凡说着,心里却想起昨晚的事--

    唉,就这样吧,大家就是好朋友一样,这样好了!

    覃逸飞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说了句“再见”就挂了电话。

    断了过去,像朋友一样,那就像朋友一样吧!

    突然,办公室门上传来敲门声。

    苏凡的思绪被拉了回来。

    “进来。”她看了一眼玻璃门,外面是刘丹露。

    “这是我们新做的一个策划方案,您过目一下!”刘丹露道。

    苏凡低头拿过来,仔细翻阅着,道:“工作还习惯吗?我们这边节奏没那么快。”

    “挺好的,谢谢苏小姐!”刘丹露答道。

    苏凡看着刘丹露,想起那份亲子鉴定,道:“丹露,你的工作能力,在我们这一批新职员中算是很突出的,孙经理也和我说过了,说你踏实肯干。这对你这样海外归来的年轻人来说很难得--”

    “你这么说,是想辞退我吗?”刘丹露打断她的话,问。

    苏凡摇头,道:“依照你的学历和能力,在我们这样一个小公司,的确很屈才。为了你的前途,我建议你去大一些的公司,那里的机会更多。如果有需要,我会请覃总给你做介绍人!”

    刘丹露沉默了,片刻后,才对苏凡笑了下,道:“你说的很婉转,苏小姐。不过,你这么说,是对你自己的公司没信心,觉得做不到大公司的地步呢,还是找借口来辞退我?”

    “你怎么想,是你的事。你当初来到这里,为的也不是找工作,你我都很清楚。这段时间你做的很好,我也很欣赏你的才干,如果你愿意平心地对待工作,对待我们之间的关系,我是不会对你说这番话的。”苏凡道,“你还年轻,我希望你可以认真一点对待你的生活和人生,把报复别人当做人生目标,太可惜了。”

    刘丹露只是看着苏凡,一言不发。

    “你可以理解为我是在辞退你,不过,我是不需要借口的。有件事,我觉得你应该去找你母亲问清楚,等你完全搞清楚事件的来龙去脉,再决定你要不要留在这里。”苏凡说完,指着门。

    刘丹露,却笑了。

    苏凡看着刘丹露,一言不发。

    “你说的很对,我当初来这里,并不是只为了一份工作。我想要看看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让我爸爸甘愿牺牲那么多,是的,我知道你们的事,很多事,我都知道。他为了你,和他的前妻闹离婚,据我所知,这种行为对他的仕途影响很大的。可是,他明知如此,却还是要坚持。”刘丹露说着,顿了一下,双手撑在桌面上,盯着苏凡,“话说,你就不怕别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吗?小妈?”

    苏凡淡淡笑了下,道:“这件事,你去问问你妈妈,然后再想想你刚刚的话。不过,你有你的言论自由,想说什么,是你的自由。可是呢,我想,不管在美国还是中国,法律条文上都有诽谤罪这一条的吧?你要是喜欢说,就好好想想后果。”

    刘丹露,盯着苏凡那波澜不惊的脸。

    “丹露,你还年轻,而且,很有才干,我不希望你太多的牵扯进上一辈人的恩怨里头,不要被人利用了而不自知。”苏凡合上刘丹露拿来的策划书,按了下桌上的电话,“美心,你过来拿一下策划书。”

    刘丹露笑了,道:“苏凡,你下手真狠。看来,还是我心软了。希望你不要为自己今天的行为后悔,苏凡!”说完,便走出了苏凡的办公室。

    苏凡看着刘丹露的背影,心里不禁深深叹息。

    很有前途的一个女孩子,却这样误入歧途--

    等名叫美心的女职员取走策划书,苏凡给霍漱清打了个电话,说了这件事。

    霍漱清难免惊讶。

    他没想到苏凡的性格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原本苏凡把刘丹露留在身边他就觉得不妥了,却没想到歪打正着偷偷做了亲子鉴定。现在,事情已经清楚,刘丹露继续留在那里,的确容易出麻烦。可是,他没想到苏凡这么快就--问题是,刘丹露会就此想清楚。说到底,那孩子也是可怜。如果不是他和刘书雅之间的事让刘书雅离开家乡,刘丹露也不会--

    “希望她能够解脱出来吧,我突然觉得自己这样太过了。”苏凡叹了口气,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人一旦陷入执念,很容易误入歧途。她是个成年人了,会处理好的。”霍漱清道,“你是担心她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